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留 言....( 白墨 )

    隨著科技日漸發達,回到家急忙聽電話錄音成了歷史,留言已經從手機到微信,從語音到影像,從文字到圖案。自從視像電話普及之後,想彼此見面,不再只限於Skype,還可以在WhatsAppWeChatFaceTime等通過Wi-Fi免費使用,過去把整週薪金交長途電話費的日子已一去不復返。拜科技所賜,有來電顯示,知道來者是誰,很多人寧可讓對方留言也不喜歡接聽電話,如今,留言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長。留言的好處是,如果聽不明白,可以重覆再聽幾遍,而不必擔心耳朵不靈或英法語聽不清楚;特別是對方留下聯絡方式,如日期時間、電話號碼,可以詳盡寫下,避免出錯。

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

烽火岁月....( 连载 - 100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9)

彭子超和姐姐彭子英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操劳过度罹患重疾去世了,彭老伯就是靠卖笃笃面把这姐弟俩拉扯大的,然后供他们读书。一个人上学还勉强供得起,俩人就很拮据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彭子英知道父亲挣钱很辛苦,读完初一上学期说什么也不肯再上学了,帮助父亲走街串巷卖笃笃面,把读书的机会让给弟弟。但彭子超在端华也只读完初二就辍学投奔丛林,加盟越共去了。第二年,彭子英不甘寂寞,也步弟弟的后尘,失踪了。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 99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8)

“那如果第一组已经打响了,第二组要怎么做?”贺文龙问。
“第二组就立即撤退。”彭子超说。
“我来打第一组。”郑志杰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我也打第一组,和阿杰一起。”贺文龙不甘示弱。
“你们都别争,听队长的安排。”谢挺罡笑着说。他是个美男子,脸颊上总有一对浅浅的酒涡,一说话就显出来,不笑也像笑着的,很有亲和力。
“我是队长,这第一枪必须让我先来。”彭子超断然说,“我和阿龙第一组,挺罡和阿杰第二组。”

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書 山....( 白墨)

   「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韓文公這副聯句收在《增廣賢文》中,千古流傳。古今中外經書如瀚海,典籍若繁星,只知道書名多似恆河沙數,但聞說篇卷密如廣宇星辰。想征服五洲疆土易,要攀登萬丈書山難。所以,入書山尋寶,誰言滿載而歸?涉辭海覓珍,或許空帆而返。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红色漩涡 ....( 连载 - 07 )....( 余良)

第三章   叢林戰火 ( 02)
第四天晚上,我們又出發了。
後半夜,我們進駐一片密林,匆忙整理周圍草木,綁上吊床,鋪上塑料膠布,在幾棵大樹下安個“窩”。挖了戰壕,傳達員前來通知,這里距一號公路一公里,距金邊三十五公里,是最敏感最危險的軍事區,夜里不可生火,白天不可有煙。
第二天早上,我突然發起高燒,接著又發冷,醫生診斷為瘧疾,給我喝藥打針。
第三天,又行軍,走了七、八個小時又回到原來的玉米地陣地,原來這兩晚又跑了三名越僑,為安全起見,只得重回舊地。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烽火岁月....( 连载 - 97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6)

“嗤!你编瞎话不在行,哄我玩呐。我看你们一定也是越共。”
“大哥,这话可乱说不得。我们是老百姓,地道的老百姓。真的。”阿明急得直摆手,一副受惊吓的样子。
彭子超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高脚屋下面的一切,耳朵捕捉住每一句对话,当听到高棉男人怀疑他们是越共时,决定立即离开。他张口刚要喊阿明回来,却听见一个清脆的女童声音从高脚屋上面传出来:“爸爸,谁是山玉春叔叔的朋友呀?我看看。”

烽火岁月....( 连载 - 98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7)

当吴小慧把一份卷在一支烟卷里的最新情报传递到彭子超手中时,正是农历春节的大年初三,西贡军事代表团后天就将抵达金边。他们的行动保持高度机密,新闻界一无所知,所有的报纸都没有相关的消息报道。
这是一个移动靶,必须随时锁定目标,方可扣动扳机,准确将它击中。
谢挺罡、贺文龙、郑志杰三人奉命轮班监视波成东机场。因为战争的缘故,正常的国际航班不多了,而且,由于西贡军事代表团的重要性,他们的抵达必定要受到官方最高规格的保护,这也是确认这一“移动靶”可靠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