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3日 星期三

「父親節賀卡」感言..(邱佩明)

前天,接到兒子、女兒由美國加州寄來的父親節賀卡,甚慰。自從孩子們到美國升學后,每逢元旦、農曆新年都寄來賀卡,現又隨洋人習俗加多了母親節和父親節的賀卡;每次接到他們的卡片、賀詞,我們心中總有一股樂滋滋的感覺:孩子們己逐漸長大、懂事了。

打開父親節賀卡,卡上有一把小鋸子(下面寫著把它留著);一個小樓梯(高高向上);一把小的虎頭鏍絲批(緊握住您們的愛);最后寫著:這是您給我的人生工具!祝父親節快樂!

賀卡中,孩子們把未來的理想、前途,都告訴我們,我和老公磋商后,用電郵給他們這樣回复:謝謝你們的賀卡!也祝愿你們對學習、工作都具有拉鋸子般的刻苦耐勞、堅韌不屈的精神;在人生的旅途上,如上樓梯似的、順順利利、步步高升的把學業完成;要用虎頭鏍絲批把優點緊緊扎住并讓它發揚光大,也把爸媽對你們的思念、關怀和愛,用虎頭鏍絲批緊緊扎在你們的心中。

孩子們离開柬埔寨到美國加州上學已兩年了。慶幸的是,他們從一個落后.貧困的國家到一個世界超級大國去升學,并沒有在花花世界中迷失自己。他們懂得自愛、求上進,更珍惜父母為他們重金開辟到美國升學的大道。現在他們都己适應在美的獨立生活,成績也趕上了。 俗語說: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這是每位做父母的對孩子們的愿望和期待;只要孩子們健健康康長大,事業有成,就是做父母的最大的安慰;我們一生奮斗,就是為了孩子們的明天和希望他們的未來比我們更好!

今天是父親節,祝愿全天下爸爸們:父親節快樂!身體健康!永遠是家中的中流抵柱,孩子們心中的慈父,老婆們長長久久的好老公!

(2007年 6月 1日)

詠狗......( 江麗珍)

狗從人命獲奴名,狗吐象牙逆世情。
狗尾輕搖比喪志,狗顏相向喻逢迎。
狗聲長吠如胡語,狗目低瞧似惡行。
狗急跳牆無退路,狗涎殘喘末時鳴。

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算不清的狗債...( 蔡麗華)

喜歡狗的人,無論男女老少,只要提起家中的寶貝狗兒女或狗孫們,都有滔滔不絕的話題。 我沒養狗,卻因為工作關係,也有本唸不完的狗經和算不清的狗債。每天挨家挨戶送信,看盡狗臉百態,也領教到「狗眼看人低」的無奈。我們這些 “藍衣天使”(老美給郵差之雅稱),在狗眼中,卻是不折不扣的“闖戶大盜”,儘管我們隔著圍欄,向牠們招手說「哈囉」或者展現幾近獻媚的笑容,這些人類的好朋友――狗兒們從不給我們好臉色看,更不買你的賬!害我們每天儘管行走在景色怡人的好社區,還得提心吊膽,像防猛虎野狼似的沒有安全感。狗黨們總是有本事像幽靈似地在你前後左右出現。這些突然“冒出”的狗兒一般都悶聲不響,當我們發現牠時,牠已近在咫尺間,客氣的只對你東嗅嗅、西瞧瞧,一副欲迎還拒的酷樣;戒備的會站在幾尺外觀察你的舉動,牠那雙狗眼就足以嚇得你冷汗直冒,是福是禍,就看你的造化了;兇猛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下手為強,把你咬個皮開肉綻還難解恨哩!在郵政局的「郵差培訓課」中,防狗攻擊是最重要一課,一個個血淋淋的鏡頭叫人看著心驚膽顫!可見狗輩不可惹!偏偏狗主總愛唱反調,請聽聽:她(狗主從不以 “牠”稱呼他們的寶貝――貓兒狗女等)很乖!很友善!她是在和你說哈囉(此時你看到的她前腳猛扒踢地面,豎眉瞪眼,拉長脖子正竭斯底里地向你狂吠,扭動全身想掙脫身上鐵鍊的潑辣相,這樣的 “友善”,你敢消受嗎?)。再聽聽:請放心走過來,他 是很nice的沙皮犬,請相信我,他絕不傷你(此刻圍籬內的他,嘴臉皺紋重疊、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醜樣,卻有一個魁偉的猩猩身架,凹陷的雙目不怒而威,冷漠高傲地漠視你的存在,你相信他真的會任由你來去自如?)。每隻狗,在狗主眼裡彷若天使般善良,比親生子女更乖順。如果你聽信狗主所言,那麼,但願你像貓一樣有九條命。


當郵差之前,我從未對狗有戒心,因為我家從祖輩到小輩,都屬於養狗和愛狗一族。我家的北京狗阿財曾伴我長大,聽說由于牠的到來,我家的生意越做越好,所以牠深得父母的厚愛;我之喜歡阿財,不僅因為牠有一身漂亮又蓬鬆的米色長毛,主要是人喚牠 “北京狗”,中學時的我,舉凡國貨,全是“最愛”!阿財是父母取的名,我嫌狗名俗气,但羨慕牠的出處,因為牠比在“番邦”出生的我還 “正宗”。上金邊讀書後,阿財不幸被離家不遠的兵營裡的駐兵的孩子們殺害,這些常偷雞摸狗的小賊子們厭惡牠常壞了他們的財運而暗下毒手。失去阿財,全家人都很難過!接著,我也離開了家……。此後,父母長達十幾年不再養狗。

當了郵差後,看見幾位同事先後被狗咬傷,才開始對狗敬而遠之。第二年冬季某夜(下午六時就天黑),我正把信放入信箱,屋主聞聲開門取信,一隻嬌小玲瓏的小吉娃娃衝出,在我的小腿咬了一口,只是小小的兩個牙印傷口而己。我放棄對屋主的控告權,只需去診所注射一劑防狂犬症藥。郵局兩個月不派信給狗主,以示處罰。

第二次被狗咬是在前年「端中返鄉之旅」結朿後欲返美前一天發生──是妹夫的愛犬翻臉不認人所致。我在他們家暫住十多天,看到酷似阿財的狗甥兒整天整夜被一條大鐵鍊拴住。一家大小六人,除了妹夫,沒人給牠好臉色,連施捨一碗狗食也放在鐵鍊盡頭。相較於阿財和美國狗兒,這隻狗甥不但得不到現今狗兒們普遍享有的恩寵;反而受盡冷落折磨。每次提到牠,原本善良熱心的小妹忽然換上《灰姑娘》裡後娘的臉譜,手指尖尖地指著狗甥,咬牙切齒地數落牠。她這後娘般的惡形兇相與狗甥兒哀怨的眼神和背人吃飯的灰姑娘似的可憐舉動令我對狗甥的際遇充滿憐憫之情!但每當我忍不住想靠近牠時,四嬸和小妹都很緊張地不讓我靠近,因為牠曾經咬過四嬸和小妹的女兒。小妹說曾經很喜歡牠,牠卻不知好歹,主賊不分,除了妹夫,全家老少都不敢接近牠。那天,當我招手向親人們告別時,狗甥彷彿知道關愛牠的我要離開了,被拴在靠近門處的牠不停地舞動雙腳,一副難捨的樣子。我恍然看到當年離家上金邊時阿財的樣子,不覺伸手撫摸牠的頭,長毛宛如孩子們的髮絲那般柔滑,牠乖巧地低頭任我觸摸,卻正當我把手拿開時,冷不防被牠偷襲──右手食指尖被咬了,隨著我一聲驚叫,牠好像知道自己闖了禍,鬆開口;我即刻跑到浴室沖洗正流著血的手指,然後跟隨妹妹去醫院打防狂犬針。臨去前,發覺牠的嘴已被妹夫打得鮮血直流,他們都罵牠活該!

醫生說,先給我注射兩針,等我回美後,必須再繼續注射多四針。我不解地問:上次被狗咬,只打一針而已,為何這次要打這麼多?她說:因為柬埔寨的狗沒有定期打預防針,以防萬一,所以要連續打針。

回來後,我到上次打針的診所,醫生建議我應該去醫院急診室掛急診。

急診室醫生問診後,馬上給我注射一針,然後預約下星期再來注射。我不明白為何要打這麼多針?就征求自己的家庭醫生的意見。他向我了解狗兒的狀況後,告訴我,他有一個韓裔病人,被野狗咬傷,連打幾針防狂犬症的針後,得了下半身癱瘓的後遺症,至今日常生活不能自理。醫生不敢給我拿主意,只能讓我在狂犬症和癱瘓間作個選擇而已。天呀!這麼大的難題,叫我如何選擇?醫生說:你就賭一賭吧!一般家養之狗不亂跑,染狂犬病機會也許不大,但我也不敢保證。聽他這一說,我就賭狗甥沒犯病,放棄再打預防針了。

此後,我見狗就害怕!怕被咬,怕致人殘廢的藥劑。可是,幹我們這一行的,如何避免與狗兒打交道?單是今年,從初春至深秋,我已接二連三被狗兒嚇得半死。前天,我派xxx街的信,走到75-44門號時,隔著玻璃門看到一隻黑褐獵浣熊犬坐在門口望著我,我不敢驚動他,把信放在門前地下就迅速走到下一戶(75-40),剛拿信放進信箱,驚見一隻大黑狗把前雙腳搭在我右肩,狗嘴靠近我後頸,「啊!my god!」我大聲尖叫,雙腳發軟,心跳加速……我以為大難臨頭了。聽到狗主衝出門外,頻頻喚狗,牠跑到主人身邊,又迅速回到我這,像和我們玩捉迷藏似的;而我,動也不敢動,一聲聲的慘叫,希望來人救我逃出險境!巴望狗主馴服頑狗,趕牠入屋。牠卻忽而跑來嚇我,忽而跳去耍主;幾經如此來去折磨,未被牠咬傷,也快被嚇死了。等到牠終於在女主人軟硬兼施下被趕回屋去時,我也虛脫地邁不開腳步了,屋主跑來向驚魂未定的我連聲道對不起。往下走多幾戶便是律師辦事處,秘書小姐見我臉色蒼白、气喘噓噓,問明原因後,忿然建議我發一封警告信給狗主,他們請我先坐下喝杯水壓驚,好好休息一會再離開。

同事們聽我談起這場歷險記,都為我捏把冷汗!同時,都說狗嘴下留情已是天大的造化!但我知道,只要這身藍制服未卸,我遲早會被狗狗嚇出心臟病!

(2007.11.01)


雪襲狗欺.........( 蔡麗華)

白雪飄然報冷冬,街頭巷尾薄冰封。
挨家走戶常摔痛,吊膽提心難避凶。
惡狗瞧人殺气重,肥魚戲水生機濃。
眼皮若是頻頻動,何苦天天數腳蹤。

(註:戲說眼皮跳是好兆頭)

2010年6月19日 星期六

狗患......( 林新儀)



国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起养狗来了。于是,大街小巷增添了许多四条腿的宠物:有漂亮可爱的,也有丑陋可憎的;有老实憨厚的,也有狡猾凶猛的;有娇小懦弱的,也有肥硕乖戾的;有养尊处优的,也有饥肠辘辘的……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一点不差!

其实,平心而论,狗儿并不讨厌,让人讨厌的是这些家伙的排泄物。当狗儿越来越多时,人行道上、花草丛中遍布一滩滩臭秽狗屎,不小心踩上一脚,滑溜溜的,厌恶得不知如何是好,一边在地上使劲蹭着鞋底,一边忍不住就会骂出一串串脏字,直冲这些狗儿和它们的主人,劈头盖脸,恶语诅咒,以消心头之恨。可惜的是,养狗者一概听不见,早就不知去向,狗该怎么遛还怎么遛,该怎么屙还怎么屙。他们会满不在乎地说,偌大的城市,难道还容不下几泡小小的狗屎吗?不必如此较真嘛。

所以,我晚饭后的散步一定要很较真的低头看路,小心翼翼,生怕一时疏忽惹来一脚骚臭。本来应该很愉快的心情没有了,行色匆匆,只求赶快完成给自己规定的养生任务。每当在行进中看到那些大狗小狗当街撅起尾巴使劲往下排泄,而它们的主人则站在一旁笑眯眯地欣赏、等候时,我赶紧扭脸绕开,摇头叹息。

非礼勿视!


毋庸置疑,狗是人类忠实的朋友,可以帮助主人狩猎、看门、放牧羊群、震慑盗贼等等,然而,狗的这些功能和品质只有放在乡野山林中才会显得特别卓越优秀;现代社会的一些特殊团体如军队、警察,还将狗训练出缉查毒品、搜救生命、导盲等专业本领,为特定的领域和人群服务。除了以上所列种种,我实在是看不出来,龟缩在大城市钢筋水泥森林里的人们,有何必要在本已很逼仄的居住空间之中再养上一两条只会带来噪音和麻烦的宠物?

那些养狗者肯定会轻蔑地回应:你不懂!生活应该多姿多彩,生活应该充满情趣;我有养狗的自由,我养得起,我愿意,你管得着吗!

我当然管不着。但是,我们的社会是一个有序的社会,一个有序的社会就一定会有许多道德规则必须共同遵守,并不是你有钱想干什么都可以的,当你用你手中的钱实施你的自由但又同时给他人带来不便、不安,甚至是恐惧时,这种自由就应该受到限制甚至是禁止。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养狗也不例外,更何况还有国家的禁狗令呐!

区区几堆臭狗屎,虽然已经彰显出养狗者缺失公德心,但也不至于会妨碍到公众的安全,那就睁只眼闭只眼由他去吧。可是,偏偏就有那么一些人,钱包越来越鼓而素质却越来越低下,不再满足于小小的“生活情趣”了,养小狗已经无法显摆他们的阔和威,于是便明目张胆地豢养起国家明令禁养的烈性犬和大型犬例如狼狗、藏獒,用一己的自由去嘲弄公众安全的底线,从而把“多姿多彩的生活”硬是整出点鲜血淋漓来。

从此,傍晚的街道上,供市民休憩的小花园里,总能看到游荡、颠走着一些体型硕大、口喷热气、伸吐红舌的大狼狗,只只身强力壮,它们的主人不愿意费劲去拉住它们,干脆把皮带解开,让它们撒欢奔跑。每当迎面遇见这些长相与狼无异的凶猛动物,我总是处于高度警戒状态,下意识地四处看看,附近有无砖头或者棍棒之类可以防身的东西。我是一个懂得危险并知道防范危险的成年人,尚且不敢大意,而孩子们呢?谁来保护他们?他们满街奔跑,欢乐玩耍,完全不知道危险为何物,一旦遭到野性发作的狼狗的突袭,他们可就死定了。

事实上,这样的惨剧时不时的见诸报端,令人不忍卒读,随手拈来两例为证: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一个4岁小男孩,独自到离家约600米的亲戚家玩耍,遭到突然闯出来的三条狼狗的攻击,被活活咬死,肉被撕吃,狗的主人趴在自家的高墙上看着,竟然不施援救;

河北阜平县一个5岁的孩子,春节时在家门口观看大人放鞭炮,没想到一条狼狗受到鞭炮声惊吓,冲出来猛扑孩子,把他的小脸蛋撕咬烂了,送医院急救,缝了三十多针,小命总算是保住了,可那张脸,长大后恐怕连鬼都不敢看……


要论能咬死人的烈性犬,狼狗还不算是最厉害的,首恶当推藏獒。

说到藏獒,那可是犬中之王。此犬种体壮如熊,极其凶猛,也极其忠诚。然而,藏獒从来就不属于城市,它们本来生存于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青藏高原广袤苍凉的土地上,它们是那片人烟稀少的苦寒地域的守护神;藏獒有着神奇的嗅觉和超强的战斗力,任何猛兽都不是它的敌手。一个藏族牧民的家庭和财产,只要养了一只藏獒,就可永保平安。

千百年来,藏獒就是在这样严酷的原生态环境下生存繁衍,一代又一代把远祖的优秀品质继承下来,基因一点都不带走板的;它们在一望无际的荒原上凝神威坐,傲视苍茫;它们虽是狂野不羁的兽王,但与人类的关系却亲密和谐如同一家人。人类驯养了它们,它们便用无限的忠诚来回馈报恩。

在过去的贫困岁月里,牧民们逐水草而居,安贫乐道,自给自足,与大自然相得益彰。后来,中国变了,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催生了中国第一代富人。于是,荒蛮僻远的高原深处,不时走来一些不速之客,他们怀揣巨额现金,挨家挨户探听,寻访纯种藏獒。当他们走进牧民的帐篷中,闲聊一阵后,轻抚小藏獒毛茸茸的身躯,问道:“这狗儿,卖吗?”正在热情为远道而来的客人烹煮奶茶的主人立时收敛了笑容,冷冷地反问:“你有孩子吗?”客人不知为何有此一问,连忙答道:“有啊。两个孩子呐。”主人又问:“你的孩子,卖吗?”客人顿时被噎的无言以对!

是的,那时候,藏獒,在牧民的眼里,如同自己的孩子。你说说,孩子怎么可以出卖!

然而,钱,毕竟是好东西,它真的可以帮助牧民们解决许多实际问题,例如:拥有一辆摩托车,驰骋在辽阔的草原上,那可比骑马要爽多了;在那漫长、孤寂、寒冷的黑夜里,一家老少如果能围坐在一台崭新的电视机前,一边喝着奶茶一边看节目,该有多惬意;要是再能盖上一幢自己的房子,让老婆孩子过上稳定的生活,不再跟着牛群羊群奔波受累,也算尽了一个男人的责任……

这一切,都需要钱。没有钱,万万不能。

终于,有人松口了。成交第一头,就会成交第二头、第三头……而且价码越来越高。

随后,这些高原上的威猛生灵便走入了城市。它们是花重金购来的,身价从数万到数百万不等,于是,当它们从近乎原始的生存状态中威风凛凛地走入城里人的世界时,立刻获得王公贵族才能享受到的最尊贵的礼遇。

四川成都一身家过亿的富婆,花了二百万元从青海深处买回来一只成年公藏獒,地道的“铁包金”,血统之纯正,可上溯到它的曾祖辈。这只藏獒抵达成都时,富婆特地开着她那辆价值三百多万的劳斯莱斯高级加长轿车去迎接,并为它铺上500米长的红地毯,请来一班吹鼓手高奏《迎宾曲》。如此隆重的仪式当然要招来众多围观者,在一片羡慕赞美声中,有人感叹曰:“这年月,人不如狗啊!”

从此,藏獒享尽人间的荣华富贵。不过,它们不再是高原上的勇士、斗士,而成了富豪们身价与财富的显赫符号。

藏獒的价码不断飙升,也催生了一门生意:养藏獒——下獒崽——再把它们卖掉。于是,藏獒又成了一些所谓的“藏獒爱好者”谋利的工具。

据报道,南京郊区一农户家圈养的母藏獒一胎竟生下18只小獒崽,打破了全国藏獒产崽的最高纪录。要知道,藏獒在原产地产崽很少,一胎一只或两只,最多三只,那是因为气候恶劣的缘故,来到温暖的中原地带,加上养尊处优,一般也只产崽10只左右。这只母藏獒一胎就下了18只,而且全部健康成活,实属罕见。

买卖藏獒特别讲究血统。母藏獒的主人喜形于色地告诉记者,这些獒崽是由来自河北的一只公藏獒配的种,它们的“爸爸”名叫“大帅”,也是花重金从青海牧区购得,其价格远远超过一辆进口高级轿车;而“妈妈”也是名门之后,血统高贵纯正,没有一丝杂色。

这些小獒崽还在娘胎里时,消息就已经借助网络迅速传开,很快就有人登门预定了。定金4万元,只能算是奶粉钱。正式交易价,一只小獒崽不会低于10万元!

绝对的暴利!

人类的贪婪得到满足了。可对于藏獒来说,它们的悲剧才刚刚开始。离开了神秘诡谲的青藏大高原,这些强悍忠勇的战神不但毫无用武之地,而且渐渐都变成一群可怜的家伙。

藏獒来到人烟稠密的现代化城市后,其生命系统立刻发生了可悲的变化。第一个受到破坏的是它高度灵敏的嗅觉,城市污浊的空气,特别是汽车尾气,使它的嗅觉彻底紊乱了,辨别不清谁是谁,原来只忠诚于一个主人的优秀品质在被卖来卖去的过程中丢失殆尽;其次,它刚强的神经系统也乱了套,不能狂奔,找不到敌人,只能在狭小的方寸之地或坚固的铁笼子里来回转悠;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生活悄悄腐蚀掉它们的本性,它们要么变成比绵羊更温顺也更窝囊的废物,徒有威武的外表,要么变成狂躁无比、再也无法控制其野性的恶魔,随时都会向任何人——也包括它的新主人——发起最凶猛的攻击,将对方扑倒,用钢铁般的牙齿将他咬死、撕烂,然后吮血啖肉……

城里人豢养的藏獒因发狂而伤人甚至吃人的恶性惨剧时有发生,其血淋淋的程度令公众万分惊悚、恐怖。当藏獒处于完全失控的状态时,人们不再有什么有效手段可以制服它,除了子弹。

这一神奇物种,原本在高原上活得自由自在,却突然闯入本不属于它的领地,百倍宠幸之后便由人类的朋友变成了人类的死敌,最后被乱枪射杀,绝命街头——是谁之过?是谁导演了这场悲剧?谁该为惨死者负责?

人类总是在为自己培养掘墓者。人类社会发展至今日,许多美好的东西正在消亡或已经消亡了。不断膨胀的贪欲,是毁灭这一切的罪恶渊薮。人类改造物种的本领真是无与伦比,人类甚至还能够创造新物种,用最尖端的基因嫁接技术创造出一个全新的生命,在地球的自然环境中从未孕育过的,就连上帝都会为之羞愧。只是,没有人会知道,这样的新物种一旦来到世上,对人类究竟是福,还是祸?

天晓得!留待后人评说吧。

2010年6月18日

2010年6月15日 星期二

理髮趣談....(陳黛黛)

星期六下午五時三十分,飛機安全地降落在溫尼辟機場,總算到家了,我舒了一口氣。接著過海關很順利,因為是公幹,海關並不刁難。同行的Darren說:「今天一切順利得有點不可思議,該不會有事發生吧?」真是烏鴉嘴!結果,到行李處真的領不到行李,原來行李還在芝加哥呢!就這麼一耽擱,我竟是最後一個出閘門的人。


只見候機室里,三個孩子排排站著等待母親的歸來;先擁抱小女兒,再望一眼老大,我嚇了一跳:「欣榮,是誰幫你把頭髮剪成這個樣子?」小妹妹搶著回答:「是大哥哥自己剪的。」 可憐的孩子,竟等不及媽媽回來便自已動手給自己剪髮。最後擁抱一下頭髮光亮整齊的老二,一看就知道剛剛光顧了理髮店,我望著老大參差不齊、像螞蟻啃過的頭髮,思路回到了二十多年前,一幕幕理髮趣事浮現在眼前……。

剛抵達加拿大的時候,慶哥向我們的擔保人林醫生夫婦請教:「該到哪兒去理髮?」林太太答道:「叫黛黛幫你剪,你看,林醫生的頭髮都是我剪的。」我急忙說:「可是我從來沒剪過男人的頭髮啊!而且也不懂得該如何剪。」「不懂就學啊!慢慢的就會越剪越好。」天啊!我從來不知道在先進的西方國家,反而要自已理髮,在柬埔寨可沒聽說過窮到連理髮都要自已動手呀!望著林醫生如梯田般一層一層的髮型,我說不出話了,……。

第二天,林太太給我送來一把老掉牙的剪刀,她說是她用過的,先將就著用吧!賺到錢再買新的。於是我開始了有生以來的第一次向男人「下刀」,握著剪刀,在慶哥的指導下,東一刀,西一刀,上飛飛,下削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剪好了第一個頭,看看還不錯,至少不像椰殼,也不像梯田那麼難看;雖然有點參差不齊,但慶哥對我的傑作很滿意,令我信心大增。

第二個月拿到薪水,立刻去買了一套推刀牙剪和電風筒,我知道這是理髮少不了的工具,慢慢地,我的理髮技術越來越好了。

大兒子降世,替他理髮,成了我最大的挑戰。他討厭剪頭髮,不肯久坐,而且脖子常縮著,剪太久他會大聲哭,爸爸每次都要拿著藤條軟硬兼施,搞得家裡像個戰場似的。

二兒子也來了,這貪美又好吃的傢伙,最喜歡剪頭髮了,只要把巧克力一顆顆餵進他的嘴,他就會乖乖地讓你慢慢剪,剪好後還會擺不同的甫士讓媽媽拍照。……孩子小的時候,每到了剪髮那一天,他們都會從老到少排隊輪候,當然少不了小女兒了,她也要我把她後頸的頭髮剪剪,剪好後,爸爸會說:「媽媽今天賺了很多外快,讓媽媽請客,我們一起上麥當奴。」 他的話嬴得了孩子們熱烈的歡呼聲。

孩子長大了,要求也不同了,最先提出異議的是老二,他說媽媽只會剪一個款式。很土,他要去找理髮師剪一個新髮型,爸爸聽了大怒:「你小子賺錢不會,小不丁點就想趕潮流。」為了緩和氣氛,我告訴兒子,只要他能說得出他所喜歡的髮型,媽媽會盡量滿足他的要求,於是在兒子的指點下,我給他理了一個新潮的「蘑菇型」,一年後,又給他換了一個新潮的「陸軍型」。

大兒子高中畢業了,考上了東部一所有名的大學,我們很高興,給兒子張羅衣物,安排住行,但兒子苦著臉,望著我問道:「媽媽,以後誰幫我理髮?」傻小子,想不到他擔心的竟是這事。

老二也高中畢業了,要參加學校的畢業派對,向我提出要求:「媽媽,我想出外理一次髮可以嗎?」「傻小子,媽媽能反對嗎?去吧!只要你高興,媽媽什麼都行。」他花了二十五元剪了一個很老成的髮型回來,很後悔!他告訴我說,他的同學「都誇讚媽媽剪的頭髮最好看」,這小子已懂得討媽媽的歡心了,……。

今天望著這兩個已比媽媽高出一個頭的兒子,他們身上散發著不同的气息,一個不修邊幅,老實內向,對一切都不在乎,電腦就是他的世界;一個注重外表,人緣極佳,勤奮好學,積極向上;他們雖然性格不同,但我知道,他們同樣都有一顆善良的心,不管前程如何,都會勇往直前,這是做母親的最大的安慰。

2010年6月9日 星期三

七律_____感吟....(陳黛黛)

身兼父職非吾願,弱質女流遺憾延。
幸有同窗勤勉勵,慰余心志更剛堅。
忙忙碌碌勞雙手,暮暮朝朝擔一肩。
期盼他年重聚首,與君相會夢初圓。

悼念亡友....(陳黛黛)

讀了國才的《同窗》與懷國的《說同窗,悼亡友》,勾引起我對逝世的同學的深深懷念,他們年輕的面孔,無邪的笑容,還有那歡樂的相聚時刻,在我腦海中層層湧現出來,......。

我的正班長(從高小到初中三)——陳麗珠同學。我唸小學五年級時,班主任張雪漢老師不幸跳樓自殺身亡,學校把小五5班解散,我被編進小五3班(班主任是謝洁如老師),陳麗珠就成為我的正班長。她品學兼優,能歌善舞,人又長得漂亮,烏黑油亮的頭髮(據說她媽媽每天都在她的頭髮上塗椰油),「甜果」的膚色,會說話的大眼睛,令不少男同學心儀。她的工作能力很強,是老師的得力助手;她在同學中的威望極佳,是我心目中的「大姐大」。記得當時,我與她在班上合演過潮劇《陳三五娘》的「樓臺投荔」和「花園相約」,我們搭配得很好。我至今還記得她飾演「五娘」時標準的唱腔與那哀怨的眼神。小學畢業時,我們還聯手編排了九人舞蹈,「馬蘭花開」,並在畢業典禮上演出,贏得了老師與中學部舞蹈組眾學長的讚賞。

我的副班長(初中一至初中三)──蔡義輝同學,他是班裡的活躍份子,待人真誠熱情,而且樂於助人,常利用晚上的時間為同學補習功課。他寫得一手漂亮的鋼筆字,草字寫得更美,班上許多同學(以女同學為主)都暗暗地在模仿他的字跡。初中三的後半期,他變得沉默寡言了,似乎滿懷心事。記得初中畢業時,我們兩組同學組織到貢吥旅行,在白馬沙灘上,大家都在盡情地戲水玩耍,唯獨他一人漫步在海堤上,望著一片茫茫大海,陷入沉思;不知他在憧憬著一個理想的世界?還是在親情與理想間取捨未定?……或許他已選擇好了自己的道路吧!這些都已是無法解答的謎……。

與我一起長大的夥伴──謝蘆芬同學,她的父親謝海上老師精通歷史地理,講課時雙目微閉,講解如流;對地圖上每個城市的位置更是瞭如指掌,手執長尺向後一指,總能準確地點在他所講解的地方,讓同學們打從心底裡佩服。蘆芬同學皮膚白哲,有一雙深邃的大眼睛,長睫毛,高鼻子,天生一副美人胚子;她很文靜,不苟談笑;由於缺少運動,人看起來很瘦弱。由於我倆從小是鄰居,又是同班同學,所以感情特別好,經常約好一起上學,放學一起回家。謝師娘對她管教非常嚴格,除上學外,從不讓她出來交朋友,所以每次我上她家找她玩,都會讓她喜出望外;我們會在一起做功課,一起唱歌、跳舞;我至今仍清楚記得當時我們在她家的陽臺上一起跳「洪湖水呀浪打浪」的情景。七零年學校被封後,我們轉去「柬明學校」讀柬文,當時一起去報名的還有芳菲、素梅和慧琳。經過筆試與口試後,我和蘆芬竟一起被編入第十級,再一次成為同班同學,並一直讀到第十二年級畢業。

蔡艷蘭同學,她是唯一一位和我從初中一到高中二都同班的女同學;她家開醬油廠,位於鐵橋頭與大金歐半路。她每天都要騎自行車上學,風雨不改(印象中她從沒請過假),中午就到「下市仔」吃午飯,然後回來學校休息,偶爾也會到我家坐坐,然後一起上學。她身材削瘦,頭髮棕黃,有一個尖尖的臉龐和一雙美麗的眼睛;她不善言語,較靜,但一到籃球場,就成了另一個人,她身手敏捷,籃底投球是她的絕技,是班裡的女籃主力。她酷愛活動,每次同學組織旅遊,她和我一樣,從未缺席。大概是七三年吧,她與醬油廠裡的一位職工結婚,我被邀請當伴娘;記得當時我送她一套親手刺繡的枕頭套。後來她產下一子,我還到產房探望過她。七五年六月,我一家被赤柬用火車強運往「宿蒙」,在一片人海中,我與她竟相遇了,她己瘦得不成人形,抱住我大哭;她說,兒子已死,丈夫生病,今後不知何去何從?我們相對流淚;想不到那竟是我們的訣別!……

張佩珊是從貢吥轉來端華唸高中的同學,我與她不同班,因為她也是文藝組長,故此我們接触不少。她的個子雖然矮小,但人長得很漂亮,大大的眼睛,甜甜的笑容,溫柔的聲音,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一九七二年我在金邊一間私立產房當護士,有一天接到一個通知,要緊急為一位難產的婦女剖腹取子,想不到這位難產的婦女竟是張佩珊同學;只見她在母親的陪同下,痛苦地抱著大肚子;我看著她一付無助的神情,丈夫又不在身旁,憐憫之心油然而生,心想:當女人真可憐!妻子在生死邊緣掙扎,丈夫卻只能袖手旁觀。雖然當時的醫生是「蘇聯醫院」的主治醫生,醫術高明,但剖腹取嬰在那個年代來說,還是一個令人膽震心驚的手術。我極力勸她簽字做結扎手術,但她說,丈夫希望有一個兒子,如果是生男孩才結扎;真是一個傳統的好妻子。結果她生了一個胖女兒,又在第二年再次剖腹生了個胖兒子。我到她家探望她時,她告訴我己結扎了,我舒了一口氣。至今我仍沒法忘記當年她在手術臺上那茫然無助的眼神。……

譚沛霖──我初中的同組同學,「廣府」人,讀書時功課中等,人很靜,不活躍,很少參加活動,是班里好同學與壞同學都極力想拉攏的對象,七五年赤柬統治時期,與我同在「宿蒙」區的一個生產隊裡,我目睹他全家十口先後離開人世……。

每當我回憶起逝去的親人與同學,我的心就在淌血!……安息吧!我會永遠永遠地懷念你們。

2010年6月8日 星期二

虞美人──感懷....(江麗珍)

愁絲萬縷情難了,喜鵲鳴聲渺。猶思昨日樂融融,滿室溫馨繚繞笑聲濃。
心香一炷佛前拜,合掌祈康泰,蒼天不老曠悠悠,望斷行雲流水悵心頭。

憶秦娥──感恩節遙寄柬華死難親友兩首.....(蔡麗華)

其一
天良缺,妖顏粉墨胡言說。胡言說,沉冤未雪,瞞星欺月。
亡靈抱恨陰陽別,餘生積憤傷痕裂。傷痕裂,心房淌血,痛親悲絕!

其二
哀鳴切,孤鴻影斷淒風烈。淒風烈,屠夫造孽, 佛門污血。
橫屍遍野人神咽,冤魂飲泣肝腸裂。肝腸裂,蒼天有眼,怎堪亡絕?

說同窗 悼念亡友...(鄭懷國)

國才兄的《同窗》讓我們重新回到三十年前的校園,一時間,仿佛又看到一群白衣藍褲或是白衣黑裙的年輕人,單純無邪,滿懷抱負,充滿正義感,在當時時局的衝擊下,個個都想投身轟轟烈烈的歷史的運動中 。就在這前題下,我們有不少老師、同學都離開人世間,他們的獻身精神,不論 是效力于什麼主義,都是令人敬佩;他們英年早逝,更引人腸愁心痛。

記得七零年底,一個同學來發動我去紅區,他的上司就是輝照同學。上次李茂同學來談起,才知道這位同學也被柬紅清洗了。輝照同學在學校時給我的印象是憨厚耿直,口齒不流利,不是班上的大紅人,想不到他竟也毅然投身時代的煉爐並最終被巨火吞噬。

另一個教人感到痛惜的是蔡義輝。我是從中三開始就和他同班,人長得不高,短頭髮,皮膚黝黑;學習好,性格有點倔。記得有一次到他家裡,不知是為了什麼事,蔡伯母說了他一句,他不客氣的頂回去,當著我的面,蔡伯母沒再說什麼,但是我看到她眼中的淚花。我離開金邊後就再沒有他的消息,聽說他也去了紅區,也大概不在人世間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像可能是哪一個清早,他趁其他人還沒起身──是怕看到母親的淚花吧,悄悄的帶上門,離開親人,離開溫馨的家庭,一腔壯志,走向一個憧憬的理想世界,他知道等待他的是刀山火海,他也義無反顧的前去。他走了,留給我們的是淚眼。

二十幾年前,芳菲到巴黎時告訴我關於黃志軍同學的消息,令我感嘆萬千。他本來應該讀高我們一屆,和我二姐同班,因為家人反對,第一年沒成功轉來端華讀專修。經過大力的爭取,第二年才轉來我們學校。一個很單純、有一對黑溜溜的大眼睛的大孩子,充滿活力,平易近人而熱心腸,經常去輔導同學的功課。據芳菲同學說,在金邊淪陷前,同學有困難,他也常常伸出援手,淪陷後,他為了照顧一位年紀大的姑媽而沒來得及和家人逃往泰國邊境,後來在暴政的摧殘之下逝世!和千百萬無辜的生靈一樣,暴屍於荒山野嶺之中。

記得當年我在澳門時曾勸他出來看看,他沒接受,大概是一個他嚮往並為之奮戰的新世界即將出現,他怎能甘心只扮演歷史的旁觀者呢?!怎料到歷史的惡流把他捲進漩渦底下,從此沒頂夭折。

芳菲說黃伯母每次提起野人(他的原名)就泣不成聲。豈止她一個人在哭?一個好兒子不在了,一個好同學不在了,誰能不哭?

我想,我們都哭過,只希望今天的歡笑,能沖淡昨天的悲痛,帶給我們力量和智慧。誠祝各位同學和同學家人健康,愉快,幸福 !


柬紅受審有感........‧鄭懷國‧
惡煞喬人主義巔,洪波一夢血遮天。
今朝祭鬼滄滄淚,怒海桑田日月年。


憶秦娥──致英雄........‧鄭懷國‧
休悲切,荊軻自古英年絕。英年絕,獻身誰記,萬山靈穴。
東風桃李青春節,斷腸夢醒陽關別。陽關別,江河漭漭,浪乘豪傑。

2010年6月7日 星期一

次韻江麗珍同學「寄同窗」...(盧國才)

 天地悠悠歲月長,同窗聚散太匆忙。
 欣知風雨人無恙,渴盼家山夢正常。
 濁酒盈壺尋好句,嬋娟萬里浴秋光。
 年年此夜杯前問:昔日青春漸渺茫?

盧國才 二零零八年九月廿四日

寄同窗.....(江麗珍)

山高路遠水流長,斗轉星移歲逝忙。 
昔日同窗評硯墨,今朝網上話家常。 
天涯送走金烏焰,海角迎來明月光。 
往事如煙難訴盡,千言萬語寄蒼茫。

一叢花──初雪憶同窗....(盧國才)

老天眷顧冷來遲,獨有雁先知。成群比翼南飛盡,待明歲、再約歸期。紅葉已枯,黃花早謝,月影掛殘枝。
卅年浪跡鬢如絲,又見雪飄時。同窗劫後西東散,托候鳥、遠寄相思。情繫故人,心懷舊夢,聚首怕分離。

盧國才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廿一日


  行香子
 ──感懷寄同窗...........( 盧國才)

功利浮雲,權位煙塵。路茫茫、誰點迷津?虛名夢幻,好酒香醇。讚鄉情篤,硯情貴,友情純。
悠悠歲月,碌碌昏晨。度餘年、樂享天倫。無求明哲,知足安貧。嘆詩心老,雄心熱,愛心真。

盧國才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2010年6月6日 星期日

同窗......(盧國才)

離開柬埔寨金邊已逾36載,昔日的同學各散東西,遍佈全球,絕大部份從未再見過面,腦海中仍保留他們學生時代的模糊印象。近日加盟校友網站,好像又回到故鄉校園中,回到遙遠的當年。

1970年3月18日的政變,將我們學生時代的歡樂帶走,全柬中文學校於4月1日一律關閉,師生失散。1975年4月17日,金邊淪陷,赤柬掌權,同學們在血腥統治下遇害、失蹤,能逃出虎口的,個個歷盡艱險,家中親人大多數慘遭殺害。劫後餘生,有幸到自由國度,讓時間的流逝,治療心靈創傷,重新振作,將精力放在家庭和工作上,辛勤闖出一番事業,悉心培養下一代,成績很不錯。法國巴黎一批熱心同學發起組織同學會,並編印同學通訊錄,將散居世界各國的師生之地址、電話、電子郵箱資料彙集,先後出版了兩期,彩色印刷,圖文並茂,每位同學都有合家照片附加在自己通訊地址上,並詳細列明配偶姓名,子女姓名、出生年份、學歷等,大部份同學的孩子都已唸完大學,有的已是碩士、博士,更有出身名校,包括哈佛、柏克萊、麥基爾等大學,他們的前途未可限量。同學們都已年逾五十,娶兒媳婦、嫁女納婿者大不乏人,而晉升祖父母級者也日漸多矣。

2000年6月,全球端中校友匯集法國巴黎,筵開80席,盛況空前;2005年12月,我們同屆的校友聚集柬埔寨金邊,重返故鄉,親臨母校;可惜這兩次盛會我都沒有參加,只有寄去詩作,聊表寸心。同學們將聚會照片在網上寄給我,由於沒有文字註明,照片上五十多人到底有幾個能認得出來,我只能一邊看通訊錄,一邊猜想他是誰,她又是誰,他可能就是誰,她也許就是誰。說真的,我能找得到答案的,不超過十位。唉!36年的時光流逝,到了今天還能認得出來的,也著實不容易。

終於,我加盟了校友網站,這才發現,同學們已經和往昔不可同日而語,他們事業有成,家庭和諧,生活幸福,個個都十分寫意。散居法國33人,德國2人,美國15人,加拿大9人,澳洲16人,紐西蘭2人,中國1人,香港4人,澳門1人,泰國1人,越南11人,柬埔寨13人,共108人。相信我們同屆同學尚存的應該還有更多,只是沒有通訊地址,聯絡不上。證實遇害、病逝、失蹤的同屆同學暫時知道的已達26人。碩果僅存的老師更少,我的班主任陳綠波老師已經證實罹難,目前剩下住在加拿大亞伯達省愛民頓的曾任歐(習之)老師,他老人家已經77高齡,兩次同學聚會都有去參加。

我在網上找到了同屆同班的幾位老同學,失散多年後重新通訊,大家保持聯繫,不亦樂乎!我將《無墨樓吟草一千首》和手頭上僅存的幾本《滿城賡詠集》寄贈他們,並附上《麗璧軒隨筆》五百多篇的光碟。卅多年的離別,彼此要如何填補這段時間的空白,唯有將詩文寄上,裡面有我內心的剖白,有我這卅幾年的滄桑浮沉、雪泥鴻爪。我還拜讀了同學們的詩作,並在網上與他(她)們步韻唱酬,這段日子,是我人生記憶中,最值得回味的。我收到了關不玉兄的兩首贈詩,喜出望外:

謝意真誠表不全,盧軒白墨譜千篇。
國情人事縱橫論,才廣詞華大眾前。
拋磚引玉索知音,喜獲秋楓悉草心。
情長句短焉能報?五內翻騰嘆昔今。

我次韻步了兩首:
呈上蕪詞恐未全,鄭家才子好詩篇。
懷中哲理如明鏡,國事人情法眼前。
答謝吾兄報好音,關山未阻剖文心。
不知何日同臨夢,玉句瑤章誦到今。

又贈七律一首:
懷才未遇念猶深,往事依稀舊夢尋。
同校同窗同苦樂,共災共劫共浮沉。
曾因健筆稱文膽,且以真心獻網林。
最憶當年關不玉,謙謙君子捧詞吟。

遠居溫尼辟一位女同學,身兼父職,十分堅強,我曾在《夢想》一文中提及她家中十數人在赤柬統治下罹難,收到她的一首七律:

身兼父職非吾願,弱質女流遺憾延。
幸有同窗勤勉勵,慰余心志更剛堅。
忙忙碌碌勞雙手,暮暮朝朝擔一肩。
期盼他年重聚首,與君相會夢初圓。

我用「一先韻」贈了她一首七律:
星星璀璨憶陳年,與汝同窗信是緣。
遠隔關山鄉誼在,遙思歲月話題綿。
身兼父職親情顯,筆匯群英美譽傳。
問我今生何所憾?逢君似夢未能圓。

我於1985年4月25日從亞省愛民頓搬家回魁省滿地可,開車四千多公里,曾於4月27日路經緬省溫尼辟,住了一個晚上,當時和這位老同學通了電話,翌日一早五點鐘匆匆趕路,緣慳一面。同住加國仍未能重逢,有誰相信?「與汝同窗信有緣,逢君似夢未能圓」,也算是人生之中另一遺憾也。

(2006.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