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5日 星期六

在絕望中獲得新生-(1)....( 顏榮先)

一九七九年四月十六日下午五點半,一艘十八米長,二米半寬,一百廿十五馬力的漁船,滿載著二百五十七名大小老幼,以黄金換取投奔自由的越南難民,在越南堅江省迪石市的港口啟航了。

掌舵員發動了機器,朝著指南針210度向正南方開航,船只己開入公海,朝泰國海域挺進......

船只繼續航行在茫茫的大海上,遠遠的天際,藍天俯吻著碧綠的海,一眼望去,只見天連著天,海連著海,站在船上迎著撲面吹來的涼風,人們的心情格外舒暢,分外感到海闊天高,自由極了!船上難民對未來的自由新生活充滿了憧憬和信心。

九點左右,突然在船只對面隱隱約約出現了兩艘船,船上的代表就交待大家要鎮定,守秩序,不要慌張,如果遇到外國商船,要求它給我們救援,呼救旗開始在船頂上升起來迎風招展,船越來越近,對方的標志越看越清楚了,原來是泰國的捕魚船。誰料想卻是海盜船,災難頃刻降臨到每位難民身上。這兩艘海盜船分開在我們難民船的兩邊,說時遲,那時快,第一個花臉抹白粉的海盜,不管三七二十一飛箭似的跳過難民船,把機器先關滅了。接著第二個快手快腳地拿著繩子拴住了船頭,第三、第四、第五個------直至十多名,紛紛跳過船,開始向難民搶劫了。有的持著手槍,有的揮著匕首,有的舉著小斧,有的拿著剪刀、鐵棍------

船上頓時出現了一陣騷動與低語,有的少女怕到臉色蒼白,孩子們尖叫著大聲嚎哭;海盜像一群野獸,狂叫著,用明晃晃的尖刀威脅難民,把他們頸上的項鏈,手上的戒指、手表、耳朵上的耳環,以及老人和婦女戴的玉手鐲都洗劫一空。接著又向女子搜身,上衣、內衣、腰間、底褲、褲管、褲腳、全部搜查一遍,搜去了她們身上一切值錢的東西。甚至連船上用的六匹馬力抽水機也給搬走了。無可奈可,船只也只好再朝著指南針指向200度的西南方向開航。

二十二日清晨八點,難民船又遇上兩艘泰國海盜船。這幫家伙非常凶,手中揮著匕首,口上喊著:"金、金、金!"船上懂得泰語的老嬸同他們說:"我們昨天巳被搶光,沒有金了。"但這幫海盜怎會相信呢?他們上船翻皮箱、倒草藍、查皮包、刺破水桶,翻開艙內船板,一切他們看不入眼的東西都倒出來。船上四匹馬力的抽水機又被他們抬過去了。衣服、包裹、碗碟、湯勺、干糧、牛奶、大刀小斧,统统拿得一干二淨。最后連船上一籃整百粒咸蛋也拿過船了。這些狼心狗肺、喪失天良、殘酷無比的海盜甚至連指南針都拿走了。沒有指南針,就失去了方向,大船就不能航行,就會危及整船的生命。在好多父老三拜四求下,以二兩黃金的代價,他們才把指南針歸還給我們。特別還有一些乳臭未干的小盜,在難民面前狐假虎威,無理取鬧,老是拿著小刀行凶,威嚇,亂喊亂叫,眞是使人怒發沖冠,恨之入骨,巴不得將這些小王八蛋踢下大洋。

經過海盜五艘三次搶劫后,難民們尋求自由、光明與幸福的信心沒有動搖。"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錢財是身外物,只要有了人,一切人間奇跡都可以創造出來。大家互相鼓勵,船只又繼續朝馬來西亞海域駛去。

二十三日凌晨,馬來西亞的港口丁加奴。紅綠燈塔遙遙在望了。船上的難民人人欣喜若狂,個個精神煥發,好似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一样,準備登岸。此時船上一位懂得英語的青年代表船上的難民,帶著水桶獨自跳下水向岸上游去,要求當地政府給難民登陸。恰巧遇上馬來西亞警察,不由分說地趕他回船,不準登陸。結果被毆打了幾木棍后他帶著失望的神色又游上船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