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5日 星期六

在絕望中獲得新生-( 2 )....( 顏榮先)

船只在外圍漂泊著,遠遠見到一艘軍艦,眞是喜出望外,有人提議去聯絡,船駛近時就發出求救信號,懂英語的說出難民的苦衷,水絕糧盡,干糧被海盜搶光或丟下大海,機器沒有抽水機,以人工代替戽水。經過多位海軍下船檢查,确實是機器出了問題,他們就决定拉我們去難民營。

時近黃昏,夕陽西下,海風驟涼。一艘軍艦拉著難民船出海,經過數小時航行,軍艦拉的速度越來越快,使小船的船身失去了平衡,東搖西擺,船尾的接板處漏水,不到一刻鐘,水深沒膝,艙內的機器淹沒了一半。大家頓時嚇呆了,都慌忙去機器室戽水。老天不作美,天氣驟變,霎時間烏雲密布,狂風大作,船身顛簸不定,閃電越來越密,霹靂雷聲幾乎連續不斷,大雨傾盆而下,洶湧的浪濤以排山倒海之勢猛烈地向船身沖擊,浪一個高過一個,浪花時時濺入艙內------就在這狂風暴雨的夜晚,軍艦拉著難民船行駛在大海。掌舵員非常吃力,要集中精力旋轉駕駛盤,稍微粗心大意,整船的生命就會全部斷送。盡管船上的難民向軍艦呼喊求救燒衣服點火打信號,但海軍竟置之不理,甚至還要關燈作難,使整個大海變成烏黑一片。船上的難民漸漸意識到處境危險,開始驚惶失措,頓時一片呼救聲,喊爹叫娘不絕。有的怕到手腳發抖,有的亂說囈語,有的抱著子女哭哭啼啼,有的指手劃腳,有的老人拜佛求神,有的青年倒掉水桶裡的食水準備跳水求生,有的家庭夫妻開始搶分孩子,有的準備執筆寫遺書,装進水桶讓它在大海随風漂流,如遇上有良心的漁民便將整船的不幸告知親人,有的父母抱著子女,凝視著奔騰不息的大海,想不到一家就要在這艘難民船上生 離死別------

絕望籠罩著整艘船只,人人愁眉苦臉,死氣沉沉,事態的發展緊張駭人,能够生存的希望微而又微,大家都等待著死神的降臨。

只有幾十位男女青年還在輪番戽水,他們已經腰酸背疼,手麻人倦,但為了奔向自由,强烈的求生愿望促使這些年輕人在這生死關頭增添了博斗的勇氣。

當晚,在船頭周圍又出現了鯊魚群,給原來已經困難的局面添了另一層不祥的預兆。全船的難民整夜都提心吊膽,坐立不安。終于堅持到了黎明時分,風雨停了,浪也平靜了,海軍的拉繩也斷了,到破曉時,軍艦已失去了蹤影。

但戽水仍在進行。人工代替機器抽水究竟功效低下,海水還在洶涌而入。大家忍耐到凌晨,人人都已精疲力盡,動作僵硬。

天亮后,雲破日出,大家發現海軍是拉難民船出公海,而不是去難民營。這二百五十七位難民經過了九死一生,終于暫時擺脫了與鬼為伍的險境。一晚上的艱險是多麼驚心動魄,非筆墨之能描述,只有親身經歷才能體會到絕處逢生后的快慰。

從經驗中記取教訓,難民們不會悲觀消極,尋求自由光明的信心始終堅定不移。兄弟姐妹齊心合力,像接力賽那樣連續不斷地戽水,在大家的努力下,艙內的積水减少了許多。船只又向馬來西亞駛去。開航后不到半天功夫,機器由于浸水后不能發動,壞了。這次眞的要命,全無辦法修理了。在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語的大海中,只好在海上拋錨。順著大海漂流。死亡時刻都在威脅著每一位難民,每一個家庭,每一個幾代同堂的家族。結果只好聽天由命,讓蒼天安排。

"天無絕人之路。"難民船盡管遇上這些困難,但還是有希望克服的。人是高等動物,聰明、能干,會想辦法。他們用蒸餾海水的方法來取得淡水,雖然花費的代價高、時間長,但能為幼兒與帶病的老人取得稀少的淡水,也能延長了他們的生命。難民們為了生存,為了尋找自由與光明,決不被困難所屈服,無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環境裡,只要還存在一絲希望,他們還要作最后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