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3日 星期四

国庆惊魂....(余良)

这椿小事发生在1978年4月17日,柬埔寨上丁省哥洛县虎跳鄕。

这一天是民柬(红色高棉政权)成立三周年,也是传统的柬埔寨新年的最后一天。



一大早,肥大而光头的上丁市委书记耿真拉循例带领他的领导班子到这里参加双庆活动,以表示对该模范鄕的鼓励和慰问。虎跳鄕之所以成为模范鄕,是因为该鄕在党的英明领导下,社员们连续三年每天都能吃到一顿白米饭和一顿稀粥,按人口分配每三个人拥有一只约一公斤的鸡,每人每月能吃到七点四颗鸡蛋,超越了六十年代西哈努克统治时期当地贫农的生活水平。

这一天,食堂供应大甜圆汤和米粉汤,晚上还有来自省里的文工团的演出。

由于太多干部上台作了太长和太重要的革命指示,演出推迟到十点开始。深夜十一时四十五分结束。不知狄真拉是看厌了演出还是忙累了,演出未到一半就率领了警卫团回去歇息。

乡委书记达参的女儿娘丽看完演出回到家里,已经快十二点半了。她家虽是贫农出身,但自从鄕里的地主被革命政权带走后,达参一家就搬到这唯一的钢骨水泥双层建筑物来。屋后还有一棵高大茂盛的芒果树。

父母早已入睡,屋里一片漆黑。娘丽摸黑来到自己的睡床,却踢到床下几个军用背包,心想必是省里的隨行人员占用了她的睡床。在疲睏之际,想到了楼上那张油滑黑亮的红木床。这床原是地主所有,连枕头和蚊帐也是新的。爸经常告诫:这红木床是供神灵在晚间睡的。原来不知何时,爸暗中请了巫师画了神符,把它藏在枕头下,每月的佛历节,爸都要钻进蚊帐里对着枕头膜拜,到底求的是什么,娘丽也不知道。总之,爸说过,供神灵睡的床,凡人是不能睡的,否则,神灵就会显身,降祸此人。

到底是年青人思想开明,加上疲乏眼睏,娘丽想,悄悄睡上一晚,一早起来,爸未必知道。

当她蹑手蹑脚上到楼上时,看到空荡荡的楼上也是漆黑一片,只有前面那开着的窗口射进来的繁星的微光,顿时有些胆寒。阴风刮起,窗口下的红木床上的蚊帐阵阵掀动,窗外那棵茂密的芒果树叶似乎隐藏着无数变幻不定、张牙舞爪的妖魔鬼怪,都争着要挤进这没人睡过的红木床,娘丽呯呯心跳,但她还是竭力想着大白天的景象,勇敢地揭开蚊帐,准备斜下身子躺下去。

令人意外的事终于发生了:娘丽的手碰触到一具僵硬笔直的躯体,巨大得几乎占去这双人床的三分之二,原来呯呯跳的心此刻就要冲出喉咙了,她怔住缩回身体时,又在朦胧中看到枕头上突然冒出一个圆而光秃的头颅,惊骇中又摸到一只靠近床沿的巨大雪白的长臂。

爸爸的告诫终于成为事实。娘丽几乎吓昏了,全身毛骨悚然,喊又喊不出来,逃出来时又怕在黑暗中绊倒,便把楼板踩得嘭嘭作响,人刚到楼梯口就三步拼作两步直滾下来。患有心脏病的母亲听到楼上连串巨响,吓得钻出蚊帐,两手抓空大呼救命,很快惊动了睡在隔邻的狄真拉的警卫团,其中一人不明就里,冲出屋外向夜空发射了一排子弹,这又惊动了训练有素的鄕自卫队,全体迅速钻进战壕,进入空前紧张的备战状态。。。。。。

当然真相很快大白:睡在红木床的正是狄真拉。往年这一夜,他都睡在鄕里最贫穷的农民的茅屋里,这就难怪娘丽自己糊涂。

但事情并未结束。过后,鄕里总有别有用心的“阶级敌人”背地里把那次国庆惊魂说成是狄真拉在半夜里摸进娘丽的睡床。半年后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的结果,狄真拉被后来成为亲越的一派定性为民族败类,其中一条罪状竟是利用国庆慰民活动在夜间企图占有娘丽。

狄真拉显然是无辜的。但有趣的是,娘丽的父亲____虎跳鄕鄕委书记达参也在批判会上挺身而出,勇敢站出来作证,慷慨陈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