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3日 星期四

夢 想....(白墨)

6/49頭獎2400萬,由三張彩票平分,每張800萬,其中兩張是同一人擁有,得獎者是一位86歲的多倫多老太婆,她說是夢中獲得該組號碼。幸運之神將1600萬元賜給長壽的婆婆,福有雙至也!

靠一場夢而成為千萬富婆,「夢」想成真,這當然是玄之又玄的傳奇故事。每個人都有夢想,有的人渴望發財致富,有的人希望健康長壽,有的人期望親人團聚,有的人盼望早日回鄉。小孩子剛懂事,就懂得「擁有」是一種快樂,大人能滿足他們想得到的,那怕是去一次遊樂場坐過山車,或者買一個價值才幾塊錢的玩具,他們就會感覺好夢成真,格外興奮。隨著年齡漸漸長大,夢想也在變,送禮物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他們的夢想越來越複雜,也許不再是一臺新電腦,不再是一趟紐約遊,究竟要些什麼,有時連他們自己也未必弄清楚。人心不足蛇吞象,夢想越來越難實現。

當人們擁有太多的東西,想得到什麼就可以隨心所欲,當然談不上「夢想」。物以稀為貴,只有無法實現的承諾,一旦降臨,才倍覺珍貴。像沉痾不癒的病人,喜獲名醫良藥,絕處逢生,成功根治痼疾,猶如再生。一場災難,瀕臨死亡邊緣,千鈞一髮之刻,忽有奇蹟出現,死裡逃生,這當然是絕無僅有的創舉。然而,當你活在飢寒交迫的惡劣環境下,乞求上蒼憐憫,施捨一點溫飽,這不僅是「夢想」,已經是「奢望」。當你在極權統治下茍延殘喘,甚至不敢奢望能有吃的,只央求不要被屠殺,寧可忍受飢餓,但求活命,那已不再是夢想,那是向死神討價還價,與魔鬼講條件。

哀莫大於心死,在生死線上掙扎,如果沒有一絲夢想,就會失去生存的意志力,如果對明天還存有希望,才會振作,咬緊牙關,從死神手中奪回命根。讀了老同學寫的一篇感人文章,催人淚下,題目是:「信不信由你──一個很玄的夢」,寫她在1976年赤柬殘暴統治下的一段追憶。由於村裡斷糧,她家裡親人「因熬不住饑餓,都先後在睡夢中離開了人間」,終於輪到她了,「當時的我,對死並不是太畏懼,生不如死,死其實是一種解脫;但我很不甘心就這樣死去,我心中還有希望。」她在迷迷糊糊的「彌留」狀態下,夢魂到了「鳥語花香、青綠蔥翠的小島上」,一家老少正在野餐,小弟、侄兒「手上都握著雞腿,正大口大口地咬著」,她在島上看到了爸爸、嬸嬸、二哥、妹妹、妹夫、小妹、三弟、小弟、表妹、眾侄,正當她「盡情地陶醉在與兄弟姐妹歡聚的天倫之樂中」,突然間聞見遠處雞啼聲,爸爸大喊,下令眾人送她回去!「不!我不回去!」爸爸和二哥合力將她推下船,妹妹趕快撐船離開,在第三次雞啼時,妹妹將她推上岸。終於,我這位老同學活了過來,捱過了生死關,30年就這樣過去,這場夢卻永遠留在腦海中,與親人團聚,成了「夢想」。

比起這位老同學,我是多麼的幸運,她吃的苦比我不知多千百倍,她眼看親人一個個離開人世,那種悲痛,非筆墨能形容。然而,她沒有倒下,沒有屈服,依然堅強地活下去,而且活得多姿多彩,活得有意義。同學們說得好:「我們就是妳的親人!」有大家的關懷、愛護,願她幸福長伴!

經常讀到詩友祝福天下太平的詩篇,這只是美好願望,君不見羅馬教皇年年聖誕文告都是祈禱世界和平,但戰爭不但沒有結束,而且是一天比一天糟糕。駐阿富汗的加軍死亡人數已攀升至40人,從執行維持和平任務到圍剿塔利班份子,加軍士兵的夢想,就是早日平安返家團聚,與父母、妻子、兒女歡度感恩節、聖誕節,以後不要再上戰場。但不知政治人物的夢想是什麼?當初出兵伊拉克,是希望找到大規模殺傷力武器,如今,薩達姆已成階下囚,伊拉克變成火藥庫,天天爆炸個不停,小布什還有什麼新的夢想要實現?朝鮮在反對聲中已成功進行第一次核試,金正日的夢想難道就那麼簡單?美國自1945年以後總共進行過1032次核試,前蘇聯715次,法國210次,中國和英國各45次,印度和巴基斯坦各6次,你們大國可以實現核夢想,怎麼輪到朝鮮、伊朗就不行?「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老百姓的夢想當然希望永遠沒有核子戰爭,永遠沒有9.11發生,永遠沒有奪去卅萬生靈的海嘯。昨天的小飛機撞擊紐約大樓,多少人以為9.11歷史重演,阿彌陀佛!

誰不希望家財萬貫,無憂無慮實現夢想,悠哉閒哉到處旅遊?曾經在鄉下認識一位坐輪椅的小女孩,才十來歲大,問她有什麼夢想?「可以走路、騎自行車、游泳。」相信盲人的夢想是可以看得到東西;殘障人士的不幸,局外人根本無法切身體會,他們要比常人付出多幾倍的努力,才能活下去,相信他們的求生意志一定十分堅強。想起那些動輒自殺的人,四肢齊全,無病無痛,為了感情的事去輕生,或跑進校園大開殺戒,然後吞槍自盡,這些人不配活在世上,他們連夢想也沒有!

問小女兒的夢想是什麼?「不要再有校園槍擊案,讓我平平安安讀完大學。」問大女兒,「早日能拿到律師身份。」她們問回我,「太多,一時說不清。」哪一件最希望實現?「出幾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