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7日 星期四

《名銜》....(白墨)

孔子說:『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意思是擔憂死後其名不被人稱道。

《魏書》:『生有七尺之形,死唯一棺之土,唯立德揚名,可以不朽』。

李白曰:『一登龍門,則聲譽十倍』,傳說鯉魚游至龍門,若跳得上去,就可以化成龍。杜甫夢李白:『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感嘆李白名雖極高,死後之名並無補於生前。

名銜太重要了!多少人一生為追求名銜,捐獻青春,虛度年華,到頭來驚嘆功名似幻夢,富貴如浮雲。有位地產界仁兄賺到錢後,由於沒有拿到學位而四處奔走,最後終於花了幾萬塊錢換來一個榮譽博士,同行紛紛登報致賀,我問他是否值得?他說這名銜是他夢寐以求的夙願,不惜任何代價也要爭取到手。於是我們改口喚他博士,令他飄飄然,八面威風。

許多人到填寫履歷表時,才知道名銜有多重要:某某集團總裁,某某跨國企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某某銀行總經理,某某協會主席,某某聯合會會長,前某某日報總編輯,前某某大學校長,前某某國會議員,前立法委員,前某某部長,退役陸軍一級上將,前總統府資深顧問......等等。只要你有了名銜,你就有用不完的特別待遇,別人就可以為你大開方便之門。

因此,名片就成了一張濃縮的微型履歷表,所有顯赫的名銜,被密密麻麻擠在那一張小卡上。某某先生也是名銜不少的僑領,他的名片上總共有十二個名銜,內中包括七個僑團領袖職位,有一次當他到香港出席國際會議時,見到了金融地產界首富,對方遞給他一張名片自我介紹,上面只有三個字:『李嘉誠』,既沒有名銜,更不需要地址、電話,這是多麼令人深思的例子,就像克林頓總統、英女皇一樣,他們不需要名片,也不會把白宮、白金漢宮的地址、電話告訴你,其它不需要使用名片的人還包括出名的紅歌星、影星、體育明星等,他們已經不需要介紹自己,他們的名字就是名銜,他們的面孔就是名片。

有了名銜,就有名氣。你去某處訪問,如果沒有什麼特殊身份或高層職位,是不會有誰睬你的,當人家問起你的威水史,知道你是位舉足輕重的頭面人物,就會肅然起敬,不管你的名銜是否真實,你已經獲得認可,一位有博士、教授名銜的人,在任何時候都會比名不經傳的普通學者更容易被人推崇;更何況是掛著學術團體首領名銜,就更加權威了,能爬上如此高位,有誰敢說你不夠資格呢?

寫到這裏,順便找點資料談談古人如何辨認官階名銜。當然不是逢人大派名片,而是從衣冠來制定等級,在衣服上繡著圖案,這就是所謂的『章服』也。只有皇帝老子才可以將龍鳳繡在龍袍上,其餘文官繡禽,武將繡獸,也就是說,起碼要有個官銜才夠資格做『禽獸』呢!老百姓若無官職就連想做『禽獸』也不可能。同時,黃色袍服是皇帝御用的,等而下之臣子想穿五顏六色都個有規矩,一看袍色,再看禽獸,就可知官銜大小,斤兩輕重。然而還嫌不夠,還要加冠,帽子滿天飛,為了能戴高帽,必須爭名銜,皇上戴皇冠、翼善冠、白紗帽,各品官員戴高山冠、委貌冠、進賢冠、通天冠、烏紗帽等,如此看來,『衣冠禽獸』也不一定是句罵人的話了。

由名銜拉扯到衣冠,又想起和名銜有密切關係的『領袖』一詞,把衣上的領和袖拿來比喻一個團體的首腦,不但恰當而且十分傳神,提綱挈領,提絜其下,而衣上最容易骯髒者亦惟『領』和『袖』也!

(1997.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