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5日 星期五

《面子》...( 白墨)

身上穿的是名牌服裝,腕上戴的是名牌金錶,腰上圍的是名牌褲帶,肩上提的是名牌手袋;用名牌打火機,抽名牌雪茄,喝名牌XO,吃名牌魚子醬,開名牌汽車,購名牌電器;學生讀的是名校,穿名牌球鞋,揹名牌書包,用名牌鋼筆做功課,用名牌球拍打網球,甚至連雨傘、襪子、內衣、毛巾等等都講究名牌,似乎只有這樣才夠面子。

報上經常見到長長的名單,一定會加上「排名不分先後」的說明,而許多名人往往還是「破例」被排在最前。編輯部排版,名家的文章要放在顯要的版位,若把某人的作品「補白」、「填空」,是不給面子,傷了和氣,說不定還會被抗議一番。

被晚輩批評,明知是自己理虧,還是死要面子,不肯認錯,怕面子丟了;聽不進責備的話,是不甘面子受損;忍不下滿肚怨氣,一定要把面子爭回,於是,所有強詞奪理之報復招數都使出來,只為了面子。君不見筆戰此起彼伏,除了就事論事,擺事實、講道理,而更多的還是「面子」作祟。文人相輕,根本就是面子問題,究竟有多少人真正欣賞過別人的文章?有多少人謙虛地向比自己強的人「不恥下問」?始終是個未知數。

明知身上的錢是這個月的預算,為了面子,硬著頭皮請客,剩下的日子捱麵包,真是「打腫臉裝胖子」。寧可挨餓,不接受朋友的幫忙,美其名曰有骨氣,其實說到底,還是過不了「面子」一關。有幾人能學越王勾踐「臥薪嚐膽」,忍辱負重,把面子撕得破碎?

邀請社會賢達為剪彩嘉賓,聘請知名人士為名譽顧問,都是關係到面子問題。不管對方是否有學問,只要有名氣,肯捐一筆款,大學就會頒發榮譽博士給他。真是博士滿天下,才子有幾人?

記得當年在泰國,有位家財萬貫的秦老板,目不識丁,卻死要面子,喜歡亂拋書包,逢人談起他的姓氏,總是誇耀他本人與秦始皇同姓,逢人問起他的夫人唐氏時,他說是唐太宗的後代,令人啼笑皆非!另一位家財過億的富豪,在支票上簽名時,把他的姓「陳」字寫錯了,東在左,耳在右,幾十年一直都這樣寫,兒子留學回來,叫父親更正簽名,結果支票無法兌現,陳老頭氣得破口大罵:誰說我的姓寫錯?一張幾百萬元的支票全憑這個錯字兌現的!

面子有了,就要找一批文人幫忙美化,增加一點「書香」,於是,書法家派上用場,客廳中掛滿他們的字畫,蒼勁的草書,有幾位獲贈的名人能看懂?只有他們知道。詩人也忙著為名流舞文弄墨,絞盡腦汁,寫祝壽詩,作賀壽聯,為名流面子貼金。

為了面子,寧願借債度日,為了面子,搞到身敗名裂,為了面子,甚至連命也不要。皇帝要面子,定下了「欺君之罪」的野蠻法律,誰一觸犯這天條,死無葬身之地。

面子和尊嚴,只是一線之差,寧可站著死,不願跪著活,為民族大義,威武不屈,那不是面子,那是尊嚴!維護正義,不向強權低頭,敢於挑戰死神,那是千古頌揚之義舉,那是百世流芳之仁德!
(1997.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