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9日 星期三

《女人》....( 白墨)

國際三八婦女節已屆第88年了,婦解領袖蔡特金名垂青史,而今天的婦女也已走出閨房,走出廚房,再也不是白居易說的「為人莫作婦人身,百年苦樂由他人」了。

除非你是由石頭爆出來的孫悟空,或是未來的無性複製人,否則你就一定是女人所生的,包括那些看不起女人的臭男人。沒有女人就沒有世界,沒有女人就沒有一切!

中國數千年來重男輕女,其始作俑者,竟然是被譽為萬世師表的孔夫子,他說過一句最糟糕的、遺毒極深的話:「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將女人與小人相提並論,憑這句不可原諒的孔聖語錄,撐著半邊天的女人被「三從四德」的禮教繩索緊緊綑綁,男人訂下「七出」的休妻苛律束縛女人,用纏腳布把女人變成關在閨中的三寸金蓮,「女子無才便是德」,女人說的話都被當作「婦人之見」,家中男人犯了死罪,滿門抄斬,女人就要賠上一命,僥倖人頭不落地的,則流放邊疆充當守軍的發洩工具,其辛酸史不堪回首。

中國歷史是男人寫給男人看的,偏偏最大的諷刺,是膝下有黃金的男人,要向女人下跪,這個女人,就是空前絕後的武則天,她做了15年女皇帝,前後執政五十年,令男人恨之入骨,在她死後寫下大量辱罵其淫蕩荒謬的東西,卻無損她唯一女皇帝的地位。

如果說男人是一本書,那麼女人就是書中的文字。其實歷史是由女人寫的,先不談神話中的補天女媧或敢離家出走的嫦娥仙子,中國歷代352名皇帝中,大多是聽枕邊女人的話發詔欽旨的,女人雖然地位低微,但頭腦靈活,憑美色贏江山,用魅力換權力,前有呂雉,後有慈禧,古有妲己,今有江青,西有血腥瑪麗,誰敢說女人比不上男人?

女人一旦登上權力高峰,肯定是佼佼者,英國的戴卓爾夫人,印度的甘地夫人,以色列的梅爾夫人,菲律賓的阿基諾夫人,阿根庭的貝隆夫人,加拿大的金寶夫人,美國的奧布萊特夫人,都在政壇上呼風喚雨,改寫歷史。遺愛人間的德蘭修女,瓜地馬拉民權鬥士孟楚,緬甸女革命家昂山素姬,獲諾貝爾和平獎,令男人刮目相看,甘拜下風。

伊麗莎白一世在位45年,是英國最有成就的政治家,莎士比亞等文豪在這期間出現,是文學的黃金時代,如今的英女皇伊麗莎白二世也在位45年了。荷蘭、丹麥等國都由女皇即位,而在位最久的,是維多利亞女皇,她18歲登基,足足過了64年女王癮,創造了大英帝國最輝煌強盛的黃金時代──「維多利亞時代」。

數千年來男尊女卑的思想,使女人的智慧被埋沒,其實,女人在中國文學中舉足輕重,女詩人、女詞家的作品浩如煙海,不讓鬚眉,宋代朱熹就指出「詩經」中就有女子所作之詩篇,從西楚霸王愛妃虞姬起,女詩人代不乏人。漢代有班倢妤、徐淑、蔡文姬,晉代有謝道韞,南北朝有鮑令暉,唐代有上官婉兒、薛濤、魚玄機,五代有花蕊夫人,宋代有李清照、朱淑貞,明代有方維儀,清代有鑒湖女俠秋瑾,都在吟壇佔極重要位置。

女作家更不勝枚舉,續撰「漢書」並作「女誡」的曹大家──班昭,寫「簡愛」的英國女小說家布朗蒂姐妹,憑一部「飄」揚名文壇的密歇爾,寫過109本書的法國女作家喬治桑,98老人冰心、蘇雪林和92老人謝冰瑩,還有凌叔華,丁玲,蕭紅,廬隱,張愛玲,戴厚英,楊沫,白薇,三毛,楊絳,聶華苓,於梨華,陳若曦,張秀亞,茹志鵑,王安憶,瓊瑤,嚴沁,亦舒,李碧華,林燕妮,鍾曉陽,西西等,都是傑出的才女。

女人是禍水,紅顏多薄命,這些都是專為男人說的,男人丟了江山,怪罪女人,失去權位,嫁禍女人,把亡國責任推到女人身上,是極不公平的,妹喜亡夏,妲己亡商,褒姒亡周,西施亡吳,趙飛燕亡漢,楊貴妃亡唐,又為何不去追究夏桀、商紂等暴君?

女人,女人,女人是一門極高深的學問,僅僅用一千幾百字,是無法盡寫女人的。

(1998.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