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5日 星期五

《鄉愁》....( 白墨)

其一
刀下逃生惜此頭,天涯老死夢悠悠。
問誰劫後無餘悸?憐我貧中有隱憂。
逋客江湖情未減,故鄉風雨恨難休。
前塵歷歷驚魂在,詩酒療傷又一秋。
其二
去國餘生渡遠洋,漂浮茍活歷滄桑。
卅年薪膽豪情淡,一卷詩書陋室香。
往事雲煙縈舊夢,故人萍水聚新鄉。
舉杯遙寄湄江月,賜與清輝亂葬崗。

──《抒懷遙寄柬國舊友二首》

剛接到故鄉舊友賀年卡,又與老同學通電話,勾起萬千愁緒。1975年,越棉寮淪陷,印支三國變色,赤柬烏衫瘋狂殺戮,越南船民投奔怒海,卅年來,這曠古悲劇不斷在腦海一幕幕浮現。

今天,健忘的人們不再去關注印支慘劇,血腥的追憶被現實生活沖淡,漸漸成了明日黃花。人總要往前看,就像「9.11」,才那麼幾年,不也成了過去?像南亞海嘯,兩個月後已不再成為頭條新聞,大家關心的話題已是伊拉克大選;談論的焦點已轉移到黎巴嫩前總理哈里里被暗殺。

以高棉(柬埔寨)悲劇為題材拍成電影的,也就僅僅一部《戰火屠城》。寫小說的寥寥無幾。令人想起納粹集中營大屠殺,猶太人並沒有忘記,他們每年都會「記憶猶新」,何況赤柬欠下三百萬條人命,才三十年又怎能那麼快就忘記這筆血債?如果說是下意識不想追憶,怕痛定思痛,就更加要將赤柬的後台老闆揪出來,最起碼也要討個說法,如果至死不肯承認赤柬殺過人,就應該繼續聲討下去。曾經在網上讀過山東大學孫文廣的文章,他親自到柬埔寨視察,對赤柬有極全面的研究;他將波爾布特與毛澤東作比較,在「消滅私有制」,取消工資、取消貨幣、取消商品、消滅城市、消滅家庭等方面,赤柬頭子波爾布特是毛澤東的絕對崇拜者;柬埔寨首都金邊城三天之內200多萬人口全部趕到農村,這徹底消滅城市之創舉,毛澤東地下有知,一定甘拜下風。

卅年過去了,柬埔寨華人從血地上爬起來,又繼續堅強活下去。金邊端華中學於1914年創辦,至今已有92年歷史,停辦22年後,於1992年9月復課,目前有學生一萬兩千多人,教師兩百多人,是當今世界上華文學生最多的中文學校。據楊豪《端華學校簡史》記載,溯自清朝同治年間,潮州先賢已於現在校址建成協天大帝廟,並有老師在廟裡教學童讀《三字經》和《千字文》等啟蒙讀本,這便是端華的最早校史,已超過140年。1970年「3.18」政變後,端華中學和全柬所有華校被封,又經歷1975年至1979年赤柬浩劫,端華學生在血腥屠殺中首當其衝,能逃離虎口、碩果僅存的,已所剩無幾,目前散居全球五大洲廿餘國。端華同學會最先在法國巴黎成立,並編印同學通訊錄,令失散多年的校友恢復聯絡。2000年,全球端華同學於巴黎聚會,我曾寄去三首詩:
其一
死別生離血淚紅,避秦劫後憶端中。
沉淪卅載冤仇滿,成敗一生恩怨空。
萬貫錢財隨夕日,五洲桃李化春風。
人間散聚緣來去,雲集花都共訴衷。
其二
三十年前硯席同,餘生漏網散西東。
醒驅惡夢愁腸斷,痛定驚魂慘劇終。
永記師恩縈故國,常懷校誼念黌宮。
異鄉龍子跨洲際,各顯才華競報功。
其三
端中種籽播全球,華夏詩文遍五洲。
學子危時熬戰火,校園劫後寫春秋。
師徒共飲湄河水,生死同分故國憂。
聚首天涯人幸健,會吟一曲樂悠悠。


上一屆巴黎2000年聚會有大約八百人出席,堪稱盛況空前。據悉,下一屆全球端華同學聚會將選在柬埔寨首都金邊舉辦,由滿地可著名柬華僑領、柬埔寨加華銀行董事長方僑生同學全力贊助,我多麼希望屆時能回到母校,回到闊別卅餘載的故鄉,找尋昔日。近日欣聞一群住在多倫多的端華同學成立了「安省柬埔寨金邊端華中學校友聯誼會」,我應邀填了一首《滿庭芳》致賀:

桃李成林,春風化雨,端華母校流芳。漢聲傳播,百載樹人忙。哺育莘莘學子,番邦外、國粹弘揚。猶思念、恩師教誨,心血孕賢良。
淪亡!經洗禮、紅潮赤禍,起落滄桑。嘆災劫餘生,浪跡他鄉。幸有群英聚首,籌組會、硯友增光。同窗誼、真金考驗,祝地久天長!
(2005.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