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5日 星期五

《師情》....(白墨)

收到亞省愛城曾任歐(習之)老師寄來詩文集草稿,喜悉即將付梓,有幸能先拜讀。作為學生晚輩,撰寫序文是不夠資格的,只能塗鴉這篇讀後感,並試填一首小詞,為師生情誼留佳話。

我和老師卅多年的師生情,畢生難忘。儘管故鄉戰亂,師生失散多年,而前塵記憶猶新,往事永難磨滅。1970年春,柬埔寨右派軍人朗諾發動政變,西哈努克流亡中國,金邊的所有中文學校無限期關閉,端華師生各散東西,音訊全無;1984年夏的某日,在愛民頓街頭巧遇闊別十幾年的老同學,才獲悉曾老師、廖老師夫婦也住在愛城,師生相見,恍如隔世。能在冰天雪地、舉目無親的北國找到昔時母校老師,其興奮的心情,就像迷路孩子被尋獲那麼激動。當我們和兩位老師見面時,竟情不自禁的緊緊擁抱,一股暖流從心中湧上來,那種微妙的感覺,非筆墨能形容。

可惜我們相聚的時間很短。1985年四月,我離開愛城搬回原居地滿地可。此後十多年間,雖然愛城和滿城兩地相隔四千多公里,老師和我一直保持聯繫,電話交談、信件傳真從未間斷,1988年間廖老師曾經來滿地可,在寒舍小住兩週,還親自給小女縫製衣裙,並留下難忘照片,成了珍貴人生追憶;1993年七月,老師夫婦蒞臨舍下小住十天;1996年四月,老師夫婦到多倫多,我趕往多城,風雪中相會於CN塔下;去年四月初,老師夫婦第二次訪滿地可,我們還一起出席潮州會館宴會、詩壇雅集,與詩友唱酬,彼此切磋斟酌,並在報上刊出了廿首詩,堪稱吟壇佳話。

老師夫婦對我親切關懷,諄諄教誨,無微不至,平時我有解決不了的難題,只要向他們提出,一定會通過電傳即刻給予幫助。在拙作《泣歌詩集》準備出版時,老師作序,對我的新詩創作,鼓勵有加;當我的第一本舊體詩詞集《無墨樓吟草》結集時,老師又為之作序,除了對推廣舊體詩詞之工作給予支持,並對我的點滴進步作了詳盡的闡述;還苦口婆心希望我不要通宵飲酒吟哦,不可醉傷身體,字字真情流露,句句銘心刻骨。逢年過節,廖老師總會給孩子們寄來郵包。

十幾年來,師生往來的傳真與郵寄信件,已裝釘成了十幾大本,起了個名字叫《從滿城到愛城──與任歐師來鴻去雁錄》,堆積起來足足有一英尺高。故此,當知悉老師決定出版詩文集時,我第一時間就對自己說,如果時間允許,我希望能為該書打字,一方面能先讀為快,另一方面也有機會回報老師多年的關懷。這個願望直到今天終於能實現,這是我的榮幸!只要有空,便見縫插針。我多麼希望能像編印《鴻爪留痕集──張德潛(君之)詩選》那樣獻出一點薄才綿力。

《紅楓片片情》在「情」方面非常豐富。愛國情、故鄉情、民族情、僑胞情、敬老情、師生情、同事情、校友情、文友情、詩書情、夫妻情、手足情等等,都是難能可貴、正義鏗鏘的。在《神州紀行》一文中,遊記的確做到了邊遊邊記,遊的是神州山水,記的是故國情懷,真摯的愛國情洋溢文中;《令人永遠懷念的客家鄉》一文,對老家的一草一木如數家珍,故鄉情凝聚筆端;《保釣勇士搶灘登陸釣魚臺》、《強烈抗議印尼排華》、《紀念南京大屠殺》等律詩,《中國人是醜陋的嗎?》一文,民族情表露無遺;《總結歷史教訓》,《拯救苦難同胞》、《風雨蒼黃廿五年》等文,對印支華僑難胞之情可昭日月;一系列的講話、序跋、專訪,繼承禮敬耆英傳統,弘揚敬老尊賢情愫;而更大篇幅是親情、友情:《堤岸義安校友聯歡會》的校友情;《全球端華師生巴黎聚會》的師生情;《人人敬愛的薛世祺老師》、《我的恩師張君之》、《深切悼念楊璧陶老師》的同事情,追悼詩人郭逸之先生、文友萍心女士、張展鵬先生、陳一鶚教授等的文友情。

《紅楓片片情》在筆鋒功力上,是值得推介的。由於真情飽滿,有的放矢,故篇篇文稿都是擲地有聲、言之有物的佳作。文章能做到沒有「閑字」、沒有無病呻吟、沒有消化不良等弊端。老師文章有個特點,抽絲剝繭,層次分明,貫穿一線,娓娓道來。長文則分段落,一二三四,甲乙丙丁,一絲不茍;小品則簡潔輕鬆,提綱挈領,一讀就明,絕無尾大不掉、模稜兩可之弊。例如在回憶幾位知交之點滴生平細節時,如何處理當年之瑣碎又難忘追憶,卻不影響行文流暢,就可見其筆桿功夫是否過硬了。《歐遊散記》長文,讀者跟隨遊記,一國又一國走遍西歐,井然有序,起承轉合,恰到好處;既不會離題萬里,不覺得零亂無章,節外生枝;又能兼顧文情,談今說古,觸景抒懷,貫穿史料,這就非時下眼高手低之新手可勝任的了。而舊體詩這環節,就更能看出老師的古文修養和韻律造詣:「放眼全球哀禍劫,埋頭斗室懶吟哦。」「國粹承傳薪火繼,詩園拓展韻苗培。」「視野高瞻能建樹,征程實幹可繁昌。」「清高有品湖荷潔,淡泊無爭老菊芳。」「童年舊事浮身影,暮歲新知湧眼簾。」「夜靜心寒需酒暖,人貧境急見情真。」佳句如雲,文情並茂,枚舉一斑,可窺全豹也。老師詩文集的意境是樂觀積極的,處處體現出活力充沛、幹勁十足、信心百倍的氣魄,文筆清新樸素,用詞輕重均衡,沒有長吁短嘆,沒有嘩眾取寵。

母校碩果僅存的老師中,能出版詩文集的已經不多,《紅楓片片情》之面世,令寂靜了幾年的印支文壇再次掀起熱潮,是件可喜可賀的事。新書出版之際,僅呈小詞一闋,聊表衷心祝賀。

沁園春
──賀曾任歐老師《紅楓片片情》出版

巨冊華章,筆調方馨,墨香乍聞。看紅楓片片,山河盡染;彤林疊疊,彩畫初薰。遍處芝蘭,滿門桃李,情繫師生格外親。天涯遠,嘆捧書憶舊,開卷思人。

爭相傳閱詩文。縱倚馬、千言尤率真。讚講壇授課,崢嶸歲月;僑團獻策,叱吒風雲。獨步吟園,同舟韻海,七秩猶存健壯身。填詞頌,祝再添花甲,永葆青春。
(2002.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