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7日 星期日

四月十七日 ....(北島隱士)

今天是4月17日。1975年的4月17日,紅色高棉攻佔金邊,開始了將近四年的血腥統治,柬埔寨各族人民用鮮血和白骨寫下了那段歷史。三十多年後,整個柬埔寨國家和民族還在默默的 承受著被那個野蠻政權徹底摧毀後的歷史苦果,物質、肉體、精神、文化、經濟.........,像一個被人嚴刑毒打和殘酷折磨至奄奄一息的病人,慢慢、慢慢、慢慢的在呻吟中復原.........。

紅色高棉第二號人物———農謝,被審紅法庭逮捕前,在和鳳凰衛視記者的一次專訪中,否認其政權當年有任何暴行。並堅決表示:如果時間倒退幾十年,他還是毫不猶豫的從事他的“愛國進步事業...........”。

農謝當然念念不忘他的“愛國進步事業”,因為他的“愛國進步事業”就是他和他的團伙,用暴力佔有一切,包括國家資源、人民的財產、生命和肉體的事業。事實上,他們也曾經擁有過隨時可以剝奪人們生命的絕對權力,就像綁了人質的恐怖分子.......。

我們中的許多人,不幸的、毫無選擇的經歷了那段歷史,像被匪徒綁架下的人質,經歷了許多無法形容的痛苦、悲哀和恥辱。許多人更是被無情的剝奪了生命,在痛苦和和屈辱中,被折磨至死........。

那段歷史,是人類現代文明的奇恥大辱!

幾十年過去了,每每想到那段歷史就無法平靜下來。雖然我們的絕大多數人是歷史的受害者,但我們畢竟經歷了極端思潮席捲校園的年代,極端思潮對後來的政治格局發展有甚麼直接和間接影響和聯系?是否值得許多人深刻的反思?

君不見、湄河畔,多年白骨無人收?大鬼含冤小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現在,一些自認為比其他人進步的“進步人士”們,不顧歷史事實,美化歷史,我無法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