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6日 星期四

異味瀰漫的公寓...(蔡麗華)

在公寓工作,最怕聞到煙味、腐臭味、尿騷味。每當這些味道逼攻時,我們別無選擇,想逃,不能逃,只能憋著氣工作。這時的我,總聯想起武俠片的「龜息」功夫,倘若我有這身功夫,肯定少受這些罪。

嗆鼻的煙味
這座六層樓公寓的戶號以1G開始,1G面對著公寓大門,女租戶是個足不出戶、常年累月沉迷於吞雲吐霧的癮娘子。大門一開,煙味衝鼻直襲,整個走廊瀰漫著濃濃的煙味,令人透不了氣,最感無奈的是我們不得不吸著這二手煙完成郵遞工作。

今天,因煙味濃得無法忍受,我試圖把窗門推上去,卻老是推不上。正好看到管理員手拿著一疊紙向我走來,他先告知窗門的彈簧已壞了,然後朝著1G努努嘴搖搖頭不屑的說:「她很不自覺,我們屢勸不聽,她不但在自家房內抽煙,還時常在公共場所抽,造成整棟公寓到處是煙味,害大家日復一日被動的吸收著她的二手煙。妳瞧,這是我們分發給每個單位的禁煙通知。這已經是N次了,希望這次警告會生效。」看來這次公寓管理層是動真格了,他們明文規定禁止在公寓內的公共場所吸煙,癮娘子若再違法,有被掃地出門的可能。

她拜郵購所賜,人不出公寓,煙從不間斷。每次我按她的門鈴遞送包裹時,難免要耐著性子、忍著煙味等待她開門接貨。她看來並不老卻行動遲緩,嘴刁根煙現身時,總是客氣的連聲謝謝。瞧她那股高興勁,好像我遞給她的是救命仙丹。我常想:煙,這東西實在害人不淺!多少人被這癮形殺手禍害而不自覺?它卻存在得多麽的理直氣壯。

駭人的腐屍味
除了上述的煙味,還曾聞過最駭人的腐屍味。那是一座出租給低收入戶的政府公寓,樓高七層,每層四戶,門牌以1A算起,1A也是底樓正對大門,整座公寓的信箱設在1A的旁邊牆壁上。我剛換投遞路段後,每星期固定一天到這座公寓送信。剛開始的第一天,公寓門未開,已聞到一股臭味!職責在身,須得忍臭開門,結果被撲面而來的屍臭逼得我即刻逃出大門外。我料想這戶人家必出命案了,馬上掏出手機報告上司,上司建議我把這家公寓的所有信件原封不動帶回。我遵從指示把信綁好想離開時,其他正等著取信件的戶主見我不送信就想離開,擋著路請求我送信給他們。我也懇請他們讓我離開,因為我還有四座公寓的信要完成。見我執意要走,他們急了,有的還撂下狠話,逼我非送不可。我解釋說:「我的上司說『如果這座公寓的惡臭不改善,我們永遠不送給他們』,再說,我也受不了這種死屍的臭味。」一位婦女告知真相說:「不是死屍,是1A的女人說神指示她收養流浪貓,所以她好心收容了十六隻野貓,但她只收容,不照顧,任由貓群的排洩物滿屋污染也不清理。我們投訴過;公寓的管理員也三番五次的警告她,她都置之不理。最近,他們忍無可忍,發了律師信給她,限期搬家。今天,請妳忍臭送信給我們吧,我們已經好些天沒收到信了。」原來這座公寓的信已被扣留在郵局數日,我卻一點也不知情。今天,看他們這架勢,我是逃不掉的了。他們把大門打開,想為我減輕惡臭。此舉根本徒勞無助,我只能用手捂住鼻,盡快的把信投入信箱。

下班回家,制服和頭髮仍然臭味難消。必須徹底清洗才好不容易解除了惡臭。

我不敢相信1A這女人怎能長年累月地生活在這腐屍般的惡臭中?是她的嗅覺神經已喪失作用了嗎?還是她有精神病?真正受害者是這座公寓的男女老少租戶,他們除了另覓居處外,別無他法。在法官裁判怪女人搬家前,還得繼續生活在惡臭中,直至勝訴。

經過半年的法律訟訴,告方勝了,臭房客終於搬走了。清潔員工消毒清洗油漆後,1A煥然一新,我們又繼續在1A旁的信箱投信。沒多久,新的租戶搬入了。他們是否曉得此住處曾是被我誤以為有腐屍的現場?但願他們不知道吧。

神秘的尿騷味
每次推著小裝信車從地下室乘電梯到一樓時,常聞到一股尿騷味(與腐屍臭相較,尿騷味顯得太尋常了)。這附近幾十座公寓,唯獨這座公寓有此臭味。有一次,忍不住向正在清掃地板的清潔員詢問是尿味還是清潔劑之味?清潔員忿忿地說:不知是哪個缺德的人老是在電梯撒尿?經常搞到電梯和地下室臭死人。我們天天清洗,照樣天天臭!我好奇的問:是誰到處撒尿?難道你們一點線索也沒有?他說:等我那天將他「人贓俱獲」時,非讓他顏面掃地不可!。

這一帶的公寓群,租金便宜,環境不錯,治安也算不差,況且天天有人打掃清潔,窗戶擦得明亮照人。為何有人這麼不自愛,如此的損己害人?故意讓公寓尿騷逼人,破壞居住環境衛生?

每逢地上濕漉漉,我都得小心翼翼繞過,免得這些尿沾污鞋底,實在是既惡心又氣憤!尤其是看到清潔員工在賣力工作時,我恨不得神秘的撒尿者現形,當眾出醜。

有一天,上樓送包裹後下來,電梯在某層停下,有位老人進來,清潔員剛剛清洗乾淨的電梯頓然尿味衝鼻,我好想奪門而出。老人卻若無其事的同我打招呼,詢長問短的根本沒查覺自己正招人嫌。我不敢正視老人,怕他看透我的心思而動怒。我邊回應他邊低頭擺弄信件,無意間看到老人尿濕大片的褲腳,多日來的謎底解開了。眼前這位衣衫臭舊的老人怎麼看也不是個損己害人者。今日他雖現形,我可沒勇氣“揪”他當眾出醜。他必定是個患了「尿失禁症」的孤老寡人,這種病症不知傷了多少患者的自尊心。這位老人若覺己有病,應該不會這樣招搖過市唯恐天下人不知吧?也許他同時也是個失憶症患者?我心存一個又一個問號,之前的忿忿然已煙消雲淡了。可憐這座公寓的住戶和清潔員工還要繼續忍受這尿騷味。只要病人還在公寓走動,這股尿騷味是沒法消失的。

生活或工作在群體中的人們,難免被動地去忍受各種令人不舒服的氣味。以上三種不同的氣味,第一種的煙味是因為自身的嗜好而惘顧自己和他人的健康,藐視公寓法規,理當警告制止;第二種腐屍臭雖然源於自身的信仰,本着愛心收容流浪貓,然而只收留不照顧,讓穢物污染居住環境,這是一種心理病態。此病不癒,搬離此處,還會繼續腐臭別處,對此病態者,如何對症下藥?我想,醫生也束手無策吧?第三種尿騷味是老人常患的生理疾病。病人若是孤老寡人又喪失自理能力,其晚景確實可悲!

想想能夠身心健康活著、活到老的人,真是有福氣。

2011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