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6日 星期一

母 校....(張華)

趁此次到柬埔寨參加由磅針培華學校校友組織的“培華之夜”聯歡晚會之際,我特地抽空速往探望離別已近四十年的母校——金邊端華中學。

踏進校門,心裏不覺的湧起了難忘的回憶,曾幾何時,校門内的籃球場曾是我們各班同學鍛煉身體、比賽籃球的場所,若要進入課室上課,就必須經過這裏——這是必經之路,而如今却面目全非。只有那座古廟(關帝廟)依然無恙,它是歷史的無聲證人,默默地度過了坎坷的歲月。

走進廟門,我不由得覺得自己已是個虔誠的信徒——逢廟必上香,這次也不例外。這與我所接受的文明教育以及唯物辯證論,簡直是背道而馳。但今天的上香是為了悼念已被戰争殘殺的無數的善良同胞、同學、學友們,但愿你們永遠安息,陽間的生靈會永遠記住你們。

然後我信步的從廟門旁邊的走廊走到後座校樓。這裏樓下依舊有寬敞的禮堂,這是過去學校舉行各項活動:文藝表演,歌唱比賽,春節聯歡會等等的場所,可是今天却成為寄車處。我繼續往前走,啊,已到了我所熟悉的樓梯,走上樓梯就到課室了。上樓後,我逐間課室仔細端詳,……,走進課室,我仿佛置身於學海中——學海無涯,唯勤是岸,這岸上有我們親愛的導師,指引我們走向光明的前途。

當我走下樓時,遇見一位中年婦女,原來她是本校的教師。我與她略略交談幾句,得知她午飯是在學校自理的,校方不允許教員寄宿,所以她只得放學後,趕緊上街市買些肉菜來煮,算是有了一餐午飯。聽後,我想,為什麼教員的生活是那麼的清苦?他们付出的是心血,精力,但換來的却是粗茶淡飯。

「大姑,時間不早了,我們可以回去了。」

「好,好,大姑已經下樓了。」我一面加快腳步一面回答。

走出校門,我稍微的停頓下来,再次回顧我們的母校。

再見吧,我親愛的母校,有朝一日我會再來探望您,┈┈。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