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4日 星期四

遠方的客人來訪....( 曾任歐)

「鈴、鈴、鈴……」上午十時,一陣電話鈴聲響起,我急忙拿起電話筒:「請問陳先生在家嗎?」電話筒傳來熟悉的聲音。「我是陳文稱。」「你現在有空嗎?」對方問。「我有空。你是樂成嗎?有何貴幹?」我問。「我想於下午一點正,陪兩位遠方來的貴賓到您府上拜訪您倆。」許樂成回答。「是誰呀?從何處來的客人?」我追問道。「暫時保密!見面後您就會曉得!他是您四十年前的學生;他夫婦倆昨天剛抵步,今天第一位要拜見的便是您倆老呢!」樂成帶點兒神秘地回答說。擱下了電話筒之後,我和老伴都在猜測「神秘客人到底是誰?」但始終找不到答案。

吃了午餐之後已是十二點半,老伴快速地收拾好了桌面上的餐具,將桌面抹乾淨;我則煮開水準備沖壺天仁茗茶招待客人。

一時正,公寓大門門鈴響了起來;「客人到啦!快去開門迎貴賓!」老伴緊張的催促我。

「曾老師、師母:您兩位好!您倆還記得我嗎?我們2009年冬在柬京金邊「越柬寮世聯代表大會」上,也曾邂逅過……」客人說。「是有點而面熟,但記不很清楚了。來、來、來,先請坐下,好好喝杯熱茶,再來慢慢敘舊吧!」我老伴也幫忙招呼客人,並斟上五杯茶。喝了幾杯之後,我們便打開了話匣子,客人首先做了自我介紹:「這是我太太崔燕英。我叫張朝暉,原名叫張國華,是金邊端華中學專修班(高中)第九屆(1966-1969)畢業生。我們專三時,您擔任我們班的歷史課,您給我們講授過許多中國現代史的歷史事件及相關史料。1970年國防部長龍諾發動「3.18政變」,推翻柬埔寨王國政府,並旋即封閉全國華文學校,師生星散,風聲鶴唳……,我便移居香港。」

「由於愛好音樂,又天賦予我歌唱好嗓子,使我走上了前往英倫進修聲樂之歷程。經過多年學習之後,終於考取男高音歌唱家文憑;現時在香港領導兩個業餘合唱團,擔任藝術指導兼指揮。前年在金邊『世聯代表大會』上邂逅了許樂成先生;今次愛城『紅楓合唱團』慶祝成立七週年主辦《紅楓情音樂會》,許先生特邀請我前來愛民頓擔任男高音演唱嘉賓。而在此北國異鄉,偏偏又遇到您這位四十年前的端華老師,您說人生奇妙不奇妙?!……。」客人滔滔不絕地越追敘越興奮。「這真的是緣份!有緣千里來相會!可是,即使我當年算是你的老師,而今可不敢當你的老師了!反而你才有資格當我們的老師呢!」我無限感動地鄭重表述。

「不不不不!古語云:『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曾老師您的教學,您的為人,永遠都是我們的師表!」

我們越追敘往事,心情越是激動,一聊竟聊到下午兩點多。「曾老師,我們今天先談到這裡;張先生伉儷昨晚才從香港飛抵本埠;時差弄得他倆昏昏欲睡。現在先讓他們回酒店小睡片刻……。」老許提醒說。

「好好,那就請你送他們倆回酒店休息吧!另外,請你在音樂會結束之後,安排一個空檔時間,讓我做東請朝暉夫婦和幾位友人茶敘!」我回覆時順便預約了下一回的聚會時間。

翌日(5月26日)許先生來電通知我:「26和27兩日忙於綵排;28日正式演出;29日晚『慶功宴』。只剩下29日上午幾個鐘頭時間可以讓給您請客啦!」

「好吧!29日(星期日)上午十點半至下午兩點在萬豪酒家茶敘!」我捷足先登的作了肯定的約會。

5月28日 (星期六)晚「紅楓情音樂會」準時獻演,圓滿結束,5月29日(星期日)我夫婦倆和陳金德夫婦、林傑於上午十點半最先到達酒家,小婿楊家輝與小女維嘉夫婦、趙來春全到齊了。北國晤故知,彼此皆興高采烈。我先以主人身份介紹每個人與客人認識。原來趙來春和張朝暉還是第九屆同屆(不同班)的同學呢!故此當他們回首校園往事時,話兒總是滔滔不絕。想當年,趙是籃球校隊隊員;張則是學校音樂團骨幹團員……。在校時十六,今六十。……,光陰飛逝之快,實在令人感慨不已啊!而今早飲茶的時間飛逝得更快!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下午兩點半。許先生夫婦要陪客人往West Edmonton Mall參觀。茶敘不得不到此結束!陳金德兄竟悄悄地埋了單作了東。「珍重!後會有期!」彼此一一握手告別。

(記於2011年6月1日於愛民頓)
(原載愛民頓《光華報》2011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