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7日 星期日

博士詩人白墨贊....(黃或東)

白墨這個名字,在點問頓(愛民頓)埠的詩人,應該不會陌生。本埠《光華報》早年曾長期轉載過他的陳年作品;去年,越柬寮社區,在他由台灣世界詩人大會領勳歸來後,曾有兩頁大幅啟事致賀他榮膺詩人博士名銜,帶來僑社不少光彩。

白墨博士,原名盧國才,生於兵燹時代的柬埔寨。本埠著名僑領陳文稱伉儷是他當年的中學老師;前台灣立法委員許之遠詩翁是他的導師,正是名師出高徒。

白墨筆名的由來,許翁在他的《白墨詩詞集》序文中,以「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作推測,可能是「國仇家恨,黑只白字,份外分明,永誌不忘」的私隱。在他的作品中,可以很明顯的了解到他「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的慘絕人寰鄉邦遭遇,和李後主一樣的悲憤感觸,寫出他內心的國仇家恨與深厚的孝念情懷。筆者多次在欣賞他的大作時,都被它感動而潸然淚下。

白墨生長於柬國,祖籍廣東潮州揭陽。他深愛祖國和傳統孝道,中華文化造詣,特別深思,實在難能可貴,令人敬佩。筆者與他識荊多年前陳老師之龍廷桃筵席上。他精通電腦與多國語言,近半生的國學精研,他主編和出版過不少文物,近十二年,他主持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筆政,收集122位各埠會友詩詞,每週發刊於魁省滿地可《華僑新報》,在595期中,共發表過12371首(詳見網站)。他嚴格的執行詩詞的格律和平仄,筆者曾寫過這樣一首詩讚他:「詩壇砥柱白詩翁,格律如流腦似弓。嚼字傳神淵邃句,揮毫古雅穎尖功。」真的,他的腦觸覺像弓箭一樣迅速,每週來詩無數,他一眼就看到破綻,更難得的是他馬上回覆,指出來稿何處出格出韻或那字平仄出錯。筆者是廣東佬,「眾」和「中」同音類形的平仄方言,經常會混淆,被他打回頭,所以我以上句感謝他。

盧國才先生,不愧是一位出色的詩人。在海外沙漠文化的路上,不遺餘力的發揚中華文化,厥功奇偉,故以文贊之。

(刊於愛民頓《光華報》2011年6月30日)

註:作者黃或東,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黃國棟詩翁,今年91高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