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5日 星期一

郭燕芝老師來信選登....(盧國才)

國才賢弟:
如果這一次沒有和曾任歐老師伉儷在茶敘時詢問你的情況,相信他倆沒有詳細告知我的一切,我對你始終只囿於你詩詞寫作和一般師生的感情上;況且在我的精神和體康正處於極端差欠的情況下,我可能不會在當晚撥電話與你,和今晚夜靜更闌的時候冒著腦海波浪起伏、膊頭手臂酸痛,苦撐著禿筆為你書寫,原因和答案祇有一個──聽曾老師的告訴,我和國暲先生對於你目前的處境和此後的健康問題,感到驚心動魄。我的幾位摯友都非常同情和愛憫,囑我即晚電話勸告你;寫信給你分析健康對事業更重要。無論在任何惡劣的環境下,在挑担萬鈞重擔的情況下,仍要把健康為第一位,須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呀!

你聰明透頂,能講幾國語言,能識幾國文字,能背誦全部《古文觀止》。又是文學奇才,能填寫出文詞雋秀、深邃含蓄之詩詞,警世、批判的文章。我敢斷言,一些徒具虛銜的「學者」、「講師」實在不能望你項背,包括我這個老態龍鐘被擯於文學門外的叟者。

你很孝道,從你每年清明的悼念令慈的詞章裡,一字一淚扣人心弦、感人肺腑,可見一斑。亦是一個仁者,從你每次幫助人們的困難,無代價為傳媒執筆,為正義振臂高呼,都令人肅然起敬。你肩負家庭重責,為培養女兒美好前途,不分晝夜,劬勞工作……。

從上面所看到和聽到的事實,使我增加了對你更深的認識,更加了愛護,無疑地把師生的感情發展為手足的關懷了。

你天賦奇才,光明磊落,劬勞果敢,任勞任怨,尊老愛幼,宅心仁善……這些都令人讚譽不止。但,人不能盡善盡美,雖聖賢亦孰能無過,像你這樣聰明才智,高尚人格和博愛精神,原是不可厚非的;然而以我仔細觀察,你的「忘我」精神,將給你帶來不小的危機,以目前師生之誼,我不敢怎樣批評你;但,假如允許我暫時當作你的兄長的話,我會不客氣說你是「聰明的愚人」,理由是──

一、聽說你在一家廠裡工作,那邊的溫度是攝氏四、五十度的高熱,出到廠外卻是零度以下,熬了十多個小時的高熱,淋漓大汗,出來了卻是忍受冰冷的天氣,冷熱的突變在於剎那之間,就算你是年富力強,但身體的內部,免不了受到傷害,日積月累,其危險可以想見。

二、你容易感冒,時冒冷汗,這是身體孱弱的表徵,身體孱弱,容易帶來其他疾病,這不能不引以為憂。

三、你走路時,偶爾會覺得腳不聽「話」,颤抖不動,這亦屬於一種病態,如不及早治療,將會引致行動不便。

四、你工作常在十幾小時以上,回來時又要幫助家務,又要從事寫作,睡眠的時間極短。這種對體力、精神過份透支的工作,久而久之,會對身體帶來極大極大的傷害,影響人生。

五、你無代價的為文化界執筆,批判社會流弊,揭發人間黑暗,從正義立場來說,應是可讚可揚的行為,但卻擊傷了社會的渣滓和別具用心的邪惡,雖然邪不勝正,可是牠們從暗地裡來傷害你,俗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們無須為此鼠輩大動筆戈,招惹不必要的麻煩。孔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我說你不必為這班小人而耗費你寶貴的精神。

由此五點論證,你這樣的「忘我」精神,雖然令人欽佩,但從負面來看,這將是得不償失。假使萬一損害了身心的健康,甚至精力透支過度,傷害了最低限度的謀生條件,那將怎麼辦?!怎麼辦?!

回頭我恢復師生的關係說話:當我聽曾任歐伉儷縷述你的近況後,對你的遭遇給予萬分同情,亦因為我們是師生關係,心境上痛楚莫名。唯一可以說的,希望你千萬、千萬萬要保重身體,珍惜你美滿的家庭。我希望這善言的勸慰能起著有力的作用,猛然調整你的工作和生活。再重複上面的一句話「把健康放在第一位,“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記得我在1996年5月15日贈給你的一篇拙詞:

子路顏回古讚揚,余將仁棣視同芳。冰壺秋月高風度,雅爾溫文更熱腸。
鴻雁密,夢影彰,萬千情愫寄君方。此時欲把心中事,剪燭西窗論短長。
 那確是你的人生和我們感情的寫照,我再次提及以資沒忘。

寫得多些,精神不濟,潦草和錯別尤多,希諒。

耑此,並祝

身體健康,生活愉快!

愚燕芝手泐  19-9-1998
(原信因塗改太多,有礙觀瞻,故用影印,希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