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8日 星期日

《红色漩涡》片断-第五章 华运生涯-5....(余良)

第五章 华运生涯
還是回到未完的故事吧!當天傍晚,我回到工作點,把今天的經過告訴丁力。丁力說,紅柬政權對被解散的華運仍心存疑慮,他們認為我們表面上是解散,但仍保存一個集體,認為我們表面上為人民服務,實際上與紅柬對著幹,我們在華僑中教學,妨礙了紅柬對華僑的領導和同化,我們在農村當赤腳醫生,又使紅柬自己的醫療工作難以開展,毫無權威,紅柬要收編我們顯然不可能,要逮捕又難以羅織罪名,紅柬不容忍這種局面繼續下,已開始在個別地區以莫須有的罪名加害我們。實際上,丁力自己也常聽到附近一些村民對我們的冷言冷語,說我們若不是臺灣特務就是因為在敵占區會遭到朗諾政權的逮捕,是逃亡而不是來幹革命的。

2011年8月26日 星期五

《红色漩涡》片断-第五章 华运生涯-4....(余良)

第五章 华运生涯
由於我已在清水鄉當赤腳醫生了,我留下來繼續工作。陳山、學武、韓勇、強華、施永青都上調農場,鄭紅醫術好,芒果縣府僑胞較多,她被調到那兒的醫療站當醫生。往常熱鬧的工作站剩下丁力夫婦与惠珍和我四个人了。

2011年8月20日 星期六

《红色漩涡》片断-第五章 华运生涯-3....(余良)


第五章 华运生涯
這時已進入一九七三年,二月五日,農曆正月初三。石角、巴南兩縣紅柬解放軍向巴南縣城發起進攻,不到四小時,失去美軍和西貢軍隊援助的朗諾軍隊潰敗,大部分官兵向奈良镇逃竄。解放軍於早上十時左右入城,隨即用武力強迫全市及市郊一萬多民眾立即向農村遷移,我們聞訊趕到花生島乡府,這條直通巴南縣城的大路人山人海,柬、越、華人各有相等比例,人人愁容滿面,叫苦叫累。沿途尽是攜幼扶老,挑擔負重的難民。我們每個人都自覺熱情地幫助他們,替他們挑擔,照顧老人和幼兒。有的朋友就在那時找到自已的親人。菩提村和更遠的柴楨二十三區的朋友們也聞訊趕來了,加入我們扶助難民的行列。但畢竟我們人數少,難民多,我們的熱情和幹勁引起了押送難民的不可一世的軍人和幹部的不滿,他們把難民當成俘虜威吓辱骂,把難民無法搬走的財物、家私當成了他們的戰利品,用牛車隊將“戰利品”運走。

2011年8月16日 星期二

《红色漩涡》片断-第五章 华运生涯-2....(余良)

第五章 华运生涯
“不敬青稞酒呀,不打酥油茶呀,也不獻哈達,唱上一支心中的歌兒,獻給咱們金珠瑪,哎呀……感謝你們幫我們鬧翻身咧,百萬農奴當家做主人咧,感謝你們緊握槍杆保邊疆,祖國的江山萬年紅……”

  悠揚的歌聲從村尾一間大平屋前面平坦的曠地上,穿過田野,穿過小樹和農舍傳到我們耳裏,歌聲告訴我們:已回到“家”了。

2011年8月15日 星期一

《红色漩涡》片断-第五章 华运生涯-1....(余良)

第五章 华运生涯

引子:气氛异常紧张,公安人员必在天亮时对处在他们包围下的我们四个人进行集体逮捕。时间在屏息中一分一秒度过,事情果如最坏的那样,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便剩下几个小时。

在余下的时间里,我想到了潮州的养母,她没想到当年把我送下渡船,让我踏上出国之路竟是一条不归路……。

2011年8月11日 星期四

法國的美味牛肝菌....( 林成輝)

歐洲人將松露與魚子醬、鵝肝並列「世界三大珍饈」,屬於高貴食材之一。在法國黑松露最貴,一公斤賣到300/1000歐元,但法國的美味牛肝菌CEPE亦是普遍讓人們能夠品嘗。

由於今年天氣反常,時晴時雨,一年一度的美味牛肝菌拍賣市場在法國西南的皮里格PERIGORD終於提前6個星期於1/8開場,一個星期下來已賣出了一万公斤,价格從20歐元跌至10歐元,這么多的野菇突然冒出地面是好多年未見的奇跡,讓喜歡美食的法國彷如天降的禮物。法國人為什么這么喜歡野菇呢?什么野菇才可食用呢?還是讓我從頭說起:

美味牛肝菌
美味牛肝菌(法文:Cepe)維基百科這樣寫:一种野生的蘑菇,子實体為肉質,傘蓋褐色,直經最大可達25厘米,1公斤重,菌蓋厚,下面有許多小孔,類牛肝,是优良的野生食用菌,肉厚而細軟,味道鮮美,營養丰富。

每年9月初秋是我最愛的季節,可到森林採野菇、野黑霉,又可吃野味。一星期前在鄉間森林漫步時,看到潮濕的土地鋪滿早己掉下來的落葉,加上不太熱的天氣,心想野菇很快就會冒出來。昨天看到電視報導牛肝菌的到來,急忙趕到离巴黎100公里的鄉間,今早一早起身,準備了兩個袋子、一把小刀迎著朝霞就往森林里鑽。

清晨的森林异常的宁靜,清新的空气讓人精神飽滿,朝陽的霞光透過密密的樹葉射向滿地金黃洒滿露水的落葉,由於未到9月狩獵季節,所以不必擔心子彈亂射,在大巴黎區大多數森林是私人土地,只讓獵人在內狩獵,唯有楓丹白露森林、凡爾賽森林或奧爾蘭森林才是公共地方讓人自由採菇,离開大巴黎區或在法國西南採菇就比較自在,但各人各有自神祕的採菇處,還是靠自已去尋寶吧!

牛肝菌一般是長於松樹下或橡木下,在茂密的林中,我盡量往橡木林走,目光也專注往樹周看,運气好一下就尋到寶,運气不好,走半天也手空空,由於下了几天雨,今天林中的土地很潮濕,遍地布滿剛長出來的野菇,有白的、黃的、紅的,還有漂亮如迪士尼影片中的白點紅帽菇,這些毒菇只能看不能採,突然在几米遠處,一棵棕帽白体的牛肝菌藏在黑黃落葉中,趕緊打開小刀在根部切開(為了保護大自然,採菇時不可拔,要用刀切)。剛採到一棵一轉身又發現幾棵,不到一小時我己採了滿滿兩大袋,也不知累的到處走、到處找,即使滿頭大汗也樂悠悠,這就是採菇者的一种滿足感。讓我更高興的是找到几棵牛肝菌之最的 « 黑頭牛肝菌 « 。

採到的牛肝菌拿回到家一稱,足有3.5公斤,今天收獲不少,但接下來的工作就多了,先挑選老的洗干淨急凍或抄熟急凍留冬天配野味吃。小小肥大的現吃,怎么吃呢?按法國人的傳統是煎鴨胸肉配牛肝菌,把牛肝菌放點醋洗干淨,切片時尤其要保留白色的菌体,放到鍋里中火熅至出汁,慢火讓汁蒸發,上菜前高火加鴨油抄香加點鹽及香草亦可。鴨肉最好是帶皮的鴨胸肉,用刀在皮上割幾划,加點油煎10分鐘,反面煎6分鐘,撒點地中海普羅斯旺香草粗鹽亦可,切開半生熟的鴨胸肉,品嘗口爽滑軟的牛肝菌,啖一口2005年saint emilion 紅酒,真是回味無窮,這就道地的法郎西美食。

雞冠菌
雞冠菌(法文:Girolle)互動百科這樣寫:一种野生的蘑菇,也稱琉黃菌,色如琉黃,傘蓋肉質,扇形至半圓形,是优良的野生食用菌,肉細軟,味道香。

雞冠菌也是長於橡木下或其周圍,一般在潮濕的落葉及笞鮮中生長,與牛肝菌不同的是雞冠菌固定一處比較集中,只要找到一棵周圍都有,所以我只是去只有我知的地方採。今天運气好也採到600克。雞冠菌只集中長於初落葉,一旦秋天樹葉全落時,大地一大片金黃色,怎樣也分辨不出來。

雞冠菌在市場是以克計,每百克賣3€至6€,近年來有大量的雞冠菌从東歐運來法國賣,价格不高,但想到烏克蘭的赤努核電站輻射塵之災,我還是不吃的好,宁愿吃自己採的。

雞冠菌的吃法與牛肝菌一樣配煎鴨胸肉或配紅燒白蘭地牛扒,法國人最實惠的吃法是雞冠菌加香草炒蛋,雞冠菌可登大堂也可當家常菜食用。

周日採菌是一种運動,也是一种樂趣,更重要的是可品嘗美味的、自然的食品,學學法國的飲食文化,我們在法生活了三、四十年,不是生於斯也算是長於斯,我們是否己融入於收容我們的國家?如果能先從飲食文化開始也不錯,更何況法郎西美食與中華美食是名譽天下。
2011年8月7日

2011年8月9日 星期二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盧國才)


曾老師、廖老師,各位貴賓、朋友們,大家好!

常言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1970年離開端華母校整整40年,對老師的教育之恩時刻銘記在心,無以為報。今日能有幸從四千公里以外的魁省滿地可前來愛城出席曾老師、廖老師八十雙壽和綠寶石婚慶典,心中倍感欣慰。

曾老師是柬埔寨金邊端華中學專修班國文導師,廖老師是我和內人在金邊廣肇惠中學的物理導師,我們夫婦倆一直將兩位老師當作自己的親人,就像父母一樣,而他倆也視我們如子女,雖然相隔數千里,彼此保持緊密聯絡,幾乎每星期都有幾次電話或傳真。能參加如此別開生面的盛大壽宴,是非常難得之良機,作為學生,能在老師壽宴上發表講話,頗感受寵若驚,這篇演講稿,是在飛機上草擬的。

首先要說的,是「仁者壽」,曾老師、廖老師桃李滿天下,不但教導學生學問,更重要的是做人的道理,而他倆教出的五個女兒,個個孝順父母,是值得學習的典範。「治國、平天下」,必須從「修身、齊家」做起,兩位老師堪稱模範。

再者,端華同學、育德同學秉承中華文化「尊師重道」的優良傳統,對老師的教育之恩,念念不忘,這精神必須傳給下一代,希望他們也能像我們一樣,懂得尊師、報恩。

曾老師、廖老師退而不休,筆耕不綴,寫下大量文章和詩詞,出版《紅楓片片情》巨著,而且還在繼續撰寫回憶錄,這是非常可貴的。他倆八十年崢嶸歲月、燦爛人生,累積豐富的閱歷和經驗,見過大世代的變遷,飽受戰火的蹂躪、政局的動盪,投奔怒海、劫後餘生,他倆的回憶錄將會是一部歷史見證。我們期待該書能早日面世。

在此要強調的一點,就是曾老師對僑社的卓越貢獻。創立敬老社,是千秋大業,1987年愛城越棉寮華人敬老社成立時,我有幸從滿地可前來參加成立典禮。後來,敬老社改名為敬老培英協會,曾老師一直在發揮領導才能。敬老、尊師這傳統,就是由曾老師的身教,給學生作榜樣。

最後,獻上一首小詩,祝福曾老師、廖老師: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驛馬西航赴壽筵,空中覓句祝辭填。
五洲桃李繁紛日,八秩春秋璀璨年。
夫子功名聲譽滿,業師福澤德齡延。
紅楓片片真情賦,共譜愛城連理緣。

(2010/7/17)





2011年8月6日 星期六

難忘三慶壽宴晚會....( 曾習之)

──謹以本文向親友、學生、社會賢達致謝

「慶祝陳文稱(曾任歐)81、廖如真(廖春英)80榮壽暨結婚55週年三慶之喜聯歡宴會」,業已於2010年7月17日晚假座愛城金漢龍廷大酒樓隆重舉行,並圓滿結束了。迄今又一週年矣,但仍為親友、學子們津津樂道,令人回味。茲特補記於下,以資紀念。


晚會按原訂計劃發出二百張請柬,筵開卅桌,座無虛席。當晚7:40pm,在兩位小外孫袁莉婷和蕭緣緣用中、英文宣佈:「現在晚會開始!」之後,我與春英這兩位壽星公婆,由兒孫們陪伴,在樂曲聲中輕盈進入大堂,全廳來賓起立鼓掌。我倆老剛就座好,一對生猛活潑的瑞獅,便由大門入口處,邊舞邊進入宴會大廳,向壽星公婆拜壽祝福。一時間鑼鼓喧天,雙獅威武,最後將一張「壽」字紅色條幅送予我倆;全廳來賓報以雷鳴般的熱烈掌聲,營造出一股歡天喜地的熱鬧氛圍;一開頭便把晚會推向高潮。

緊接著由二女維娟代表家人致歡迎詞,她熱情歡迎及感謝全體嘉賓及親友賞臉,親臨赴宴,然後簡略介紹了雙親茹苦含辛地把她們五姐妹帶大的坎坷經歷。此時大廳四個角落掛在天花板上的電視螢幕,播映出我們兩位壽星公婆及家庭的生平歷程的照片。55個春秋的家庭歷史往事,在短短幾分鐘內播映,展示無遺,也真的令人觀後感慨不已!

繼而,由我這壽星公發表感言,我直截了當地指出:由於錯誤的時代、錯誤的兩大陣營的錯誤社會價值觀,鑄成了印支、東南亞硝煙瀰漫、戰爭不斷的時局,造成了二、三百萬印支百姓生靈塗炭;一百多萬越柬寮人民淪為政治難民(船民)。我家三度建立起來的家園,三次被拆毀。殘酷的歷史事實,使我們一家乏善可陳;但卻從家庭角度,或社會意義上,找到一些值得欣慰與慶幸的地方:

在戰爭年代能養大並帶領五個可憐兮兮的女兒,終於逃出生天,到達光明自由的加拿大;並把她們培育成為建設國家、社會的人才。此乃天大的幸運!

60至70年代,我夫婦倆在印支、東南亞各地教過二十年中學中文,距今已經四十年了;然而今天竟然還會擁有一群懂得尊師重道、熱愛中華文化的學生,同老師保持密切的聯繫與往來。今晚以有十幾位當年的校友,專程從美、加各個城市前來赴會,同老師共享歡樂。試問尚有什麼活動比這種團聚更有意義的呢!

我倆結婚已經55週年了,至今兩情沒有變;而且愈老愈恩愛。這應是最難能可貴的家庭幸福吧!

我這壽星公發自心裡的感言,博得滿堂熱烈的掌聲與喝采聲。

繼而由張傳馨大律師、多倫多來的張清老同事、金邊端華中學專修班校友王啟南、端中第十一屆專修班學生代表盧國才(白墨詩人)、邊和育德中學校友代表梁德明,以及愛城越柬寮華裔敬老培英協會會長柳家勝、榮譽會長梅廣壽等嘉賓接踵上台致詞。他們從各個不同時期、不同單位,對我壽星夫婦倆數十年如一日,一心一德傳授中華文化及宣揚敬老崇儒思想、扶貧愛幼德行等方面,予以肯定與讚許。

致詞完畢,內容豐富、多姿多彩的中華文藝歌舞節目,相繼登場表演。

首先,由年僅九歲的外孫女袁莉婷朗誦「祝壽詩」──「我最愛是嬷公」。這是小婷婷獻給外公和外婆的祝壽兒歌,是四首組詩,是每首四句的七言兒歌。婷婷完滿地、一字不差地朗誦出來了。緊接著她又表演「祝壽舞」也很漂亮的完成了。

接續表演的是我們七個外孫男女朗誦唐詩孟郊的《遊子吟》,這七個孩子(由五歲到廿八歲)每人唸一句,旨在讓他們領會「誰言寸草心,報德三春暉?」的含義。

繼續表演的是大型「宮廷羽扇舞」,這個古典舞蹈原係加輝民族舞蹈團的招牌節目,早就蜚聲遐邇。然而隨著老演員都已相繼大學畢業,各奔前程,民族舞蹈團基本上已結束活動了。7月17日晚會能否上演此舞蹈,家人都沒有把握,但經長婿楊家輝教練多方聯繫,再經多次商討之後,終於決定由我們家中四位老將帶兩名新兵(外孫女),以及電召住在溫哥華的一對老台柱Cicilia母女前來增援。經過三晚通宵達旦地排練之後,「羽扇舞」終於當晚能登台獻演了。由於陣容龐大,服飾華麗,演員技藝精湛,八位演員一出台,就予觀眾賞心悅目的吸引力,熱烈的掌聲此起彼伏,接連不斷。第三個古典民族舞蹈「西施舞長廊」,是由舞蹈團第二代台柱楊早慧外孫女擔綱獨舞;她的基本功扎實,身段、舞步純熟優美,給觀眾帶來藝術美之享受。

精彩無比的民族舞蹈表演完之後,由楊家輝、梅廣壽、陳福民、楊貴花、許樂成、李寶玉……等歌手獨唱或合唱許多首中外名曲;歌手們繞樑不散的嘹亮歌聲令人陶醉,掌聲連連。

最後,在太極拳、太極劍、少林功夫、劍術等精彩表演之後,愛城敬老培英協會、越華會、加輝民族舞蹈團太極班、潮州同鄉會、客屬崇正會、寮華會、越華乒乓球俱樂部、卡城友好團體等領導;端華中學、育德中學校友;社會賢達、親朋好友……等等新知舊雨們,絡繹不絕地順序排隊上台向我們兩位壽星公婆敬酒祝壽,以及合影留念,足足花了一個多小時,以致不得不把排在最後的集體舞和友誼舞會取消。

最後一個節目是唱生日歌與切生日蛋糕。眾兒孫們以及敬老培英協會合唱團全體團員;加上親朋好友、學生等等嘉賓知己三十多人,紛紛擠上台來合唱中、英文生日歌,及合影留念。場面熱鬧歡樂,氣氛溫馨親切,實在令人感動!我們夫婦被親友、嘉賓們的盛情感動得熱淚盈眶。晚會於11:00pm在「珍重!健康!謝謝!」聲中,圓滿順利結束。

晚會結束之後,嘉賓們紛紛上來向主人家道賀:

「晚會開得別開生面,圓滿成功!值得祝賀!」(老同事張清老師)

「晚會節目充分展現、宣揚了中華文化……。」(《光華報》遲文榮總編)

「晚會辦得非常漂亮!」(梅廣壽)

「袁莉婷小妹的朗誦和舞蹈真牛;就是牛!」(林傑)

「整場晚會充滿熱烈與溫馨的中華文化氣息;令人陶醉!」(楊樂茂)

「老師闔家上下一致、團結合作,就是晚會圓滿成功之關鍵!」(盧國才)

晚會能開得平安順利,圓滿成功,首先應感謝全體來賓親臨捧場與指導,特別應感謝林傑、王麗雯兩位金牌司儀出色貢獻,使晚會高潮疊起;梅廣壽先生、敬老培英協會全體理事們的忘我協助,共襄義舉;柬埔寨金邊端華中學第十一屆專修班全球111位校友聯名登報恭賀,並委任盧國才(白墨詩人)伉儷為代表,專程前來愛民頓向老師祝壽;端中第九屆專修班多位校友也前來赴會;越南邊和育德中學十位校友,在會長梁德明率領下親臨祝壽;張清老師伉儷、梁綺玲好友提前兩天由多倫多趕來赴宴;卡城黃許麗生合府、許家兄弟姐妹共廿多人提早一天趕來赴宴祝壽;曾佩珠會長伉儷、陳金星、柯賢圻……等好友專程趕來赴宴;卓家外甥率子孫共廿餘人,及李民和外甥等親臨祝壽;應娟娟女士及女兒提前幾天趕來排舞及演出;太極班朋友們積極排練與表演;《光華報》作翔實全版報導……等等,都應該一一銘謝。

親人、好友、學生、社會賢達們:你們都辛苦了!由衷感謝你們!永遠記得你們所賜予吾家的恩典!

(2011年7月17日補記)

2011年8月4日 星期四

王羽侯先生演說詞

Hello! 陳先生、陳夫人,各位朋友,大家好!

今天是陳文稱先生和夫人廖如真女士詩文集《紅楓片片情》發佈的晚會,在愛城,這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文化活動,對文化的推廣傳揚,具有一個特別的意思,我能夠為這本書作一個介紹,是真感到與有榮焉。

2011年8月3日 星期三

我与金邊、磅針、桔井之緣....( 蔡麗華)

若是有人問我:「最感激父母的有哪些事?」我的答案中肯定有一項是:「讓我生長在逢咋叻。」我的故鄉也許不是地靈人杰之處,但她的安祥(未戰爭前)純朴,鄰里望守相助,親切友愛等優點可是大城市難与之相比,這是她吸引一批批遊客到訪之原因之一。最怀念与同學們在夕陽下、椰影中悠遊自在地漫步的傍晚和三五成群到電影院觀看電影或品嘗甜點美食之夜。或者週末時,大家相約踏青___沿著山路到象山登山觀景、泛舟垂釣,玩累了就享用大家一起動手烹煮的餐點。假日,相邀踩單車去白馬灘,響應大海的召喚、體驗海闊天空的美妙感覺和享受烤雞、蒸花蟹的美味。我們的腳印踏遍小縣城的市區郊外,慷慨地任由青山大海分享我們的歌聲歡笑;欣慰的是我們的父母不必為我們的安全憂慮。一個個喜悅的日子,有誰會怀疑幸福不是垂手可得?

我們這屆初中生有五十位左右,佔大部分是家境清寒子弟,為了繼續學業,大家共勉互勵,求知上進。當年,共有二+三位同學去金邊赴考,三位落榜後轉讀民生中學,一班幾近半數的升學率是小縣的首創;倘若不是戰爭,小縣將是後浪推前浪,气勢非凡!

不是說「早起的鳥有虫吃」嗎?為考上端華加強補習也是精神可嘉呀!當年我中了父母之計(他們設計想害我考不上,好轉唸法文),被安排去金邊遊玩,差點誤了趕考時間,幸好臨考前一天老師跑去說服我父母,請他們通知我回來,才趕上次日赴考。這就是小地方可貴的師長良好之互動關係。匆匆赴試的我運气好,被錄取,才有機會和端中十一結緣。鄉下的井底蛙總算跳出井底,見識到天外有天的境界。不到兩年的專修日子,使我受益良多!是我人生旅程中最幸福美好的片段。

戰爭爆發兩年後,我被遷移到磅針省的「速祖」鄉,湄河水孕育的地方的确是魚米之鄉!飽受戰難的我們在速祖得到當地僑胞友善慷慨相待:每到芒果等水果季節,僑胞送上門的白花芒、象芒、木瓜芒、甜飛妮芒(潮語)等應有盡有,讓離鄉背井、身無分文的我們照樣能嘗到新鮮甜美的水果。每逢雨季河水漲潮,撈拾河面上漂浮的枯木殘枝足夠我們一年燒煮。僑胞們各自把捕獲的大小魚兒送給我們,使剛從貧困險惡的西南荒林逃來又病弱的我,在這魚米之鄉得到珍貴的營養。在風雨飄搖、物資貧乏的年代,這是多麼濃厚的同胞情呀!當時,每到屋後的湄河挑水或洗澡時,我常常望著川流不息的河水遙思,因為湄河水經過的兩岸住有我的親人和同學。

又一個兩年後,因為爭奪磅針之戰,河岸旁的速祖等鄉鎮被炮火波及,我們又遷移至桔井。逃出戰場,卻陷入虎穴,處境更困難!然而善良厚道的桔井僑胞与我們患難与共,互相扶持,熬過一個又一個的災難。桔井對我來說,是個苦中有甜的地方。我雖然不曾忘卻她曾給我的磨難;然而更時時想起的卻是桔井人的好!

2007年0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