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日 星期三

我与金邊、磅針、桔井之緣....( 蔡麗華)

若是有人問我:「最感激父母的有哪些事?」我的答案中肯定有一項是:「讓我生長在逢咋叻。」我的故鄉也許不是地靈人杰之處,但她的安祥(未戰爭前)純朴,鄰里望守相助,親切友愛等優點可是大城市難与之相比,這是她吸引一批批遊客到訪之原因之一。最怀念与同學們在夕陽下、椰影中悠遊自在地漫步的傍晚和三五成群到電影院觀看電影或品嘗甜點美食之夜。或者週末時,大家相約踏青___沿著山路到象山登山觀景、泛舟垂釣,玩累了就享用大家一起動手烹煮的餐點。假日,相邀踩單車去白馬灘,響應大海的召喚、體驗海闊天空的美妙感覺和享受烤雞、蒸花蟹的美味。我們的腳印踏遍小縣城的市區郊外,慷慨地任由青山大海分享我們的歌聲歡笑;欣慰的是我們的父母不必為我們的安全憂慮。一個個喜悅的日子,有誰會怀疑幸福不是垂手可得?

我們這屆初中生有五十位左右,佔大部分是家境清寒子弟,為了繼續學業,大家共勉互勵,求知上進。當年,共有二+三位同學去金邊赴考,三位落榜後轉讀民生中學,一班幾近半數的升學率是小縣的首創;倘若不是戰爭,小縣將是後浪推前浪,气勢非凡!

不是說「早起的鳥有虫吃」嗎?為考上端華加強補習也是精神可嘉呀!當年我中了父母之計(他們設計想害我考不上,好轉唸法文),被安排去金邊遊玩,差點誤了趕考時間,幸好臨考前一天老師跑去說服我父母,請他們通知我回來,才趕上次日赴考。這就是小地方可貴的師長良好之互動關係。匆匆赴試的我運气好,被錄取,才有機會和端中十一結緣。鄉下的井底蛙總算跳出井底,見識到天外有天的境界。不到兩年的專修日子,使我受益良多!是我人生旅程中最幸福美好的片段。

戰爭爆發兩年後,我被遷移到磅針省的「速祖」鄉,湄河水孕育的地方的确是魚米之鄉!飽受戰難的我們在速祖得到當地僑胞友善慷慨相待:每到芒果等水果季節,僑胞送上門的白花芒、象芒、木瓜芒、甜飛妮芒(潮語)等應有盡有,讓離鄉背井、身無分文的我們照樣能嘗到新鮮甜美的水果。每逢雨季河水漲潮,撈拾河面上漂浮的枯木殘枝足夠我們一年燒煮。僑胞們各自把捕獲的大小魚兒送給我們,使剛從貧困險惡的西南荒林逃來又病弱的我,在這魚米之鄉得到珍貴的營養。在風雨飄搖、物資貧乏的年代,這是多麼濃厚的同胞情呀!當時,每到屋後的湄河挑水或洗澡時,我常常望著川流不息的河水遙思,因為湄河水經過的兩岸住有我的親人和同學。

又一個兩年後,因為爭奪磅針之戰,河岸旁的速祖等鄉鎮被炮火波及,我們又遷移至桔井。逃出戰場,卻陷入虎穴,處境更困難!然而善良厚道的桔井僑胞与我們患難与共,互相扶持,熬過一個又一個的災難。桔井對我來說,是個苦中有甜的地方。我雖然不曾忘卻她曾給我的磨難;然而更時時想起的卻是桔井人的好!

2007年0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