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0日 星期二

一張小時照片的故事....( 許懷嬌)

1991年,我和老伴及兩個孩子一家四口,帶著又惊又迫切的心情,第一次回鄉探親___
金邊,當年的金邊是戰后正剛恢復元氣的時刻,窮困破落,瘦弱髒亂。
首要會的是,不曾見面的家公,婆,也讓孩子們能體會到三代相聚親情的溫馨,再次探
會敬重的姑母,姑母是廾多三十歲左右守寡當家,年青時她是堅強能干的少婦,曾是
磅針市響當當的女生意家,1977年入股高棉戲院,就遷居金邊市(磅針的餐業由大兒
子接管),姑母沒生女兒(三個兒子),自然而然我似乎成為她的掌上珍珠,78年到端華
升學,就寄宿在她家。
當我與姑母闊別相會的一刻,深深烙印在腦海,當時我擁抱著姑母,暗泣咽哽,當年高
大婉容的她,怎變成瘦弱耳聾滄桑的老婦(七十多歲),她也雙手拉著我雙手,面對面
上下細細打量,高興得泣不成聲的說:我知道,我知道妳會來找我,會來看我的,你托
人寄來的藥物,錢我都收到,她話還沒敘完,突然想到什么,抽回一隻手往衣袋一摸,
摸出一張小相片,塞到我手心,又說:物歸原主,我底頭一看,那是我65年十二,三歲時
照的相片,她又繼續說:我一路逃難,什么都沒來得及帶,就只有身上穿的衣服,衣上
有兩個衣袋,左邊的衣袋放著佛祖符,右邊的衣袋就放著身份証,柬幣和妳的相片,佛
祖符和妳的相片就陪著我一鄉一村的走過,日曬風吹雨淋過,也爬過扁擔山,也曾在
生死一線間渡過,她沒說完,我己是以淚洗臉,感激感動,千頭萬緒,敬重的姑母啊,妳
帶給我的不是一張小時的照片,是一個無价之寶的親情!
這張相片雖己不太清楚,但它在我心中已是無价之寶,姑母是97年移居沃洲,2003年
來過巴黎跟我小聚,06年高壽89歲辭世于墨爾本。至臨終都能自理,不用累人服侍,
借著沃洲的母親節,對她深倍思念,敬禮。

2008年 5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