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3日 星期四

《红色漩涡》片断-第五章 华运生涯-11....(余良)

第五章 华运生涯
多麽漫長的兩小時呀!我們終于來到成家港。上了船,走了約二十分鍾的陡坡,上了一座小山。又走過一片樹林,一望無際的橡膠園就在眼前。十點鍾的太陽透過茂密的樹葉,把赭紅色的土地照射出無數光斑。排列有序,整齊劃一的橡膠樹就象天安門廣場接受毛主席檢閱宏偉,矯健三軍的隊列。

2011年10月11日 星期二

重陽節次韻盧國才....( 蔡麗華)

重陽節次韻盧國才《悼朱碧華同學病逝越南》
期待返鄉再晤君,那堪君已葬新墳。
斷魂飄渺塵緣滅,笑語依稀耳際聞。
白墨詩題催淚字,同窗網載悼亡文。
人天兩隔悲重九,一縷菊香托淡雲。

2011年10月8日 星期六

守井的女孩....(余良)

一段曾经深深震撼着周围所有人的心灵、但现今世上大概没有人知道的故事:

红色高棉刚下台的一九七九年一月中旬的一天。柬埔寨磅占省成东县红山仔,在这个辽阔茂密的橡胶园一条宽阔的大土路上,绵延不断的近乎潦倒的民众拖着艰难的步伐急急踏上回乡之路。

队伍中一个背着包袱,手拎一个小布包的孤独老人像发现什么似的越走越慢,他下意识地摸一下头上那一小撮白发,最后他站住了----他发现近两百米远的橡胶林的深处一个小女孩坐在一口老井旁的地上。

2011年10月6日 星期四

《逆境》....( 白墨)

欣逢十月十日辛亥革命一百週年,僑界紛紛舉辦各項紀念活動,也有組團遠赴台灣參加雙十慶典。緬懷先烈功勳,回首百年歲月,一步一個腳印從荊棘途中走過來,面對艱難逆境,闖過多少險關,前面的去向依然撲朔迷離、峰迴路轉。國父孫中山先生一世紀前締造的中華民國,何去何從?

為了不違反本欄一向不寫評論文章的原則,只從一些側面,了解台灣面臨的「逆境」。還是從參加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說起。今年基諾沙市長為了表示對來自全球各地區詩人的熱烈歡迎,效尤奧運會,在迦太基學院禮堂舉行的開幕典禮,加添了國旗入場儀式。由於準備時間不足,有些國家(如委內瑞拉)沒有國旗,臨時將旗幟彩色圖案印在一頁8乘11紙張上。從我的攝錄影片看到,按英文字母順序排列,只有中國的五星紅旗入場,當讀到Taiwan時,沒有台灣的「青天白日」旗進入禮堂。當天傍晚,活動移到密西根湖畔的和平公園,所有旗幟也都懸掛在旗桿上;白天開幕典禮欠缺的國旗全部補上了,我清楚看到「青天白日」旗夾在其間。翌日上午,和平公園有詩歌朗誦會,大陸代表團向主辦單位發出抗議,表示如果不將「青天白日」旗拿掉,他們二十幾人就全部離席。我看到身為大會主席的美國女詩人瑪麗安‧拉可維琪博士吩咐工作人員,很迅速的將旗桿拔掉,整個經過都被我攝錄了下來。這一來,就惹惱了台灣詩人,他們一起去找楊允達院長,認為詩無國界,詩人大會不應該滲入政治成分,如果一定要這樣非黑即白,台灣詩人也決定全部離場。楊院長苦口婆心,好言相勸,希望大家平心靜氣,以大局為重,千萬不要為了「政治」而令詩人大會不歡而散云云。

我很體諒大陸詩人的處境,他們不能不表態,因為世界詩人大會隸屬聯合國UNESCO教科文組織,而聯大只承認一個中國,只懸掛五星紅旗。如果他們站在「青天白日」旗前拍照,回去之後一定會遭到責難。如果說,錯就錯在主辦單位不應該添加國旗入場這一敏感環節,倒不如說,錯就錯在兩岸對等定位上遲遲無法確立。舉個例子,馬英九要是到北京進行國事訪問,他總不能像曾蔭權那樣,以「香港特別行政區」特首回去「述職」,總要有個「頭銜」,到底該怎麼稱呼?是「台灣地區領導人」?是中國國民黨主席?當然不會被承認為「中華民國總統」。在這個瓶頸上一被卡住,以此類推,怪不得約六萬個條目、超過五千萬字、32卷的《中國大百科全書》,竟找不到「馬英九」這條目,就因為無法正確稱呼他。怪不得各地僑界只有紀念「辛亥革命一百週年」而沒有「慶祝中華民國一百週年」,怪不得只有「慶祝雙十節」而沒有「歡度雙十國慶」,這「國慶」兩字犯忌!

台灣在這逆境中如何生存,如何做到「自強不息」,在被矮化的夾縫中掙扎求存,還要維護最起碼的「尊嚴」兩字,如何利用僅有的優勢,面對狂瀾而不倒,這是馬英九、蔡英文將面臨的嚴峻考驗。慶祝辛亥革命百週年,不是吃吃喝喝,唱唱跳跳;不是吹吹捧捧,嘻嘻哈哈;而是要珍惜前人留下得來不易的果實,繼往開來,光前裕後,牢記國父遺囑,「求中國之自由平等」,「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繼承孫中山先生遺志,貫徹「三民主義」,尊重民意,以民為本,由民眾決定未來。任何強加於老百姓的意識形態,都是無法令民眾心服口服的。

許之遠老師正寫一本關於台灣一百年的新書,相信近日會問世。這是繼1997年1月出版《1997香港之變》前瞻性政論集之後,又一部影響台灣政局的巨著。他詳細分析台灣的困境、逆境,也衡量了台灣的優勢、劣勢,並提出如何走出險境,殺出一條血路來。我有幸為此書部分文章打字,先睹為快,獲益良多。14年後的香港,依然如許老師《1997香港之變》一書中預測的。可以說,香港的逆境,也好不了台灣多少,唐英年、梁振英、范徐麗泰,不管誰當選特首,都必須像董建華、曾蔭權那樣,乖乖「聽聽話話」,「做好呢份工」。因為,香港基本法保證50年不變,但釋法權不在香港,同樣的法律條文,不同的詮釋,就有截然不同的判決。一不聽話,把權收起,看你能怎樣?

政客面對的逆境,往往比普羅大眾要嚴峻得多。像美國總統奧巴馬,由於經濟不景,令他的民望跌至最低。他創造的黑人入主白宮之美麗神話,能否延續多四年?加拿大被美國經濟和歐債危機拖下水,加幣由一加元兌換1.06美元跌至一加元兌換0.93美元,似乎資本主義世界的末日,越來越接近了。活著的人,儘管日子不好過,總要想辦法生存下去,總要活得像個人,起碼有口飯吃之餘,還有自由空氣任你免費呼吸。我也遇到逆境,臥病床上整整五天,發高燒,渾身無力,連上廁所都要老伴扶,但我不能倒下!休假在家,我堅持起床,幾天沒有上網看電郵,今天才開始覆函,還詳細翻查詞韻,對第十七部入聲韻與第三部仄聲韻同押,不以為然,「現代漢語」不能用於舊體詩詞中,又一印證。現在是星期三下午一點,我寫完此文,寄出後再上床休息,下星期二才能上班。

(2011.10.07)

2011年10月4日 星期二

書緣....( 蔡麗華)

每逢生病或心情不好,只要一書在手,就忘乎身體不適,不快之事也煙滅,鬱悶之心情很快就晴朗了。因此,每年的四、五月份,不上班的那天,我總是一手捧書,一手拿著紙巾揉鼻子(我不敢像洪七公師父老呆在後院曬太陽,因為紛飛的花粉會加重我的敏感),藉書忘病,這一招真管用!

打小我就依賴「書」陪我度過大大小小的難關:諸如唸小學五年級時,得了傷寒病,臥病數月,昏昏沉沉中,一本又一本的連環圖如興奮劑似的喚醒體內垂死的細胞。與父母鬥氣時,躲在閣樓閱讀小說,被書中事物吸引得渾然忘我,怎還記得之前的"戰爭"?因為喜歡書,老讓沒上過學堂的母親擔心日久必成"書癲"。被集中勞改時,季儀(新儀之弟)從中山學校偷藏數本小說,借給好書者輪流翻閱,我們生病或偷空時,就以書排解病苦或疲累。被發配到布農族埋葬死人的荒野竹林居住,我重覆再三向季儀借《紅樓夢》看,沉浸在「大觀園」的金陵十二金釵的情節中‧幻想著若是眼前這片竹林是「瀟湘館」,那該多有情調!此時,書對於我來說,如鎮痛和忘憂劑。懷孕害喜很厲害,茶飯不思,嘔吐不止;幸好有書,書癮上身,方暫忘欲為人母之磨難。朋友說:懷孕看書是好胎教。我說:不是為胎教,只為忘卻自身害喜之苦罷了。老二是三個孩子中害喜最嚴重的,當時,助產婆和親友都勸我放棄;但我能夠毅然挺過來,書居功不小!過了害喜期,我白天在「春武里」中泰服務中心開辦的中文學校刻寫課文,晚上在圖書館上班,從早到晚與書為伍,暗自幸慶孩子有機會接受好胎教。也許胎兒聞膩了書香?她兩歲大,我每週在紐約法拉盛圖書館的電腦學英文,把孩子帶在身邊,母女仨必須安靜學習一小時,我從圖書架上取下十幾本童書打發她們,想不到老二嘟嘴嘀咕一句:「我最討厭圖書館」。不是說胎教嗎?怎會討厭圖書館呢?三個孩子中,老二是最不喜歡看書,儘管我把「開卷有益」說破嘴,她也只是蜻蜓點水般虛應幾下;看來真是物極必反了。和其他孩子不同,這孩子最怕我帶她去圖書館。為此,我沒少擔心!直到不愛看書的她,幸運地考上不錯的高中和大學,先後都提前半年畢業,懸著的心才放下。要不然,我可要歸咎於"適得其反"的胎教了。

古人說「書中自有黃金屋」,從閱讀中享受的樂趣和獲得的好處,真是一文難以寫盡......。
(2007.05.03)

2011年10月2日 星期日

《红色漩涡》片断-第五章 华运生涯-10....(余良)

第五章 华运生涯
我終于決定重回紅柬医疗組,是为了與娘娜的愛情吗?我有些迷惘,說不清。但痴心等待祖国救援,又将等到何时?

我必須先見達松,談清楚後回來取行裝,我設想娘娜喜出望外的神情。出水村的长辈们也都支持我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