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8日 星期六

守井的女孩....(余良)

一段曾经深深震撼着周围所有人的心灵、但现今世上大概没有人知道的故事:

红色高棉刚下台的一九七九年一月中旬的一天。柬埔寨磅占省成东县红山仔,在这个辽阔茂密的橡胶园一条宽阔的大土路上,绵延不断的近乎潦倒的民众拖着艰难的步伐急急踏上回乡之路。

队伍中一个背着包袱,手拎一个小布包的孤独老人像发现什么似的越走越慢,他下意识地摸一下头上那一小撮白发,最后他站住了----他发现近两百米远的橡胶林的深处一个小女孩坐在一口老井旁的地上。



“可怜的又瘦又矮的小姑娘,我看着你很久了。你为什么一个人守在这里?为什么不跟着人们赶路回老家去?”他虽然牙齿大部脱落,话还是说得清楚。
……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看那儿,走不完的人流,人人都急于回家。你不想家吗?你不寻找爸妈吗?解放了,人们可以。。。”

“解放?还要解放多一次?”小女孩终于开口,声音微弱得近乎喃喃自语。她的身体哆嗦着。

“是的,人们可以自由走路回家了。跟我走吧!我会像你爷爷那样一路照顾你…..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为什么守着这废弃的老井?是口渴吧?我这儿也有水给你喝。。。好,你不说话,那我也不告诉你我这布包里装的是什么?“

小女孩略抬起头,昏昏欲睡的眼睛向他瞄了一下。似乎说,我才不想知道呢!

老人无计可施。他只好像魔术师那样故作神秘地慢慢解开他的小布包,终于,小布包露出一个圆圆的、光亮雪白的东西。

“鸡蛋!”小女孩睡意全消,触电般惊叫起来,眼睛瞬间睁得又圆又大。

“是熟的。还多着呢!想吃吗?”

“我要吃,我要吃。。。”

“那你先告诉我,你在等谁?你的爸爸妈妈呢?”

小女孩不开口,两眼紧紧盯住老人家手中的鸡蛋。

老人也不为难她。他小心翼翼地从小布包里取出一颗鸡蛋,走近那口老井,就在那井口的石面上轻轻地把鸡蛋壳敲破。

瘦骨如柴、疲惫不堪的小女孩突然动作飞快的从老人手中的鸡蛋抢过来塞进口里,想三、两口就把鸡蛋吞下去。

老人拉住她的手:“慢慢吃,慢慢吃。不要给噎着。。。我会把所有的鸡蛋全给你。。。你看我是好人吗?”

小女孩吃完了那颗鸡蛋,贪婪的双眼又盯着老人的小布包。

“你看我是好人吗?我像你的爷爷吗?”

小女孩点头。

“好孙女。那你悄悄跟爷爷说,你为什么守在这口井?爷爷决不告诉别人。”老人一边问,一边拿出另一颗鸡蛋,又在井口上敲破,“然后呢,这回你得先回答我的话。”

“我在等我的爸爸妈妈上来,还有我的弟弟。。。爷爷,当教师是好人吗?”

老人瞬间被吓住了,全身哆嗦,盯着小女孩,下意识望向那口井。

“爷爷,当教师的是好人吗?”

“喔,是好人。教师教学生识字、懂事。是好人。”

小女孩又不开口了。她身体向身前的井口前倾,想竭力把井底看穿。这口井本来高出小女孩半个身体,但她脚下的那片土地不知何时被堆高了,所以小女孩踮起脚尖还是能使整个头部伸到井面。

老人按住女孩的身体,看着她把身子缩回来。这时他无意发现地面有许多啃过的鸡骨头、香蕉皮、椰子壳等等。

“你爸妈当过教师吗?”

小女孩的眼睛又迷惘了。

“你几岁了?”

“十岁,我弟弟才五岁。爷爷,我要鸡蛋。”

“这就给你。你是我的孙女。”这回,他把鸡蛋掰成两半。伸出一半给小女孩。“你慢慢吃,慢慢说。爷爷决不告诉别人。”

“你把另一半鸡蛋给我,我才说。”

老人只好把另一半鸡蛋递给她。

小女孩接过手,就把先前的另一半合起来,但她没有放进口中,而是把手伸到井口,出人意料地沿着井内侧的石壁把鸡蛋轻轻放下去。老人来不及阻止,惊讶错愕之中,只听小女孩面向井口轻声地说:“爸、妈、弟弟,吃吧。一会儿我还会讨到别的食物。”

“你再不说,我就要走了。你再也吃不到我的鸡蛋了。”

小女孩终于在老人的诱导下一边吃鸡蛋一边断断续续说完她的故事:

并不很久的一天,合作社的大人们都在田里做工,。。。我跟着几个牧牛的孩子悄悄走出村子去寻找食物。我们找不到食物,走散了。。。我在橡胶园里迷了路,天快黑了,我才走回村子。。。好心的才叔带我到他的家,对我说,不要回家了,暂时在我这儿住下。才叔给我吃他偷藏的焦饭团。。。第二天,我仍然不能回家,才叔悄悄带我到合作社跟儿童们放牧。我们坐在地上看着牛,。。同伴们悄悄说开了:昨天,安卡(组织——指红高棉政权)把几十个阶级敌人带走了。以前念过书、当过教师的也是阶级敌人。。。我回来问才叔,才叔说,没有的事,不要乱说乱问。

过几天,安卡突然都不见了,村子没人管了。。。我偷着回来寻找爸妈,找不着,人们都收拾东西上路了。。。回来找才叔,他一家人也走了。我很害怕。。。问路人,有人告诉我,先前那些阶级敌人都被安卡带到这口井来,他们有老有少,个个被绑住眼睛,安卡用枪威逼他们一个一个走上一条架在井口的木板上,人刚到上面,安卡就在下面把木板抬上来,人就这样掉到井里。。。爷爷,我不说了,我害怕 。。。

“那你跟我走吧!让你的爸妈和弟弟安息吧!”

“不!不!我妈说过,好人死后是会上天的。我要在这里守着,我要爸妈上来带我走。。。”

“好孙女,听爷的话,让你爸妈在地下安息吧!他们知道了,会很高兴的。。。我将带你到一个不很远的最最美丽的地方,那儿永远没有安卡,家家有吃不完的鱼啊肉啊,香喷喷的白饭,一套漂亮的连衣裙等着你去穿,学校的老师和小朋友们都在阳光下手捧鲜花排队迎接你。。。”昏昏欲睡的的小女孩听着,听着,脸上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身子慢慢倚靠在老人身上。老人抱上这个“孙子”,自言自语地说:“多可怜的小女孩,轻得就像个稻草人。”他向一百多米远的络绎不绝的人流走去,,,

当他走到接近行人的时候,小女孩突然惊醒过来,睁大眼睛挣扎着摆脱老人和手,发狂似地往回跑。她太虚弱的,好几次摔倒在地上,但老人仍然赶不上她。

小女孩跑到那口井边,站在那堆高土上伸着头向井口高喊“妈妈。。。”吓人的一幕突然发生了,小女孩头下脚上直掉到井里去了,快步追来的老人只拉到她一片破烂的裤脚布。

时间在这时突然静止了。不远处赶路的人们目 睹这一幕,连续发出一声声长长的“啊——”。老人气急败坏地不断跺着脚,深凹的眼睛流出了泪水。他毕竟没勇气朝眼前这口废弃的老井望下去。好久好久,他依依不舍的离开那口老井时,人流中有人走出来安慰他:“走吧!这口井有一百米深,是很多年前法国人在这山上挖的。”

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后来的人都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每个人都低头只顾赶自己的路。

(说明:一九七九年一月七日,红色高棉在越南军队进攻下迅速垮台。三年多年前被红色高棉用暴力驱赶到农村或山林劳役的民众陆续踏上回乡之路。红色高棉在其统治期间,屠杀包括知识份子在内的约两百万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