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9日 星期六

《談死》....( 白墨)

1996年11月29日,本欄寫第11篇隨筆《傷逝》(《華僑新報》第301期),當時引用大量古人關於死的詩句,但對死的理解還是很膚淺。蒐集《人物生歿錄》,看到名人一個個死去,感慨萬千。這15年來,死去的名人數以千萬計,主要的有(按時間先後排列):曹禺,李翰祥,吳健雄,鄧小平,彭真,戴安娜王妃,德肋撒修女,趙少昂,波爾布特,錢鍾書,冰心,姚雪垠,謝冰瑩,吳大猷,關山月,陳立夫,阮文紹,張學良,林海音,羅文,張國榮,吳祖光,宋美齡,梅艷芳,臧克家,里根,阿拉法特,黃霑,趙紫陽,約翰‧保祿二世,啟功,巴金,劉賓雁,王光美,福特,薩達姆,葉利欽,布托,蘇哈托,沈殿霞,柏楊,華國鋒,王永慶,梁羽生,盧武炫,麥可‧傑克遜,季羨林,阿基諾夫人,金大中,錢學森,吳冠中,司徒華,伊莉莎白‧泰萊,鄧光榮,賓‧拉登,林頓,卡達扎等。

曾經寫過《終殛》,謂「歷史上的名人,很少能善終」。並蒐集外國不能善終的名人資料,大部份是死於非命,尤其以搞政治者居多。暗殺是政壇上司空見慣的手段,四位美國總統:林肯、加菲爾德、麥金利、肯尼迪,印度聖雄甘地,印度兩位母子總理:甘地夫人和兒子拉吉夫‧甘地,埃及總統薩達特,南韓總統朴正熙,以色列總理拉賓,泰皇拉瑪八世瑪希敦,黎巴嫩總統傑馬耶勒,剛果總統恩古瓦比,剛果(利)首任總理盧蒙巴,沙特阿拉伯國王費薩爾,斯里蘭卡總理班達拉奈克,尼加拉瓜兩位總統:索摩查‧加西亞和索摩查‧德‧安,意大利總理莫羅被綁架殺害,敘利亞總理比塔爾,瑞典首相帕爾梅,也門總統加什米,巴基斯坦女總理布托等。

政變中被殺的很多,主要包括:利比里亞總統托爾伯特,格林納達總理畢曉普,阿富汗首任總統達烏德,乍德首任總統托姆巴巴耶,越南總統吳庭艷,阿富汗總理塔拉基,阿富汗革命委員會主席阿明,智利總統阿連德,加納國家元首阿庫福,總統委員會主席阿弗里法,尼日利亞國家元首穆罕默德。政變後遭處決:赤道幾內亞總統馬西埃,伊拉克首任總理卡塞姆,利比里亞真正獨立黨全國主席湯森,巴基斯坦總統布托(絞刑),科摩羅總統薩利赫,土耳其總理曼德列斯(絞刑),南也門總統魯巴伊。其它被處死的還有:意大利法西斯黨黨魁墨索里尼,剛果總統馬桑巴─代巴,羅馬尼亞總理安東尼斯庫,埃塞俄比亞臨時軍事行政委員會主席阿曼,副主席阿特納福,印尼共產黨主席艾地,中央書記約諾,政治局常委約多。羅馬尼亞獨裁者齊奧塞斯庫夫婦下台後即刻被處決。

上週四利比亞強人卡達扎菲在蘇爾特一個廢棄下水道中被捕,被遭到行刑式處決,整個過程可以在網上清楚看到,當時卡扎菲不斷用手抹去滿臉鮮血,而依然見到被人用槍桿猛擊頭部,最後終於死去,上身裸露的遺體停放在一家內食加工廠的凍房,讓民眾排隊進去觀看。令人想起1989年聖誕節那天羅馬尼亞總統齊奧塞斯庫被槍決的照片。像這樣的情景記憶猶新的是2006年除夕前一天,伊拉克總統薩達姆清晨六點鐘被送上絞刑台,以及今年5月2日基地組織首領本拉登被擊斃的畫面。

同樣是死,有的風光大葬,有的將屍體丟進北阿拉伯海餵鯊魚,這些強人生前肯定意料不到自己的下場是這樣。赤柬頭子死時正是炎熱的四月,停屍在茅屋中,身旁放一把扇子;兩個鼻孔塞了紙團,可能是怕蒼蠅鑽進去,或是怕病菌從鼻孔傳出來。這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死得不如一條狗!

就在電視不斷播放卡扎菲被生擒弄死的同時,網上流傳駭人聽聞的悲劇:佛山一名兩歲小女童小悅悅先後被兩輛車碾壓過,十八名路人視若無睹,見死不救;幸被拾荒的老婦人陳賢妹發現,送院已遲,終於不治。今年適逢魯迅逝世75週年,令網民想起魯迅於1933年在其作品《經驗》中寫過的一段文字:「在中國,尤其是在都市裡,倘使有暴病倒地,或翻車捽摔傷的人,路人圍觀或甚至高興的人盡有,有肯伸手來扶助一下的人卻是極少的。」網友說:「這個時代的青年,扶不起老人,賠不起官司。」人性被扭曲,惻隱之心被埋沒,人的素質降到谷底,再也沒有「為人民服務」!

不久前在網上讀到關於年輕女子跳樓的報導,下面圍觀的民眾一直希望她快點跳下來,「有種的就跳!」「再不跳,我們就走啦!」終於釀成了悲劇,女子喋血街頭,滿足了喪盡天良的觀眾。

每天都有人死,有莊嚴的國葬,有草草收場的亂葬,有死無葬身之地,有極盡奢華的陵園。如何看待死,有的人久病不起,能求一死,家人鬆一口氣;有的人殺了數十人後吞槍自盡,有的人抱著兒女一起墜樓,有的人殺妻女後同歸於盡。不怕死的人有的是,她們身繫炸藥,到人群中引爆,美其名曰「殺身成仁」,炸死幾個軍人,卻讓數十名無辜百姓陪葬。活人談死,從死中悟到什麼?

(2011.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