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1日 星期三

端中11屆 2011年中國之旅-6....( 江麗珍)

六、水鄉拾遺

來到浙江,接待我們的小應是舟山人,小伙子非常樸實,有涵養,有學問,濃濃的江浙口音,加上他的行事作風,一看就是一位典型的、聰明的江南人。

30日上午,我們來到江南名鎮紹興。提起紹興,人們就會想到老謀深算、深藏不露的紹興師爺,想到風骨傲然、桀驁不馴的魯迅,還會想到烏篷船、紹興酒、茴香豆,等等。

魯迅故里現在已成了紹興市一道亮麗的風景線、著名的歷史文化街區,人們從四面八方趕來,像朝聖般的前來瞻仰文學巨匠生活過的地方;於是,每個景點都擠滿了人,人們排著隊,耐心的等待參觀魯迅故居、百草園、以及先生小時念書的「三味書屋」,等等,導遊指著書屋內的一張桌子告訴大家:「那就是魯迅小時上學坐過的桌子,上面刻有一個“早”字,傳說有一天,他遲到了,被老師訓斥了幾句,小魯迅就在桌面上刻下“早”字,從此,他就不再遲到了。」

百草園裏的一個角落,有三尊栩栩如生的塑像,那是小魯迅和閏土在聽祖母講故事的情景,重現了先生筆下樂趣無窮的兒時生活。懷國走過來輕輕撫摸了一下小閏土的頭,微笑著走開,他大概想起了自己的大作:「回首當年閏土情,兄南弟北八方行,……」。悠悠幾十年過去了,魯迅先生的故土情懷,像一串串雅致的風鈴,在流逝的時光中發出悅耳的聲音。

離開紹興前,我和王璇各買了一包茴香豆,細細品味這種讓紹興人愛不釋手的小零嘴,哦!果然越嚼越香,難怪魯迅先生對它青睞有加,文章裏不時提到它。

烏鎮是有名的水鄉,素有「中國威尼斯」之稱。長期以來,中國有一個奇怪的現象:當某個城市或某種事物被冠上外國的名稱,比如上海被稱為「東方的巴黎」,蘇州被稱為「東方硅谷」,烏鎮被稱為「東方威尼斯」等等,中國人總是沾沾自喜,引以為榮,其實,這也的確是好事,值得高興;但是我想,如果有一天,中國能發展成一個名副其實的強國,情形完全倒轉過來,人們把巴黎稱為「西方的上海」,把威尼斯叫做「西方的烏鎮」,硅谷是「西方的蘇州」,那才真正是值得中國人引以為榮的事呢!

走進烏鎮,小橋,流水,人家,小巷……。這是一個有兩千多年歷史的古鎮,人文景觀眾多,我們跟著導遊一邊走,一路看:碼頭,藥店,百床館,衣俗館,民俗館,真叫人看得眼花繚亂!最難忘的是那些木構的老屋,一頭枕於水,一頭擱在岸,一開窗就能摸到水,要水,伸手提一桶,抬臂盛一瓢,真方便!導遊還告訴大家,烏鎮的房子多是一百多年前留下來的;現在這裡的農民都種植經濟作物,最多的是種菊花,不少人還養蠶;我們看得不少商店裏果然都有出售菊胎干(就是菊花蕾曬乾),據說它的清熱功效比菊花干更佳,同學們聽了,紛紛購買。

離開烏鎮時,我看到公路邊的巨幅廣告上寫著:「來過,未曾離開!」聽說這是烏鎮經典的旅遊廣告,大有「欲與威尼斯比高低」的雄心壯志!

蘭亭位於紹興市西南十四公里處,東晉著名書法家王羲之的《蘭亭集序》便是在此完成的,現在,這裡成了中國書法聖地。蘭亭園林內,有鵝池,禦碑,蘭亭和曲水流觴亭等,人們還憑籍豐富的想像力,設置了一個小型的「曲水流觴」景觀,重現了一千多年前的文人雅士相聚並展現才華的情景。……書法、文人、風雅,這就是蘭亭留給我們的記憶;更記得在「曲水流觴亭」內,開順指著一幅于右任的字畫說:「咱們金邊母校的橫額《端華中學》四個字也是此公的墨寶。」國才常說:「書比人長壽」,書法也是,一千多年前王羲之的作品,至今還是中國書法界最受推崇的瑰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