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9日 星期四

同窗之旅情意濃-2....( 蔡麗華)

(二) 牽手愛相隨

每次我們盟主組團遊,同學們都很捧場。這次也不例外,等盟主和同學協商好旅遊日期和路線,列表張貼在同學網後,大家就先後開始安排假期和預訂機票,期待著起程飛往北京與同學們會合、共遊。

當我聽說巧鑾一家三口、端洪和洪嫂、李茂和李大嫂、朝明夫婦、楚彬夫婦、榮先和素梅、木蘭、景美……等不能與我們同行時,我感到有些失落,因為在我們的「端中十一舞台」上,他們都是給大家帶來歡樂的好角色:他們有的以深情動人的歌舞來消解旅途的疲憊;有的以幽默風趣的言談炒熱旅巴的氣氛。

漸漸地報名總數已有四十位,其中有不少同學是首次參與,而且是自離開校園後未曾重逢的。想到我們將在十月中歡聚同遊,我滿懷的期待沖淡了原先的失落感。

十月十七日,各地的同學已陸續抵達北京,無論是兩年後再聚或是久別重逢,都令我們萬分激動和興奮!

從十八日至十一月二日,我們為期半個月的旅程從北京出發至上海結束。旅途中洋溢的濃情蜜意,連全陪王璇和地陪們都深被感動和羨慕!有文青氣質的小葉有感而發地賦首詩表達她的心聲送給我們。我是我們當中的一份子,一路遊來,無論是牽手愛相隨的結髮情或並肩樂無窮的同窗誼都令我感受到我們這一屆的大部分同學是那麼的幸福和幸運!如果您有機會與我們同行,將知我所言非假。

上次「東南亞五國之旅」,懷嬌和烈奮不幸被人偷走護照;這次,也出點小狀況:當我們一行人趕去故宮時,負責攝影的烈奮被人流衝散,掉隊了。大家在宮門前等候他找來。我感覺懷嬌應對和處理突發事件的情商很好,她沉著冷靜,烈奮也一樣,他終於在人山人海中看到團隊高高舉起的旗幟找到了我們。從那一刻開始,懷嬌和烈奮兩雙手不再輕易鬆開。我聽到有的同學笑說「阿嬌挽緊烈奮……」時,不禁莞爾,因為此時的我,雙手也被老伴牽著,是基於防失於未然吧?懷嬌和烈奮經歷了「失而復得」這麼的一驚一喜,他倆都切身感受到牽緊雙手的必要,即使失散了,至少還有倆老相伴。

說有惠芳和緒輝的場合必有歌聲,一點也不誇張。兩人一會夫唱婦隨,待會又婦唱夫隨。惠芳甜美的歌聲和緒輝宏亮的中音總牽動著我懷舊的情緒。

每趟同學遊,緒輝都擔起團長一職,「瞻前顧後」的留意團隊人數,惠芳也配合著關顧左右。上黃山,他倆細心的為每人準備一支拐杖,為全程順利登山的確助力不小;也幸虧他倆堅持提議在山上過夜,才沒讓我們留下遺憾。

若不是在上海逛書城,親眼目睹緒輝一口氣買了兩籃書,我還不曉得他也是個好書者。提著兩籃書去郵寄時,緒輝還神秘兮兮地交代我別告訴惠芳。其實,知夫莫若妻。惠芳說:「有哪一次入書城,他會空手而回?」說著,嬌瞋地送給他一雙白眼,我讀出此白眼非彼白眼也。學生時代與惠芳同班又同宿舍的我,已看透她丟白眼的含義。雖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純真的她心無旁騖的專注學業,君子都被她那雙又狠又準的白眼擋住。緒輝如何贏得芳心?使她這雙白眼柔情萬分,伴他走天涯。

在北京東方酒店的大廳,我一眼就認出了久違四十一年的惠華,雖然我們同在美國,卻隔東西兩地未曾相見。惠華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在藍球場上的矯健身手,也許是運動細胞發達和爽朗的個性,她一點也不顯老。早就聽說惠華是把好剪刀手,移居美國洛杉磯後,她考取美髮執照,自己開店當老闆娘。

剛開始,我並不知道惠華的先生城大哥體康欠佳,見他們登長城時停在半途歇息,以為是懼高。等到我們去西安觀看兵馬俑時,大夥緊隨著王璇一處又一處地觀覽,我回頭看到惠華陪著城大哥坐在入口外的椅子休息,趨前一問,是城大哥感覺不舒服,想是人多氣濁令他透不過氣吧。

接下來的行程,惠華總是肩背著背包,隨侍在側照顧著城大哥。我們遊覽名勝,登上黃山時,他倆的背影令我想起「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八個字。

十月二十六日那晚,大家相約遊頓溪老街,古色古香的老街大多數店面專賣文房四寶,我深深地吸著空氣中的墨香,希望時間別走得太快;喜好書法繪畫的城大哥如入寶庫尋寶,興奮之情掃去了倦容;惠華耐心地陪著老公,在分享他的收獲喜悅的同時,也不忘調侃老公「以薄薄幾張紙去換來一大疊宣紙」;同樣愛好文墨的麗珍,恰時告訴我有關老街與徽墨的淵源。

前數次的同窗遊,美蓉都因工作時間不能配合而錯過。我笑她老是放我們的鴿子。這次,成輝特地遷就她的時間安排行程讓她兌現承諾。她和張錦新一登上我們的「舞台」,立馬吸睛聚人氣,是絕配的一對。美蓉人如其名,刁鑽也不亞於雅號「黃蓉」的黃惠芳;張錦新風趣幽默,夫妻倆默契十足的「二人轉」,搶盡風頭,只要他倆在場,必會笑聲不絕。張錦新雖是首次參與同學遊,他的親和力加上能說會唱,在我們聯歡晚會的「達人秀」舞台上,抱走了冠軍獎項。在現實的人生道路上,儘管遇到多少的風風雨雨,他們都甘苦與共、相知相惜地迎來屬於自己的一片晴空。

隨同學團隊旅遊,真正令我享受到景美、食好、情更濃的境界。我們每位同學都有說不完的動人故事,我無法以拙筆完整地表達自己內心的感想。真誠的愛情是我們對婚姻的許諾,無論是逆境或順境,我們這一屆大部分的已婚族數十年來都依然牽手愛相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