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3日 星期一

《龍話》....( 白墨)


辛卯兔年將於2012年1月22日結束,太歲范寧功成身退,60年後再回來。1月23日是壬辰龍年正月初一,太歲彭泰。凡於2013年2月9日午夜11點59分之前出生的孩子,都肖龍。本欄寫過《說龍》、《肖龍》,對龍的傳說也考證了許多文獻,因為龍是十二生肖中唯一虛構的,所以特別感興趣。

龍,「角似鹿,頭似駝,眼似兔,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魚,爪似鷹,掌似虎,耳似牛。」龍是一種符號,是西方所說的「圖騰」。黃帝本來是部落的首領,後來統一了天下,他的「龍」紋章就成了帝王的象徵。由於他兼併或挫敗其他部落,就將各部落的圖騰也吸收入其權力標記中,所以才有鹿、駝、兔、蛇等合成了「龍」這神話動物。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龍,是吉祥的象徵,與西方傳說中長翅膀、海蛇尾巴、邪惡之魔鬼化身的「龍」不同。至於龍被皇帝佔為己有,《說龍》一文曾為龍正名,為龍討回公道。篇末曾引用台灣詩人向明的詩「龍的形象」,前年到台北出席世界詩人大會時,有幸見到了向明本人;當我提到這首詩時,他說那是很久以前寫的,想不到還被我引用。

由於沒有誰見過龍,所以就有各種各樣的「龍」圖,而且出入很大。出土文物的玉龍,顯示龍頭有豬鼻,鬃毛也像豬毛。虎口、鹿角、豬鼻、蛇身,又似鱷魚與四腳蛇的演變。最早的龍爪只有兩個爪,後來演變成三個,到了明代,又從四爪變成五爪。1988戊辰龍年時,《九十年代》(1998年5月停刊)刊出了「龍的認識與批判」特輯,內中有齊辛文章「不要做龍的傳人」,批判炎黃子孫們「念念不忘原始的、幼稚的圖騰文化」,驚嘆龍的「圖騰崇拜陰魂不散」,認為龍「虛假、做作、沒有生命」、「作威作福而不親切踏實」,是「帝王的標記」,是「走向現代化的大包袱」。

向明的詩「龍的形象」,正好給了最好的回答:「九龍碑上的不是牠/那是皇帝們冒用牠的樣子/來嚇服善良的百姓/盤龍柱上的不是牠/那是神靈藉住助牠的威儀/來坐鎮殿堂的虛空/耍龍武士們手上抓的/更不是牠/牠靈活如水/剛毅如山/豈會讓人隨意擺佈」;「牠不吼則已/一吼便雷聲隆隆/牠不怒還好/一怒便把日月拿來撞擊/讓世間的一切不仁不義/在閃電的鞭韃下/一個個現出原形/牠從來不炫耀家譜/因為牠出身顯赫/是中華國族的/精神圖騰」然而,褒龍或貶龍,見仁見智矣!

柏楊也談過龍:「真不知道中國人為什麼要以龍來作為圖騰。牠長得那麼醜。」他認為:「事實上龍是很笨的動物。牠要風雲際會,靠其他東西來支持才能飛黃騰達。如果無風無雲,就只能被困在沙灘上。」「龍的造型兇暴,不可愛,而且全身佈滿濕淋淋、硬冷冷的鱗片,難予人溫暖親切的感覺。」「龍既然是經常被困的動物,為什麼要用牠來作為中華民族的標誌呢?」「既然龍這麼不適合用來代表中華民族,那麼什麼動物才適合呢?獅子最好,雖然中國的十二生肖當中沒有獅子,但牠卻是百獸之王。」「洋人常說我們是睡獅,我們確實是,但是睡獅也是獅子,隨時都有醒來的時候,再說,誰知道這頭獅子是不是已經醒過來了呢?」說這話是24年前,柏楊已經走了,他的預測果真應驗,「獅子已經醒過來了」!侯德健「龍的傳人」從台灣唱到大陸,家喻戶曉,早已深入人心,如果有朝一日,中華民族一夜之間變成了「獅的傳人」,我們到底會不會接受這稱號呢?

拿大郵局自2000年發行龍年紀念郵票後,今年是第二次將龍的形象印在郵票上,我的賀年卡一直等待龍年郵票面世才遲遲寄出,我希望有生之年能集齊各國歷年龍年郵票。家裡藏書中,有一本《中國龍紋圖案》,彩色印刷,蒐集自原始公社至現代的歷代龍紋圖形近三百款,有來自出土文物、建築、器具的拓印,以及壁畫、服裝上的精細臨摹,每一款都附以年代、出處和簡單說明。

而最珍貴的是實物,懷石兄曾經以一塊豬龍古玉石饋贈,這無價之寶,也成了「無墨樓」鎮樓之寶,平時不肯出示訪客。我對龍與豬情有獨鍾,對肖龍和肖豬的名人如數家珍,是有很私人的原因,除了豬龍與蛇的特殊關係,也因為老伴肖龍,先父肖豬,女兒也肖豬,我所認識的朋友,很多都是肖龍和肖豬,包括恩師、好友、同窗、吟侶。雖然多年前有人曾在網上留言,謂生肖之說,純屬虛無,不值一信。不懂生肖學者,口出狂言,無可厚非;但我這麼多年搞《人物誌》,對生肖研究頗有點心得,一直認同生肖相沖相剋之玄學。龍年出生的鄧小平,蛇年出生的毛澤東,虎年出生的孫中山,他們是十二生肖中三個最具權威的三個生肖,古今中外多少位高權重的帝皇,大都屬於這三個生肖的。

龍年降臨,肖龍的普京又再度入主克里姆林宮,同樣肖龍的唐英年是否成為香港特首?而肖虎的馬英九成功當選連任,兩岸未來四年將有穩定的局面。美國總統選舉年,肖牛的奧巴馬能否順利連任?奧運年。中共十八大召開。電影《2012年》12月21日的世界末日,但願永遠不會來到!展望龍年,就像祈禱其他生肖年一樣,祝願:金龍獻瑞,龍年如意,龍馬精神,龍騰虎躍,龍飛虎猛!

(2012.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