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 星期三

做 人....( 白墨)


今年正月初一,適逢情人節,又是週日,不用上班。女兒的同學從未試過到中國人家裡過年,她問我們年三十晚上能否來吃團年飯,此小洋妞受中國人的年節氣氛感染,這一餐飯令她印象深刻。飯後老伴給兩女壓歲錢,也給了她一封紅包利是,樂得她受寵若驚的說:我也是您家庭成員啦!

我們又給兩女訓話:一年大一歲,凡事要三思而後行,不能太衝動,不能意氣用事,不能這不能那。她們當然不會洗耳更不會恭聽,像這樣老調重彈,聽的不厭說的也夠煩,一切順其自然吧!

還記得小時候,母親每逢除夕,就會千叮嚀萬吩咐:明天是正月初一,不能罵架,不能發脾氣,不能講不吉利話,不能說「死」,不能打爛東西,不能拿鎚子釘牆壁,家裡開雜貨店但不能賣針,不能掃地。我們小孩子是水過鴨背,哪裡聽得入耳,反正明天有紅包拿,想要我怎樣就怎樣吧!

長大了,漸漸明白母親的心態,她的確在小心翼翼做人,由不得有半點差池。試想我這兒子生下來不滿一歲,她就守寡,如何擔保我不會節外生枝而能平平安安活下來,她怕萬一出了什麼岔子,闖出什麼大禍,這「人」就做不下去了。我現在回想起來,心裡多麼內疚,多麼慚愧。我這不孝子,在學生時代,被政治牽著鼻子走,讓母親日夜提心吊膽,不知為我的安危掉下多少淚。放學不回家,留在學校參加毛選學習班,當時還沒有像今天那樣可以撥個電話,可憐母親整整幾個鐘頭站在巷口,等著兒子平安回來。假日和一大群同學騎單車去數百公里的鄉村,幫柬埔寨農民插秧,並借機會宣傳毛澤東思想,向他們派發由我們譯成柬文的毛選中某些文章,還向他們派發毛澤東像章。母親到處打聽兒子下落,挨家挨戶去問同學的父母,他們也一樣不知道兒女要去幾天才返金邊。

當時學校對學生的思想灌輸,就像水銀瀉地,無孔不入,我們接受的幾乎是「軍訓」,分分鐘做好準備,隨時隨地要為當地的「革命事業」獻出生命。我將這訊息向母親宣傳,她臉色變青,哀求我不要再上學,那裡簡直是軍營,不是學堂。春節將到,母親為我買新衣服,誰知大年初一,我特地穿得破舊,大清早去派報紙,說是「義賣」籌善款扶貧。我們偏激、幼稚、單純的思想,正好被那些「愛國進步」教師所利用,很多同學進入「解放區」拿槍,最後死在槍林彈雨中,連名字也沒有留下。而留在「白區」的一些同學,也因為行蹤暴露,或被叛徒出賣,死在刑場上。柬埔寨於1975年4月17日「全國解放」,赤柬展開空前絕後的大屠殺,而那一群遙控著學生命運的左派革命頭頭們,被接回中國大陸,養尊處優,還當上政協委員。歷經生死大逃亡後,學生們分散到全球各地,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一筆血債未追討,他們的家庭成員慘死、失蹤,能虎口餘生的寥寥無幾。

碩果僅存的幾位老師中,移居紐西蘭的楊璧陶老師最令人敬重,她老人家憑天地良心和道德勇氣,用筆桿子把赤柬殺人的實況寫出來,和盤端出,公諸於世,讓世人知道歷史真相。她到加拿大時,曾經來滿地可,我與她開車去渥太華,一路上楊老師將柬共的骯髒面目無情揭露,並對當時那夥「愛國進步教育事業」的大權在握者之猙獰嘴臉嚴辭斥罵。楊老師的夫君是林宏毅主任,在「解放區」罹難。相反,那位臭名昭彰的頭頭,不但沒有為柬埔寨「革命事業」獻身,還踩著同事、學生的屍體爬上權位;數年前來加拿大,也曾到滿地可,我和幾位友人送他去中央火車站,我責問他為何不營救戰友、學生,自己先逃跑,又痛罵他向我們灌輸「革命思想」。他假惺惺的掉了幾滴鱷魚淚,吐了一句話:這是歷史的錯,不能由某一個人來承擔責任。又批評我「太偏激」,沒有考慮當時的「客觀條件」而胡亂下斷語。他回到廣州後,又活多十幾年,日前八十多歲才死去,此人未蓋棺已先定論,若提及他是我的老師,「恥辱」!若提及是赤柬的幫凶,太抬舉,他不齒於人類。

寫到這裡,想起詩人臧克家《有的人》這首詩:「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做人要光明磊落,俯仰無愧天地,褒貶自有春秋。活要活得清白,死要死得明白,否則,到九泉之下何來顏面去見昔日那批出生入死的戰友?話又說回來,逝者去矣,生者還在,就不明白還有一群頑靈,甘願昧著良心為死去的頭頭痛哭流涕,如喪考妣,還不斷到處像撒傳單似的將悼文寄出,而且恐怕寄不出,一連寄了十次。死一個行屍走肉的人渣,親者快仇者痛,除非你與他是一丘之貉,沆瀣一氣。我的同學一家十二口慘死,她隻身逃出生天,如果上蒼有眼,應該懲治極權統治者及其逍遙法外的幫凶,哪裡還會寫歌頌文章為這雙手沾滿人民鮮血的劊子手歡慶八十大壽?

正值年初四,再讀《紅色漩渦》作者余良文章「劉主任走了」,思潮起伏,情緒激動。我母親和侄兒慘死在赤柬暴政下已經35年,而加重地殼負擔的茍活者卻還多活了四十年,不但沒有被拉上審紅庭,還享有「生榮死哀」的殊榮,這是什麼公理?撰寫歌功頌德文章的人,是否應該懺悔呢?

2012年2月25日 星期六

同窗之旅情意濃-3....( 蔡麗華)

(三)點滴在心頭
每次同窗之旅,老馬識途的盟主行前會親自去主要景點安排好當地的住食行,他投注的心力我等週知。因參與旅遊的同學們來自各地,搭不同班機,分別於凌晨、中午、黃昏、晚上甚至子夜抵達,為了妥善安頓大夥,他馬不停蹄地奔波於機場與酒店,佈滿紅絲的雙眼顯然睡眠不足,可他總是樂呵呵的從不吱聲怨累,故此,有同學戲稱他「過動兒」。

十月十七日,我們抵達北京機場時,看到來接我們的是素不相識的地陪小廖,林貴說,成輝肯定是分身乏術了。果如所料——到了酒店見他行色匆匆地正要趕去機場接另一班機的同學。「怎麼啦?一臉的倦容」我問。他苦著臉說是被翁開順傳染了感冒;他旁邊的老翁笑著搭腔:「我們這是難兄難弟呀。」巧雲附和老公:「所以我們好就輪到他了。」一組四十人的團隊要面面顧到,的確不容易。

剛踏入酒店大門,我看到了從巴黎來的丁秀和慧琳等同學,久別重逢,雀躍三分!慧琳指著她旁邊一位西裝筆挺、笑臉迎人的男士問我們:認出是誰嗎?若非慧琳這一問,我和日紅還以為是酒店的經理呢;定睛一看,原來是林新儀同學。想不到剛到酒店就遇到闊別四十一年的老同學,喜出望外!

出發前,慧琳家曾遭竊賊洗劫一空,她很傷心!本想相逢時好好安慰她,她反而寬慰我莫為她犯愁!她說自己想通了,日子再怎麼難過也要樂觀地過,最重要的是要好好地把握當下。與她一路同遊,我感覺到她豁達開朗的個性一點也沒變,相信曾經歷高棉大浩劫,挺過家破親亡的致命打擊後的慧琳,沒有過不了的難關。

秀姑(丁秀)一向來是我們的開心果,不但能歌善舞,也會講「故事」,她無拘無束的歌聲笑語,不經意間的一句話常令大夥忍俊不禁。用餐時,她一開口,你若不留神,必會被她某句話逗得噴飯。

每次團遊,我最盼望她同行,有她,肯定不冷場。我們的「連台好戲」十八日才開幕。此刻,各路人馬還沒到齊,酒店大廳由於秀姑即興的脫口秀已經充滿了歡笑。

聽說鄧志勇、懷國、秋喜、惠蓮等人都安抵北京了。我們都渴望著盡快與睽違數十年的老同學歡喜相聚,尤其是剛剛和同學們聯系上的日紅,對此行既興奮又期待!同樣也是首次參加同窗遊的秋喜夫婦和惠蓮,先約好黛黛等加拿大朋友提前一日到北京。此刻,他們逛了商場回到酒店,我們如願與老同鄉兼老同學們重逢,彼此都激動到兩眼淚汪汪。

「歡聚暢遊」是我們這屆老同學的心願!一次又一次能如願以償,除了盟主駕輕就熟的領航;同學們積極參與外;旅遊節目籌備組的同學都出謀出力不少。就以這次我們在杭州的聯歡晚會來說,因場地的局限,造成我們的舞蹈和遊戲顯得有些礙手愛腳,但絲毫未減弱大夥的興致,這得歸功於黛黛、開順的主持功力及俊傑、寶安、錦新、秀姑等歌手的實力;還有烈奮、懷國的肢體模擬秀。想不到外表斯斯文文的烈奮和懷國還充滿諧星細胞,模仿起女性來唯妙唯肖。

黛黛和翁開順都是主持節目的最佳人選。無奈老翁一上車必夢周公,他身旁的巧雲「雷打不動」地守護著,深恐驚擾了老公的清夢;有暈車症的黛黛,每天出發前必先服藥解暈,以便沿途帶動大夥娛樂。在旅巴上,當黛黛宣布節目開始後,唱歌、猜謎、講笑話就輪番上場;周公遊夢雖難敵滿車爆笑,但也給了老翁說笑話的靈感,他睡眼矇矓(深度近視)登場,一開口,笑果雷人!差點雷暈了毫無心理準備的惠蓮。

每當旅程確定,黛黛會與加拿大的同學們聯系,盡量安排落單的同學一起同行。惠蓮從未參與同學旅遊,這次,她想去卻因先生不能陪同而猶豫不決。黛黛行前到卡城看孩子,特地拜訪惠蓮夫婦,她的誠意解除了惠蓮家人的顧慮。惠蓮說她很感激黛黛促成她參與同窗之旅,加深了她與同學的友情。

黛黛關注、收集遊戲項目及模仿時下電視表演的形式來動員大家參與聯歡節目。有她和開順、俊傑、蓮燕等籌備人的精心策劃,我們每次的聯歡會都有不同的內容,令我們這群坐五望六的「老頑童」們都彷彿回到了學生時代。

我們每趟團遊必有的舞蹈節目是由蓮燕負責排練,黛黛和惠君協助指導。由於同學們散居各國異地,蓮燕只能在旅途中抽空教我們。

這次,蓮燕預先下載新的舞曲《兩只蝴蝶》分別發送給我們,以便我們出發前在家抽空自習。然而,我們這群「舞者」有的因太忙碌沒空練習;有的因基本功淺薄不能無師自通,還是得賴我們的舞蹈教練在旅途中爭分奪秒地安插在晚間就寢前或清晨出發前排練。於是,我們住的酒店樓層電梯前的空間和搭乘動車包廂的走道都被利用來作練舞之地。

二十一日,我們的行程是晚上離開北京,在開往西安的動車上過夜,次日抵達西安延續第二程旅。王璇已預先為我們包下最後一節車廂,因全是自己人,無妨礙到他人的顧慮,且離就寢時間尚早,恰是練舞的好時機。

在車廂的走道旁,當惠芳的掌形錄放機揚起過門曲時,我們在蓮燕的帶動和指導下,隨著舞曲的旋律練習,互相觀摩糾正。習舞熱情令在旁觀看的王璇也投入到我們的練舞行列;飛快的列車彷彿也跟隨舞曲搖動起來……

在杭州聯歡晚會的前一晚,小英說她住的酒店房間很大,邀我們到她的房間習舞。我們到那一看,果然是個好場所,但林大哥(小英的先生)怎能安寢?林大哥很爽快的說:別顧慮,你們練你們的,我自有歇處。既然林大哥成全,我們也就不客氣地播放舞曲練習,直到夜闌方休。臨走時,我們才發覺不見林大哥蹤影。小英說:他藏在房間前面的小隔間書桌旁休息。為了不讓我們因此萌生歉意,林大哥說:「這個角落很不錯!我照睡不誤。」

林大哥長我們數歲,但他老當益壯,迎著十月底的黃山冷風,他是我們一群人中,唯一著短袖T襯的。望著他比實際歲數年輕不少的模樣和挺直的腰板,羨煞了林貴。

能歌善舞的俊傑這趟《走入神州大地》,難得有另一半阿冰陪伴,顯得更開懷。前數次同窗之旅,阿冰因申請不到假期和腳痛而錯過。這次不但如願與老伴牽手愛相隨,而且有機會和「端中十一」眾多兄弟姐妹們同遊共樂,可謂喜上加喜!

上黃山時,阿冰絲毫無懼陡峭險峻,處處邀友取景拍照,看她身手敏捷、膽大心細的樣子,一點也看不出是年過半百的人。我笑說:妳這身「輕功」令我甘拜下風。

早已耳聞阿冰有一手好廚藝,巴黎同學每次聚餐,她都端上自己精心制作的點心及佳餚請大家分享。這次與她同行,的確感受到她樂於分享的大方。話說在我們一行人去參觀景點時 ,路經現煮現賣的玉米攤位,熱騰騰的紫玉米香吸引著我趨前欲買,我還未開口就聽到阿冰站在我身後說:「麗華姐,我們多買些分給大家。」看到朋友們吃得開心,阿冰笑得更甜。

逛老城隍廟時,看見「南翔饅頭店」的門口大排長龍。上海小籠包聞名遐邇,嚐過的人都讚不絕口!可惜我們僅有一天的時間在上海觀景和購物,眼前這長龍需要多久才排到?有位小姐說已排了半個鐘還沒輪到她,想想我們的時間有限,再饞也只好移步走開。

我們興匆匆地結伴取景拍照,又喜孜孜地一間接著一間商店選購,然後趕在指定時間回到集合點。此時,南翔饅頭店堂食外賣的長龍更長了。正當我們望隊興嘆沒口福時,但見阿冰變魔術似的打開兩大盒(一盒大約超過二十個)熱氣騰騰的包子請大夥享用。是犯規插隊買的嗎?她笑瞇瞇的解開我們的疑團,原來是阿冰把我們想買包子卻礙於要趕時間的難處告訴排在前頭的一位南京來的大姐,懇請她在買包子時可否順便幫我們多買兩盒?那位大姐理解團隊出遊時間緊迫,同時也被阿冰為了讓朋友們品嚐本地美食不惜自掏腰包,甚至再三托人幫忙的誠意感動了。

這趟旅遊最令我們欣慰的是又有機會與碧英把臂同遊。兩年前,她因癌症手術後化療,不能參加我們的東南亞五國之旅。期間,她抱病在網上視頻分享同窗們的喜樂;以樂觀的心態積極配合醫生的治療,是醫務人員和親友們為之動容的抗癌勇士。

除了還未長密如初的短髮,長期堅持打太極拳的她康復得不錯!輕聲細語如常,溫良恭讓依舊。病癒後的碧英,愈加熱愛大自然界中觸目所及的景物和更珍惜身邊的友情!她誠如一位專業攝影師沿途用鏡頭捕捉奇山美景和人物;用心去感受平凡中的幸福。

不善長攝影的我,旅途中感受到的親情、愛情、友情,已點點滴滴積存在心頭。

2012年2月21日 星期二

碧華姐,安息吧!....( 蔡麗華)

我與妳雖無血緣關系,但自小以來,我們情同姐妹,不曾紅臉拌嘴。小妳兩歲的我總是碧華姐長碧華姐短的稱呼妳,妳在我面前也一向自稱自己為姐。說來,妳我兩家還挺有緣——在我們未出生之前,就已是一牆之隔的鄰居,直至烽火漫延,才分別逃難到越南。

妳給我的感覺總是那麼的親切和藹;親朋好友們都誇妳清麗溫婉、文靜善良。
記得小時候,每當我母親不讓我出去玩耍時,我就說:「碧華姐也去」。母親便會首肯。因為有妳作伴同行,她才放心。所以,我老是趁機藉著妳的名來行自己之便。

自小,妳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天生的氣質和良好的家教,使妳無論是在鄰里或者在學校的人緣都非常好!

記得七十年代初,我們在不同的「醫療所」學護理當護士,常常有傷員病人向我打聽妳或者提及妳,秀外慧中的妳是大家公認的白衣天使,曾經得到妳無微不至地照顧的他們常滿懷感激和讚賞:「無論所處的環境多麼的惡劣艱險,儘管工作太繁忙使體力已透支,她總是任勞任怨,笑臉待人。實在是位難得的好姑娘!」聽到人們如此評價妳,我不但以妳為榮!也期許以妳為榜。

四十年前的某一天,妳臨危奮不顧身的捨己救人,結果,救了人一命,卻傷了自己一條腿,從此落下了殘疾。妳無怨無悔,也不曾提及這段往事。我是多年後在西貢與妳久別重逢,才驚覺妳的腿僵直不能彎曲。天呀!這對妳該是多麼大的打擊!一向能歌善舞的妳再也不能編跳自如了。這令我憶起唸初中二那一年,妳父親突然病逝,妳無法承受喪父的打擊,悲痛欲絕!整整一學年的時間也緩解不了妳內心之痛。後來,熱愛舞蹈的妳漸漸藉著跳舞、編舞和導舞等忙碌不停來療傷。跳舞,對妳來說不僅僅是娛樂,而是解痛良方。

危急關頭,妳是勇者;平時待人處事,妳似天使。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即使在妳患病期間,妳總是默默地承受病魔的折磨,不想親朋好友們為妳的病情擔憂。若非住在越南的老同學知妳病重沒錢醫,主動來電請求同學經濟援助,我們怎會知情?同學有難,大家幫忙的精神令妳和家人感激萬分!同時也鼓勵妳與病魔抗爭的信心。妳哽咽的說:「今生,很幸運與大家結同窗緣。真希望老天爺發慈悲,讓我繼續享有這緣份……。」

在妳病危虛弱之際,妳仍然和往常一樣關心我,叮嚀著我別工作太勞累。妳說:「姐每次看到妳瘦瘦的,姐很心疼……」

八月初,碧珍姐告訴我,醫生當初診斷妳只能活三個月,同學們的愛心和妳頑強的求生力讓妳繼續活了一年多。當妳不能言語,但還有知覺時,一聽到美蓉、蓮燕、成輝、麗嬋等同學來電問候,就含笑點頭表示欣慰。

妳曉得我們很希望能再見妳一面,妳捨不得放棄,想苦撐到那一天,但死神仍然不依不饒,逼妳撒手人間。

此時此刻的我,手正敲著鍵盤,眼前卻浮現著妳慣有的親切笑容和一幕幕童年和住宿舍的往事。

妳走了,我們都很不捨!


悼朱碧華同學病逝越南....( 盧國才)
未及逢君已送君,悼辭一首祭新墳。
瀟瀟秋雨河山泣,歷歷前塵噩耗聞。
無愧同窗相譜曲,有緣共校寄詩文。
端中此後每年聚,懷念碧華天上雲。

重陽節次韻盧國才《悼朱碧華同學病逝越南》....( 蔡麗華)
期待返鄉再晤君,那堪君已葬新墳。
斷魂飄渺塵緣滅,笑語依稀耳際聞。
白墨詩題催淚字,同窗網登悼亡文。
人天兩隔悲重九,一縷菊香托淡雲。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





2012年2月13日 星期一

祝賀龍年吉祥如意....(曾任歐)

祝賀龍年吉祥如意敬和薛世祺老師原玉(鶴頂格)

祝語真誠熱議中,
賀文呈獻感情豐。
龍威虎猛國昌盛,
年歲騰飛氣貫虹。
吉日良宵見皓月,
祥和兩岸志趨雄。
如詩如畫和平願,
意合道同立大功。

附:龍年吉祥如意 (鶴頂格)
‧薛世祺‧
祝詞誠懇志趣中,
賀禮敬獻兆歲豐。
龍舞奉飛國興隆,
年歲繁華氣如虹。
吉慶光耀開明眼,
祥和統一舉世雄。
如形隨影和談順,
意合志同共識功。





2012年2月2日 星期四

我旁听了国际法庭审判红色高棉....( 余良)

今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九时,我来到距金边约四公里、与柬埔寨国防军军营比邻的联合国审判红色高棉的国际法庭。

法庭外面的广场上,停泊着数十辆轿车,四、五辆大巴士和多辆摩托车。

上百名穿着校服的青少年学生和十来位西方人排队准备进入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