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5日 星期六

同窗之旅情意濃-3....( 蔡麗華)

(三)點滴在心頭
每次同窗之旅,老馬識途的盟主行前會親自去主要景點安排好當地的住食行,他投注的心力我等週知。因參與旅遊的同學們來自各地,搭不同班機,分別於凌晨、中午、黃昏、晚上甚至子夜抵達,為了妥善安頓大夥,他馬不停蹄地奔波於機場與酒店,佈滿紅絲的雙眼顯然睡眠不足,可他總是樂呵呵的從不吱聲怨累,故此,有同學戲稱他「過動兒」。

十月十七日,我們抵達北京機場時,看到來接我們的是素不相識的地陪小廖,林貴說,成輝肯定是分身乏術了。果如所料——到了酒店見他行色匆匆地正要趕去機場接另一班機的同學。「怎麼啦?一臉的倦容」我問。他苦著臉說是被翁開順傳染了感冒;他旁邊的老翁笑著搭腔:「我們這是難兄難弟呀。」巧雲附和老公:「所以我們好就輪到他了。」一組四十人的團隊要面面顧到,的確不容易。

剛踏入酒店大門,我看到了從巴黎來的丁秀和慧琳等同學,久別重逢,雀躍三分!慧琳指著她旁邊一位西裝筆挺、笑臉迎人的男士問我們:認出是誰嗎?若非慧琳這一問,我和日紅還以為是酒店的經理呢;定睛一看,原來是林新儀同學。想不到剛到酒店就遇到闊別四十一年的老同學,喜出望外!

出發前,慧琳家曾遭竊賊洗劫一空,她很傷心!本想相逢時好好安慰她,她反而寬慰我莫為她犯愁!她說自己想通了,日子再怎麼難過也要樂觀地過,最重要的是要好好地把握當下。與她一路同遊,我感覺到她豁達開朗的個性一點也沒變,相信曾經歷高棉大浩劫,挺過家破親亡的致命打擊後的慧琳,沒有過不了的難關。

秀姑(丁秀)一向來是我們的開心果,不但能歌善舞,也會講「故事」,她無拘無束的歌聲笑語,不經意間的一句話常令大夥忍俊不禁。用餐時,她一開口,你若不留神,必會被她某句話逗得噴飯。

每次團遊,我最盼望她同行,有她,肯定不冷場。我們的「連台好戲」十八日才開幕。此刻,各路人馬還沒到齊,酒店大廳由於秀姑即興的脫口秀已經充滿了歡笑。

聽說鄧志勇、懷國、秋喜、惠蓮等人都安抵北京了。我們都渴望著盡快與睽違數十年的老同學歡喜相聚,尤其是剛剛和同學們聯系上的日紅,對此行既興奮又期待!同樣也是首次參加同窗遊的秋喜夫婦和惠蓮,先約好黛黛等加拿大朋友提前一日到北京。此刻,他們逛了商場回到酒店,我們如願與老同鄉兼老同學們重逢,彼此都激動到兩眼淚汪汪。

「歡聚暢遊」是我們這屆老同學的心願!一次又一次能如願以償,除了盟主駕輕就熟的領航;同學們積極參與外;旅遊節目籌備組的同學都出謀出力不少。就以這次我們在杭州的聯歡晚會來說,因場地的局限,造成我們的舞蹈和遊戲顯得有些礙手愛腳,但絲毫未減弱大夥的興致,這得歸功於黛黛、開順的主持功力及俊傑、寶安、錦新、秀姑等歌手的實力;還有烈奮、懷國的肢體模擬秀。想不到外表斯斯文文的烈奮和懷國還充滿諧星細胞,模仿起女性來唯妙唯肖。

黛黛和翁開順都是主持節目的最佳人選。無奈老翁一上車必夢周公,他身旁的巧雲「雷打不動」地守護著,深恐驚擾了老公的清夢;有暈車症的黛黛,每天出發前必先服藥解暈,以便沿途帶動大夥娛樂。在旅巴上,當黛黛宣布節目開始後,唱歌、猜謎、講笑話就輪番上場;周公遊夢雖難敵滿車爆笑,但也給了老翁說笑話的靈感,他睡眼矇矓(深度近視)登場,一開口,笑果雷人!差點雷暈了毫無心理準備的惠蓮。

每當旅程確定,黛黛會與加拿大的同學們聯系,盡量安排落單的同學一起同行。惠蓮從未參與同學旅遊,這次,她想去卻因先生不能陪同而猶豫不決。黛黛行前到卡城看孩子,特地拜訪惠蓮夫婦,她的誠意解除了惠蓮家人的顧慮。惠蓮說她很感激黛黛促成她參與同窗之旅,加深了她與同學的友情。

黛黛關注、收集遊戲項目及模仿時下電視表演的形式來動員大家參與聯歡節目。有她和開順、俊傑、蓮燕等籌備人的精心策劃,我們每次的聯歡會都有不同的內容,令我們這群坐五望六的「老頑童」們都彷彿回到了學生時代。

我們每趟團遊必有的舞蹈節目是由蓮燕負責排練,黛黛和惠君協助指導。由於同學們散居各國異地,蓮燕只能在旅途中抽空教我們。

這次,蓮燕預先下載新的舞曲《兩只蝴蝶》分別發送給我們,以便我們出發前在家抽空自習。然而,我們這群「舞者」有的因太忙碌沒空練習;有的因基本功淺薄不能無師自通,還是得賴我們的舞蹈教練在旅途中爭分奪秒地安插在晚間就寢前或清晨出發前排練。於是,我們住的酒店樓層電梯前的空間和搭乘動車包廂的走道都被利用來作練舞之地。

二十一日,我們的行程是晚上離開北京,在開往西安的動車上過夜,次日抵達西安延續第二程旅。王璇已預先為我們包下最後一節車廂,因全是自己人,無妨礙到他人的顧慮,且離就寢時間尚早,恰是練舞的好時機。

在車廂的走道旁,當惠芳的掌形錄放機揚起過門曲時,我們在蓮燕的帶動和指導下,隨著舞曲的旋律練習,互相觀摩糾正。習舞熱情令在旁觀看的王璇也投入到我們的練舞行列;飛快的列車彷彿也跟隨舞曲搖動起來……

在杭州聯歡晚會的前一晚,小英說她住的酒店房間很大,邀我們到她的房間習舞。我們到那一看,果然是個好場所,但林大哥(小英的先生)怎能安寢?林大哥很爽快的說:別顧慮,你們練你們的,我自有歇處。既然林大哥成全,我們也就不客氣地播放舞曲練習,直到夜闌方休。臨走時,我們才發覺不見林大哥蹤影。小英說:他藏在房間前面的小隔間書桌旁休息。為了不讓我們因此萌生歉意,林大哥說:「這個角落很不錯!我照睡不誤。」

林大哥長我們數歲,但他老當益壯,迎著十月底的黃山冷風,他是我們一群人中,唯一著短袖T襯的。望著他比實際歲數年輕不少的模樣和挺直的腰板,羨煞了林貴。

能歌善舞的俊傑這趟《走入神州大地》,難得有另一半阿冰陪伴,顯得更開懷。前數次同窗之旅,阿冰因申請不到假期和腳痛而錯過。這次不但如願與老伴牽手愛相隨,而且有機會和「端中十一」眾多兄弟姐妹們同遊共樂,可謂喜上加喜!

上黃山時,阿冰絲毫無懼陡峭險峻,處處邀友取景拍照,看她身手敏捷、膽大心細的樣子,一點也看不出是年過半百的人。我笑說:妳這身「輕功」令我甘拜下風。

早已耳聞阿冰有一手好廚藝,巴黎同學每次聚餐,她都端上自己精心制作的點心及佳餚請大家分享。這次與她同行,的確感受到她樂於分享的大方。話說在我們一行人去參觀景點時 ,路經現煮現賣的玉米攤位,熱騰騰的紫玉米香吸引著我趨前欲買,我還未開口就聽到阿冰站在我身後說:「麗華姐,我們多買些分給大家。」看到朋友們吃得開心,阿冰笑得更甜。

逛老城隍廟時,看見「南翔饅頭店」的門口大排長龍。上海小籠包聞名遐邇,嚐過的人都讚不絕口!可惜我們僅有一天的時間在上海觀景和購物,眼前這長龍需要多久才排到?有位小姐說已排了半個鐘還沒輪到她,想想我們的時間有限,再饞也只好移步走開。

我們興匆匆地結伴取景拍照,又喜孜孜地一間接著一間商店選購,然後趕在指定時間回到集合點。此時,南翔饅頭店堂食外賣的長龍更長了。正當我們望隊興嘆沒口福時,但見阿冰變魔術似的打開兩大盒(一盒大約超過二十個)熱氣騰騰的包子請大夥享用。是犯規插隊買的嗎?她笑瞇瞇的解開我們的疑團,原來是阿冰把我們想買包子卻礙於要趕時間的難處告訴排在前頭的一位南京來的大姐,懇請她在買包子時可否順便幫我們多買兩盒?那位大姐理解團隊出遊時間緊迫,同時也被阿冰為了讓朋友們品嚐本地美食不惜自掏腰包,甚至再三托人幫忙的誠意感動了。

這趟旅遊最令我們欣慰的是又有機會與碧英把臂同遊。兩年前,她因癌症手術後化療,不能參加我們的東南亞五國之旅。期間,她抱病在網上視頻分享同窗們的喜樂;以樂觀的心態積極配合醫生的治療,是醫務人員和親友們為之動容的抗癌勇士。

除了還未長密如初的短髮,長期堅持打太極拳的她康復得不錯!輕聲細語如常,溫良恭讓依舊。病癒後的碧英,愈加熱愛大自然界中觸目所及的景物和更珍惜身邊的友情!她誠如一位專業攝影師沿途用鏡頭捕捉奇山美景和人物;用心去感受平凡中的幸福。

不善長攝影的我,旅途中感受到的親情、愛情、友情,已點點滴滴積存在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