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3日 星期五

春天來到日內瓦湖畔....( 江麗珍)


今天,寧靜的日內瓦沐浴在明媚的春光裏;人們在經歷了漫長的嚴冬之後,終於迎來了陽春三月的第一個晴朗天。

在這裡,第一件讓人感受到春天氣息的事情是:園藝工人把聳立在萊蒙湖畔的一排排梧桐樹上的那些圓凸凸的枝杈修理得整整齊齊,只需再過兩三個星期,無數淺綠色的嫩蕊便會在這些形似戴了帽子的枝杈上生機勃勃地冒出來;再過幾個月,當鮮花盛開,豔陽高照,一棵棵枝葉茂盛的梧桐樹便像一把把矗立著的天然巨傘,為美麗的萊蒙湖增添迷人的風采;這時,人們喜歡在樹下漫步、徜徉,更有不少人喜歡坐在樹蔭下的木凳子上,在湖光山色中聊天、看書、沉思……。

春天到了,日內瓦湖畔英國公園(Jardin Anglai)邊的“花鐘”也換上新裝,淺紫色的、粉紅色的、黃色的、藍色的蝴蝶蘭,經過園藝人員的巧妙搭配,讓春光裏的花鐘變得非常雅致、獨特,美輪美奐;“花鐘”應該算是日內瓦的標誌之一,它大概旨在襯托瑞士的“鐘錶王國”的雅號吧!事實上,瑞士的確是名符其實的鐘錶王國,因為它不僅是最高質量的鐘錶生產地,瑞士人的認真、守時也是出了名的。尤其是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只早到、不遲到”的習慣,給我的印象頗為深刻!

我想,正是他們的守時、認真、敬業,當然更重要的還有尖端的高科技,才創造了“鐘錶王國”能在世界之林屹立不倒的奇跡!聽說瑞士火車的“准點”,在世界上也是出了名的。說到“守時”,我想起了以前曾看過報章介紹,法國每年年底“選舉法國小姐”的主持人
Jean-Pierre Foucault,他屹立於法國電視界幾十年,是電視主持人行列中的“長青樹”,聽說,他最為人稱道的就是“守時”,與人約會,都是他等人,……。看來,七彩繽紛的花鐘,其內涵實在太豐富了!站在花鐘前面,除了能得到一種美的視覺享受外,還可以得到啟發,可以遐想萬千!

湖面上的天鵝、海鷗、燕雀,更是春天的先知先覺者;當冬天的最後一縷陰霾尚未消失,精靈的燕子已大膽的在枝頭唱起“報春曲”,讓不甘寂寞的海鷗張開又寬又長的翅膀,在湖面上盤旋、鳴叫;亦引得岩岸邊的天鵝雅興大發,於是,它們悠悠蕩蕩的在湖中漫遊,探探水溫,練練筋骨,當暖風輕拂,桃紅柳綠的時候,鳥雀的鳴唱,便是它們的“華爾滋”,蔚藍的湖面,就是它們的舞池,……。啊!再過幾天,春天到了,和風拂面,鳥語花香,當人們漫步於萊蒙湖畔的堤道上,“英國公園”內的草坪邊,不少人會被湖面上優美的“天鵝舞”所吸引,無數的白天鵝,像訓練有序的舞者,隨著鳥雀的鳴唱,它們嫺熟地在湖面上旋轉、遨遊,……誰能說這不是一幅天人交融、如詩如畫的景象呢?

我,也聞到了春天的氣息,跟隨春風的腳步,又來到萊蒙湖畔;雖然只是過路匆匆,卻沒忘記貪婪地到處觀看;今天,這裡比往常熱鬧多了,而最能顯現不同於往常的是,人們都除下又厚又沉的冬裝,換上短外套,三三兩兩的到湖邊蹓躂;這不,幾位退休的老年人在公園內唯一一間咖啡館的露天座位上坐著,一邊聊天,一邊喝咖啡,溫暖的陽光照在他們一張張歷盡滄桑又悠閒自得的臉龐上,真是啊!年華似水,歲月無情,此情此景,真讓我感慨萬千!右手邊,幾個年輕的女孩子脫下外套,只穿著羊毛衫,坐在草地上,靜靜地看書;不遠處,幾對年輕的夫婦牽著孩子,在草坪旁邊歡快地走著,其中一位懷孕的母親一邊與身邊的丈夫愉快的交談,一邊告訴兩三歲的兒子那不遠處的花兒叫什麼名;接著,迎面走來一個溫馨的四口之家,妻子推著嬰孩車,丈夫一邊手提背包,一邊還要照顧正在學騎自行車的女兒,……。

走著走著,我彷彿聽到“自然”、“和諧”就像兩個悅耳的音符,與周圍一切歡樂的聲音相\
交融,在日內瓦湖畔奏響了“春天之歌“!

(2012年3月14日寫於日內瓦)

2012年3月21日 星期三

《雜憶》....( 白墨)


日前接到好友長途電話,提及泰國往事,勾起我的思緒。他回憶在曼谷的日子,並談到朋友各散西東,難再相聚,一聲長嘆,令我也有一股失落感。多愁善感的折磨,就是多情多累,往往顧此失彼,最後就成了卸不下的包袱,「剪不斷,理還亂」。很羨慕那些做事乾淨俐落的人,敢作敢為,拿得起,放得下,合不來就拉倒!我自問做不到,也不夠「絕」,所以總有千絲萬縷在牽扯著。

在泰國近七年,我見到了不同階層各式各樣的人,從最下層的草根到最上層的上流社會王族和巨賈;從虔誠的佛教徒到刑場殺人犯;有被誣陷入獄最後討回清白的美容院老板;還有上弔自殺的舅媽之母親;更有麻將檯上自摸吃糊哈哈大笑而死的富商。在紙醉金迷、燈紅酒綠的曼谷,我墮入五花八門的塵世中,白天在商場打滾,晚上在酒樓應酬顧客,看透人性的醜陋。多少斯文敗類,一到了風月場所就原形畢露,醜態百出;平時溫文有禮,一喝上幾杯,粗口罵娘,儼然是另一個人。

有一位乳罩生產商,生意做得很大,銷路遠至歐美,每次赴宴總提了公事包,打開來看,裏面不是文件,而是不同款式、尺碼的胸圍。每見漂亮女侍者,就問她們穿幾號內衣,然後將大大小小的產品相贈,樂此不疲。他逢人便問:你老婆的胸有多大?你妹妹呢?我們也不甘示弱:你女兒呢?因為他還是單身王老五,到處留情,拈花惹草,腰纏萬貫,就是沒有成家。他就憑這內衣生意,連著名女影星都搭上了。我來加拿大之後,聽說他被一軍官槍殺在酒店中,懷疑因與其夫人有染。

達猜是牛仔褲老闆的親戚,也很有錢。五十幾歲就被醫生判斷得了癌症,而且斷言只有不到半年命。他萬念俱灰,變賣家產,結束五金店生意,將財產分給五名兒女,剩下的也捐給佛寺;誰知老天爺憐憫,閻王不肯收他,五年過去了,他不但沒有死,還紅光滿面,身壯如牛。我舅父和他有交情,叫他投資塑膠廠,達猜長嘆:我現在沒有錢,只剩下一條命,早知如此,我不該那麼快分家產;如今反過來要伸手向子女拿錢,這和死有什麼分別。也許老天爺聽到了,沒多久他真的死了。

我在曼谷有位朋友,由於志趣相投,又愛舞文弄墨,所以很談得來。我這朋友雖然談不上出生入死,但也算是患難之交了;他和我幾乎兩人同穿一條褲子,我袋中有一百塊錢,他五十我五十;他沒錢花,借了我的手錶去典當,眼看快到期,我拿錢給他去贖,結果贖單也不見,手錶也沒有,錢當然又花光了。記得1976年4月30日越南西貢「解放」,我們在天台飲啤酒慶祝,我連夜寫「別了,戰爭!」,翌日刊登於《中華日報》上;後來,我們一起寫小說投稿,我的「淚的呼聲」連載幾個月,稿費有泰銖近千元,兩人平分;他也寫了不少,但經常被退回來,情緒很低落。我有位多年女筆友,終於見面,很秀氣,但比我大六歲,與好友同齡,於是我將她介紹,兩人很快就情投意合,最後終於「拉埋天窗」,成了夫妻。這位嫂夫人家裏有錢,是專營蛇皮、鱷魚皮生意,本來娶了有錢女,應該平步青雲,如魚得水,偏偏我這位文人朋友清高,揚言不會用老婆娘家的錢。有一天我到他家,嫂子說他整夜沒回家,在其豬朋狗友那裏聚賭,竟情不自禁的邊說邊哭,正當我欲安慰夫人時,好友剛好進門,一見這情景,就大發雷霆:「你給我滾出去!我一早就知道你沒存好心介紹女人給我!」後來,嫂夫人臨盆在即,丈夫不在,她打電話到公司給我,我飛車到處去找,終於在賭場尋獲,見他鬍子幾天沒刮,我將他猛拉出來:「你老婆現在快生了,你還在這裏賭?」誰知他破口大罵:「孩子又不是你的,你幹嗎那麼緊張?」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拳揮過去,見他跌在地上,於心不忍又上前拉他上來,好言相勸,終於一起去醫院;女兒出生了,樣子十足像父親餅印。三十多年過去,他的女兒在澳洲讀完工商管理碩士返回泰國,幫助父母打理規模很大的皮革廠。

由於我發誓不會做我老闆的「入贅」女婿,老闆的女兒「恨」我入骨,她總愛在雞蛋裏面挑骨頭,借機設「陷阱」給我踩。有一次適逢美國公司來談牛仔褲定單,晚上由我負責接待他們幾位,除了吃喝,當然少不了和過往一樣去泡浴場,有裸女為客人泡沫浴和裸體按摩。老闆女兒突然出現在風月場所,「逮」住了我:想不到你假公濟私,跑來找裸女鴛鴦戲水?我笑說:沒有那一回事,我只負責帶美國客人來,我自己在酒吧喝酒,不信妳可以去問櫃檯。她心軟了,「那麼就陪我喝,不醉不歸!」我說要安全送美國客人返回酒店,下一次再喝。她哭了:我什麼地方得罪了你,為什麼從來不肯正正式式和我吃一餐飯?我今生如果不嫁,是你的罪!說完開了跑車,橫衝直撞走了。

回想這數十年的經歷,我得出一條結論,就像相士曾經說的:你最信得過的人,將是你的敵人,傷害你,離你而去!能幫你度過一次又一次難關的,是你不喜歡的人。記住:越是令你討厭的人,越能幫你!我當然不信,所以一次又一次碰釘子,一次又一次被傷害,也一次又一次歷史重演。

(2012.03.23)

2012年3月20日 星期二

十五年随想....( 余良)


今年三月二十三日,是我们长寿堂开张十五周年的日子。十五年,大概不是很长的岁月,但是,当你把一个从呱呱坠地的婴儿养到十五岁的时候,你在觉得很不容易之同时,难免会感叹:时间好快呀,转眼间,十五年了。

2012年3月15日 星期四

恭賀曾任歐(習之)老師八三榮壽....( 盧國才)

農曆壬辰年二月廿四日,乃任歐恩師八三榮壽呈上拙詩兩首申賀。

 其一
哲賢高壽曾夫子,翠柏蒼松不老身。
桃李成林恩誼重,詩文滿屋手書珍。
紅楓片片情常在,青史悠悠歲又新。
育德端華澆汗水,換來遍處百花春。


其二
劫後重逢誼最真,愛城團聚享天倫。
培英助幼修功業,敬老尊賢孕德仁。
蘭桂盈門留福蔭,詩書滿腹蘊經綸。
達觀處世桃源客,自在逍遙快活人。


2012年3月9日 星期五

相片- 法蘭西鄉土情之一. 四季的圖畫....( 林成輝)

(一) 春暖人間----- 綠意
法國的气候四季分明,由於气候的變更,大自然也變換不同的色彩,這就是攝影者所追求汐的美景。
時間:三月底初春的早晨

  地點:离巴黎不到一百公里的香檳省葡萄園,晨霧像一條白紗布蓋在遠處的山坡,經過嚴冬,葡萄樹己開始發苗,春天即將來臨了。

















時間:四月底初春的早晨
地點:离巴黎一百公里的萊爾河河谷,最早開花的是油菜花,一片黃色的菜花、一片綠色的大豆、一片侍開發的紅土构成美麗的圖案。


























時間:四月底初春的早晨
地點:离巴黎楓丹白露二十公里的森林農莊,万綠之中綻開的茶花點綴著宁靜、清新的鄉間早晨。







時間:五月底春末的中午
地點:离巴黎四百公里的波爾多圣達美隆SAINT EMILION葡萄園,圣达美隆位于波尔多的右岸
          的多尔多涅河谷,是波尔多最大最古老的产酒区,已列入联合
          国的世界文化遗产。最有名气的白马庄园就此。
五月的陽光還不很熱,長在一片帶有沙石土地的梅乐葡萄己開花結果,它正等待夏日的來臨。

 
 
 
 
 
 
 
 
 
 
 
 
 
 

2012年3月8日 星期四

《才女》....( 白墨)


1998年婦女節,本欄第77篇隨筆寫《女人》;去年第254篇寫《女流》,今天第286篇寫《才女》。和政壇上叱吒風雲的「女流」不同的是,「才女」只限於文學範疇,特別是詩詞出眾者。

孔夫子雖然說過「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的話,女人依然撐起半邊天。「婦人之見」也一直在左右著枕邊男人,特別是大權在握的君王。儘管「女子無才便是德」,才女還是名垂青史的。

宋代朱熹曾考證出《詩經》中就有女子所作的詩篇。西楚霸王項羽曾賦《垓下歌》,其愛妾虞姬,隨即唱和:「漢兵已略地,四面楚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才女歌罷拔劍自刎,從此詞牌中便有《虞美人》。漢高祖劉邦的寵妾戚姬(戚夫人),被呂后割去手足,挖眼熏耳,放於陋窟中,稱之為「人彘」,其詩句「子為王,母為虜,終日舂薄暮,常與死為伍!相離三千里,當誰使告汝!」距今兩千多年,是中國最早的才女。寫《白頭吟》的卓文君,是西漢巨富之女,善鼓琴,惜紅顏薄命,年輕喪夫,後與文學家司馬相如一見鍾情而私奔,才女文君當壚賣酒,一時傳為美談;司馬相如欲娶茂陵女為妾,文君賦《白頭吟》以示相絕:「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讀罷嘆服再三。戎服騎馬,懷抱琵琶,出塞嫁予匈奴單于的美女王昭君,相傳「怨曠思惟歌」是她所作:「高山峨峨,河水泱泱。父兮母兮,道里悠長。嗚呼哀哉!憂心惻傷!」

漢代班家一門數傑,史學家班彪之女、班固之妹班昭,嫁曹世叔,稱曹大家,繼撰《漢書》,著《東征賦》(其父班彪有「北征賦」)。班倢妤是才女班昭的祖姑,也是有名的女文學家,她的作品流傳至今逾兩千年的有《自悼賦》、《搗素賦》和《怨歌行》,其《紈扇詩》是用來自況的:「常恐秋節至,涼飆奪炎熱。」「環肥燕瘦」的趙飛燕也吟過一首《歸風送遠操》,每句都押韻:「涼風起兮天隕霜。懷君子兮渺難望。感予心兮多慨慷。」東漢蘇伯玉妻,作詩於盤中,寄托其思夫之情:「家居長安身在蜀,何惜馬蹄歸不數?」竇玄妻因其夫被招為駙馬,作《古怨歌》,有「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之句。而最著名的東漢才女,當推學者蔡邕之女兒蔡文姬,才女苦命,文姬曾被胡人所俘,為南匈奴左賢王之妻凡12年,生一男一女;曹操痛蔡邕無嗣,以金璧贖回文姬歸漢,改嫁董祀。文姬博學多才,通曉音律,據《隋書‧經籍志》載,她有著作一卷,但傳至現今僅存詩三首,即《悲憤詩》二首和著名的《胡笳十八拍》一首。文姬詩中反映戰亂給人民帶來的痛苦,具有強烈的時代感:「塞上黃蒿兮枝枯葉乾,沙場白骨兮刀痕劍瘢。風霜凜凜兮春夏寒,人馬飢豗兮筋力單。豈知重得兮入長安?嘆息欲絕兮淚闌乾。」一韻到底也!

三國曹丕之妻甄皇后也是飽學詩書的才女,《塘上行》哀怨感人:「蒲生我池中,其葉何離離?傍能行仁義,莫若妾自知。」可惜曹丕即位才一年就被賜死。西晉文學家左思的妹妹左棻,也是出口成章的才女,《啄木詩》、《答兄感離詩》都寫得十分生動。另一位不得不提的,是東晉書法家王羲之的兒媳婦,王凝之的妻子謝道韞,她因以「未若柳絮因風起」詩句詠雪而被稱為「詠絮才」;她寫《登山》,《寫擬嵇中散詠松》,都有奇句。南朝宋代女文學家鮑令暉,是著名文學家鮑照的妹妹,鮑照那篇千古名篇《登大雷岸與妹書》就是寫給令暉的,詩評家鍾嶸在其《詩品》中對鮑令暉的詩之評價甚高:「嶄絕清巧,擬古尤勝。」她《寄行人》寫道:「桂吐兩三枝,蘭開四五葉。是時君不歸,春風徒笑妾。」果然好詩!深獲唐太宗寵愛的才女徐惠,因悲太宗之死而隨之斷魂,年僅24歲,死後封為賢妃,葬太宗昭陵;她的《長門怨》,寫得淒美。

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皇帝武則天,也是能詩能賦的才女,「酒中浮竹葉,杯上寫芙蓉。」她那首「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之《臘日宣詔幸上苑》,令大臣們手忙腳亂,惶恐驚慌。唐代著名詩人上官儀之孫女上官婉兒,14歲便隨母入宮,「露濃香被冷,月落錦屏虛。」「風篁類長笛,流水當鳴琴。」其詩作流傳甚廣,曾為武后掌詔命,常代朝廷品評天下詩文,後被誅殺。

晚唐才女魚玄機,常與詩人溫庭筠等以詩相贈答,曾出家為女道士,後以笞殺女童綠翹而被處死,死時只27歲。《全唐詩》編其詩一卷50首,佳句頗多:「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別君何物堪持贈,淚落晴光一首詩。」薛濤是晚唐貌美才女,《全唐詩》收詩88首,「花開不同賞,花落不同悲;欲問相思處,花開花落時。」僅此一首己見其詩風格獨特。

才女中以南宋詞家李清照、朱淑真兩人為佼佼者。李易安的《漱玉詞》,朱幽棲的「斷腸詞集」,將詞的藝術提昇到頂峰。「莫道不銷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詞到了李清照,婉約又帶豪放。再看朱淑真:「把酒送春春不語,黃昏卻下瀟瀟雨。」「多謝月相憐,今宵不忍圓。」「十二欄杆閑倚遍,愁來天不管。」信手拈來!

寫到此就不能漏了鑒湖女俠秋瑾。她的詩詞充滿愛國憂民情感,很剛烈,很有男子氣慨:「漆室空懷憂國恨,難將巾幗易兜鍪。」「一腔熱血勤珍重,灑去猶能化碧濤。」「拚將十萬頭顱血,須把乾坤力挽回。」秋瑾犧牲時年僅31歲,《秋瑾詩文集》一卷,憑弔才女,百讀不厭。
                                                                   (2002.03.08)



2012年3月7日 星期三

《八百》....( 白墨)

白墨書生勤奮,專欄麗璧輝煌。十六春秋捐赤膽,八百文章獻熱腸,忽然人世狂。
佛國當年浪跡,花蓮昨日蟾光。五九六三追日月,九百千千筆健強,唯我同硯窗。
         ──關不玉《破陣子‧敬賀「麗璧軒隨筆」八百期》

十六年前(1996年)中秋節,我在《華僑新報》刊出「賞月」,作為《麗璧軒隨筆》專欄第一篇,當時用了「盧茵」的筆名,以我的姓加內子的名組成。時間過得真快,今期正好第八百篇。

第100篇時,題目「百篇」,第200篇「收成」,第300篇「三百」,第400篇「總結」,第500篇「十年」,第600篇「筆記」,第666篇寫「考驗」,第700篇「七百」,如此類推,第800篇的題目就用「八百」吧。

八百個星期,的確不算短。八百篇隨筆,一百六十萬字,寫了些什麼?諸君可以到「無墨樓‧麗璧軒」博客上的「總目錄」一覽無遺。由於是隨筆,所以切忌高談大道理,避免說教訓話,只在不顯眼處落墨,往往都是雞毛蒜皮,身邊發生的芝麻小事。雖然難登大雅之堂,但每一篇都用心去寫,認「真」敲鍵,沒有無病呻吟或「為賦新詞強說愁」,也沒有人云亦云、拾人牙慧,或天下文章一大抄。每一篇也不需標榜「原創」,連許多篇名都是自創,如「潮譽、潮頌、詩展、旅遇」等,文責自負,個人立場、觀點與報社無關,筆下評論、爭議純屬自由發揮,看官請不要對號入座。

八百篇隨筆中,詩詞研究、時事短評、人生百態、回憶前塵、感懷俗世,每多提及;資料蒐羅、自修心得、學海泛舟、世情剖析、人物縱橫,都有兼收。旅遊點滴、閱歷見聞、神奇怪異、疑案謎團、紫微八卦,也曾涉獵。月缺月圓,花開花謝,十六個春秋就這樣度過,怎不令人感慨萬千?

如果問我,寫八百篇隨筆的心路歷程,我只能用酸、甜、苦、辣來形容。也就是說,四個字中只有一個字是「甜」,其他三個字是「酸、苦、辣」。先說「甜」,因為一個「甜」字,就可抵銷所有酸、苦、辣。首先是讀者的共鳴,是他們的支持和愛護,支撐我繼續不停筆耕十六載;其次是對自己的增值,要不斷學習、摸索,不斷研究、探討,不斷找尋答案,才有源源不斷的創作靈感,才能挖掘出新的寫作泉頭。最後是收穫,寫了八百篇,能在網上開博客,廣交全世界朋友,這一個「甜」字,就把所有辛酸、痛苦、毒辣都一筆勾消了。即使在動手術後出院回家,或工傷躺臥,仍在床上敲鍵寄稿,風雨無阻。樂觀處世,把一切不愉快的東西拋諸腦後,將不如意、不順心的境遇當成「水過鴨背」,捫心自問,俯仰無愧於天地良知,也就心安理得了。

所以,我沒有把趕稿當成一道難題,而是作為樂趣。每個星期三,我照常是凌晨六點鐘放工,回到家一倒下床就爭取時間睡覺,九點半起身,沖個涼後,喝杯香濃「齋啡」(不放奶也不放糖),先將「詩壇」定稿,大約中午才到地下室寫稿,下午兩點鐘連同「詩壇」寄到報社、詩友,午餐後上床再小睡,三點半起來,將隨筆和「詩壇」貼在兩個網頁上,四點鐘出門上班。星期四起床後才將「詩壇」分類到「各家詩詞集」中。每個星期三幾乎一模一樣,十幾年沒變,成了「習慣」。

也許有人會問,哪裡會有那麼東西寫?會不會「盧郎才盡」,擠不出墨汁來?問得好!我曾經坐在書桌前對著電腦,腦子一片空白,精神無法集中,什麼也寫不出;乾脆離開書房,到後園走一圈,呼吸新鮮空氣,欣賞滿園花草,再喝一杯黑咖啡,或在陽台曬太陽,然後回到地庫,靈感就來了。也有一次,寫到一半,電話鈴響,聽了好友的心聲,我把所有東西全部刪除,重頭構思敲鍵,由於「胸有成竹」,文不加點,一氣呵成,奔流入海,浩浩蕩蕩,兩千字新嬰就這樣「降生」了。

到越南、台灣、香港或到美國,我都帶著手提電腦,每天就像寫日記,成了生活中不可少的一部分。在隨筆中加詩詞,也成了本欄的特色,八百篇隨筆,成了我寫詩填詞的好平臺,凡是無法在「詩壇」發表的詩,我都會放在《麗璧軒隨筆》中。我在「探親之旅」中,擬定了四十首七律,終於完成「香港之旅」、「廣州、深圳之旅」、「越南之旅」和「旅中留墨」;在「詩詞之旅」中,我也擬定了四十首七律,分別是「臺灣之旅」、「香江之旅」、「尋根之旅」和「穗深澳之旅」,由於《華僑新報》「詩壇」稿擠,未能發表,時過境遷,將陸續在博客「組詩一覽」中一一貼上。

或問我是否會將《麗璧軒隨筆》八百篇整理出書,我有這個願望。但這麼多篇文章,必須分類彙編,以叢書系列逐卷出版,這工程太浩大,不像《白墨詩詞集》一冊付梓,一千五百首全收進集中。如今互聯網方便,電子書閱讀成風,上網瀏覽,八百篇文章盡收眼底,還是先推廣博客,再研究出書細節。至於是否寫到一千篇,我還是老話一句:「只要《華僑新報》辦到1300期,這隨筆就能寫1000篇。」再次感謝法國關不玉兄的贈詞《青玉案》(第600篇)、《菩薩蠻》(第700篇)和《破陣子》(第800篇),想到今年五月將到巴黎與這位四十多年的老同學相見,我就「甜」了!

(2012.03.09)

2012年3月5日 星期一

社会在进步....(余良)


战争冲突不断,环境恶化不息,自然灾害连连,经济困难重重……。打开每天的报纸,都是这些坏消息。

不过,也有一些好消息:科技一日千里,讯息传播迅速,飞行日益安全,全球化促进大国之间一定的国际合作共同解决重大的政经问题等等……。

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里,更好的消息是社会在不断进步。它表现在人民当家作主的意识空前强烈,向政府高官甚至最高领导品行操守问责之声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