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7日 星期三

《懷念》....( 白墨)

患心臟病一年餘的林超泉老師,由於手術出血過多,於6月12日病逝紐西蘭,享年81歲。噩耗傳來,散居全球的高棉金邊端華學生紛紛給李群老師發出慰問信,並撰寫悼念文章、詩詞、輓聯。

最先收到法國姚洪亮學長的《鎖窗寒》悼詞,我帶到工廠,當晚次韻填了一首;並用四支韻撰寫祭文,字數與全僑公祭大典祭文一樣,每句四字,合計48句,24個字押韻,講究平仄,用過的字不能重覆。除了為公祭大典撰寫15篇祭文,其他的只寫過四篇:2002年6月悼林達威醫生、2002年11月悼永興隆李俊棠、2007年2月悼子漢(陳桂)、2012年6月悼林超泉老師。終於趕在放工前完成。

將姚洪亮兄和我的《鎖窗寒》貼在博客上,隨即收到法國江麗珍同學和美國蔡麗華同學寄來步韻的《鎖窗寒》,又接到愛民頓曾任歐老師寄來悼念文章,老伴打字後,我將四首悼詞和祭文、悼念文章一起寄去紐西蘭,由翁開順同學轉交李群老師。感謝老師、同學的指正,祭文三易其稿,將錯處、別字一一刪改,包括「企(泣)血、愛鋁(侶)、教晦(誨)」,以及「庸醫、授勳」等。

林超泉老師追悼會於6月23日舉行,住在紐西蘭的翁開順同學在「端華網」上寫道:「今天早上約九點鐘左右,我趕到位於奧克蘭北岸墓園中的殯儀館,準備參加林老師的追悼會。林老師家人和工作人員已經都在那裡忙碌著許多準備工作,來自世界各地的二十多個花圈佈滿了簡單、樸實的靈堂,我們端中第十一屆的花圈亦在其中。此次我代表我們同學購買花圈敬送林超泉老師,花圈上寫了“林超泉老師千古”下款是“曾任歐、廖如真率端中第十一屆全體同學同敬輓”。許多親友過後陸續抵達,大家坐滿了整個殯儀館,追悼會按時在10點30分舉行。端中校友,曾經在磅針培華任教的蔡永成主持了追悼會。我被安排在追悼會開始時念讀國才同學所撰寫的祭文,接著安排了家屬講話和親友講話等等。我也被安排在親友講話的部分唸讀三位同學(盧國才、江麗珍、蔡麗華)和一位學長(姚洪亮)的悼詞。另外也唸讀了香港許昭華學長和加拿大危亦健老師的輓聯。追悼會在11點30分肅穆的氣氛中結束。安息吧!林老師。」拜互聯網所賜,資訊發達,我們雖然萬里相隔,沒有機會遠赴紐西蘭北島奧克蘭,也能通過開順同學的即時報導中,間接參與林超泉老師追悼會。

當天追悼會結束後,便接到李群老師寄給全球端華師生的感謝信,一字一淚,寫得非常感人:
「感謝大家為他做的一切....(李群)

親愛的老師同學和朋友們:
林超泉老師確是長眠了。在進入手術室之前一刻鐘,他已經開始恬睡。睡前他對我說:「等手術後,我們就可以去旅遊了。」就這樣,帶著憧憬他走進了夢鄉,直至離世,他依然在恬睡中。

今天早上,我們為林老師舉行了追悼會,一切由這裡的同學們幫助操持。在會上,同學們發表了好些感人的講話外,還宣讀了大家寄來的唁電、輓聯、詩詞、慰問信。禮堂裡滿放大家送來的鮮花,場面莊嚴肅穆而溫馨。

感謝大家為他做的一切。對此,我們家屬將銘記終生。

請接受我們深深的鞠躬。

李群 泣草 2012.06.23 晚」

接到多倫多張清老師的悼念文章,他和曾任歐老師都曾經到過紐西蘭探望林超泉老師,而曾任歐老師於1965年到端華接替林超泉老師的空缺(林老師赴桔井中山學校出任教務主任),兩人一別35載,直到2000年才在法國巴黎重逢,頗具戲劇性。我與寫《紅色漩渦》的作家余良通電話,更了解林老師的為人,他平時待人和藹可親,彬彬有禮;在大是大非面前,正直不阿,一身傲骨,不向強權低頭,充滿正義感和知識份子的道德勇氣。與楊璧陶老師一樣,是一位值得大家敬重的儒者。

詩人臧克家在紀念魯迅時寫的一首詩《有的人》開頭寫道:「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常言道,豹死留皮,人死留名。是流芳百世的岳飛,還是遺臭萬年的秦檜,史家董狐直筆是不講情面的。所以,生與死,在佛家看來,只是換了個臭皮囊,沒有什麼了不起;但對史家來說,就要看立言、立功、立德。活著做的好事,後人會讚譽;活著幹的壞事,後人會唾罵。有的人行屍走肉,未蓋棺已先定論;有的人走了百千年,他的事蹟一代一代傳頌,歷久不衰!

懷念林超泉老師,就像懷念張德潛老師、楊璧陶老師一樣,感觸很多。我到巴黎時,有端友會同學直言,要是他們下筆,就不會像我那樣寫《做人》,而會婉轉、圓滑,我接受他們的批評,也嚐試修改文中尖銳的語氣,但每當想起往事,想起赤柬統治下喪生的數百萬無辜生靈,我不能改!

2012.06.29

2012年6月23日 星期六

感谢大家为他做的一切....( 李群)

親爱的老师同学和朋友们:
林超泉老师确是長眠了。在进入手术室之前一刻钟,他已经开始恬睡。睡前他对我说:「等手术後,我们就可以去旅游了。」就这样,帯着憧憬他走进了梦乡,直至离世,他依然在恬睡中。

今天早上,我们为林老师举行了追悼会,一切由这裡的同学们帮助操持。在会上,同学们发表了好些感人的讲话外,还宣读了大家寄来的唁电、輓联、诗词、慰问信。礼堂裡滿放大家送来的鲜花,场面庄严肃穆而温馨。

感谢大家为他做的一切。对此,我们家屬将铭记终生。

请接受我们深深的鞠躬。

李群泣草 2012 6 23 晚



深深悼念林超泉老師....( 曾任歐)

2012年6月12日早上,打開電腦網站,忽然看到「林超泉老師因病逝世……」的訃告。這個突如其來的噩耗,令我無法相信;因為本月初從紐西蘭奧克蘭來的端華校友李葉明一行四人來探望我們時,我曾經親口探詢「林超泉、李群老師夫婦近況可好嗎?」葉明就非常肯定的回答說:「他們倆老一切如常,健康無恙。」怎麼竟會突然匆匆走了?!我心裏非常難受,幾天來心煩意亂,坐臥不安;輾轉床頭,夜不能寐,都在追憶與林老師有關的往事。

其實,我與林超泉老師並未同事過;但卻又有一段奇妙的情緣牽連著我與他兩人的心。原來,在1965年暑期即將結束之際,張德潛主任約我到教務處會晤林超泉老師。見面時,張主任滿面笑容地介紹我們認識:「新學年,林老師另有高就,將前往桔井中山學校擔任教務主任;在端中的職務就由曾老師來接任。現在就請你們兩位聊聊交接事宜吧!」當我和林超泉老師緊緊握手時,竟感到有一股暖流,從他的雙手傳到我的心中。林老師平易近人、熱情謙恭、毫無架子的品行,通過他的言行舉止,便給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與記憶。

1965年暑期一別之後,便一直到2000年春,才於法國首都巴黎的「金邊端華中學師生、親友2000年聯歡宴會」上,相隔35年之後第二次重逢聚會。雖然一別數十載,且又遭受印支烽火摧殘,柬共赤潮蹂躪,大家卻都能逃出生天,歷劫不倒;到了西方自由國度,又能重獲新生,再創輝煌……。多少事情、多少話要傾訴!只可惜集體活動頻密,促膝談心的時間難以安排,短暫的十天一瞬即逝,我們還來不及敘舊,便又匆匆握別了。

2005年夏,我們夫婦倆有機會前往澳洲與紐西蘭探訪師生、親友;有機緣親臨林府拜訪林、李兩位老同事 (我內人廖如真和李群老師60年代中至70年代是廣肇惠中學的同事)、老朋友。並蒙李群老師親自駕駛私家車;林超泉老師整天作陪,主賓四人環奧克蘭一日遊。當天,我們環遊了奧克蘭各處景點;嚐盡了中西各種美食;促膝暢敘了60年代崢嶸歲月、70年代血雨腥風的日子、以及80年代迄今,重獲新生的幸福生活。在開誠佈公、無所顧忌的細訴傾談中,我發現我們倆和他們倆的看法、觀點,以至性格,都是很接近,甚至是那麼相似的。所以一見如故,成為可以推心置腹的好朋友。握別時,我曾邀約他們夫婦倆:「有假期、有機會時,請到加拿大我們的小城來作客!我們當會掃徑以待!」林老師曾欣然接受了。怎料如今他竟匆匆走了!

自獲悉林超泉老師遽逝的噩耗之後,我們夫婦倆難過不已,我們曾經向翁開順夫婦、林紹強大夫、江麗珍,以及將林夫人等友好,了解林超泉老師生前的仁風義舉,以及予人的印象。他們都異口同聲的回覆:他的為人是:一、謙虛謹慎;和靄可親;二、處事冷靜、穩重、踏實;三、從不偏激,不盛氣凌人;四、艱苦樸素,吃苦耐勞。這些也就是林超泉老師高尚的品德與人格!值得我們紀念與學習。

林老師:尊夫人李群老師堅強穩重;令子女事業有成;家庭團結美滿。你完美的一生堪稱福蔭矣!願你放心走好!安息吧!林超泉老師。

(曾任歐、廖如真夫婦仝敬輓)

2012年6月19日 星期二

鎖窗寒──悼念林超泉老師病逝紐西蘭

鎖窗寒
──悼念林超泉老師病逝紐西蘭
‧姚洪亮‧
霧鎖窗寒,霜欺鬢短,落花時節。驚聞噩耗,驟失校園師傑。去超匆、九泉赴召,昊天孰忍音容絕。記學堂歡悅,湄河歲月,赤潮兵轍。
嗚噎,憑誰說,慟歷劫鴻儒,轉蓬賢哲。星沉澳紐,旦夕陰陽離訣。越棉寮,桃李泣歌,濂溪翰苑千古別。寄悲詞,萬里迢遙,悼訴情淒切。

鎖窗寒
──悼念林超泉老師病逝紐西蘭步姚洪亮兄原玉
‧盧國才‧
淚灑湄江,星沉北島,弔花時節。晴天霹靂,痛失故園人傑。念功德、未能報恩,端中碩果何堪絕?嘆可親和悅,黌宮歲月,蹈循儒轍。
哭噎,常言說:敬傲骨賢師,赤心仁哲。金邊再會,怎奈相逢成訣。悼詞填,泣血謳歌,雲山萬里難送別。祭文呈,寫斷肝腸,哽咽空悲切。

鎖窗寒
──沉痛悼念林超泉老師敬步姚洪亮學長、盧國才同學原玉
‧江麗珍‧
雁泣烏啼,青山哽咽,絮飛時節。五洲四海,共祭良師人傑。乍驚聞,撒手世間,柔腸寸斷傷難絕。恨緣慳再見,天凡永隔,痛盈心轍。
悲噎。皆評說,事造育英才,古今賢哲。千禧聚首,孰料歡顏離訣。憶先生、如沐暖風,散雲逝水容拜別。看星沉、夢遍春秋,更是情淒切。

鎖窗寒
──沉痛悼念林超泉老師敬步姚洪亮學長、盧國才、江麗珍同學原玉
‧蔡麗華‧
暗雨摧林,狂風掃李,暮春時節。驚雷貫耳,亦哭故園人傑。憶當年、硝煙漫天,校門緊閉鐘聲絕。敬陷身獸穴,難堪歲月,拒循狼轍。
咽噎,先聞說,再讀友悲詞,念師仁哲。湄河折柳,不預竟成離訣。祭英魂、香裊淚盈,親朋四海同拜別。鎖窗寒、唱斷柔腸,未解情淒切。




2012年6月17日 星期日

敬悼林超泉老師病逝紐西蘭(祭文) ....(盧國才 撰)


晴空霹靂,天地同悲。端中碩果,與世長辭。
驚聞噩耗,藥石難施。滿懷愁緒,化作悼詞。
肝腸寸斷,泣血成詩。五洲桃李,永別恩師。
祭文遙寄,恕我來遲。靈前恭讀,痛入心脾。
校園往事,點滴追思。有緣受業,刻苦求知。
諄諄教誨,奉獻無私。栽培哺育,指導扶持。
感恩未報,幼鳥離枝。故園赤禍,風雨狂吹。
災餘劫後,老樹新姿。晚年安享,頤養神怡。
福躬添壽,愛侶伴隨。華章撰寫,吐氣揚眉。
崢嶸歲月,銘記豐碑。黌宮回憶,留下傳奇。
遽然仙逝,淨土西歸。言行道德,賢哲所遺。
永生極樂,史冊名垂。每逢忌日,奠祀如期。
嗚呼哀哉,伏惟尚饗!



2012年6月13日 星期三

步韻唱酬....( 詩詞園地)

虞美人
──歡迎盧國才同學(用黃庭堅韻)
‧鄭懷國‧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
天涯海內聽楓信,五月佳期近。花都煙雨怨春遲,劫後重逢桃李發新枝。
嬌紅艷紫群花妒,但愿芳留住。同窗南國友情深,回首當年還是少年心。

虞美人
──敬和鄭懷國同學原玉
‧盧國才‧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
花都五月逢花信,轉眼歐遊近。卌年再見未嫌遲,禿樹枯藤劫後冒新枝。
情濃不管群芳妒,歲月難留住。有緣剪燭夜猶深,故國同窗今日樂知心。

虞美人
──初晤盧國才學兄敬步鄭懷國、盧國才原玉
‧姚洪亮‧二零一二年五月廿一日
西園鵲喜傳音信,報說君來近。識荊晤敘恨逢遲,腆面窗前月下賞虯枝。
花香莫怕招人妒,但盼春常住。暢言昵語惹情深,樂得今宵閑適共談心。


一叢花
──歡迎國才、惠茵同學訪法
‧江麗珍‧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
桃紅萬縷綴新枝,綠葉碧凝遲。花聲草語緣何事?故人至、欲覓蘭芝。尋舊探賢,觀幽覽勝,樂事美如斯。
柳絲妙曼舞千姿,杳杳透芳菲。韶光逝去痕猶在,縱情處、不勝依依。鶯唱燕啼,春光又是,夢裡賦成詩。

一叢花
──次韻江麗珍同學
‧盧國才‧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
天涯桃李綻花枝,聚首莫嫌遲。 滿園春色風光好,樂題賦、翠竹金芝。 蘭桂高標,精英拔萃,美景頌於斯。
端中玉樹展雄姿,颯爽吐芳菲。 同窗昔日青春夢,再回首、情誼依依。 劫後重逢,當年學子,話舊意如詩。

一叢花
──初晤盧國才學兄敬步江麗珍、盧國才原玉
‧姚洪亮‧二零一二年五月廿一日
楓鄉墨苑有高枝,攀望恨瞻遲。情柔似水冰心潔,喜相見、玉樹瓊芝。才女俊賢,天涯遠客,賡詠樂如斯。
良辰美景展嬌姿,秀色靄菲菲。同窗彥傑吟箋妙,欲酬和、韻步聲依。循譜覓書,枯毫拙筆,驥尾附蕪詩。

卜算子
──讀國才兄「歐遊日誌」
‧關不玉‧二零一二年五月廿六日
不了麗莎緣,未作梵宮賦。十日歐遊雨似情,絮絮知心語。
已是送君時,還記迎君處。兄嫂安康福壽常,望早日、重相聚。

註:麗莎指名畫「蒙娜麗莎」,梵宮指梵爾賽宮。

卜算子
──次韻關不玉兄
‧盧國才‧二零一二年五月廿六日
珍惜故鄉緣,喜作同窗賦。卌載端中校友情,盡訴心中語。
相擁綻花時,捨別飛鷗處。風雨辭君淚暗藏,記此約、再團聚!

卜算子
──次韻鄭懷國、盧國才同學
‧蔡麗華‧二零一二年五月廿七日
千里故鄉緣,兩闋佳詞賦。印證端中閏土情,翰墨留心語。
恰是暖春時,依舊花都處。數十同窗集一堂。憶往昔,慶歡聚。

卜算子
──次韻懷國、國才、麗華同學
‧江麗珍‧二零一二年五月卅一日
春拂百花妍,俊彥題新賦。彩筆繽紛萬里情,繫住癡心語。
相見草芳時,惜別香濃處。雅興高誼砌入詞。續舊曲、又歡聚。

2012年6月9日 星期六

歐遊詞草(二十首) ....( 盧國才)

風入松
──歐遊詞草之一:拜謁薛世祺老師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
花都塔影訪祺公,有幸謁詩翁。百齡人瑞康而壽,笑聲似、旭日春風。攝影聊天話舊,贈書題字情濃。
塑雕山水樂無窮,豪語見心紅。師恩浩蕩常銘記,卌餘年、劫後重逢。恭祝堅如勁柏,敬祈健若蒼松。

臨江仙
──歐遊詞草之二:與端華同學巴黎團聚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
回顧昔年如夢境,有緣同校同窗。莘莘學子正疏狂。調皮遊響水,傲氣渡湄江。
往日端華成記憶,而今鬢雪頭霜。豪情依舊友情長。提壺欣暢飲,折柳怕離觴。

水調歌頭
──歐遊詞草之三:感謝巴黎端華第十一屆專修班同學熱情款待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
有幸花都聚,屈指卌餘年。同窗情誼深厚,別後喜團圓。華髮相逢話舊,往事依稀若夢,溫暖潤心田。暢敘笑聲起,祝福掌聲連。
投怒海,避赤禍,覓新天。家園重建,回饋母校報師緣。網訊流通四海,學子交遊百國,世界鼠標牽。感激無從謝,水調寄諸賢!

一翦梅
──歐遊詞草之四:巴黎麗都夜總會觀賞演出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
酒綠燈紅夜夜顛,歌舞連綿,艷舞纏綿。麗都享譽盛名傳,只問錢緣,莫問情緣。
美女穿梭亂眼前,乳浪掀天,臀浪滔天。銷金歲月不知年,夢裡如仙,醉裡神仙。

鵲橋仙
──歐遊詞草之五:遊瑞士日內瓦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四日
梧桐似傘,湖光如鏡,世外桃源在此。城牆古砲閱滄桑,見證了、人間悲喜。
品嚐乳酪,參觀畫展,聯大追尋斷椅。匆匆走馬又看花,最堪記、沖天噴水。


鷓鴣天
──歐遊詞草之六:遊瑞士蘇黎士喜逢德國陳正群老同學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
古堡相逢慰此生,居高臨下瞰蘇城。湖邊留影懷深誼,橋上觀光憶舊盟。
穿石路,訴離情,源頭瀑布響濤聲。金融股市千家富,山景藍天萬里晴。


一斛珠
──歐遊詞草之七:遊德國古鎮感懷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
旅途懷古,千年小鎮多風雨。繽紛鮮艷如花圃。童話書中、夢幻天堂路。
粉牆藍綠紅黃譜,畫家彩筆山城舞。眼前疑是仙鄉住。美景難辭、照片留回顧。


踏莎行
──歐遊詞草之八:遊德國新天鵝堡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
古堡猶存,天鵝已去。主人飲恨悲無語。君王權位似雲煙,醉心音樂驅愁緒。
富貴何如,榮華幾許?宮廷歲月情難抒。隱居山野避塵囂,千秋功過留誰敘?


南歌子
──歐遊詞草之九:詠巴黎聖母院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
駝俠人何在,鐘樓寺尚存。文豪雨果若還魂,驚訝巴黎變化扭乾坤。
加冕拿翁憾,消災聖母恩。教堂千載屹晨昏,閱遍世人悲喜入空門。


破陣子
──歐遊詞草之十:詠凱旋門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
征戰他疆跨越,凱旋何日歸來?大業未成君已逝,壯志難酬骨怎埋?拿翁曠古才!
遺體為民而掘,巨門為汝而開。一代英雄囚愛島,廿載亡魂伴白骸。停靈舉國哀。

小重山
──歐遊詞草之十一:詠埃菲爾鐵塔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
拔地凌空插入雲,劍鋒驚出鞘,震乾坤。百年鐵塔閱沉淪,憑冷眼,屹立笑紅塵。
千尺巨神身。巋然常守護,度晨昏。峻崢高聳指天伸。埃菲爾,俯首覽遊人。


青玉案
──歐遊詞草之十二:詠羅浮宮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
珍藏精品收天下,覓國寶、甄真假。蒙娜麗莎牆上掛。神工雕刻,大師繪畫。件件連城價。
由來藝術推歐亞,懷舊幽情更風雅。金字塔前今古跨。斷垣殘璧,秦磚漢瓦。詠史留佳話。


虞美人
──歐遊詞草之十三:巴黎有幸三逢姚洪亮詩兄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
神交網上心儀久,校友成詩友。廣聞博識必謙虛,雅士詠風吟月韻林居。
花都圓我瞻韓夢,三顧還相送。潮州城裡喜初逢,但願明年盟約賞楓紅。


附:姚洪亮「虞美人──三逢次韻奉和白墨學友“有幸三逢”」:「熒中筆下詩緣久,早結金蘭友。知君骨傲意恬虛,享譽文壇贏得榜前居。筵間細訴湄河夢,淺酌深情送。花都五日喜三逢,執手相扶看取夕陽紅。」


水調歌頭
──歐遊詞草之十四:旅歐適逢六十初度感懷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
臨老遊歐陸,花甲逛花都。虛齡六十初度,康健樂何如!鐵塔躬身見證,聖母垂眉禱祝,知足百愁除。夕照傾杯飲,好友伴征途。
穿小鎮,登古堡,覽翠湖。抒懷吟詠,煙雨山色畫中居。夢境流連忘返,美景疑真若幻,難得享三餘。客旅逢華誕,至愛贈詩書。


天仙子
──歐遊詞草之十五:與姐夫、二姐於巴黎喜相逢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
骨肉分離逃難後,無恙平安天庇祐。傷心往事莫重提,怕回首,悲話舊,歷劫餘生驚虎口。
姐弟相逢親誼厚,兒女成材枝葉茂。辛勞汗水灑園林,德富有,仁福壽,祝願家門添錦繡。


蝶戀花
──歐遊詞草之十六:惠茵與胞兄相會於花都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
手足團圓盈熱淚,闊別多年、歐陸欣相會。痛飲傾杯堪一醉,有緣今世親兄妹。
遲暮人生驚晚歲,浪跡天涯、聚首心寬慰。折柳依依難入寐,魚書訊息千金貴。


夜行船
──歐遊詞草之十七:陳景秋家宴有感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
好友相逢猶隔世,屈指算、卌餘年矣!柬國同窗,泰京共事,你我宛如兄弟。
回憶前塵催熱淚,逃虎穴、夢迴心悸。細訴滄桑,倍添情誼,良夜舉杯堪醉。


夜遊宮
──歐遊詞草之十八:雨中遊巴黎
二零一二年五月廿一日
傘下微微細雨,訪劇院、甘霖如注。塞納河邊獨懷古。景淒清,樂吟詩,欣散步。
國旗迎風舞,馬賽曲、激揚思緒。憑弔君王斷頭處。夜巴黎,濕衣襟,牽肺腑。


江城子
──歐遊詞草之十九:與巴黎端華同學於鼎泰峰出席餞別宴
二零一二年五月廿一日
匆匆來去滿風塵,乍逢君,又辭君。回首當年、歲月不留痕。談笑聲中銷別緒,談舊夢,笑純真。
噓唏世事若浮雲,未尋君,已思君。情繫端華、聚散更加親。懷念舉杯同祝福,懷校誼,念師恩。


唐多令
──歐遊詞草之二十:再會!巴黎
二零一二年五月廿二日
滿載盛情歸,空懷愁緒回。淚盈眸,捨別依依。美景難留人易老,誼長在,扣心扉。
團聚嘆睽違,分離怕送機。破雲層、鐵翼西飛。十日歐遊何太急,說再見,手輕揮!


歐遊日記其十一(完結篇)....( 盧國才)

景秋今早六點鐘來找,惠茵昨晚回來後忙著收拾行李,凌晨近兩點才睡,我不忍心喚醒她,自己一人下樓,和景秋一起吃早餐,他一直陪我到七點多才離開,我們依依不捨道別。劉光、姚洪亮先後來電話,相約在機場見面,麗珍九點許就來,我們的行李超重,必須多一件攜上飛機。懷國十點許開車來,他幫忙把行李搬上車,取道環城高速公路去戴高樂國際機場。


一路上,麗珍和懷國與我們談了很多,抵機場時,姚洪亮、劉光一早已到辦理登機手續後,時間已不多,大家匆匆道別,拍照留念,洪亮兄送我一本專修第八屆第二班同學編印的《同窗緣》,在扉頁上還題了一聯相贈:「白箋麗璧懷家國,墨寶軒珍映翰才」,將白墨、麗璧、懷國、麗珍、國才等字都嵌入聯中。我們連續三次相見面,也算有緣。由於我的大相機已放進行李中,必須他們拍的照片寄給我,才能貼在遊記中。

到鐘入閘,我們向來送機的懷國、麗珍、洪亮道別,他們先回去,劉光繼續留在機場陪我們,直到進了閘口才離開。我的小相機派上用場,與他拍了一張照片留念。劉光說他讀了我的一篇《諒解》,深有感觸,我答應寄給他關於做詩的資料。

我們進入檢查站,終於登上飛機,麗珍打電話來時,我們在飛機上,她祝我們一路順風,平安抵步。下午兩點正, TS111號班機起飛,比原定時間遲了半小時。飛機穿越英國、愛爾蘭,跨越大西洋,經過六個鐘頭的飛行,於巴黎時間晚上九點正抵達加拿大滿地可杜魯多國際機場,滿地可時間是下午三點。小女兒來接機,她自五月五日去古巴,十七天沒有相見,看到媽咪和老豆,欣喜若狂,緊緊相擁。我十多天沒開車,當然不讓女兒駕駛,有車的感覺真好!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幾位同學報平安,又打去愛民頓給曾任歐老師,打給大姐、二姐,姚洪亮來電話問我們歸途是否順利,譚銳祥壇主來電話,並傳真詩稿,伍兆職詩翁隨即也來電話。女兒去買外賣回來時,我的眼皮已睜不開,因為滿地可時間晚上六點半,在巴黎已經是午夜十二點半,草草填飽肚子,就上床休息。工頭來電話催我去上班,他說如果我今天不回去,昨天長週末的有薪假期就無薪,女兒叫我繼續睡,無薪就無薪,眼睛都睜不開了還要上班。大女兒幾點回來,我都不知道了。

就這樣,我們結束了短短十一天旅程,滿載了親情、友情、師生情、同窗情、筆墨情、同鄉情而歸,回顧這段日子,每一天的活動節目都很緊湊,同學們為我們夫婦的住宿、交通、約會、購物、觀光操心,妥善安排,我們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激,也深感歉疚,無已為報。謹以《歐遊日記》記述難忘的每一天,永遠銘記在心。由於旅途中,時間有限,遊記倉促寫成,都是急就章,掛一漏萬,而且三言兩語,難登大雅,還祈大家見諒。同學們贈送的禮物太多,無法一一羅列,也乞請原宥!衷心遙祝各位同學:身體健康,諸事合想!

歐遊日記其十 ....( 盧國才)

一早起來,和惠茵到樓下Le Coche咖啡廳,喚了兩份豐富早餐,巴黎的香濃咖啡,把我們迷住了,我每天不知喝了多少杯,一面享用,一面回顧這十天的難忘經歷。時間過得真快,明天就要回加拿大了。這段日子,我似乎活在夢境中,每天都旅遊,每天都與同學見面,好像真的退休;如今夢醒了,又回到現實,又要通宵上班,什麼時候才可以無憂無慮,想休閒就這裡飛那裡飛,不必有工作壓力。

麗珍來電話,我們步行去她的家,然後出門。天色變陰暗,麗珍說要帶雨傘,我嫌麻煩:反正今天都在室內活動,不必撐傘。我們乘搭第27號線巴士,在歌劇院附近下車,大雨傾盆,而且越下越大,為了不被淋成落湯雞,我跑到對面一家賣紀念品的小店買兩把印著巴黎的雨傘,又買一個很重的銅鑄凱旋門。有了雨傘,我們步行去巴黎歌劇院,雨中拍照,照相機都淋濕了。

我們冒雨來到歌劇院附近的Galeries Lafayette拉法葉百貨公司,分成好幾座,樓高七層,宮廷式裝修,非常豪華。只見顧客如雲,名牌店前還要排隊分流入內,大包小包提出來的不乏中國人面孔。惠茵在Burbery買了一條絲質格紋圍巾。

我們又到同一條奧斯曼大道上的Au Primtemps春天百貨,惠茵在Louis Vuitton專賣店買了手袋和錢包。持外國護照可以到機場出境時退回稅款,選擇退回現金大約百分之十,將退款存進信用卡可以退回百分之十二。滿載而歸,我們乘搭地鐵回到第十三區,把東西放好,再到華都吃午飯。又去麗珍家對面的家樂福超級市場買咖啡和其他東西,然後回住處休息。

晚上七點半,景秋夫婦開車來,一起步行去我住處附近La Mangue Verte鼎泰峰酒家。登上二樓,住第十三區的同學和其他區部分同學陸續赴宴,包括:陳碧英、曾慧琳、蔡琴華、黃丁秀、郭蓮燕、許懷嬌、林俊杰、鄭懷國、陳景秋、杜秀賢和我們夫婦一共十二人;江麗珍因為有約不能同來。

我首先感謝同學們的熱情款待,對我寫錯名字、張冠李戴的差誤,希望同學們能見諒,我會第一時間在博客中修正,相信還是有錯漏,包括遺漏掉陳兆華的名字、將贈送50法郎紀念幣的郭蓮燕寫成了陳碧英,都一一更正。我們天南地北,海闊天空,無所不談,笑話不斷,笑聲頻起,氣氛十分和諧融洽,我沉浸在溫馨的同窗情誼中,感懷五中,情緒激動。同學們希望我能參加下一次旅遊活動,因為大家到中國大陸、越棉寮、星馬泰、澳洲紐西蘭,我連一次也未曾參加過。

我與曾慧琳自小就相識,超過半個世紀,真是青梅竹馬;陳碧英與我同班,班主任是陳綠波老師;我向她打聽其他同班同學如李鳳珍、方美香等的消息。蔡琴華和哥哥蔡琴亮都與我同班,琴亮現居越南。黃丁秀從廣肇惠中學和我就同是中三4班,班主任是唐炳明老師,多年前她來滿地可時我有去她妹妹的家相見。郭蓮燕給我的印象是她的兩條辮子,如今沒有辮子,還說得一口純正的粵語,原來她在香港住了整整十四年。許懷嬌生動描述她說寮語、泰語的趣事,我收到她用紙親手編摺的聖誕老人,手功精細,是值得收藏的藝術品。林俊杰的親切笑臉最令人產生好感,所以我沒有認錯,一見面就能喚他的名字,他將同學們活動的錄影帶貼在Yutube上,功不可沒!每年五月適逢法國報稅,鄭懷國會計工作忙得不可開交,他在百忙中特地趕來赴宴,還答應明天開車來送機。我們聽秀賢回憶她與景秋的羅曼蒂克戀愛史,十分浪漫,令人羨慕,有這樣美滿的婚姻,夫復何求?

散席後,我們拍集體照,我的相機可能今天淋濕,無法正常運作,可以拍照,但不能顯示,幸好是最後一天,否則,一千四百多張照片怎麼能拍出來?

歐遊日記其九 ....( 盧國才)

一早起來,和惠茵到第十三區散步,在超級市場買點東西,路經潮州會館,我們進去廟裡上香添香油,在門口拍照。會館裡有一幅署名湯烈文撰的對聯,是澳洲潮州同鄉會贈送,我拍了下來:「潮團相親八方鄉彥集法國,聯誼互惠一代梓賢會巴黎。」


大哥陸國翔兄一早來見我們,暢談闊別多年的狀況。然後又去第十三區,在巴黎酒家吃金邊粿雜、金邊粗麵、鴨腿麵、鳳爪、炸魚餅、豆腐花等。我們一面散步一面聊天,不知不覺到了第94區,天色突然轉暗,將快下雨,我們到了廣東會館避雨,恰好姚洪亮兄夫婦也在,我們又有緣重逢。到會館裡的廟上香添點香油,在門口留影後離開。

我們再折回住處繼續閒聊。下午三點許,景秋到來,惠茵和大哥相擁道別,哽咽出不了聲;但願兄妹有機會再重逢,而且不要隔得太久。

我們到第94區景秋的家,惠茵留下和秀賢閒話家常,我與景秋步行到附近Louis Aragon路44號端友會會址,因為約了《滄桑拾遺》作者老牛在那裡見面。抵步已近五點,老牛出來迎接,他是專修第三屆同學吳長桂,與魏漢榮老師同屆,其長文《滄桑拾遺》已連載到第34篇,資料十分豐富詳盡,值得一讀。一同見面的還有端友會網站編委劉俊棉;他是第八屆,我記得曾經讀過他一首《蝶戀花》,這首詞寫得很好。我們暢談往事,我表達了自己對一些問題的觀點和看法,認為寫文章必須對得起良知,為歷史作真實見證,要有董狐直筆,不應該昧著良心說謊,為虎作倀。有幸見到郭小紅老師,大家拍了照片留念,還見到不少同學。

晚上在景秋的家打邊爐,見他的兩個兒子,以及兩個侄兒。聽秀賢回憶她在赤柬統治下的恐怖經歷,我不斷追問細節,她都一一詳述;包括每一天大清早起床到深夜開會後回去睡覺,漫長的十幾小時是如何度過的,怎樣吃飯,用什麼餐具,怎麼穿衣,怎樣用物換藥。聽她回憶親眼目睹人間地獄的慘狀,令我們心情格外沉重,腦海裡老是浮現出手捧還跳動的女人心臟那恐怖鏡頭。夜深了,景秋送我們到麗珍的家,我們一起喝咖啡,聊天到午夜才告辭回住處休息。

歐遊日記其八....( 盧國才)

陳景秋一早來與我們在樓下吃早餐,聊天,然後他去開店,相約明天晚上到他的家吃飯。昨天姐夫、二姐特地從南部Macon馬公開車趕來,今早近十點和張展榮甥兒一起來相見。我們先去第十三區新樂園酒家吃金邊粿條,然後去遊巴黎。一路上經過密特朗圖書館、巴斯第廣場、國際會議中心,北上去La Defense拉德芳斯區。


這裡高樓大廈林立,高110米、寬108米、深112米的立方體大拱門被譽為新凱旋門,是座非常有創意的建築物。新凱旋門有一個預力混凝土的框架,外表則是覆蓋著玻璃與來自意大利的卡拉拉大理石,並由法國的土木工程公司布依格(Bouygues)所建造完成。凱旋門的兩側都是政府機構的辦公室,面積約為87,000平方公尺。屋頂的部分則是一個展覽中心。有觀光電梯將遊客帶到一百多米高的頂部。

我和姐夫已多年不見,彼此回憶在泰國的往事。姐夫是張清(菁)老師的胞弟,能成為親戚,也是緣份。1986年我來法國時,一到奧利機場就下地鐵去里昂車站,買車票搭TGV快車去里昂,異國相逢的情景歷歷在目,而今,我們都老了,甥女和兩甥兒都成家,怎不感嘆一番!

我們到甥兒的家裡聊天,適逢女兒從加拿大來電話,祝我陽曆生辰快樂,問媽咪如何與老豆在巴黎慶祝。我們到附近一家牛扒屋吃晚餐,雨中,甥兒送我們回住處,大家相擁告別,明天姐夫、二姐就回馬公,他們的餐館已經休假兩天。

2012年6月7日 星期四

歐遊日記其七 ....( 盧國才)

麗珍一早來電話,我們用了早餐後去她家會合,乘搭27號巴士去盧森堡公園。然後到附近83米高的的Pantheon先賢祠(雨果和左拉的墓就在地下室),1253年創立的La Sorbonne索博恩大學、法律學院、巴黎大學、巴黎市政廳。又到聖母院,適逢有麵包節活動,非常熱鬧;我們在左岸拉丁區吃午餐,喝咖啡,大批遊客在聖米歇噴泉前許願;跨過新橋就是羅浮宮博物館,雖然沒有時間入內參觀,但能在外面拍照也已心滿意足矣!

穿過Arc de Triomphe du Carrousel卡盧塞勒凱旋門進入Jardin des Tuileries杜伊勒里花園,到達協和廣場,憑弔被斷頭台處死的國王路易十六、王后瑪麗──安托奈特,在23米高的古埃及方尖碑前懷古一番,然後步入世界聞名的Champs-Elysees香榭麗舍大道,又向左拐去克里孟梭廣場,經過邱吉爾大街兩旁的大、小宮,來到金碧輝煌的亞歷山大三世橋,拿破崙紅色花崗岩石棺所在的Les Invalide榮軍院圓頂教堂就在橋的另一端。我們又折回香榭麗舍大道,在Paul咖啡座喝香濃咖啡,享受溫暖的陽光。

終於走到了雄偉的凱旋門,高50米,寬45米,屹立於戴高樂廣場,拿破崙生前沒有凱旋歸來通過此門,死後七年,法國才向英國交涉,要求將拿翁遺體移歸法國安葬,直到廿年後的1840年,英國由於鴉片戰爭,須與法國聯合對華,才允許將拿翁骸骨歸還。終於從聖赫勒拿島運回巴黎,穿過凱旋門,「無言凱旋」,沿著香榭麗舍大道駛進榮軍院圓頂教堂。每年七月十四日法國國慶,從這裡到協和廣場舉行大型閱兵儀式,一面巨大的法國紅白蘭三色國旗就在凱旋門正中。

我們下地鐵去參觀320米高的巴黎地標──艾菲爾鐵塔,正好有一對新婚夫婦在拍結婚照片。太陽還沒有下山,細雨稍微停,趕快獵取鏡頭,留下難忘的一刻。

與時間賽跑,匆匆趕回麗珍的家,又去第十三區潮州城酒家赴宴,鄭懷國已經久等,姚洪亮、林惠卿夫婦隨後趕來,詩壇四位詩友首次一起聚首,非常難得。姚洪亮兄將步關不玉《虞美人》和步江麗珍《一叢花》兩首詞手稿交給我。晚餐很豐富,還有法國特產的鮮魚,懷國兄請客,散席後他們陪我們步行回住所後告辭,夜已深,我們又陪麗珍走回她的家,恨不得時間停下來,能多一分鐘相處。

歐遊日記其六 ....( 盧國才)

時間過得真快,今天就要離開德國回巴黎,我們依依不捨。玲兒一早就起來,吃了早餐後又弄一桌豐富的午餐,有清蒸鮮蝦、蒸魚,還炒了幾味小菜。我們一面聊天,一面用餐,不知不覺竟到了下午。正群贈我《清明上河圖》複製長絲卷,堅持要送我到法德邊界的Karlsruhe卡蘇鎮,那裡離博登湖三百公里;玲兒怕老公自己一個人回來太悶,也要求同去。這樣一來,我們在火車上又有三個小時可以暢談。


剛上火車,找到位子坐下,只見玲兒緊閉雙眼,惠茵看情況不妙,問她是否很不舒服,她點點頭。我立即提議正群陪玲兒回去,在下一站下車再折回,要當機立斷,寧可不要車費,不可讓她來回奔波六個鐘頭。幸好他接受我的請求,我們在火車門口與他們揮手道別,心中非常牽掛玲兒的身體健康。火車在五點左右抵達卡蘇,我在車站電話亭致電給正群慰問玲兒,他說已無大礙。我們寄了行李,在車站外面走一圈,然後吃點東西,七點半,登上赴巴黎的TGV高速列車,原來正群為我們買了頭等車廂,座位舒適,還有晚餐,有電源供手提電腦使用。

由於太疲憊,我們沉沉入睡,晚上十點半抵達巴黎火車東站,陳景秋夫婦來接,一起到我們住處聊天,還帶來榴槤、芒果等。景秋將他蒐集多年的全套歐元硬幣贈送,還有柬埔寨各種不同面額紙幣,我說郭蓮燕也送了一枚五十法郎的紀念幣給我,在瑞士,我用剩的瑞士法郎和硬幣都是很好的收藏品。每到一個小鎮,我都會買一點紀念品帶回去,包括小酒杯、雪櫃磁貼、風景明信片。

景秋問我在德國的旅途見聞,惠茵說她吃到了正宗的德國鹹豬手、酸菜、香腸,我也喝了幾種德國啤酒,拍了小鎮風光照片,在德國、瑞士、奧地利邊界三角地帶繞了一圈。可惜時間太倉卒,去不成慕尼黑、法蘭克福,下一次有機會專程來德國,去柏林、漢堡、科隆,一定要搭遊艇暢遊萊茵河。景秋夫婦到凌晨一點才回去。

2012年6月5日 星期二

歐遊日記其五 ....( 盧國才)

凌晨四點便起來,將照片儲存並貼在「臉書」,補寫日記。早餐後正群和我們去搭火車,由他住的Radolfzell鎮沿著博登湖畔向南,雨中到達Landau鎮,他的好友林世偉君來接車。林君是越南華僑,和正群結識三十多年,在巴伐利亞州Kempten市開越南餐館。大雨傾盆,我們開車東行,在Fussen鎮稍停,喝咖啡,買紀念品,又在一家Zum Franziskaner餐館用午餐,品嚐馳名的德國鹹豬手,喝德國啤酒。雨一直在下,我們繼程到新天鵝堡Neuschwanstein,雨已漸小,我們乘馬車上山,每人7歐元,在山腰下車,步行一段斜路就到達古堡。

下午四點許,才輪到我們參觀新天鵝堡,門票每人12元,取了中文講解手機,隨嚮導員進入古堡,緬懷巴伐利亞國王路德維希二世,對這位酷愛音樂的國君深表崇敬;可惜他才40歲,英年早逝,生前無法在新天鵝堡內的音樂廳欣賞瓦格納之精彩演奏而引以為憾。由於堡內嚴禁攝錄或拍照,我們只能買紀念品和書籍聊作彌補。

我們步行下山,剛剛回到車中,又是狂雨豪雨,慶幸沒有被淋成落湯雞。長途跋涉,加上睡眠不足,我們都感到筋疲力盡,十分困倦,一上了車就昏沉沉睡去。

醒來已經到達Kampten市,我們到林世偉兄開的越南餐館Takobo駐足,林兄的母親熱情招待,請我們品嚐她親手煮的越南粿條。

我們在七點左右趕到火車站,天下雪,又降冰雹,風十分冷,林兄和我們在車站握別,我們返抵Radolfzell鎮已經晚上十點半。

正群、玲兒夫婦和我們吃消夜,一面聊天,一面欣賞他們的結婚照片。午夜,我和正群在書房喝XO人頭馬陳年干邑,將做詩的平仄格律、押韻等注意事項寫出來,並用「正群」兩字,做了兩幅嵌字聯相贈,完成後抄寫在《白墨詩詞集》的扉頁上。

歐遊日記其四 ....( 盧國才)

清早麗珍來喚醒我們,一起去湖邊散步,在英格蘭公園觀賞各式各樣異花奇樹,一路聊天一路捕捉鏡頭,拍了不少美麗的街景。八點半,約了京達兄一塊用早餐。十點許,麗珍送我們去火車站,我們登上去蘇黎士的列車,11點45分準時離開,別了日內瓦!我們在下午兩點半左右抵達蘇黎士,陳正群、玲兒夫婦和兒子懷南來車站接我們。正群與我和惠茵都曾經一起在金邊廣肇惠中學畢業,一起在服務隊共事,一起轉到端華唸專修班,從1965年算起,已經47年的老同學,自1970年至今,也整整42年沒見過面。我們緊緊擁抱,熱淚盈眶,不斷互相拍肩膀,久久說不出話來。

懷南開車帶我們遊車河,介紹國際金融中心蘇黎士的景點。然後登上Lipp古堡餐廳喝咖啡,吃點小食,居高臨下鳥瞰蘇黎士全景。我們在市區逛街,拍照片,流連一番,然後開車去觀看萊茵河源頭,大家在壯觀的瀑布前留影。我們進入德國時,邊防也沒有設海關檢查站,如果不說,我們根本不知道已經離開了瑞士。

太陽下山前,我們抵達德國最大的湖泊博登湖畔,在Konstanz君士坦茲鎮附近的湖中小島Mainau花園遊覽,晚餐在花園內一家名叫Zum Geniesen豪華餐廳用餐。

我們回到正群的家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我們和他在其書房聊天,暢談離別後的經歷,往事歷歷在目。又觀賞他多年蒐集的字畫、古玩,以及他的書法;我又建議他寫詩,並談及做詩格律和平水韻部,直住凌晨兩點許才休息。

歐遊日記其三 ....( 盧國才)

清晨四點許醒來,將昨天拍的照片、錄影都儲存進電腦中,然後寫第二篇遊記。麗珍五點半先來電話,六點左右抵步,我們下第14號線地鐵奧林匹亞站,僅四個站就到里昂車站,喝咖啡,用點早餐,在第21號月台登上高速火車TGV,7點11分準時出發,10點半前抵達瑞士日內瓦。邊界沒有海關檢查,連護照也沒有誰看,更不會在上面蓋印,如此跨越國界,對我們來說還是第一次,因為每次由加拿大到美國,僅過境就要花上好長的時間。

我們沿著Lac Leman萊蒙湖畔在日內瓦市中心逛一圈,在140多米高的噴泉和英格蘭公園花鐘前留影,然後到麗珍的家下榻;她的夫婿路京達大夫是日內瓦很有名的醫生,其診所與律師事務所同一座大樓。我們稍為休息一會,然後去建於十三世紀的老城參觀,麗珍對瑞士的歷史懂得很多,聽她談幾位在日內瓦出生的名人如哲學家盧梭、宗教改革家卡爾文等人的事蹟,還在古砲前拍照留念。

我們在一家馳名的Les Armures餐廳吃瑞士火鍋,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曾經來過這裡用餐,門前懸掛一塊銅牌,是他1994年9月29日簽名的一封感謝信。我破例第一次吃乳酪,惠茵特地拍下照片作為證據,她說:如果讓小女兒知道,她一定高興極了!

我們在老城繞了一大圈後回醫務所,然後再出門,由京達兄開車,遊聯合國歐洲總部,又到萊蒙湖畔散步,適逢此處舉辦「為和平漫畫展」,我被一幅幅意義深刻的漫畫所吸引,畫家們用筆揭露、控訴鐵幕國家扼殺新聞自由的血淋淋真相,幾乎想將幾百張漫畫全部拍下來。

晚餐在市中心一家海鮮餐館享用,還喝了一瓶紅酒。

麗珍將主人房讓給我們過夜,令我十分過意不去。我這幾天拍的照片貼在Facebook上,女兒立即回覆:老豆,你吃芝士?要買一張6/49彩票啦!

歐遊日記其二 ....( 盧國才)

由於時差關係,我在凌晨三點許就起床,將昨天拍的照片、錄影儲存進電腦,上網寫《歐遊日記》第一篇,將照片貼在Facebook上。清晨六點左右,陳景秋同學到來,帶給我一瓶紅酒,嫂夫人送給惠茵名牌圍巾,又送我幾本巴黎旅遊圖冊。

我們隨即出門,週日早晨的巴黎,五度的天氣,陽光普照,和風煦煦,非常舒服。我們經過聖母院、羅浮宮、市政廳、Place du Chatelet城堡廣場、Tour Saint Jacques聖雅克塔、協和廣場、Palais Bourbon波旁宮、La Madeleine瑪德萊娜教堂、Place Vendome旺多姆廣場、戴安娜王妃車禍前住的麗池酒店、凱旋門、共和國廣場,直去聖心教堂,一路上景秋不斷介紹各著名景點,講歷史,談時事,他很關心法國大選,對社會黨新總統奧蘭德當選有自己的看法。我們在83米高的聖心教堂前拍了幾張照片後離開,去Saint Germain路一家百年老店 Cafe de Flore吃早餐,喝香濃咖啡,十分寫意。這家咖啡店,當年雨果等著名作家經常來此聚首,文學風氣很濃。我告訴景秋,昨天麗珍曾帶我們經過周恩來故居,並且在鄧小平等留法學生經常光顧的咖啡店前駐足、拍照。

我們在附近一座建於六世紀的巴黎最古老教堂Saint-Germain-des-Pres聖日爾曼德佩教堂前懷舊一番。然後繼程去參觀巴黎聖母院,適逢神父主持禮拜彌撒,教堂坐滿了信徒和遊客。逗留片刻,買點紀念品,再去參觀有近千年歷史的Sainte-Chapelle教堂、建於十八世紀的最高法院,在美麗的塞納河畔觀賞各有特色的橋樑。

中午,我們到第十三區新中國城酒家赴宴。端華中學第十一屆專修班同學約三十位,特地為我們設乳豬宴款待,筵開三席。出席的同學有:劉光、李緒輝和黃惠芳夫婦、李烈奮和許懷嬌夫婦、林俊杰和馮冰夫婦、林成輝、陳兆華、陳艷珠、陳清波、陳碧英、陳偉強、陳玉珍、陳景秋和杜秀賢夫婦、黃丁秀、黃健生、黃碧薇、顏榮先和曾素梅夫婦、曾慧琳、曾桂蘭、蔡琴華、郭蓮燕、鄭懷國、江麗珍等。我一眼能認出的老同學不是很多,叫不出名字或認錯人的也有幾位,但大家都肯原諒我。畢竟,我們自1970年4月1日學校被封閉後各散東西,屈指一算已經足足42年矣。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同學活動,第一次與大家拍照片,第一次一起聚餐。我的心情有說不出的興奮,每一桌都去坐一坐,聊一聊,追憶校園生活片斷,回想當年點滴往事,雖然時隔接近半個世紀,印象逐漸模糊,但仍難以磨滅。陳清波帶了四瓶紅酒,黃惠芳帶來她親自做的糯米糕,鄭懷國也帶了巨瓶紅酒,大家舉杯暢飲,互相祝福:身體健康,諸事如意!笑聲中洋溢親切的同窗情誼,彷彿又回到了學生時代,回到四十多年前的柬埔寨金邊。散席後由於感到不適,我們先回去休息,直到電話聲響,才發覺已經是晚上七點鐘了。

景秋夫婦來接我們去香榭麗舍大道凱旋門附近的麗都夜總會觀看表演,四個人被安排在舞台左邊一張桌子,侍者拿來兩瓶香檳。女歌手在台上高歌,一對對男女在台下聞歌起舞。九點半,演出正式開始,無上裝的美女一群群,乳浪襲人,令男人們熱血沸騰。我的眼皮不停使喚,漸漸睜不開,不停打瞌睡。十一點半散場,門外又大排長龍,準備入場,難道通宵不打烊?

我們到第十三區好好酒家吃點東西,景秋夫婦送我們回去休息,相約從德國回來後再見面。

歐遊日記其一 ....( 盧國才)

昨天下午四點,好友曾君榮兄開車來送我們去杜魯多國際機場。因為小女兒去古巴未回,大女兒到魁北克市出庭,她打手機來的時候,我們正在赴機場的路上。

順利辦理登記手續,在機場吃點東西,然後入閘。航機誤點,延至晚上9點10分才起飛。巴黎時間今天上午9點20分(滿地可時間凌晨3點許)抵達戴高樂機場;猶憶1986年9月我到法國時,飛機是降落在奧利機場。三位老同學江麗珍、鄭懷國、劉光分別開兩部車來接機;懷國沿著Boulevard Peripherique環城大道環繞巴黎一圈,這條歐洲最繁忙的高速公路,是巴黎市區(約200萬居民) 和郊區(超過1200萬居民)之間被普遍接受的分界線,因為它的大部分路段是沿著巴黎市的行政邊界,全長32公里。

我們在3號路口「意大利門」進入巴黎第13區,來到麗珍安排給我們入住的地方,是她搬到新址後多年來一直置空的三房一廳單位。放好行李,稍休息一會,到附近一家「蓮花」餐廳吃越南牛肉粉,陳景秋同學來電話相約,明天一大清早來接我們去看巴黎日。我們在第13區逛街,到麗珍新購置的新址,我特別感興趣的是她客廳那一排高至天花板的書架,裡面擺滿醫學、文學、詩詞等方面的書籍。我們幾位老同學一面喝香濃咖啡,享用麗珍親自做的蘋果派,一面聊天、拍照。

懷國兄有事先告辭,我們爭取時間,由劉光兄開車,找到Charcot路老人中心大樓,去拜訪103歲的薛世祺(理茂)老師。薛老師的女兒學慧、婿巫幹文、兒子學人等一早都已先到,我們與老師閒話家常,拍照留念。薛老師將《跨世紀前塵錄》一書簽名送我,還有《閑話聊天開心文集》、《頌期頤專輯》相贈,又送我一座他親手製的山水盆景。薛老師百零二歲時,馬英九總統送他一幅「福壽康寧」的親筆題字,尤其珍貴。薛老師身體硬朗,記性非常好,耳不聾,眼不花,寫字手不顫抖,談笑風生,格外親切。我轉達了曾任歐老師、張清老師對他的問候。為了不影響老師休息,我們依依捨別,我答應一有時間就會再到巴黎探望他老人家。

我們回去休息一會,惠茵的大哥陸國翔來相見,一起步行去國都大酒樓吃晚飯,兄妹多年沒見,有說不完的話題。我們又去喝咖啡,大女兒從魁北克市來電話,與舅父聊天。晚上風很冷,我們分手後回來,已經累得動彈不得;因為屈指一算,三十幾個鐘頭未合眼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