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3日 星期六

深深悼念林超泉老師....( 曾任歐)

2012年6月12日早上,打開電腦網站,忽然看到「林超泉老師因病逝世……」的訃告。這個突如其來的噩耗,令我無法相信;因為本月初從紐西蘭奧克蘭來的端華校友李葉明一行四人來探望我們時,我曾經親口探詢「林超泉、李群老師夫婦近況可好嗎?」葉明就非常肯定的回答說:「他們倆老一切如常,健康無恙。」怎麼竟會突然匆匆走了?!我心裏非常難受,幾天來心煩意亂,坐臥不安;輾轉床頭,夜不能寐,都在追憶與林老師有關的往事。

其實,我與林超泉老師並未同事過;但卻又有一段奇妙的情緣牽連著我與他兩人的心。原來,在1965年暑期即將結束之際,張德潛主任約我到教務處會晤林超泉老師。見面時,張主任滿面笑容地介紹我們認識:「新學年,林老師另有高就,將前往桔井中山學校擔任教務主任;在端中的職務就由曾老師來接任。現在就請你們兩位聊聊交接事宜吧!」當我和林超泉老師緊緊握手時,竟感到有一股暖流,從他的雙手傳到我的心中。林老師平易近人、熱情謙恭、毫無架子的品行,通過他的言行舉止,便給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與記憶。

1965年暑期一別之後,便一直到2000年春,才於法國首都巴黎的「金邊端華中學師生、親友2000年聯歡宴會」上,相隔35年之後第二次重逢聚會。雖然一別數十載,且又遭受印支烽火摧殘,柬共赤潮蹂躪,大家卻都能逃出生天,歷劫不倒;到了西方自由國度,又能重獲新生,再創輝煌……。多少事情、多少話要傾訴!只可惜集體活動頻密,促膝談心的時間難以安排,短暫的十天一瞬即逝,我們還來不及敘舊,便又匆匆握別了。

2005年夏,我們夫婦倆有機會前往澳洲與紐西蘭探訪師生、親友;有機緣親臨林府拜訪林、李兩位老同事 (我內人廖如真和李群老師60年代中至70年代是廣肇惠中學的同事)、老朋友。並蒙李群老師親自駕駛私家車;林超泉老師整天作陪,主賓四人環奧克蘭一日遊。當天,我們環遊了奧克蘭各處景點;嚐盡了中西各種美食;促膝暢敘了60年代崢嶸歲月、70年代血雨腥風的日子、以及80年代迄今,重獲新生的幸福生活。在開誠佈公、無所顧忌的細訴傾談中,我發現我們倆和他們倆的看法、觀點,以至性格,都是很接近,甚至是那麼相似的。所以一見如故,成為可以推心置腹的好朋友。握別時,我曾邀約他們夫婦倆:「有假期、有機會時,請到加拿大我們的小城來作客!我們當會掃徑以待!」林老師曾欣然接受了。怎料如今他竟匆匆走了!

自獲悉林超泉老師遽逝的噩耗之後,我們夫婦倆難過不已,我們曾經向翁開順夫婦、林紹強大夫、江麗珍,以及將林夫人等友好,了解林超泉老師生前的仁風義舉,以及予人的印象。他們都異口同聲的回覆:他的為人是:一、謙虛謹慎;和靄可親;二、處事冷靜、穩重、踏實;三、從不偏激,不盛氣凌人;四、艱苦樸素,吃苦耐勞。這些也就是林超泉老師高尚的品德與人格!值得我們紀念與學習。

林老師:尊夫人李群老師堅強穩重;令子女事業有成;家庭團結美滿。你完美的一生堪稱福蔭矣!願你放心走好!安息吧!林超泉老師。

(曾任歐、廖如真夫婦仝敬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