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3日 星期五

2012年柬埔寨愛心助學活動-1....( 星洲日報)

由星洲基金會發起,柬埔寨星洲日報執行推動的愛心助學活動,從2007年開始推展,今年已經進入第六屆,過去5年,通過基金會與熱心讀者的支持與捐款,我們已支援了超過2千名額的鄉下貧困生上學,發放金額超過了20萬美元。
星洲日報的愛心助學行列,以實際行動支援鄉下貧困學生,讓他們有機會可以到華校學習基礎中文教育。

1/金邊市集成學校
申請人:許麗達(11歲),二年級 -  許振利(8歲),一年級
家裡貧窮,父親為了養家,一個月只能回家一次,因此就讀集成學校的小姐弟,為了不讓父母擔心,放學後從不出門玩耍,只是待在家幫忙做家務和溫習功課。

這一對懂事乖巧的小姐弟許麗達(11歲,二年級)與許振利(8歲,一年級)與父母和一名妹妹就住在運動村內,居民背景龍蛇混雜,衛生情況也欠佳,姐弟倆每次上下學都要經過一條類似垃圾街的地方,還要經過一空地才能到學校。

一家五口居住的地方其實是一個小檔位,“豆腐”那麼小的單位,雖然分上下兩樓,可是樓上只能置放一張床而已,衣服都只能懸掛在門板上,父親出門工作的時候,一家四口擠在一張床就睡。

許麗達是星洲日報第五屆愛心助學的受益人,弟弟則是在今年才做出申請,兩姐弟都非常好學,由於父親是家裡的經濟支柱,在外工作一個月只能掙100美元,還要繳付他們目前租住的地方28美元,所以生活非常辛苦,加上金邊的生活費高,讓許父的負擔更重。

目前他們所居住的單位,也不穩定,只要屋主要拿回屋子或者提高租金,他們一家就被逼再找地方搬,所以許父許母目前也不敢想那麼多,只能見步行步。

母親胃病常發作
長得比同齡孩子瘦小的許麗達表示,自己和母親的身體健康都不是很好,母親常胃痛,而她本身也常鬧肚子痛,每次肚子痛的時候,因為沒錢看醫生,所以只能吃藥,躺在床上兩、三個小時,等候疼痛離去。

年紀小小的許麗達,在母親胃病發作,父親又不在的時候,就擔任重擔,煮飯燒菜,還要照顧弟妹,然後溫習工作。

她說,有時候媽媽生病,她就得煮飯,如果媽媽病好了,就由媽媽煮,家裡雖說是一天三餐,不過每次一餐只煮一樣菜,如果沒錢買菜的時候,他們就吃白飯拌醬油,而之前妹妹還很小的時候,家裡沒錢就向親友借錢買奶粉。

家訪這天,兩姐弟帶著記者到她家時,姐姐一回到家,就抱起妹妹,讓媽媽和記者說話,而她則乖巧的把妹妹帶上樓換好衣服後,抱著妹妹和弟弟靜靜的坐在一旁。

這天,剛好家裡最小的成員得了登革熱,所以父親還特地請假回家。

許父月薪僅有80美元
從嗊吥省搬到金邊後,父親許杰就一直在找工作,結果他在干拉省一間工廠當司機,不過那時候起,他就因工作繁忙而很少回家,在每月領薪水後僅可以探望家人一次。

父親說,他的月薪僅有80美元,可是在他不斷加班的情況下,使他每月可有逼近100美元的收入。

“賺來的錢雖是100美元,但除了繳納28美元租金,還得納10美元電水費和5美元衛生費,每個月幾乎都不剩餘,有時還因錢不夠花而導致家人三餐不足,我真的對此感到內疚。”

母親沈根雅說,她最近患上胃病,每當疾病發作時都不能做事,幸好有姑姑(丈夫的親姐)住在附近,姑姑不僅幫忙關照孩子,有時在沒錢後,姑姑還給他們錢。

她說:“生病了就得去看醫生,但就連日常生活費用都有問題,“看病”已成為我漫長考慮的事情。”

母親說,她只有給他們500柬幣零用錢的能力,讓他們在學校時肚子餓了,可以隨時買零食吃,以免空腹步行回家。

她說,她寧願先讓兒女倆讀華校,畢業後再進去讀柬校,她認為華語是目前最好的語言,何況兒女倆還蠻喜歡中文的,也很有上進心,所以希望他們未來能有所作為。

母親希望《星洲日報》愛心助學可以一路下去協助為他們兒女倆提供助學金,以讓孩子可以在未來幾年順利畢業,找到他們理想的工作支撐家庭生活。

每天溫習功課5小時
兩姐弟小小年紀也知道中文的價值,每天放學回家後,就幫忙母親做家務,照顧一歲的妹妹,之後一起溫習功課,從不到外面玩耍。

她說,她和弟弟每天溫習5小時,都不會出去和其他小朋友玩,除了在這裡沒有什麼朋友外,也想把時間放在學業上,希望能得到好的成績回報自己的父母。

兩姐弟都非常熱愛中文,每次考試的時候,中文科目都會拿到90分以上的佳績,而且還會哼唱鄧麗君的經典名曲《甜蜜蜜》。

由於家裡貧窮,兩姐弟都沒有紙和筆學習,所以姑姑看到兩姐弟的努力就送了他們一片白板,讓他們能在白板上學習。

糖尿病纏身.無阻陳小龍求學心
申請人:陳小龍(14歲)- 陳麗萍(12歲)

雖患有糖尿病,可是這病並沒有成為陳小龍在學習路程上的絆腳石。

8歲被診斷是一名糖尿病患者的陳小龍並沒有因為自己患有此病就自暴自棄,反而促使他更加努力向上的動力,所以每年考試成績都非常標青,常在班上穩坐第一名的寶座,也是班長。

因為是糖尿病者,所以小龍每天必須要打針維持身體的健康,不然就會全身乏力,只能躺在床上。因此從12歲開始,他就自行打針,每個月還要到醫院檢查身體。

由於父親做廠工,母親是家庭主婦,而且兩人都年邁了,大姐雖然有工作,可是父親和姐姐每個月的薪水,都不能維持家裡的開銷。

陳小龍每個月到醫院檢查的時候,都需要坐嘟嘟車到醫院,來回的費用就要1萬柬幣,雖然不多,可是這對他們家裡經濟就非常拮據的情況,也算是一個負擔。

雖然陳小龍已經14歲,可是卻只有37公斤的重量,而且家裡人也沒有因為他有糖尿病,就給予他‘特別’的照顧,他放學回家後,還是會幫媽媽打掃做家務。

小龍每天早上5時就起床,6時至7時就補習柬文,之後就和妹妹一起到學校上課。此外,他們兩兄妹在華校上學後,還要到柬校上學。

小龍的妹妹陳麗萍(12歲)也是愛心助學的受益人,成績也不輸給哥哥,還非常喜歡寫作,並曾因為星洲日報的資助,寫了一遍感謝信寄給報館。

可愛的陳麗萍當記者問她平時喜歡做什麼的時候,她則回答,喜歡幫媽媽做家務。這麼單純又可愛的說法,讓人很難不喜歡上她。

麗萍看到哥哥每天早晚要打針,都非常心疼哥哥,因為她知道打針很疼,而哥哥則每天都要承受著這種痛苦。麗萍還有個很偉大的夢想,就是未來要做太空研究員,所以她平時和哥哥都會努力的念書。

兄妹兩人都非常喜歡中文,也知道會中文,將來能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因此他們除了在學校上中文課外,還會看報紙來增加知識和見聞。

瞭解掙錢困難-兄妹不花零用錢
陳氏兩兄妹知道家裡掙錢不容易,所以母親給予他們上學的零用錢,他們在休息時間都沒有買東西,反而把錢存起來。

陳小龍說,到華校上學的時候,母親都會給予他和妹妹500柬幣,可是他們都沒有買東西,把錢存起來。

陳麗萍說,她和哥哥知道賺錢難,而家裡雖然是他們自己的,不過也很簡陋,每當下大雨的時候,就會漏水。而且她和哥哥上柬校也需要繳付學費,這也是家裡的負擔。

“媽媽也常生病,所以我們都不希望再增加家裡的經濟負擔。”
(柬埔寨星洲日報.報導/攝影:李玫施、黃金武、顏瑄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