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 星期四

異鄉歡聚....( 許昭華)


——林學兄長九月東來,嫂夫人麗君姐捷足先登香港探親。是日,新知舊雨相聚於香港九龍明星海鮮酒家,言談甚歡。陳麗君大姐係加拿大魁省潮州會館副會長、前加拿大蒙特利爾柬華協會副會長兼文教主任。

掛劍當年難越藩,依稀故憶念桃園。
無端矢志詩千首,莫若溫情酒一樽。
對飲回眸嗟夢幻,當歌舉世易乾坤。
新知舊雨今朝聚,羈旅尤懷幸福村。

2012年8月26日 星期日

《藏書》....( 白墨)

書樓好,千卷盡收藏。歲月蹉跎人易老,詩詞陶冶壽能長。其樂勝天堂。
書樓小,天下任包容。酷愛收詩輕富貴,狂痴藏冊樂貧窮。爐火鑄心紅。
──憶江南‧詠書樓二首

宋真宗《勵學篇》云:「書中自有千鍾粟,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車馬多如簇」。明知書中找不到黃金屋,書中找不到鈔票箱,但還是愛獵書,如痴如醉的買書。萬里跋涉,背井離鄉,拋不掉的就是一箱箱比黃金還昂貴的書,一包包比鈔票還值錢的書。為了獵書、買書、藏書,雖不至於傾家蕩產,但口袋常空,雖不至於節衣縮食,但省吃儉用,雖不至於像杜甫「 床上書連屋」那般坐擁書城,但滿屋書香,一室生春。胸無點墨千杯醉,家有藏書一卷香,開卷有益,見書心喜,翻書忘食,如杜甫所言:「漫卷詩書喜欲狂」,能為搜書窮,窮得舒服。

2012年8月25日 星期六

《藏信》....( 白墨)

片紙寄柔腸,隻字通心腑。咫尺天涯雁足牽,誰解相思苦?
書信勝珠璣,歲月多風雨。筆跡留香世代藏,翰墨傳今古。
──卜算子‧魚雁情

自古以來,人們憑信件寄相思,傳心語,送音訊,祝康安。
袁凱寫道:「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行行無別語,只道早還鄉」,岑參唱道:「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沈鯨叮嚀:「須早寄魚書雁札,免望斷白頭人」,蒲松齡嘆道:「雁足帛書何所寄」?晏殊問曰:「魚書欲寄何由達?水遠山長處處同」,陸游也曾怨道:「山盟雖在,錦書難託」,都說明山高水遠,雁杳魚沉,傳書艱難。「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寄書長不達,況乃未休兵」,「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杜甫的千古名句,最能形容危難時期信件的珍貴無價。

2012年8月21日 星期二

東歐巡禮....( 江麗珍)

多年以來,我一直希望能有機會到東歐的幾個城市去走走,今年夏天,終於夙願得償,女兒利用假期時間,陪我遊覽了克羅地亞首都薩格勒布、歷史名城斯普利特,捷克首都布拉格,德國首都柏林,我們花了十七天,慢慢走、慢慢看,雖然是浮光掠影,走馬觀花,卻也讓我大開眼界,收穫頗豐。所謂“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真是不假!
一, 浪漫的克羅地亞
七月二十日上午11時,我們乘坐德航經慕尼黑前往克羅地亞(Croatie)首都薩格勒布(Zagreb),由於在慕尼黑機場逗留了三個小時,抵達時已是下午四點多鐘;飛機快降落時,我從窗口向下眺望,只見地面一簇簇的粉牆紅瓦與蒼蒼鬱鬱的樹木相間,景色很像法國南部地中海風光,非常優美。Zagreb機場很小,但服務快捷,尤其是海關人員的和氣,讓我對這個國家的第一印象頗佳。出來後,女兒一眼瞧到了旁邊的旅遊諮詢處,便入內諮詢,服務人員看了酒店地址後告訴我們,乘機場巴士便可到達,價格比坐的士便宜10倍;接著,我們到隔壁的兌換店換了點錢,這裡的錢幣叫“庫納”,一歐元可兌換七塊半庫納。

這天天氣很好,豔陽高掛,機場門口停著一輛巴士,司機是個年輕的小伙子,他用流利的英語說,“坐這部車沒錯,到時我會告訴你們在什麽地方下車”。車子開動後,我瀏覽四周,眼前的花草茂盛,藍天白雲下,筆直的公路兩旁,是疏疏落落的房子、大大小小的工地、還有一片片翠綠的玉米田,這個國家的整齊、乾淨,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四十分鐘後,巴士來到市中心火車站對面的大廣場,我們下榻的酒店就在大廣場旁邊。

克羅地亞(Croatie)位於歐洲中南部,巴爾幹半島的西北部,與意大利隔海相望。它是前南斯拉夫的六個共和國之一,於1991年脫離南斯拉夫宣佈獨立,獨立後與西方國家關係非常密切。首都薩格勒布(Zagreb)離前南聯盟締造者鐵托的出生地僅66公里,是一個美麗的城市。由於歷史上曾被意大利、匈牙利、奧地利統治過,所以這裡從城市建築到人們的飲食習慣,仍保留著這三個國家的風格與特色。

南斯拉夫屬前蘇聯東歐共產陣營的成員國之一,一向來給人的印象諱莫如深;尤其1989年蘇聯解體後,這裡曾經發生的戰爭,以及流浪巴黎街頭的東歐難民,這一切讓我在動身之前心裡著實忐忑不安。記得臨行前我到“Bricorama”去買鎖頭,由於不知道海關會不會私下卡斷鎖頭檢查行李,故決定不下要買哪一種,便徵求售貨員的意見,他說,“只有美國的海關會私下卡斷鎖頭檢查行李,Croatie絕對不會,這是一個敞開大門歡迎遊客的國家,它只會給你方便,絕不會給你製造麻煩”。我來到薩格勒布的第一天便深感這是真的。比比皆是的旅遊諮詢處為外國人提供不少方便,而且這裡的人普遍文化素質高,他們對人友善、禮讓,比如過馬路,只要過路人站在斑馬線邊的人行道上,車子便會停下來讓道,這種在瑞士才能見到的“高級禮貌”,在這裡卻蔚然成風;而且一般人都非常注意儀表,並會說流利的英語,你根本無法把他們與流浪巴黎街頭、衣衫襤褸的東歐難民相提並論。在首都薩格勒布(Zagreb)街頭漫步,你會感覺這裡帶有點東南亞的熱帶風情,又有點日內瓦的歐洲格調,一切都是那麼井井有條,那麼文明、進步。在這裡,法國遊客特別多,法國人是出了名的會享受生活的,他們選擇來Zagreb旅遊 ,肯定有他們的理由。

在酒店安頓好後,我們迎著夕陽,沿著車站廣場左邊的一條大道往前走,大道右邊是一個樹林公園,左邊是成排整齊的房子,大道盡頭是Zagreb最熱鬧的耶拉契奇總督廣場,這裡是城市的中心。廣場四周都是巍峨壯觀的建築,中央有一個大舞臺,很多舞蹈演員穿著民族服裝,隨著快節奏的樂曲,歡快地跳舞;鼓掌聲、口哨聲、歌聲、笑聲與嬌豔怒放的鮮花、人頭湧動的觀眾,匯成了歡樂的海洋。廣場上,一位年輕的姑娘幫我們拍照後熱情的告訴我們:“每年從七月十四日到九月三十日,Zagreb城內的幾個大廣場、大公園都有歌舞表演,很多街頭巷尾,也有藝人彈琴、唱歌”。她還說:“這裡的人非常喜愛音樂,他們的生活離不開唱歌、跳舞”。笙歌處處聞,夏天的Zagreb,真令人身心愉快!

耶拉契奇總督廣場旁邊有一條整潔的飲食街,家家餐館門口都擺滿了檯子和寬大的座椅——簡直就是大沙發椅,人們悠閒的在這裡喝飲料、聊天,我發現他們喝得最多的是啤酒,而且是特大杯的啤酒;露天咖啡座加特大杯啤酒——地中海風情與德奧風格的組合,這就是夏日的Zagreb。

薩格勒布(Zagreb)分為上、下城;上城是由兩座山崗組成,它是這座城市的發祥地;由中世紀保留至今的大教堂、石門,以及建於十八、十九世紀的行政區,都在上城。下城是商業、文化中心,這裡有火車站、博物館、藝術院、劇院,以及處處可見的公園、植物園;我發現Zagreb 很多重要的建築都以黃色著色,據說那是奧匈君主帝國的特徵,今天看來,這些黃色古建築應該算是歷史留給這座城市的寶貴財富吧。

克羅地亞(Croatie)全國人口四百萬,首都薩格勒布(Zagreb)占了約四分之一;在世界版圖中,這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但卻是一個人才輩出的國家。在Zagreb的很多街頭,人們都會看到名垂千古的科學家、藝術家、文學家、政治家的塑像,而最為人稱道的是,這裡是自來水筆、自動鉛筆的發明地;還有風靡世界的領帶,聽說它原來是克羅地亞士兵用來識別軍隊而繫在脖子上的特用品,後來被追崇時尚的法國人發現後大為驚歎,將之發展為象徵品味與專業精神的領帶,並推廣至全世界。

有人說,薩格勒布是藍色的城市,因為這裡的電車、公交車、升降機和運動員的球衣都是藍色。(這裡的人非常喜愛運動,它的足球隊是歐洲強隊之一。)我覺得,還應該說薩格勒布是一個綠色的城市,因為這裡除了綠色的樹林公園、植物園,還有許多綠色的廣場、綠蔭小道,綠色的休憩點,使它成了讓人流連忘返的地方。其實,夏日的薩格勒布更是多姿多彩的,我經常看到在綠色的樹林邊,一排黃色的房子,陽臺上五顏六色的鮮花盛開,一輛藍色的有軌電車在它前面輕輕滑過,那種美真令人難忘。

在上城的大教堂邊,有一個曾被譽為“歐洲最大、最整潔”的露天市場,入口處,有一尊農婦頭頂菜籃子的塑像。聽說以前這裡的攤販都是附近的農民,他們就是這樣頭頂著自家種植的蔬菜瓜果來這裡販賣的。這個菜市場又被稱為“薩格勒布的肚皮”,據說當地人很喜歡在家裡做飯,他們每天都會來這裡“上市”;菜市場上一把把紅色的太陽傘、一排排整齊的攤位、還有鮮花、生果、蔬菜、魚肉以及四處漫溢的薰衣草香味,使這個市場成為薩格勒布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不少遊客都來此拍照、購物;這裡的攤販都會說英語,而且歐元通用;我在購買當地出產的刺繡品時還發現,攤販們一般不亂開價,因為如果我們亂殺價,他們會不高興的。克羅地亞盛產薰衣草,新鮮的,曬乾的薰衣草擺滿在市場入口處,我特別喜愛此物,特地買了幾小袋乾薰衣草帶回家,我將把它置於衣櫃中,這樣,每次打開衣櫃,便會清香撲面,便會想起這個美麗的地方

7月23日晨七點多,我們乘火車南下,前往克羅地亞第二大城市斯普利特(Spiit),它濱臨亞得里亞海,離首都薩格勒布423公里,七小時車程,每人來回車票300庫納(合40歐元)。火車雖然只有三節車廂,倒也挺乾淨,乘客多為外國人,法國人不少。火車離開首都後不久,只見眼前都是未開發的荒地,偶爾幾個村落、幾片玉米田,越往南走,天氣越熱,山地越來越多,由於非常乾燥,不少山地都是光禿禿的不毛之地,有點像美國西部。一路上小車站不少,火車走走停停,乘客們上上下下,下午兩點,終於抵達Spiit,此時,33度高溫,太陽像大火球似的懸掛天空,光熱四射,幸虧我們很快找到了預訂的旅館。

女兒剛於今年五月與同學來這裡參加歐洲英語辯論會,可謂老馬識途,她帶著我穿街走巷,遊覽舊城區。據說,由於這座城市與意大利隔海相望,羅馬帝國強盛時期,這裡曾被意大利佔領過,強悍的羅馬人用堅固的石頭在這裡修築起了整座完美的城區,其中有教堂、房子、街巷、廣場等,多年前,這個城區被聯合國評為世界文化遺產,舉世聞名。如今,世界各國遊客像潮水般湧到這裡,他們徜徉於舊城區一條條花崗岩鋪就的狹窄街巷內,觀賞著一座座有著久遠歷史的建築、牌坊……,其實,羅馬人帶來的不僅是令人歎為觀止的舊城區,許多意大利美食也相繼傳到這裡,如今在Spiit有許多意大利餐館,比薩餅、意大利麵等頗受歡迎,我在這裡曾吃過龍蝦燜意大利麵,加上涼凍啤酒,簡直是絕配。

出了舊城區,就是海傍街Riva,只見一排排的雪糕店、一排排的白色太陽傘、一排排的棕櫚樹、熱帶花木,還有那一排排坐滿紅男綠女的白色木椅,海風習習,海鷗在天空嗷叫、飛翔,大大小小的遊艇停泊在岸邊……,好一派地中海風情!克羅地亞人很喜歡吃玉米,無論在首都還是這裡,都有許多烤玉米攤,一個賣10庫納,一杯咖啡也要10庫納(合1.5歐元)。

走累了,我們坐在木椅上休息,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小攤子,前面很多人圍觀,走近一看,原來是替人“刺青”,不少家長帶著小孩排隊等著,我剛發現這玩意兒原來如此受歡迎,真是搞不清楚!晚上九點多,海傍街還是很熱鬧,女兒在手機上網查閱了天氣預報後說,“今晚可能要下雨,咱們回旅店吧!”

第二天早上,我們逛了露天市場、商業街,吃過午餐後,就乘火車返回首都Zagreb。

明天,我們將離開克羅地亞(Croatie),到捷克首都布拉格去。

二,金色的布拉格
有人說,人的一生中,布拉格是值得認識的地方,這種說法應該是對的。

25日下午16點半,我們乘德航抵達捷克首都布拉格。捷克錢幣叫Couronne,與法文“王冠”的寫法一樣。一歐元換24CR,下機後,女兒便查好從機場到酒店的路線,她說每人花32 CR乘坐機場巴士再轉地鐵便可抵達酒店,我們的行李不多,不必叫的士。這孩子真不錯,還想著替她媽媽省錢。

據介紹,蘇聯解體後,布拉格成為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旅遊城市之一。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這裡遭受的破壞比歐洲其他城市輕得多,因而大部份歷史建築得以保存。這裡的古建築非常多,從高處看,市區內許多教堂的尖塔和圓頂連成一片錯落有致的塔林,因此布拉格被稱為“千塔之城”;陽光下,這些朱紅色的塔林與古建築的牆面相互輝映,金光燦爛,故它又被冠以“金色布拉格”的雅號。

和巴黎一樣,布拉格也有一條迷人的河流——伏爾塔瓦河,它貫穿整個城市。跨越河上的多座橋樑是這座城市的特色,其中最富盛名的查理大橋,終年遊人如鯽;數不盡的歷史古跡,使這座城市蘊藏著無限的魅力。無論你走到任何角落,都能發現布拉格的美,真的,尤其在老城區,連馬路都有看頭,每條馬路都是用長方形石磚鋪就的,馬路旁的人行道則用灰黑相間的小方磚鋪成各式各樣的美術圖案。

布拉格分為猶太區、老城區、城堡區、新城區。

我們到達的第二天就先觀覽猶太區,顧名思義,這裡是猶太人聚居的地方。布拉格的華人甚少,沒有唐人區;而猶太區則規模不小,區內有市政廳、教堂、會堂、還有猶太公墓、猶太博物館等。猶太區又叫約瑟夫區,據說,從十世紀開始,猶太人就開始到布拉格定居,起初他們居住的環境非常惡劣,甚至在十八世紀中葉,曾被逐出布拉格,到了十八世紀末,國王約瑟二世下令重建城區,從此,猶太區又叫約瑟夫區。與其它的城區相比,猶太區比較安靜,遊人較少,但是,房子都非常漂亮、整齊;從猶太區走去老城區,有一條很大的商業街,高級品牌店林立,我一看價錢,都和巴黎差不多,這裡很多品牌店門口都有中文說明,比如可以打折呀,如何退稅呀,等等,看來這裡的中國顧客還真不少。

布拉格以伏爾塔瓦河為中心;著名的查理大橋修建於十五世紀末,是為紀念捷克有名的查理大帝而建的;這座橋樑簡直就是一座戶外雕塑廊,橋上共有30座雕像和群塑,這些雕塑像絢麗耀眼的瑰寶,把渾厚的古橋點綴得無比壯麗、輝煌。據說現在人們在橋上看到的雕像均為複製品,原件都保存在國家博物館中。屹立於橋中央有一座大理石雕像,傳說只要觸摸雕像的足部便會得到一生幸福,不管這是不是真的,過往遊客都爭先恐後地排隊等著這“觸手可及”的幸福,我當然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此外,橋上還有許多工藝品攤位和替人畫像的攤位,畫家們高水平的作品經常博得人們的喝彩,還有不少藝人拉手風琴、唱歌,……,熱鬧的景象有點像巴黎塞納河左岸。

從查理大橋到老城區,有一條古老的查理街,聽說它是以前國王加冕時的必經之道,今天,這裡是布拉格最具吸引力、遊客最多的街道之一。這是一條狹長的石磚小道,兩旁屹立著許多哥特式、文藝復興時期的宮殿,雖然現在這些華麗的建築都變成了酒店、餐館和古玩店,但是,絡繹不絕的遊人還是要來這裡訪古探幽,領略這裡獨特的韻味與風彩。

老城廣場是布拉格的中心,也是最熱鬧的地方,廣場四周都是歷史久遠的建築,比如:泰恩教堂,舊市政廳,天文鐘,金獨角獸之家,斯托奇樓,戈爾茨宮,石鐘之家,聖尼古拉斯教堂,等等,一年365天,這裡天天都是人山人海,人們從世面八方湧到這裡,拍照、吃東西、……,還有,聽天文鐘傳來的持續了幾百年的悠揚鐘聲。

天文鐘是布拉格的地標之一,它位於舊市政廳塔樓下方,建於十五世紀;天文鐘上半部有四個人物,分別代表骷髏、死神、土耳其人、吝嗇鬼;下半部四個人物代表虛榮、死亡、慾望;無論白天黑夜,每隔一小時,鐘樓頂上就會響起小號聲、鐘聲,接著,天文鐘上的人物就會作出各種暗示的動作,這時,圍觀的遊客就會歡呼、鼓掌、拍照,……。

和德國人一樣,捷克人也比較喜歡食用豬肉,除了餐館中以豬肉燒成各種菜肴外,在很多熱鬧的廣場,還經常看到別國沒有的烤火腿攤,這種“火腿”形似豬腿,但至少比豬腿大十倍,我想可能是他們將多個豬腿去骨後,連皮帶肉腌製過並扎成豬腿的形狀吧,每個烤火腿攤都生意很好,有三、四人看管,一人烤肉,一人切肉,一人稱肉,一人收錢;我最初是在老城廣場上看到這樣的烤火腿攤的,只見火腿被烤得發出吱吱的響聲,香味四溢,吸引不少遊人圍觀,完了很多人便買一份嘗嘗鮮,烤肉每100克賣89 CR(和3.5歐元),一小份最少也有兩、三百克,一大份則有五、六百克,旁邊是啤酒攤,一杯啤酒60 CR,(合2.5歐元),攤位的前面、後面都有讓人站著吃、坐著吃的地方,我買了一份300克烤肉,兩杯啤酒,兩片麵包與女兒一起吃,吃完時,我們也幾乎撐得走不動了,真好笑!捷克人很會做生意,他們知道吃完烤肉,可能還要來點甜食,這不,烤肉攤旁邊是烤圈圈餅攤,這也是捷克特產,我第一次看到這玩意兒時,心裡正嘀咕著:“這又是什麼東西”,一個老外剛買了一卷圈圈餅,一邊吃一邊把餅伸到我面前,並連連說:“Good!Good!”,我掰了一小塊,果然是“Good”,再過去是榨果汁攤,新鮮的水果任你點,點啥榨啥,一杯果汁130 CR,(合5歐元),攤主也忙的不亦樂乎。

來到布拉格,除了這些街邊小食,正宗的捷克菜也是不能錯過的,除了豬肉,捷克人也喜歡吃鴨肉、牛肉;烤鴨肉是這裡的傳統菜肴之一,餐館中每份鴨肉是一只鴨子的四分之一,分量不小;他們燒得肉嫩皮脆,再配上一種紅色的蔬菜和土豆泥做成的丸子,很有特色;還有牛肉燒製的Goulash,也很有特色。

1992年,布拉格老城區被聯合國評為世界文化遺產,今年剛好是二十周年。所以今年在布拉格街頭,歌舞表演特別多,捷克人把此當爲盛事來慶祝,當然特別有意義,因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頭銜不僅為這個國家帶來遊客,帶來財富。它更是捷克的榮耀

而榮耀不是偶然的,布拉格是名符其實的“世界文化遺產”;我喜歡在這裡穿街走巷,細細觀覽,因為那是一種高級的視覺享受;當你穿過一條小街,或走進一條小巷,經常發現“天外有天”,“風景這邊獨好”,永遠有那麼多好看的東西等著你去欣賞,……,布拉格人的藝術眼光非常獨到,一條普通的小通道,他們就能設計成一家美輪美奐的餐館,在熱鬧的狹小的步行街中央,他們愣是擠出地方來擺咖啡座,既美觀又不影響行人,當你走累了,坐在咖啡座中再叫一杯飲料,一邊休息,一邊觀望遊人,那種感覺真是一流!

我們是於7月27日中午頂著33度高溫到城堡區參觀的;城堡區是布拉格的重要組成部份,傳說這些城堡是在九世紀由一位公主下令修建的,當時公主曾預言,布拉格今後將像天上的星星一樣璀璨,並以非凡的面貌呈現世間,後來,這個美麗的預言果然成真了!城堡區位於河對岸的山頂上,走上去有280級臺階,乍一聽,似乎挺嚇人,其實並不累,因為每10級臺階就有一處大平臺讓人休息,很多歲數大的老人也照樣上去。城堡區規模不小,它是由教堂、王宮、花園、修道院、以及許多的廣場、城門、塑像、噴泉等組成的;站在山頂向下俯瞰,美麗的布拉格就在腳下:藍色的河流,金色的橋樑,紅色的房頂,綠色的樹林,……除了美!還是美!

迷人的伏爾塔瓦河兩岸是散步的好地方;清澈蔚藍的河水,隨風搖曳的垂柳,還有浪漫靜謐的河心島,都讓人流連忘返。7月31日是我們在布拉格逗留的最後一天,便決定到河兩岸去蹓躂蹓躂,去領略這座城市的另一種風貌。這天天氣很好,我們走著走著,中午時分看到河岸邊停著兩艘古色古香的大木船,原來一艘是旅店,一艘是餐廳,於是便到這座水上餐廳去用午餐,坐下來後,我環顧四周,用餐者多為遊客,他們說著各種不同的語言;不遠處,我看到河中心有兩道形似圍欄的“小水壩”,感覺這不是用來蓄水發電的,而是用來美化河面風光的,被“小水壩”截住的那部份河段,水流緩慢,平靜得像湖面,我忽然想起了毛澤東的詞句“高峽出平湖”,雖然這裡不是高峽,但就是有點這個意思。不少人在平靜的河面上泛舟,還有不少白天鵝在水面上游動,女兒說,“不是天鵝,那是小舟,是人們把小船做成白天鵝的樣子”,我再細看,果然不假,很多人乘著這種美麗的小舟,在水面上悠哉閑哉地飄蕩著……。吃過午飯,我們走到河對岸,在綠樹成蔭的堤道上漫步,前面有一家露天咖啡廳,為了不辜負這個美好時光,我在咖啡廳選了一個好座位,一邊觀賞周圍詩畫一般的景致,一邊品嘗香味濃郁的咖啡,是的,布拉格就像一杯誘人的咖啡,越品嘗,越有味,它讓你不會忘記,直到永遠,永遠!

三, 永遠的柏林
提起柏林,人們就會想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想到柏林圍牆。這份沉重的歷史,吸引著不少人前來認識這座城市。

柏林是德國最大的城市,也是世界著名的都市之一,1991年德國統一後,它再次成為德國的首都;第二次世界大戰引發的盟軍空襲和蘇聯紅軍的進攻,使這座城市遭到毀滅性的破壞,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建築被摧毀,整個城市幾乎被夷為平地;但是,德國人以無比的智慧和毅力,使這座城市浴火重生。今天,歷史與潮流在這裡交融,柏林以更多的燦爛和輝煌呈現在世人面前。

7月31日上午十點半,我們抵達柏林機場。在等行李時,女兒忽然指著旁邊一個金髮碧眼的小男孩說:“這就是希特勒最喜歡的純德國種。”她又說,這種人多數生活在北歐,德國也不少,是純粹的歐洲人。據說,希特勒為了“淨化人種”,曾強行將這種金髮碧眼的男女幼童集中起來,讓他們長大後結婚生子,他認為這樣“純德國種”才得以延續,這種做法釀成了不少人間悲劇,很多人在回憶這些事時說,當時年幼的他們正在門口玩耍或走在路上,就被強行拉走,從此再也見不到親人。

女兒在機場詢問處了解到,每人只需花2.5歐元便可乘坐巴士直抵旅店門口,原來我們預訂的酒店就在著名的亞歷山大廣場旁邊,這裡原來屬於蘇軍管轄,是東柏林最熱鬧的地方。安置行李後,已過晌午,有點餓了,我記得剛才看到酒店旁邊有一家德國餐廳,便決定到那裡去用餐。這是一家非常大的餐廳,外面的露天座位至少也有一百多個,進去一看,裏面又寬又深,中央有一個舞臺,幾個歌手和樂隊正在表演,旁邊有兩個特大的啤酒罎當擺設,女侍者都穿著民族服裝。我們坐下後打開菜譜,最先看到的是赫赫有名的德國“咸豬手”,我忽然想到什麽,叫女兒問侍者,“分量大不大”,她連連說:“Big!Big!”說到啤酒、沙拉,她也連聲“Big”,於是我們點了一份脆皮咸豬手,一份沙拉,一杯啤酒,兩人拼命吃才把它消滅掉,過後服務員微笑著說,這裡的一份咸豬手,兩位女士吃綽綽有餘,真得感謝她的實話實說。

亞歷山大廣場以前是東柏林人集會的地方,一有什麽風吹草動,成千上萬的民眾便聚集於此,比巴黎鐵塔還高的柏林電視塔也屹立於此。現在這裡建起了很多大酒店,大商場,非常熱鬧。柏林人口三百多萬,可是我從未見過堵車,原來這裡的公共交通系統非常完善;在公共交通史上,柏林堪稱鼻祖;1881年,世界上第一輛有軌電車在這裡出現,1897年,設備完好的地鐵又在柏林投入使用,此外還有線路繁多的巴士,德國人的環保意識非常高,除了乘坐公共交通車,很多人出門都騎自行車,所以,在柏林街頭,小汽車不多,自行車卻不少;所以,柏林的天是藍的,水是綠的,……,我印象中的德國人是實而不華,德國貨是結實耐用,柏林給我的感覺是又大又美觀又乾淨,德國人在戰後的廢墟上,又把柏林建成一座充滿生機和創意的大都市。

柏林人又是尊重歷史的;戰後,成千上萬的建築被摧毀了,現在,人們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他們在原址、按原型建起了與原來一模一樣的大型建築,其中有剛於幾年前建好的大教堂、王宮、博物館等等,德國科技發達,他們把很多古建築都“還原”得很好,你簡直不相信這些都是幾年前剛建好的,還以為是幾百年前留下來的呢。

亞歷山大廣場離著名的“博物館島”僅咫尺之遙,步行幾分鐘就到了。原來柏林市中心也有河流穿過,“博物館島”是河中心的一個小島,上面有德國最大的教堂,最古老的大學,歷史博物館,圖書館,軍械庫,等等,這些建築物都被“還原”得古意盎然;此外,名聞遐邇的“菩提樹下大街”(Unter den Linden)也穿過這個小島,這條寬敞的林蔭大道把亞歷山大廣場與柏林的地標——勃蘭登堡門連起來,就像巴黎的香榭麗舍大道把協和廣場與凱旋門連起來一樣,我們在到達的第一天下午就從亞歷山大廣場走到勃蘭登堡門,全程兩公里半,馬路兩旁有很多好看的建築和商店。一般柏林人的英語說得很棒,我們在一家書店選購旅遊資料時,店主看到女兒選的是法文版,立刻用地道的法語與她交談。

原來柏林與法國還有一段歷史淵源,離博物館島不遠的“憲兵廣場”(Place de Gendarmerie)便記載著這一切,憲兵廣場上有兩座幾乎一模一樣的教堂,一間是德國的,一間是法國的;據說十七世紀末,在法國有不少基督教徒被驅逐出境,大約二萬人逃到德國,其中的三分之一來到柏林,他們當中有不少人才,曾為當地作出了貢獻,上述法國教堂就是為他們而建的;有人說,後來柏林的繁榮也有法國人的一份功勞;現在,有一些柏林人還冠以法國姓氏,他們應該是這些基督教徒的後人吧。

參觀柏林,最令人震撼的就是柏林牆遺址和歐洲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

我們在“查理檢查站”看到了當年東、西柏林的通道,崗哨旁邊的沙包、路牌,以及成了歷史文物的圍牆遺址,還有“圍牆博物館”牆上掛的缺了一大角的最後一面蘇聯紅旗。柏林圍牆建於1961年,是東德政府為了阻止東柏林人逃往西柏林而修築的,它把整個西柏林圍住,經過四次加固,圍墻終於成了一道無法逾越的死亡線,數以百計的東柏林人為了逃亡在這裡丟了性命,……。一天,我和女兒在博物館島散步,我指著天空中成群的飛鳥對她說:“1989年柏林墻被推倒之前,這裡的人肯定很羡慕飛鳥,鳥兒能在天上飛來飛去,而東柏林人卻被圍牆困在鐵幕之內”。女兒後來說,當她看到圍牆遺址和查理檢查站,才明白我的意思。

離勃蘭登堡門不遠,有一處令人觸目驚心的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兩千多根黑褐色的紀念碑柱聳立在一片寂靜的空曠地上,紀念歐洲六百萬被殺害的猶太人;聽說紀念碑柱的地下有一個大廳,展現猶太人被納粹分子殺害的情形。……這是一個悲傷之地,人們都懷著沉重的心情撫慰那些亡魂。

勃蘭登堡門的旁邊,還有雄偉的國會大夏,它也是柏林地標之一;大戰期間,它曾遭到盟軍轟炸機毀滅性的轟炸,蘇軍攻佔柏林後的第一面紅旗也最先插在這裡。後來,德國人以高超的科技重新整修這座宏偉的建築,在不失原貌的基礎上對它注入新的生命。8月3日下午,我們隨著參觀的人流登上國會大夏的圓形玻璃穹頂,在那裡眺望柏林全景,不遠處的一片大樹林是有名的樹林公園“Tiergarden”,它就像紐約的中央公園,是人們休閒的好地方;聽說大戰期間,這片樹林全被炸平,由於當時柏林的水電系統全遭破壞,市民們都用這裡的木材了生火、取暖;我們現在看到的樹林,都是後來種植的。

冷戰期間,東、西柏林各自發展,庫達姆購物街是西柏林最繁華的地方之一,它長三公里半,兩旁的商店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築,聽說這條商業大街也有一段故事:1866年,德國駐巴黎的大使回國後,希望柏林也有一條“香榭麗舍”,於是命人設計了這條大道,他讓人在兩旁建起了250座漂亮的樓房,每棟不能超過四層,這些設計考究的樓房的樓下是店鋪,樓上的陽臺都要植花修飾,於是,柏林也出現了一條美輪美奐的商業街。後來,戰火把250棟樓房炸得只剩下40多棟,戰後,德國人又在這裡“還原歷史”, 250座漂亮的樓房又出現了。今天,在庫達姆購物街散步,你會發現,歡樂與生機,是這裡永恆的主題。

柏林還有許多值得看的地方,比如著名的波茨坦廣場,它原來是柏林最熱鬧的地方,然而,因為它剛好位於圍墻旁邊,冷戰期間期間這裡的很多樓房都被拆掉,崗哨林立,成了“死亡地帶”,1989年圍牆倒後,這裡成了柏林最大的工場,當局花耗鉅資,把這個廣場建成展示柏林另一種面貌的地方。現在,這裡聳立著許多新式的高樓大廈,其中日本的“索尼中心”吸引了不少遊人,波茨坦廣場上還有世界上第一盞紅綠燈,很多人在此拍照留念。據說這個熱鬧的廣場之所以叫“波茨坦廣場”,緣於柏林通往波茨坦的第一輛火車就是從這裡出發的。

來到柏林,人們會想到波茨坦,這裡曾經發生了決定德國命運的事件,它的名字讓很多人走進了它。8月4日早上,我們乘火車來到離柏林三十多公里的波茨坦市,因為天氣炎熱,便決定每人交12歐元乘坐旅遊車遊覽這座小城市,遊覽的節目之一是觀看當年蘇、美、英三國首腦開會的地方,原來當時他們會面的地點是一個德國王妃的行宮,非常優美,我們進去後,最先看到的是草地上的紅花呈現星星的形狀,據說當年史達林看到草地上的紅星,非常高興,為此,這個星狀圖案至今沒改,現在成了遊人照相的景點。

8月5日晨,我們來到剛於2006年建成的柏林中央火車站,準備在此乘坐火車返回巴黎。這個車站客流量大,並集地鐵站、國內火車站、國際火車站於一身,車站有好幾層,不同的列車在不同的樓層出發、抵達。我到達該車站時,轉了一圈,沒看到火車,心想:不對呀!,會不會走錯了?女兒詢問了一下才知道,開往巴黎的火車在三樓,上來後,發現車站內只有四條軌道,沒有巴黎的火車站裡見到的幾十條軌道,幾十部列車並列的情景, 一會兒,列車進站,客人們上車後,列車只停留二十分鐘就開走,哦,原來是這樣,這個火車終點站占地小,客流量大,還這麼井井有條,真不簡單!

從柏林到巴黎,從東歐到西歐,這是一個跨度不小的旅程,我一邊觀看車窗外的風光,一邊整理自己的思緒,……。
(2012年8月20日寫於巴黎)



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柬埔寨中文地下报与红区刊物....( 犁炎)


20世纪五十年代初,印支的越棉寮都处于法国殖民统治,反法的地下组织根深蒂固,直到三地分别独立建国,地下活动也没有停息,只是换了争斗对象,是反执政当局,反美帝,亲共产中国,亲当地共产党。

当年柬埔寨的华文报刊除了前文介绍的公开性质报刊,人们也有机会接触到一些来自越南的地下报纸,如《团结报》、《解放报》、《东方报》和《侨峰》月刊。

在越南抗法战争期间,当地人、华侨有一个秘密组织,称为“越南南部华侨解放联合会”(简称解联)。此组织受越南共产党南方局华运委员会领导,提出的口号是:反美抗法,除伪(越奸)灭蒋,团结斗争,自求解放,解放越南,保卫祖国(中国)。

解联早期出版的喉舌刊物有《东方报》(周报)和《侨峰》月刊,编辑部设电讯组,翻译组和刻印组。1950年7月出版了《解放报》,大力宣传上述的口号,报纸不仅流传于越南侨社,更秘密发行到高棉、寮国两地。《东方报》在韩战(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还增添《东方简讯》,资讯来源是《新华社》发出的新闻稿和特稿。当年的印刷技术远不如今日,这几份报刊均是手工刻写字于蜡纸上,然后用软胶制成的滚筒涂沾油墨,一张张地滚印在平铺于蜡纸下的白纸,一滚一张。这就是泛称的“油印”(注)

《团结报》是越南南方华侨爱国联合会出版的机关报,也在柬埔寨侨社工商界、文教界流传。该报办报宗旨主要是依据中国建国初期的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何香凝发表的一篇“春节贺辞”的指示:海外华侨活动的方向是团结爱国,不干涉当地内政,不参与当地政治纷争。《团结报》极力强调的立场,华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侨民,应以支援祖国的革命事业为宜,应高举“团结爱国”旗帜行动。

《团结报》是以汉字排版的铅印方式,印刷在薄薄的白纸上。该报主要是在越南的西堤联区发行的,亦派专人秘密带到金边侨社传阅。

《湄河战鼓》顾名思义是一份相当激进的刊物。1967年9月,柬埔寨全部中文报刊被西哈努克下令封闭(因中柬友协事件)后,激进的左倾人士秘密出版。《湄河战鼓》,言论激烈,反对西哈努克的亲美走资政策,明显是受中国文化大革命时高调的“世界革命一片红”“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万岁”的思潮影响。这是一份以打字机薄纸(16开)为度的“迷你型”报刊。初期似乎是人手抄写在“过底纸”上复印的;后期采用了“粉印”技术:(注)编辑部成员来自金边市华文报的编辑与翻译员、柬埔寨大学生联合会的干部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工作人员。

《湄河战鼓》是不定期出版的内容取材自翻译柬学联和南解公布的文件及出版物,也报道柬埔寨华人地下活动和时局动态。该报报头《湄河战鼓》以柬越中三种文宇印出,又注明“汉文版”,可能另有柬文版,越文版。刊物出版约一年即告停刊,原因不明。

《新闻稿》1979年4月在柬埔寨东南解放区波萝勉、紫桢等地出版,不定期。内容主要是转载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那个时代,工作人员只能用收音机收听电台的新闻侵导,然后通过录音机一字一句地记录。

该报是油印的小张报纸,除了在解放区公开传阅,也由通过秘密渠道带到亲美右派执政当局的控制区,如金边、磅湛等大城市给“自己人″阅读。

《华联报》1970年4月在柬埔寨西南解放区(贡不、茶胶等省份)出版,人们把它看作是该区华人联合会机关报,是一份有代表性报纸,对该区华人有一定的影响力。报纸内容除中国讯息外,重点报导柬埔寨各解放区华人运动,高调支持柬越等地的抗美言论,版面是A4纸大小,油印。

《前锋报》是1970年10月在柬埔寨东北解放区(主要是桔井省)出版的周报,A4纸4版,油印。报纸把从北京电台和柬共电台录得的电讯新闻转载作为主要内容,另有时事评述、抒情散文的付刊。前销路达到1500份左右,遍及柬境的各解放区以及右派政权控制的一些大城市,如金边、马德望等,该报后期还增多“青年版”,销量逾千份。两版本总数高达3,000份!

《前锋报》是柬境解放区最有影响的报刊,连亲美龙奈政权的华文报也曾经为它撰写专稿报道,刊出它的样板图片。报社设在桔井以北一个小乡村的柬式高脚屋小木楼上。为了保密,区内各人都不提报社的称谓地址,只叫它21站。

报刊每周出版后,由专职或兼职人员用自行车、机动车分段传送,南起紫桢、波萝勉,到西北的暹粒、马德望。

1973年由于中国、越共、柬共间的政治情况恶化,《前锋报》缩小了发行范围和出版分量。1974年3月终予被迫停刊。同年4月报社工作人员更被柬共逮捕,拘禁在恶性疟疾流行的森林区集中营,一些报社人员因此死亡!直至1979年1月越共大军入柬进攻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被软禁的报人才有幸逃出生天!《前锋报》编辑人员遭受赤柬的无情冷遇,人人都有极大感触。一位编辑曾写下这样的一段话:“我们这些编辑人员对柬共的政策十分疑惧,深感它实行的不是理直气壮的,不是什么马列主义的革命政策,而是不知什么乱七八糟的政策!″

当年的他们豪情激荡响应号召,遵从驻柬使馆指示上山入林支持赤柬,履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任务,结果却如此迷惘,失落!失去宝贵的时光、青春,有人更失去了生命。俱生矣!除了感慨万千,还是只能感慨万千罢了!

(注解)
“粉印”是当年地下工作者普遍使用的一种印刷方法。主要是以糯米粉揉和清水,搓调成厚稠粉浆倒入木框架备用。。以深浓的紫药水(西药房出售的一种外用杀菌药水)写字在稿纸上。然后将纸覆盖在粉团上,使粉浆充分吸收渗透来的稿纸上字迹,显示反式字体。放白纸在粉团上,软毛刷轻轻擦扫,白纸便印出还原的文字。每次约可印刷一百份,直至紫墨字迹模糊。

“油印″亦称“眷写印刷″孔版印刷之一种。以蜡纸平铺钢板上,用尖头钢笔刻画图文(或以打字机打最后安装在油墨印机上印刷,是几十年前的侨校、机构普遍使用的印刷术。

2012年8月17日 星期五

柬埔寨中文报业史话-下....( 犁炎)


《生活午报》当年算是“中间偏左”的报纸,不像棉华、工商那么严谨,以“红脸”示人。创办初期由刘陈材任社长、陈祥发当主编,后来刘栋材投笔从商,刘根接任社长,编务主要由黎振环负责。刘栋材长袖善午成为商界闻人,并幸而在浩劫前夕逃离金边飞往法国里昂市从商,是当地华人社区知名人士。陈祥发因积劳成疾,于六十年代返中国大陆内医病,后赋居堤岸,中越交恶后杳无音讯。

黎振环原在《棉华日报》主编画刊,以“塔山人”笔名撰写《无所不谈》专栏。因《生活午报》缺人,遂职于《午报》。当年,刘根以“茂叔”笔名写杂文,黎振环以“许敏”笔主持《读友服务》两个专栏,为《生活午报》争到不少读者。刘根在报社停刊后不久,合家赴澳门定居,开设一所印务局,生活安定。黎振环后来离柬往香港,几年后到法国定居,曾应北京侨办负责人廖承志之邀在巴黎创办中文报纸,两年后离开报社,任职于一家法国公司,后在某华人社团任办公室秘书,现已退休。

《湄江日报》立案社长黄玉书,报社事务实际由魏智勇、魏智强兄弟主持。总编辑是黄盛清。

《湄江日报》纯商办性质,魏智勇有陶朱公之智慧,当年在报上抢先转载香港《明报》金庸写的《射雕英雄传》,使《湄江日报》风行一时,销路倍增,魏氏兄弟因办报纸而赚大钱,是柬华报界奇才。魏智勇弃报从商,经常往来巴黎、香港与中国大陆。黄王书据云已病逝于南越。

《新报》是国民党在金边地下党支部负责人徐自克在中柬建交后利用他与官方人士的关系而出版的喉舌报,社长张日明,主编黄质愚。中柬建交后报社被政府封闭,两人都从商,柬埔寨战乱前后,两人先后离柬,到南越。西贡解放前夕,张日明获得台湾当局安排去台湾,黄质愚滞留堤岸。张日明多年前赴法定居,在巴黎华人城以占卜术度晚年,几年前病逝。黄质愚曾在南越集中营度日,后由其公子申请赴美。

以上简介了在柬华报坛存在最长久的五家报纸及其主要负责人。这几家中文报一直以左、中、右面貌共存了许多年,形成柬华社会新闻文化的推动力。《新报》停刊后,只剩下三家左派和一家“唯商是图”的中文报,此局面维持到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极左路线泛滥,北京《中柬友协》狂热分子不断攻击在柬埔寨执政的西哈努克亲王,甚至向已被西哈努克下令解散的《柬中友协》发贺电。西哈努克一怒之下于一九六七年九月十三日通令柬中文报刊”关门“从此,硕果仅存的四家报纸也停刊了,柬华报界的百花坛遂告凋谢!(方文谈及《棉华日报》在一九六八年的发行量,显然在年份上是搞错了)

以下谈谈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与七十年代初期的中文报纸。

各报刊停刊后,西哈努克鉴於有必要让众多的旅柬华人了解时局,遂任命其子纳拉迪波为社长兼主编,出版了官方的中文报《柬埔寨日报》,这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份柬埔寨官方中文报。

纳拉迪波这个年轻人,是西哈努克亲王众多儿女中,颇为聪明,有志气的一个。少年时,曾被送到金边的中文学校学中文。后来,应周恩来、陈毅之邀,西哈努克送纳拉迪波到北京留学,这是中柬友好蜜月时代的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纳拉迪波留华好多年,说一口漂亮的北京话,也能写流畅的文章。《柬埔寨日报》就一直按照西哈努克的调子办报,直到柬埔寨亲美政变成功,西哈努克流亡中国,报纸才告停刊。几年前,纳拉迪波又以西哈努克代表的身份在泰柬边区的抗越部队中工作,据传已不幸牺牲了。

一九七零年,郎诺推翻西哈努克,上台执政后不久,即任命其亲信周曼泰(郎诺政权文官)出版《柬埔寨救国日报》,也是以官方中文报的资格与华人读者见面。这样一来,同一个报名的报纸(仅多了“救国”两字、同一套设备、人员(大部分职工都留任)就先后为两个敌对政权服务,这也是报界罕见的!

由于华人在柬埔寨的经济实力举足轻重,而且人数达五十多万,郎若的另一个亲信---文荣认定出版另一份非官方的中文报,必定有巨利可图,遂在郎诺同意下创办了中文的《经济报》。文荣在不违背郎诺政权的政治最高原则下,巧妙适当报道了一些中国大陆及香港、新加坡等地与中国有关的消息与文章,销路遂凌驾《柬埔寨救国日报》,文荣果然大发其财,《经济报》初期由陆绍华任主编,他曾是《环球日报》编辑,在高棉浩劫大逃亡时期也不幸惨死于柬越边境。因政治原因,《经济报》曾一度停刊,后来复刊由林君平主编,他曾在《新报》写专栏文章。

一九七五年,波尔布特军队进入金边,大逃难浩劫下万物荡然无存,上述两份中文报纸当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至此,柬埔寨就没有出版过一份中文报。一九七九年红色高棉波尔特政权被越共大军摧垮,由洪森上台执政至今。柬埔寨华人社会已恢复元气,有所发展,华文报刊复苏,现有(2011年)四份中文报纸/都是日报。

简介如下:《华商日报》是柬华工商钜子方侨生支持的日报,读者多,有相当的影响力。《柬华日报》是金边柬华理事总会的机关报,商家、厂家学校都要订阅的一份日报。《星洲日报》是马来西亚报业集团创办,故特别冠以《柬埔寨星洲日报》的称谓,报导为新闻取材颇为中肯,不偏不激,是当地销量最大的日报。《新报》是中国大陆人士开办的日报,主要报导中国投资柬境的工商企业动态与中国大陆的讯息。

笔者作为柬华报界的一个小兵,也是一个幸存者,执笔至此,思前想后,特别回想到当年的前辈、同事、同业友侪,冤死的冤死,入狱的入狱,真是悲痛万分,欲哭无泪。本文提及的报人,只是少数主要负责人,还有更多的报人,他(她)们献出青春、献出精力给新闻文化事业,其中不乏可歌可泣的事。本文虽是对《人民日报》方文的补充,也是对前辈,友侪的致敬和怀念。金边浩劫后,部分柬华报人幸而逃出人间炼狱,现散居美/加、澳洲、欧洲者也还有好几位,笔者盼望本文能够“抛砖引玉”,引出华章,使柬华报坛的大、小事记诸于世。我想,这是缅怀已逝的柬华报人,敬念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柬华报人的最有意义的做法。

(撰写於一九八七年,修改补志於二零一二年七月)



柬埔寨中文报业史话-上....( 犁炎)


北京《人民日报》(海外版)副刊于一九八七年六月发表署名方积根、题为“柬埔寨的华文报刊”的文章(以下简称“方文),记述柬埔寨中文报刊出版史略,有助读者了解柬华报刊的开始与发展,是研究海外华人华侨史的宝贵资料。笔者也曾是柬华报界行旅中的一员,谨就方文中对个别人名、报名与史实的错漏予以修正、补志。此外小方文欠缺了柬华报界在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史实,也一并补充之。为了使读者能够较有条理地阅读,本文基本上是按年代对柬华报业描述一个概括的轮廓,同时也简要地记叙近代一些主要报社、报人的状况。

在柬埔寨出现最早的中文报纸,该是一九四零年后的事,除了方文提到的《播音台》外尚有《大中报》、《华商报》。《播音台》是报界老前辈邝鲁久一手创办的。他不但是柬华报业鼻祖,还本着传播中华文化的精神,在柬埔寨创办了第一所完整的“华侨中学”,开柬埔寨中文中学的先河.

一九四六年,中国国民党在金边市的海外支部出版了较具规模的中文日报《公言报》,而进步的民主人士亦出版《现实报》,由洪仲英任社长(方文误为陈继杰),吴健当主编。洪原是泰国华文报人,当年是负有任务赴柬办报的。《现实报》由于言论进步.左倾,于一九五零年被法国殖民地当局封闭。在五十年代,同左、右派都无牵涉的商办性质报纸:《工商日报》、《湄江日报》、《高棉午报》先后面世,不久,一份亲美色彩极浓的中文报《环球日报》也出版了。由于时局变化,一些报纸的本质虽不变,而报名却一再更改:《公言报》先后改名为《救国日报》、《金边日报》,《环球日报》改《华声日报》,《湄江日报》易名《人民日报》,后来又恢复原名。

一九五三年,思想进步的郭文川同几位志同道合的青年人创办《金边日报》作风新颖,言论开放,颇受了青年人欢迎。郭文川晚年是在英国伦敦度过的,一九八六年病逝于英仑。《金边日报》后期易名《金边晚报》.

一九五四年,日内瓦协议签订.法军撒出印支全境,柬埔寨亦告独独立,局面焕然一新。华文报刊如雨后春笋,纷纷面世。《生活午报》、《华侨报》、《新生日报》、《亚洲日报》、《春秋晚报》,以及一些周刊、月刊如《亚洲周刊》、《人权月刊》、《交通周报)都先后诞生。一九五七年到一九六七年的十年期间,更是柬华报业的黄金时代,又陆续出版了好些报纸、杂志,如。《棉华日报》、《塔山报》、《骨子报》、《中柬日报》、《热风报》、《新报》、《真报》、《大华报》、以及《湄河潮》、《柬华文艺》丶《新风》、《柬埔寨知识》等杂志。可以说,五十年代,的柬华报坛是百花齐放、璀璨吐艳的年代。

上述报刊中,有左派、右派和中立派,也有唯利是图派;后者纯以赚大钱为办报目的,其内容不惜加“黄”加“味”,但求引诱读者买报纸。但是,办报刊毕竟不是一件容易事,由于经济、人事、技术等原因,不少报刊都先后夭折,有几份才出版一两个月就关门停刊了。迨后只剩下《棉华日报》、《工商日报》、《湄江日报》、《生活午报》和《新报》五家,而《新报》又因政治问题于一九六四年就被当局封闭了.

《棉华日报》创刊于一九五六年,是在中国与柬埔寨建交前后中柬友好之花盛开时期应运而生,销报近万份。创办经费由金边侨领连同柬各地热心侨商斥资入股,创办者主要是被封闭停刊的《现实报》工作人员。初期是黄天成任社长,潘丙任总编辑,编务主要是黎振华负责。后期潘丙任社长,林振寒(方文误为林振塞)任总编辑。黄天成于金边浩劫前已赴澳门,现定居香港。潘丙在报社被封闭后,进入红色高棉控制区搞“华运”工作.一九七四年波尔布特极左灾难时逃到南截。旋而中越交恶,他及妻子双双被越共关入牢中,监狱生涯逾十年。

黎振华原在《工商日报》任职法文翻译及编辑,后参与《棉华日报》创办工作,主理编务,金边浩劫未能逃出苦海,至今音讯全无,亦有人说他已枉死金边市郊的水净华。林振寒原在南越教书,西贡政权变天,大抓左派分子,他逃往柬埔寨后任职《棉华日报》,报社停刊前,他已到柬共区搞文教工作,与不少教师学生等服从指示,响应号召入红区,柬共却不领情,闲置这批人士。后期潘、林等人在赤柬政权被推翻后,联同柬共区的红色华人各奔前程,不少文教新闻界逃亡越南。但却被越共当局抓捕投入冤狱.

为促进中柬友谊,推动柬华文t参加革命活动有过贡献的《棉华日报》创办人及其他工作人员,竟然有此悲惨结果,实非始料所及。今天,他们都在美欧西方国家当难民!

《工商日报》创刊于中国大陆自放初期的一九五零年六月,温先彬任社长,总编辑是冯亮萍(湛波),他原是金边焕文学校教师,后转入报界。冯氏工作至一九五七年开始投笔从商。金边浩劫,逃抵南越,定居纽西兰过笔晚年日子。

冯亮萍离职后,由邓拔接任总编辑职。温先彬与邓拔向往祖国、亦为报纸销量着想,令编辑方向适应左颐潮流,销路远远超过同时期存在的其他报纸,俨然成为颇有影响力的大报,直至《棉华日报》欣逢天时、地利、人和而后来居上,它才屈居次席。社长温先彬为人温文有礼,中法文修养俱佳。金边”解放“,他作为知识分子、文化人士,首当其冲,不幸惨死大逃亡途中。邓拨较幸运,金边浩劫前已赴香港任职于郭文川的安江船务公司;后期却不幸中风,手脚不灵,语言欠流利。多年前离港定居巴黎,淡泊过日几年后逝世。两位爱国爱乡的报人,一冤死一病逝;苍天为何如此无情无义 ?

2012年8月1日 星期三

《倫奧》....( 白墨)

由於2008年北京奧運簡稱「京奧」,所以才有將倫敦奧運稱為「倫奧」的新名詞。猶憶四年前京奧,中國選手奪得51面金牌、21面銀牌、28面銅牌,獎牌總數剛好一百面,名列榜首。中國第一個接到奧運會邀請書的皇帝是光緒(1896年),因慈禧太后及其官員都弄不懂「田徑」一詞的含意而沒有派運動員遠赴雅典參賽。

中國第一次參加奧運會是1932年赴美國洛杉磯第10屆奧運會。
事隔52年後的1984年,中國首次組隊,同樣也是遠赴美國洛杉磯,參加第23屆奧運會,並奪得15金、8銀、9銅共32枚獎牌排名第四。
1988年韓國漢城第24屆,中國贏得5金、11銀、12銅共28枚獎牌排名第十一;
1992年西班牙巴塞隆納第25屆,中國贏得16金、22銀、16銅共54枚獎牌排名第四;
1996年美國亞特蘭大第26屆,中國贏得16金、22銀、12銅共50枚獎牌排名第四;
2000年澳洲雪梨第27屆,中國贏得28金、16銀、15銅共59枚獎牌排名第三;
2004年希臘雅典第28屆,中國贏得32金、17銀、14銅共63枚獎牌排名第二。
加上2008年北京第29屆100枚獎牌,未計今屆倫敦奧運會,中國在七次夏季奧運會一共得163金、117銀、106銅共386枚獎牌。

如果加上各次冬季奧運的獎牌(總計9金18銀17銅),中國在歷屆奧運會上,一共奪得172金135銀123銅合計430面獎牌。

今年倫奧已進入第5天,還有11天就閉幕。中國獎牌一直遙遙領先,截稿時(加拿大滿地可時間8月1日下午1點半)的最後成績是15金8銀4銅總計27面獎牌,超越美國(10金8銀8銅)。記得四年前譚銳祥壇主傳來七律,讚揚寫五百字排律《鳥巢》的唐偉濱詩友,還有填了53首詞的才女紫雲。她曾為每一項金牌得獎的中國健兒填一闋《十六字令》,而且不斷追蹤獎牌補寄過來,留下奧運佳話。

倫奧全稱第30屆夏季奧林匹克奧運會,其實應該是第27屆;因為1916年第6屆(德國柏林)、1940年第12屆(日本東京,後改為芬蘭赫爾辛基)和1944年第13屆(英國倫敦)適逢前後兩次世界大戰而停辦。還有一屆是1906年在希臘雅典為慶祝現代奧運會十週年而舉辦,沒有獲國際奧委會認可。

30屆27次奧運會中,美國舉辦了四屆(1904年第3屆聖路易;1932年第10屆洛杉磯;1984年第23屆洛杉磯;1996年第26屆亞特蘭大);
英國倫敦三屆(1908年第4屆;1948年第14屆;2012年第30屆);
希臘雅典兩屆(1896年第1屆;2004年第28屆);
法國巴黎兩屆(1900年第2屆;1924年第8屆);
澳洲兩屆(1956年墨爾本第16屆;2000年雪梨第27屆);
德國兩屆(1936年柏林第11屆;1972年慕尼黑第20屆);

其餘一屆:
瑞典斯德哥爾摩(1912年第5屆);
比利時安特衛普(1920年第7屆);
荷蘭阿姆斯特丹(1928年第9屆);
芬蘭赫爾辛基(1952年第15屆);
意大利羅馬(1960年第17屆);
日本東京(1964年第18屆);
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1968年第19屆);
加拿大滿地可(1976年第21屆);
蘇聯莫斯科(1980年第22屆);
韓國漢城(1988年24屆);
西班牙巴塞隆納(1992年25屆);
中國北京(2008年第29屆)。

第一個有文字記載的奧運會於公元前776年在希臘奧林匹亞舉辦,距今兩千七百多年,相信在此之前就已經存在,當時每四年舉辦一次,只有短跑一個項目,全長192.27米(據稱是大力神腳長的六百倍),比賽只有一天;後來又增加拳擊、摔跤、古希臘式搏擊、田徑(場地賽跑、跳遠、標槍、鐵餅),運動會時間延至五天,其中三天比賽,兩天是宗教活動,最後一天所有選手參加盛宴。公元393年羅馬帝國皇帝狄奧多西一世宣佈廢除奧運會,認為是一項異教徒的活動。停了一千五百年後,被譽為「現代奧林匹克之父」的法國教育家顧拜旦於1892年在索邦大學大禮堂首次公開提出恢復奧運會,並由全世界各國參予;1894年,顧拜旦致函邀集各國體育組織聚集巴黎召開國際體育大會,同年6月23日,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成立,顧拜旦出任秘書長,並親自設計了奧運會會徽、會旗。第一屆現代奧運會於1896年4月5日在希臘雅典正式舉行,並規定每四年舉行一次,每屆比賽時間不超過16天。這一屆只有13個國家300名運動員參加,冠軍沒有金牌。1900年第二屆在法國巴黎舉行,第一次有女子參賽。1913年,顧拜旦提出將「更快、更高、更強」作為奧林匹克格言。1920年奧運會為了紀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喪生者,在開幕儀式上首次點燃火炬,並首次採用奧林匹克五環旗,1936年首創火炬接力。奧運會比賽項目不斷增加,由古老的體操、田徑,到新添的沙灘排球、跆拳道、柔道,一共不超過28個(游泳、跳水、水上芭蕾、水球算作游泳項目;排球、沙灘排球算作排球項目;體操、藝術體操、蹦床算作體操項目)。由於美國職棒大聯盟(MLB)不允許球員參加奧運棒球比賽,此項目將被排除在2012年英國倫敦第30屆奧運會之外。同樣,由於奧運男子足球限制23歲以下的運動員參加(只有三名超齡球員可加入),故水平難與世界盃、歐洲盃相提並論,此項目的去留也成了倍受爭議的話題。網球因為有溫布頓、澳網、法網、美網四大公開賽,故奧運網球冠軍吸引力較差。2008年是奧運聖火全球傳遞最後一次,國際奧委會決定,自2010年起奧林匹克聖火僅於主辦國家城市境內傳遞。

2012年第30屆奧運會在英國倫敦舉辦,是繼1908年第4屆、1948年第14屆之後,第三次由倫敦做東道主。夏季奧運會,歐洲一共舉辦過16次,美洲舉辦過6次(美國、加拿大、墨西哥),澳洲舉辦過2次,亞洲3次,非洲從未舉辦過,2016年輪到南美洲巴西,2020年是否輪到非洲國家?到時會否有「非奧」這新名詞出現?又要等待「申奧」結果了。

(2012.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