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柬埔寨中文地下报与红区刊物....( 犁炎)


20世纪五十年代初,印支的越棉寮都处于法国殖民统治,反法的地下组织根深蒂固,直到三地分别独立建国,地下活动也没有停息,只是换了争斗对象,是反执政当局,反美帝,亲共产中国,亲当地共产党。

当年柬埔寨的华文报刊除了前文介绍的公开性质报刊,人们也有机会接触到一些来自越南的地下报纸,如《团结报》、《解放报》、《东方报》和《侨峰》月刊。

在越南抗法战争期间,当地人、华侨有一个秘密组织,称为“越南南部华侨解放联合会”(简称解联)。此组织受越南共产党南方局华运委员会领导,提出的口号是:反美抗法,除伪(越奸)灭蒋,团结斗争,自求解放,解放越南,保卫祖国(中国)。

解联早期出版的喉舌刊物有《东方报》(周报)和《侨峰》月刊,编辑部设电讯组,翻译组和刻印组。1950年7月出版了《解放报》,大力宣传上述的口号,报纸不仅流传于越南侨社,更秘密发行到高棉、寮国两地。《东方报》在韩战(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还增添《东方简讯》,资讯来源是《新华社》发出的新闻稿和特稿。当年的印刷技术远不如今日,这几份报刊均是手工刻写字于蜡纸上,然后用软胶制成的滚筒涂沾油墨,一张张地滚印在平铺于蜡纸下的白纸,一滚一张。这就是泛称的“油印”(注)

《团结报》是越南南方华侨爱国联合会出版的机关报,也在柬埔寨侨社工商界、文教界流传。该报办报宗旨主要是依据中国建国初期的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何香凝发表的一篇“春节贺辞”的指示:海外华侨活动的方向是团结爱国,不干涉当地内政,不参与当地政治纷争。《团结报》极力强调的立场,华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侨民,应以支援祖国的革命事业为宜,应高举“团结爱国”旗帜行动。

《团结报》是以汉字排版的铅印方式,印刷在薄薄的白纸上。该报主要是在越南的西堤联区发行的,亦派专人秘密带到金边侨社传阅。

《湄河战鼓》顾名思义是一份相当激进的刊物。1967年9月,柬埔寨全部中文报刊被西哈努克下令封闭(因中柬友协事件)后,激进的左倾人士秘密出版。《湄河战鼓》,言论激烈,反对西哈努克的亲美走资政策,明显是受中国文化大革命时高调的“世界革命一片红”“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万岁”的思潮影响。这是一份以打字机薄纸(16开)为度的“迷你型”报刊。初期似乎是人手抄写在“过底纸”上复印的;后期采用了“粉印”技术:(注)编辑部成员来自金边市华文报的编辑与翻译员、柬埔寨大学生联合会的干部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工作人员。

《湄河战鼓》是不定期出版的内容取材自翻译柬学联和南解公布的文件及出版物,也报道柬埔寨华人地下活动和时局动态。该报报头《湄河战鼓》以柬越中三种文宇印出,又注明“汉文版”,可能另有柬文版,越文版。刊物出版约一年即告停刊,原因不明。

《新闻稿》1979年4月在柬埔寨东南解放区波萝勉、紫桢等地出版,不定期。内容主要是转载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那个时代,工作人员只能用收音机收听电台的新闻侵导,然后通过录音机一字一句地记录。

该报是油印的小张报纸,除了在解放区公开传阅,也由通过秘密渠道带到亲美右派执政当局的控制区,如金边、磅湛等大城市给“自己人″阅读。

《华联报》1970年4月在柬埔寨西南解放区(贡不、茶胶等省份)出版,人们把它看作是该区华人联合会机关报,是一份有代表性报纸,对该区华人有一定的影响力。报纸内容除中国讯息外,重点报导柬埔寨各解放区华人运动,高调支持柬越等地的抗美言论,版面是A4纸大小,油印。

《前锋报》是1970年10月在柬埔寨东北解放区(主要是桔井省)出版的周报,A4纸4版,油印。报纸把从北京电台和柬共电台录得的电讯新闻转载作为主要内容,另有时事评述、抒情散文的付刊。前销路达到1500份左右,遍及柬境的各解放区以及右派政权控制的一些大城市,如金边、马德望等,该报后期还增多“青年版”,销量逾千份。两版本总数高达3,000份!

《前锋报》是柬境解放区最有影响的报刊,连亲美龙奈政权的华文报也曾经为它撰写专稿报道,刊出它的样板图片。报社设在桔井以北一个小乡村的柬式高脚屋小木楼上。为了保密,区内各人都不提报社的称谓地址,只叫它21站。

报刊每周出版后,由专职或兼职人员用自行车、机动车分段传送,南起紫桢、波萝勉,到西北的暹粒、马德望。

1973年由于中国、越共、柬共间的政治情况恶化,《前锋报》缩小了发行范围和出版分量。1974年3月终予被迫停刊。同年4月报社工作人员更被柬共逮捕,拘禁在恶性疟疾流行的森林区集中营,一些报社人员因此死亡!直至1979年1月越共大军入柬进攻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被软禁的报人才有幸逃出生天!《前锋报》编辑人员遭受赤柬的无情冷遇,人人都有极大感触。一位编辑曾写下这样的一段话:“我们这些编辑人员对柬共的政策十分疑惧,深感它实行的不是理直气壮的,不是什么马列主义的革命政策,而是不知什么乱七八糟的政策!″

当年的他们豪情激荡响应号召,遵从驻柬使馆指示上山入林支持赤柬,履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任务,结果却如此迷惘,失落!失去宝贵的时光、青春,有人更失去了生命。俱生矣!除了感慨万千,还是只能感慨万千罢了!

(注解)
“粉印”是当年地下工作者普遍使用的一种印刷方法。主要是以糯米粉揉和清水,搓调成厚稠粉浆倒入木框架备用。。以深浓的紫药水(西药房出售的一种外用杀菌药水)写字在稿纸上。然后将纸覆盖在粉团上,使粉浆充分吸收渗透来的稿纸上字迹,显示反式字体。放白纸在粉团上,软毛刷轻轻擦扫,白纸便印出还原的文字。每次约可印刷一百份,直至紫墨字迹模糊。

“油印″亦称“眷写印刷″孔版印刷之一种。以蜡纸平铺钢板上,用尖头钢笔刻画图文(或以打字机打最后安装在油墨印机上印刷,是几十年前的侨校、机构普遍使用的印刷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