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1日 星期二

東歐巡禮....( 江麗珍)

多年以來,我一直希望能有機會到東歐的幾個城市去走走,今年夏天,終於夙願得償,女兒利用假期時間,陪我遊覽了克羅地亞首都薩格勒布、歷史名城斯普利特,捷克首都布拉格,德國首都柏林,我們花了十七天,慢慢走、慢慢看,雖然是浮光掠影,走馬觀花,卻也讓我大開眼界,收穫頗豐。所謂“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真是不假!
一, 浪漫的克羅地亞
七月二十日上午11時,我們乘坐德航經慕尼黑前往克羅地亞(Croatie)首都薩格勒布(Zagreb),由於在慕尼黑機場逗留了三個小時,抵達時已是下午四點多鐘;飛機快降落時,我從窗口向下眺望,只見地面一簇簇的粉牆紅瓦與蒼蒼鬱鬱的樹木相間,景色很像法國南部地中海風光,非常優美。Zagreb機場很小,但服務快捷,尤其是海關人員的和氣,讓我對這個國家的第一印象頗佳。出來後,女兒一眼瞧到了旁邊的旅遊諮詢處,便入內諮詢,服務人員看了酒店地址後告訴我們,乘機場巴士便可到達,價格比坐的士便宜10倍;接著,我們到隔壁的兌換店換了點錢,這裡的錢幣叫“庫納”,一歐元可兌換七塊半庫納。

這天天氣很好,豔陽高掛,機場門口停著一輛巴士,司機是個年輕的小伙子,他用流利的英語說,“坐這部車沒錯,到時我會告訴你們在什麽地方下車”。車子開動後,我瀏覽四周,眼前的花草茂盛,藍天白雲下,筆直的公路兩旁,是疏疏落落的房子、大大小小的工地、還有一片片翠綠的玉米田,這個國家的整齊、乾淨,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四十分鐘後,巴士來到市中心火車站對面的大廣場,我們下榻的酒店就在大廣場旁邊。

克羅地亞(Croatie)位於歐洲中南部,巴爾幹半島的西北部,與意大利隔海相望。它是前南斯拉夫的六個共和國之一,於1991年脫離南斯拉夫宣佈獨立,獨立後與西方國家關係非常密切。首都薩格勒布(Zagreb)離前南聯盟締造者鐵托的出生地僅66公里,是一個美麗的城市。由於歷史上曾被意大利、匈牙利、奧地利統治過,所以這裡從城市建築到人們的飲食習慣,仍保留著這三個國家的風格與特色。

南斯拉夫屬前蘇聯東歐共產陣營的成員國之一,一向來給人的印象諱莫如深;尤其1989年蘇聯解體後,這裡曾經發生的戰爭,以及流浪巴黎街頭的東歐難民,這一切讓我在動身之前心裡著實忐忑不安。記得臨行前我到“Bricorama”去買鎖頭,由於不知道海關會不會私下卡斷鎖頭檢查行李,故決定不下要買哪一種,便徵求售貨員的意見,他說,“只有美國的海關會私下卡斷鎖頭檢查行李,Croatie絕對不會,這是一個敞開大門歡迎遊客的國家,它只會給你方便,絕不會給你製造麻煩”。我來到薩格勒布的第一天便深感這是真的。比比皆是的旅遊諮詢處為外國人提供不少方便,而且這裡的人普遍文化素質高,他們對人友善、禮讓,比如過馬路,只要過路人站在斑馬線邊的人行道上,車子便會停下來讓道,這種在瑞士才能見到的“高級禮貌”,在這裡卻蔚然成風;而且一般人都非常注意儀表,並會說流利的英語,你根本無法把他們與流浪巴黎街頭、衣衫襤褸的東歐難民相提並論。在首都薩格勒布(Zagreb)街頭漫步,你會感覺這裡帶有點東南亞的熱帶風情,又有點日內瓦的歐洲格調,一切都是那麼井井有條,那麼文明、進步。在這裡,法國遊客特別多,法國人是出了名的會享受生活的,他們選擇來Zagreb旅遊 ,肯定有他們的理由。

在酒店安頓好後,我們迎著夕陽,沿著車站廣場左邊的一條大道往前走,大道右邊是一個樹林公園,左邊是成排整齊的房子,大道盡頭是Zagreb最熱鬧的耶拉契奇總督廣場,這裡是城市的中心。廣場四周都是巍峨壯觀的建築,中央有一個大舞臺,很多舞蹈演員穿著民族服裝,隨著快節奏的樂曲,歡快地跳舞;鼓掌聲、口哨聲、歌聲、笑聲與嬌豔怒放的鮮花、人頭湧動的觀眾,匯成了歡樂的海洋。廣場上,一位年輕的姑娘幫我們拍照後熱情的告訴我們:“每年從七月十四日到九月三十日,Zagreb城內的幾個大廣場、大公園都有歌舞表演,很多街頭巷尾,也有藝人彈琴、唱歌”。她還說:“這裡的人非常喜愛音樂,他們的生活離不開唱歌、跳舞”。笙歌處處聞,夏天的Zagreb,真令人身心愉快!

耶拉契奇總督廣場旁邊有一條整潔的飲食街,家家餐館門口都擺滿了檯子和寬大的座椅——簡直就是大沙發椅,人們悠閒的在這裡喝飲料、聊天,我發現他們喝得最多的是啤酒,而且是特大杯的啤酒;露天咖啡座加特大杯啤酒——地中海風情與德奧風格的組合,這就是夏日的Zagreb。

薩格勒布(Zagreb)分為上、下城;上城是由兩座山崗組成,它是這座城市的發祥地;由中世紀保留至今的大教堂、石門,以及建於十八、十九世紀的行政區,都在上城。下城是商業、文化中心,這裡有火車站、博物館、藝術院、劇院,以及處處可見的公園、植物園;我發現Zagreb 很多重要的建築都以黃色著色,據說那是奧匈君主帝國的特徵,今天看來,這些黃色古建築應該算是歷史留給這座城市的寶貴財富吧。

克羅地亞(Croatie)全國人口四百萬,首都薩格勒布(Zagreb)占了約四分之一;在世界版圖中,這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但卻是一個人才輩出的國家。在Zagreb的很多街頭,人們都會看到名垂千古的科學家、藝術家、文學家、政治家的塑像,而最為人稱道的是,這裡是自來水筆、自動鉛筆的發明地;還有風靡世界的領帶,聽說它原來是克羅地亞士兵用來識別軍隊而繫在脖子上的特用品,後來被追崇時尚的法國人發現後大為驚歎,將之發展為象徵品味與專業精神的領帶,並推廣至全世界。

有人說,薩格勒布是藍色的城市,因為這裡的電車、公交車、升降機和運動員的球衣都是藍色。(這裡的人非常喜愛運動,它的足球隊是歐洲強隊之一。)我覺得,還應該說薩格勒布是一個綠色的城市,因為這裡除了綠色的樹林公園、植物園,還有許多綠色的廣場、綠蔭小道,綠色的休憩點,使它成了讓人流連忘返的地方。其實,夏日的薩格勒布更是多姿多彩的,我經常看到在綠色的樹林邊,一排黃色的房子,陽臺上五顏六色的鮮花盛開,一輛藍色的有軌電車在它前面輕輕滑過,那種美真令人難忘。

在上城的大教堂邊,有一個曾被譽為“歐洲最大、最整潔”的露天市場,入口處,有一尊農婦頭頂菜籃子的塑像。聽說以前這裡的攤販都是附近的農民,他們就是這樣頭頂著自家種植的蔬菜瓜果來這裡販賣的。這個菜市場又被稱為“薩格勒布的肚皮”,據說當地人很喜歡在家裡做飯,他們每天都會來這裡“上市”;菜市場上一把把紅色的太陽傘、一排排整齊的攤位、還有鮮花、生果、蔬菜、魚肉以及四處漫溢的薰衣草香味,使這個市場成為薩格勒布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不少遊客都來此拍照、購物;這裡的攤販都會說英語,而且歐元通用;我在購買當地出產的刺繡品時還發現,攤販們一般不亂開價,因為如果我們亂殺價,他們會不高興的。克羅地亞盛產薰衣草,新鮮的,曬乾的薰衣草擺滿在市場入口處,我特別喜愛此物,特地買了幾小袋乾薰衣草帶回家,我將把它置於衣櫃中,這樣,每次打開衣櫃,便會清香撲面,便會想起這個美麗的地方

7月23日晨七點多,我們乘火車南下,前往克羅地亞第二大城市斯普利特(Spiit),它濱臨亞得里亞海,離首都薩格勒布423公里,七小時車程,每人來回車票300庫納(合40歐元)。火車雖然只有三節車廂,倒也挺乾淨,乘客多為外國人,法國人不少。火車離開首都後不久,只見眼前都是未開發的荒地,偶爾幾個村落、幾片玉米田,越往南走,天氣越熱,山地越來越多,由於非常乾燥,不少山地都是光禿禿的不毛之地,有點像美國西部。一路上小車站不少,火車走走停停,乘客們上上下下,下午兩點,終於抵達Spiit,此時,33度高溫,太陽像大火球似的懸掛天空,光熱四射,幸虧我們很快找到了預訂的旅館。

女兒剛於今年五月與同學來這裡參加歐洲英語辯論會,可謂老馬識途,她帶著我穿街走巷,遊覽舊城區。據說,由於這座城市與意大利隔海相望,羅馬帝國強盛時期,這裡曾被意大利佔領過,強悍的羅馬人用堅固的石頭在這裡修築起了整座完美的城區,其中有教堂、房子、街巷、廣場等,多年前,這個城區被聯合國評為世界文化遺產,舉世聞名。如今,世界各國遊客像潮水般湧到這裡,他們徜徉於舊城區一條條花崗岩鋪就的狹窄街巷內,觀賞著一座座有著久遠歷史的建築、牌坊……,其實,羅馬人帶來的不僅是令人歎為觀止的舊城區,許多意大利美食也相繼傳到這裡,如今在Spiit有許多意大利餐館,比薩餅、意大利麵等頗受歡迎,我在這裡曾吃過龍蝦燜意大利麵,加上涼凍啤酒,簡直是絕配。

出了舊城區,就是海傍街Riva,只見一排排的雪糕店、一排排的白色太陽傘、一排排的棕櫚樹、熱帶花木,還有那一排排坐滿紅男綠女的白色木椅,海風習習,海鷗在天空嗷叫、飛翔,大大小小的遊艇停泊在岸邊……,好一派地中海風情!克羅地亞人很喜歡吃玉米,無論在首都還是這裡,都有許多烤玉米攤,一個賣10庫納,一杯咖啡也要10庫納(合1.5歐元)。

走累了,我們坐在木椅上休息,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小攤子,前面很多人圍觀,走近一看,原來是替人“刺青”,不少家長帶著小孩排隊等著,我剛發現這玩意兒原來如此受歡迎,真是搞不清楚!晚上九點多,海傍街還是很熱鬧,女兒在手機上網查閱了天氣預報後說,“今晚可能要下雨,咱們回旅店吧!”

第二天早上,我們逛了露天市場、商業街,吃過午餐後,就乘火車返回首都Zagreb。

明天,我們將離開克羅地亞(Croatie),到捷克首都布拉格去。

二,金色的布拉格
有人說,人的一生中,布拉格是值得認識的地方,這種說法應該是對的。

25日下午16點半,我們乘德航抵達捷克首都布拉格。捷克錢幣叫Couronne,與法文“王冠”的寫法一樣。一歐元換24CR,下機後,女兒便查好從機場到酒店的路線,她說每人花32 CR乘坐機場巴士再轉地鐵便可抵達酒店,我們的行李不多,不必叫的士。這孩子真不錯,還想著替她媽媽省錢。

據介紹,蘇聯解體後,布拉格成為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旅遊城市之一。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這裡遭受的破壞比歐洲其他城市輕得多,因而大部份歷史建築得以保存。這裡的古建築非常多,從高處看,市區內許多教堂的尖塔和圓頂連成一片錯落有致的塔林,因此布拉格被稱為“千塔之城”;陽光下,這些朱紅色的塔林與古建築的牆面相互輝映,金光燦爛,故它又被冠以“金色布拉格”的雅號。

和巴黎一樣,布拉格也有一條迷人的河流——伏爾塔瓦河,它貫穿整個城市。跨越河上的多座橋樑是這座城市的特色,其中最富盛名的查理大橋,終年遊人如鯽;數不盡的歷史古跡,使這座城市蘊藏著無限的魅力。無論你走到任何角落,都能發現布拉格的美,真的,尤其在老城區,連馬路都有看頭,每條馬路都是用長方形石磚鋪就的,馬路旁的人行道則用灰黑相間的小方磚鋪成各式各樣的美術圖案。

布拉格分為猶太區、老城區、城堡區、新城區。

我們到達的第二天就先觀覽猶太區,顧名思義,這裡是猶太人聚居的地方。布拉格的華人甚少,沒有唐人區;而猶太區則規模不小,區內有市政廳、教堂、會堂、還有猶太公墓、猶太博物館等。猶太區又叫約瑟夫區,據說,從十世紀開始,猶太人就開始到布拉格定居,起初他們居住的環境非常惡劣,甚至在十八世紀中葉,曾被逐出布拉格,到了十八世紀末,國王約瑟二世下令重建城區,從此,猶太區又叫約瑟夫區。與其它的城區相比,猶太區比較安靜,遊人較少,但是,房子都非常漂亮、整齊;從猶太區走去老城區,有一條很大的商業街,高級品牌店林立,我一看價錢,都和巴黎差不多,這裡很多品牌店門口都有中文說明,比如可以打折呀,如何退稅呀,等等,看來這裡的中國顧客還真不少。

布拉格以伏爾塔瓦河為中心;著名的查理大橋修建於十五世紀末,是為紀念捷克有名的查理大帝而建的;這座橋樑簡直就是一座戶外雕塑廊,橋上共有30座雕像和群塑,這些雕塑像絢麗耀眼的瑰寶,把渾厚的古橋點綴得無比壯麗、輝煌。據說現在人們在橋上看到的雕像均為複製品,原件都保存在國家博物館中。屹立於橋中央有一座大理石雕像,傳說只要觸摸雕像的足部便會得到一生幸福,不管這是不是真的,過往遊客都爭先恐後地排隊等著這“觸手可及”的幸福,我當然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此外,橋上還有許多工藝品攤位和替人畫像的攤位,畫家們高水平的作品經常博得人們的喝彩,還有不少藝人拉手風琴、唱歌,……,熱鬧的景象有點像巴黎塞納河左岸。

從查理大橋到老城區,有一條古老的查理街,聽說它是以前國王加冕時的必經之道,今天,這裡是布拉格最具吸引力、遊客最多的街道之一。這是一條狹長的石磚小道,兩旁屹立著許多哥特式、文藝復興時期的宮殿,雖然現在這些華麗的建築都變成了酒店、餐館和古玩店,但是,絡繹不絕的遊人還是要來這裡訪古探幽,領略這裡獨特的韻味與風彩。

老城廣場是布拉格的中心,也是最熱鬧的地方,廣場四周都是歷史久遠的建築,比如:泰恩教堂,舊市政廳,天文鐘,金獨角獸之家,斯托奇樓,戈爾茨宮,石鐘之家,聖尼古拉斯教堂,等等,一年365天,這裡天天都是人山人海,人們從世面八方湧到這裡,拍照、吃東西、……,還有,聽天文鐘傳來的持續了幾百年的悠揚鐘聲。

天文鐘是布拉格的地標之一,它位於舊市政廳塔樓下方,建於十五世紀;天文鐘上半部有四個人物,分別代表骷髏、死神、土耳其人、吝嗇鬼;下半部四個人物代表虛榮、死亡、慾望;無論白天黑夜,每隔一小時,鐘樓頂上就會響起小號聲、鐘聲,接著,天文鐘上的人物就會作出各種暗示的動作,這時,圍觀的遊客就會歡呼、鼓掌、拍照,……。

和德國人一樣,捷克人也比較喜歡食用豬肉,除了餐館中以豬肉燒成各種菜肴外,在很多熱鬧的廣場,還經常看到別國沒有的烤火腿攤,這種“火腿”形似豬腿,但至少比豬腿大十倍,我想可能是他們將多個豬腿去骨後,連皮帶肉腌製過並扎成豬腿的形狀吧,每個烤火腿攤都生意很好,有三、四人看管,一人烤肉,一人切肉,一人稱肉,一人收錢;我最初是在老城廣場上看到這樣的烤火腿攤的,只見火腿被烤得發出吱吱的響聲,香味四溢,吸引不少遊人圍觀,完了很多人便買一份嘗嘗鮮,烤肉每100克賣89 CR(和3.5歐元),一小份最少也有兩、三百克,一大份則有五、六百克,旁邊是啤酒攤,一杯啤酒60 CR,(合2.5歐元),攤位的前面、後面都有讓人站著吃、坐著吃的地方,我買了一份300克烤肉,兩杯啤酒,兩片麵包與女兒一起吃,吃完時,我們也幾乎撐得走不動了,真好笑!捷克人很會做生意,他們知道吃完烤肉,可能還要來點甜食,這不,烤肉攤旁邊是烤圈圈餅攤,這也是捷克特產,我第一次看到這玩意兒時,心裡正嘀咕著:“這又是什麼東西”,一個老外剛買了一卷圈圈餅,一邊吃一邊把餅伸到我面前,並連連說:“Good!Good!”,我掰了一小塊,果然是“Good”,再過去是榨果汁攤,新鮮的水果任你點,點啥榨啥,一杯果汁130 CR,(合5歐元),攤主也忙的不亦樂乎。

來到布拉格,除了這些街邊小食,正宗的捷克菜也是不能錯過的,除了豬肉,捷克人也喜歡吃鴨肉、牛肉;烤鴨肉是這裡的傳統菜肴之一,餐館中每份鴨肉是一只鴨子的四分之一,分量不小;他們燒得肉嫩皮脆,再配上一種紅色的蔬菜和土豆泥做成的丸子,很有特色;還有牛肉燒製的Goulash,也很有特色。

1992年,布拉格老城區被聯合國評為世界文化遺產,今年剛好是二十周年。所以今年在布拉格街頭,歌舞表演特別多,捷克人把此當爲盛事來慶祝,當然特別有意義,因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頭銜不僅為這個國家帶來遊客,帶來財富。它更是捷克的榮耀

而榮耀不是偶然的,布拉格是名符其實的“世界文化遺產”;我喜歡在這裡穿街走巷,細細觀覽,因為那是一種高級的視覺享受;當你穿過一條小街,或走進一條小巷,經常發現“天外有天”,“風景這邊獨好”,永遠有那麼多好看的東西等著你去欣賞,……,布拉格人的藝術眼光非常獨到,一條普通的小通道,他們就能設計成一家美輪美奐的餐館,在熱鬧的狹小的步行街中央,他們愣是擠出地方來擺咖啡座,既美觀又不影響行人,當你走累了,坐在咖啡座中再叫一杯飲料,一邊休息,一邊觀望遊人,那種感覺真是一流!

我們是於7月27日中午頂著33度高溫到城堡區參觀的;城堡區是布拉格的重要組成部份,傳說這些城堡是在九世紀由一位公主下令修建的,當時公主曾預言,布拉格今後將像天上的星星一樣璀璨,並以非凡的面貌呈現世間,後來,這個美麗的預言果然成真了!城堡區位於河對岸的山頂上,走上去有280級臺階,乍一聽,似乎挺嚇人,其實並不累,因為每10級臺階就有一處大平臺讓人休息,很多歲數大的老人也照樣上去。城堡區規模不小,它是由教堂、王宮、花園、修道院、以及許多的廣場、城門、塑像、噴泉等組成的;站在山頂向下俯瞰,美麗的布拉格就在腳下:藍色的河流,金色的橋樑,紅色的房頂,綠色的樹林,……除了美!還是美!

迷人的伏爾塔瓦河兩岸是散步的好地方;清澈蔚藍的河水,隨風搖曳的垂柳,還有浪漫靜謐的河心島,都讓人流連忘返。7月31日是我們在布拉格逗留的最後一天,便決定到河兩岸去蹓躂蹓躂,去領略這座城市的另一種風貌。這天天氣很好,我們走著走著,中午時分看到河岸邊停著兩艘古色古香的大木船,原來一艘是旅店,一艘是餐廳,於是便到這座水上餐廳去用午餐,坐下來後,我環顧四周,用餐者多為遊客,他們說著各種不同的語言;不遠處,我看到河中心有兩道形似圍欄的“小水壩”,感覺這不是用來蓄水發電的,而是用來美化河面風光的,被“小水壩”截住的那部份河段,水流緩慢,平靜得像湖面,我忽然想起了毛澤東的詞句“高峽出平湖”,雖然這裡不是高峽,但就是有點這個意思。不少人在平靜的河面上泛舟,還有不少白天鵝在水面上游動,女兒說,“不是天鵝,那是小舟,是人們把小船做成白天鵝的樣子”,我再細看,果然不假,很多人乘著這種美麗的小舟,在水面上悠哉閑哉地飄蕩著……。吃過午飯,我們走到河對岸,在綠樹成蔭的堤道上漫步,前面有一家露天咖啡廳,為了不辜負這個美好時光,我在咖啡廳選了一個好座位,一邊觀賞周圍詩畫一般的景致,一邊品嘗香味濃郁的咖啡,是的,布拉格就像一杯誘人的咖啡,越品嘗,越有味,它讓你不會忘記,直到永遠,永遠!

三, 永遠的柏林
提起柏林,人們就會想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想到柏林圍牆。這份沉重的歷史,吸引著不少人前來認識這座城市。

柏林是德國最大的城市,也是世界著名的都市之一,1991年德國統一後,它再次成為德國的首都;第二次世界大戰引發的盟軍空襲和蘇聯紅軍的進攻,使這座城市遭到毀滅性的破壞,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建築被摧毀,整個城市幾乎被夷為平地;但是,德國人以無比的智慧和毅力,使這座城市浴火重生。今天,歷史與潮流在這裡交融,柏林以更多的燦爛和輝煌呈現在世人面前。

7月31日上午十點半,我們抵達柏林機場。在等行李時,女兒忽然指著旁邊一個金髮碧眼的小男孩說:“這就是希特勒最喜歡的純德國種。”她又說,這種人多數生活在北歐,德國也不少,是純粹的歐洲人。據說,希特勒為了“淨化人種”,曾強行將這種金髮碧眼的男女幼童集中起來,讓他們長大後結婚生子,他認為這樣“純德國種”才得以延續,這種做法釀成了不少人間悲劇,很多人在回憶這些事時說,當時年幼的他們正在門口玩耍或走在路上,就被強行拉走,從此再也見不到親人。

女兒在機場詢問處了解到,每人只需花2.5歐元便可乘坐巴士直抵旅店門口,原來我們預訂的酒店就在著名的亞歷山大廣場旁邊,這裡原來屬於蘇軍管轄,是東柏林最熱鬧的地方。安置行李後,已過晌午,有點餓了,我記得剛才看到酒店旁邊有一家德國餐廳,便決定到那裡去用餐。這是一家非常大的餐廳,外面的露天座位至少也有一百多個,進去一看,裏面又寬又深,中央有一個舞臺,幾個歌手和樂隊正在表演,旁邊有兩個特大的啤酒罎當擺設,女侍者都穿著民族服裝。我們坐下後打開菜譜,最先看到的是赫赫有名的德國“咸豬手”,我忽然想到什麽,叫女兒問侍者,“分量大不大”,她連連說:“Big!Big!”說到啤酒、沙拉,她也連聲“Big”,於是我們點了一份脆皮咸豬手,一份沙拉,一杯啤酒,兩人拼命吃才把它消滅掉,過後服務員微笑著說,這裡的一份咸豬手,兩位女士吃綽綽有餘,真得感謝她的實話實說。

亞歷山大廣場以前是東柏林人集會的地方,一有什麽風吹草動,成千上萬的民眾便聚集於此,比巴黎鐵塔還高的柏林電視塔也屹立於此。現在這裡建起了很多大酒店,大商場,非常熱鬧。柏林人口三百多萬,可是我從未見過堵車,原來這裡的公共交通系統非常完善;在公共交通史上,柏林堪稱鼻祖;1881年,世界上第一輛有軌電車在這裡出現,1897年,設備完好的地鐵又在柏林投入使用,此外還有線路繁多的巴士,德國人的環保意識非常高,除了乘坐公共交通車,很多人出門都騎自行車,所以,在柏林街頭,小汽車不多,自行車卻不少;所以,柏林的天是藍的,水是綠的,……,我印象中的德國人是實而不華,德國貨是結實耐用,柏林給我的感覺是又大又美觀又乾淨,德國人在戰後的廢墟上,又把柏林建成一座充滿生機和創意的大都市。

柏林人又是尊重歷史的;戰後,成千上萬的建築被摧毀了,現在,人們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他們在原址、按原型建起了與原來一模一樣的大型建築,其中有剛於幾年前建好的大教堂、王宮、博物館等等,德國科技發達,他們把很多古建築都“還原”得很好,你簡直不相信這些都是幾年前剛建好的,還以為是幾百年前留下來的呢。

亞歷山大廣場離著名的“博物館島”僅咫尺之遙,步行幾分鐘就到了。原來柏林市中心也有河流穿過,“博物館島”是河中心的一個小島,上面有德國最大的教堂,最古老的大學,歷史博物館,圖書館,軍械庫,等等,這些建築物都被“還原”得古意盎然;此外,名聞遐邇的“菩提樹下大街”(Unter den Linden)也穿過這個小島,這條寬敞的林蔭大道把亞歷山大廣場與柏林的地標——勃蘭登堡門連起來,就像巴黎的香榭麗舍大道把協和廣場與凱旋門連起來一樣,我們在到達的第一天下午就從亞歷山大廣場走到勃蘭登堡門,全程兩公里半,馬路兩旁有很多好看的建築和商店。一般柏林人的英語說得很棒,我們在一家書店選購旅遊資料時,店主看到女兒選的是法文版,立刻用地道的法語與她交談。

原來柏林與法國還有一段歷史淵源,離博物館島不遠的“憲兵廣場”(Place de Gendarmerie)便記載著這一切,憲兵廣場上有兩座幾乎一模一樣的教堂,一間是德國的,一間是法國的;據說十七世紀末,在法國有不少基督教徒被驅逐出境,大約二萬人逃到德國,其中的三分之一來到柏林,他們當中有不少人才,曾為當地作出了貢獻,上述法國教堂就是為他們而建的;有人說,後來柏林的繁榮也有法國人的一份功勞;現在,有一些柏林人還冠以法國姓氏,他們應該是這些基督教徒的後人吧。

參觀柏林,最令人震撼的就是柏林牆遺址和歐洲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

我們在“查理檢查站”看到了當年東、西柏林的通道,崗哨旁邊的沙包、路牌,以及成了歷史文物的圍牆遺址,還有“圍牆博物館”牆上掛的缺了一大角的最後一面蘇聯紅旗。柏林圍牆建於1961年,是東德政府為了阻止東柏林人逃往西柏林而修築的,它把整個西柏林圍住,經過四次加固,圍墻終於成了一道無法逾越的死亡線,數以百計的東柏林人為了逃亡在這裡丟了性命,……。一天,我和女兒在博物館島散步,我指著天空中成群的飛鳥對她說:“1989年柏林墻被推倒之前,這裡的人肯定很羡慕飛鳥,鳥兒能在天上飛來飛去,而東柏林人卻被圍牆困在鐵幕之內”。女兒後來說,當她看到圍牆遺址和查理檢查站,才明白我的意思。

離勃蘭登堡門不遠,有一處令人觸目驚心的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兩千多根黑褐色的紀念碑柱聳立在一片寂靜的空曠地上,紀念歐洲六百萬被殺害的猶太人;聽說紀念碑柱的地下有一個大廳,展現猶太人被納粹分子殺害的情形。……這是一個悲傷之地,人們都懷著沉重的心情撫慰那些亡魂。

勃蘭登堡門的旁邊,還有雄偉的國會大夏,它也是柏林地標之一;大戰期間,它曾遭到盟軍轟炸機毀滅性的轟炸,蘇軍攻佔柏林後的第一面紅旗也最先插在這裡。後來,德國人以高超的科技重新整修這座宏偉的建築,在不失原貌的基礎上對它注入新的生命。8月3日下午,我們隨著參觀的人流登上國會大夏的圓形玻璃穹頂,在那裡眺望柏林全景,不遠處的一片大樹林是有名的樹林公園“Tiergarden”,它就像紐約的中央公園,是人們休閒的好地方;聽說大戰期間,這片樹林全被炸平,由於當時柏林的水電系統全遭破壞,市民們都用這裡的木材了生火、取暖;我們現在看到的樹林,都是後來種植的。

冷戰期間,東、西柏林各自發展,庫達姆購物街是西柏林最繁華的地方之一,它長三公里半,兩旁的商店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築,聽說這條商業大街也有一段故事:1866年,德國駐巴黎的大使回國後,希望柏林也有一條“香榭麗舍”,於是命人設計了這條大道,他讓人在兩旁建起了250座漂亮的樓房,每棟不能超過四層,這些設計考究的樓房的樓下是店鋪,樓上的陽臺都要植花修飾,於是,柏林也出現了一條美輪美奐的商業街。後來,戰火把250棟樓房炸得只剩下40多棟,戰後,德國人又在這裡“還原歷史”, 250座漂亮的樓房又出現了。今天,在庫達姆購物街散步,你會發現,歡樂與生機,是這裡永恆的主題。

柏林還有許多值得看的地方,比如著名的波茨坦廣場,它原來是柏林最熱鬧的地方,然而,因為它剛好位於圍墻旁邊,冷戰期間期間這裡的很多樓房都被拆掉,崗哨林立,成了“死亡地帶”,1989年圍牆倒後,這裡成了柏林最大的工場,當局花耗鉅資,把這個廣場建成展示柏林另一種面貌的地方。現在,這裡聳立著許多新式的高樓大廈,其中日本的“索尼中心”吸引了不少遊人,波茨坦廣場上還有世界上第一盞紅綠燈,很多人在此拍照留念。據說這個熱鬧的廣場之所以叫“波茨坦廣場”,緣於柏林通往波茨坦的第一輛火車就是從這裡出發的。

來到柏林,人們會想到波茨坦,這裡曾經發生了決定德國命運的事件,它的名字讓很多人走進了它。8月4日早上,我們乘火車來到離柏林三十多公里的波茨坦市,因為天氣炎熱,便決定每人交12歐元乘坐旅遊車遊覽這座小城市,遊覽的節目之一是觀看當年蘇、美、英三國首腦開會的地方,原來當時他們會面的地點是一個德國王妃的行宮,非常優美,我們進去後,最先看到的是草地上的紅花呈現星星的形狀,據說當年史達林看到草地上的紅星,非常高興,為此,這個星狀圖案至今沒改,現在成了遊人照相的景點。

8月5日晨,我們來到剛於2006年建成的柏林中央火車站,準備在此乘坐火車返回巴黎。這個車站客流量大,並集地鐵站、國內火車站、國際火車站於一身,車站有好幾層,不同的列車在不同的樓層出發、抵達。我到達該車站時,轉了一圈,沒看到火車,心想:不對呀!,會不會走錯了?女兒詢問了一下才知道,開往巴黎的火車在三樓,上來後,發現車站內只有四條軌道,沒有巴黎的火車站裡見到的幾十條軌道,幾十部列車並列的情景, 一會兒,列車進站,客人們上車後,列車只停留二十分鐘就開走,哦,原來是這樣,這個火車終點站占地小,客流量大,還這麼井井有條,真不簡單!

從柏林到巴黎,從東歐到西歐,這是一個跨度不小的旅程,我一邊觀看車窗外的風光,一邊整理自己的思緒,……。
(2012年8月20日寫於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