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9日 星期六

柬埔寨“华运”代表回国详情....( 蓝天)

下面我再详谈柬埔寨“华运”代表的回国经过和令“华运”骨干终身难忘的不幸历史遭遇。
1972年,印支三国正处于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战争环境中,“华运”代表这时回国,其行程是万分危险的。华运组织同越共驻柬都队有关部门磋商后,“华运”回国代表一行四人(其中二人分别负责路上勤务和医疗工作)组成“华运”回国代表团,越方称为“国际团”。沿着从柬埔寨经 寮国到达越北的战地交联线,全程一千多公

2012年9月26日 星期三

《俗事》....( 白墨)

曾收到國內詩友電郵,謂今後不再寫應酬詩詞。這一信函對我來說,簡直是當頭棒喝,一針見血。我這俗人,附庸風雅,寫了幾十年詩,依然「雅」不起來,偶爾還是會填詞賀喜、寫詩祝壽;或撰聯悼輓、賦文弔唁;或次韻唱酬、疊韻續貂;或依聲奉和、步玉聯珠。老師不以為然,曾多次嚴斥,謂此乃「唐人街水平」,不宜泥足深陷,恐怕難以自拔。這幾年我的確收斂了些,很少以詩詞酬世,然而,朋友之懇求頗難婉拒,所以還會技癢,破例揮毫。報上的賀聯,或聯歡宴會舞台兩旁的長聯,也多是我之拙作;由於有言在先,沒有落款,故沒有多少人知道,應該不算「犯規」。

2012年9月23日 星期日

红色高棉兴亡史....( 白云)

十九世纪八十到九十年代,法国陆续侵占了越南、柬埔寨、老挝等印支三国,统称为法属印度支那联邦。从此以后,三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进行抗法斗争并互相配合和支持。

2012年9月21日 星期五

葉落湄江—連載-4….(姚思)

逃難誤入危險地區
原來我千辛萬苦到達的地方卻是在一個危機四伏的小小包圍圈裹。這兒是河良鎮南面湄公河岸邊的一個小村莊,距離河良大約十公里。村民幾乎都是越南僑民,可能是越共所組織的﹤越僑愛國會﹥長期活動的堡壘村。越共的潛伏勢力很大,朗諾軍人幾個月前屠殺越僑時不敢到這裹來行凶。這村子的座座木樓沿河而建,周圍綠蔭蔽天,風涼水冷,的確是越共潛伏的好地方。但美

2012年9月19日 星期三

《俗世》....( 白墨)

俗人在世,入鄉隨俗;世俗眼光,凡人俗氣;紅塵風俗,雅俗和諧;凡夫俗子,俗世情緣。吃齋先唸佛,剃度又還俗,「俗」到底是什麼?自命清高的雅士,不食人間煙火,隱居山野,遠避塵囂,與世隔絕,以為從此「不俗」,殊不知他們頭頂俗天,腳踩俗地,口說俗話,筆寫俗字,依然是「俗不可耐」!沒有俗,哪有雅?「俗」是與生俱來,與死同歸,即使你升仙成佛,也還是離不了「俗」,因為「仙」是俗人所創,「佛」是俗人所塑也!所以,不要口口聲聲譏笑人家「俗」。

2012年9月18日 星期二

緬怀柬华文化园丁....( 孙华)

【作者按】本文于1988年9月间撰写,先后在巴黎《华裔之声》和香港《大公报》发表。
赤柬浩劫十三载,华裔儒生最多灾;
有幸闖出阎王殿,未必脱逃獄卒宰,
鱼鳖口中捡残命,流落异乡成难民;
梦回往事哭无泪,遥望神州夜不眠!
谨以此小诗献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柬华文化园丁(主要是教育界、新闡界的从业人士)。它絕不是文采飞揚的美诗,它只不过是苦 难的浓缩,心灵的悲歌。

2012年9月16日 星期日

《前锋报》悲壮沧桑岁月....( 荷年)

【前言】關於柬埔寨華文報業的往昔岁月专稿文章多篇,几年来,先后在香港《大公报》《華人月刊》和巴黎《華裔之聲》,《富善》等報刊發表。1995年,中國华侨出版社(北京)编辑的《华侨华人百科全书》编辑部傅先生和唐先生来函要求提供柬华報業史的有關資料,笔者寄出已发表的文稿及资料,均摘要收入该书。

在巴黎的姚思君著作《葉落湄江》这本书上,笔者看到了有关《前锋报》的章节,又咨询了知情人士,予以整理归纳,较详细写述《前锋报》的可歌可泣岁月。

2012年9月13日 星期四

《保釣》....( 白墨)

恨倭寇犯我釣魚台,海潮怒濤聲。憶蘆溝淪陷,金陵殺戮,亡國槍聲。踐踏中華大地,遍野鐵蹄聲。抗日風雲起,悲壯呼聲。

七五年前羞辱,算彌天血債,千古冤聲。問神州南北,多少鬼啼聲?獻青春、捐軀無懼,殺敵軍、迴響戰歌聲。山河哭、斷魂英烈,史載名聲。

2012年9月11日 星期二

發表郭老遺信附言....( 張 清)

郭燕芝老師離開人間已兩周年了!

郭老燕芝(明志)老師,生前与我魚雁互通,我曾保留他不少書信原件,現特揀出15年前他偕兒媳長江三峽之遊,招來一場大病的病後來信(共四頁長信,約2600多字),為關懷郭老端華中學師生參閱、追念。

2012年9月9日 星期日

钓鱼岛为什么在日本之手?....( 余良供稿)

既然说钓鱼岛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那为什么如今却在日本之手呢?

回答是:二战后,钓鱼岛和琉球群岛被美军占领由美国托管;后来,在1971年,美国把钓鱼岛和琉球群岛的管辖权交给了日本。

但问题是,钓鱼岛既然是中国领土,二战结束后就该归还中国,让中国管,怎么让美国托管了呢?

2012年9月8日 星期六

葉落湄江--連載-3 ....( 姚思)

屠殺陰影籠罩全柬埔寨
一九七○年的夏天,我從金邊走上逃亡之路。我永遠也忘不了那次逃亡的過程。

那一年三月十八日,右派軍人領袖朗諾略將軍發動政變,打破了柬埔寨的和平局面。右派軍人肆意屠殺越南僑民,有些地區受害者死屍遍地,鮮血淋漓,慘狀震驚全柬,也震動了全體華僑。廣大華僑長期以來熱愛祖國,特別是華僑知識份子,在柬埔寨十六年的和平中立時期,他們傳播中華文化,在他們的影響下,華僑青年群眾形成一股愛國熱潮。特別是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時期,不少多青年人受到文革思潮的影響,革命情緒高漲。他們希望立刻投身於革命隊伍,因此也就成為當時在城市中活動的柬共、越共秘密工作人員插手爭取的對象。當地右派佻份子當然極端仇視這些激進份子,同時也仇視所有的左派人士。由於有一九六五年印度尼西亞軍人政變後華僑大受屠殺的先例,現在,誰都意識到,這些人正是右派份子準備屠殺的對象。當時越共、美軍都已先後進入柬埔寨鏖戰。金邊城四周戰火紛飛,只聽見大炮的轟鳴和飛機轟炸時的聲響四處傳來,城裹帶槍倒掛手榴彈彈的軍人,來來往往,氣氛十分緊張。

2012年9月6日 星期四

葉落湄江--連載-2....( 姚思)

歷史激流中的海外中華兒女
束南亞的印度支那半島上,越南、老撾、柬埔寨三國在十九世紀淪為法國的殖民地。二十世紀以來,世界各地民族解放運動此起彼伏。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越南人民在東洋共產黨(即印支共產黨)領導下發動了波瀾壯闊的《八月革命》,戰火燃燒整個印支,連續數十年。但柬慵寨王國卻在一九五四年的日內瓦會議之後執行和平、中立政策,從戰禍中脫身,獲得了十六年的和平歲月。一九七○年的三月份,柬埔寨的右派軍人在美國的支持下發動了政變,柬埔寨才重燃戰。

2012年9月5日 星期三

葉落湄江--連載1....( 姚思)

這是一本用鮮血寫成的書
作者姚思曾經是南越和柬埔寨的華僑教師,親身經歷了越共和柬共所謂的 《無產階級革命事業》 ,見證了柬共頭子波爾布特在奪取政权后所實施的《黑色恐怖》統治。他以平實的筆觸,寫出了柬埔寨華僑知識分子在近四十年來的印支《革命風暴》裹的經歷与遭遇。他們如何慷慨壯懷、流血坐牢、戰鬥犧牲,又如何被為同志的自已人所逼迫、逮捕、殺害,最後甚至被自己的《組織》所拋棄,成為各種複雜鬥爭 的犧牲品。讀者(特別是華僑讀者)可以從本書吸取深刻的歷史教訓,認渚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政治騙局。

2012年9月3日 星期一

青出于蓝....( 薛世祺)

前言
“青出于蓝”中“青蓝”都是颜色。色彩、色泽,从放大镜照日光分成七色:红.橙.黄.绿.青.蓝.紫。蓝.紫现有的日光是白色,如无光成黑色。但古代却把色分成五种:青、赤、黄、白、黑。不过古今却一致把色当作草色,是春天草的颜色。老子常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认为丰富的颜,最终使人分不清是何颜色,成为盲人。(丰富颜色指七色联合起来成白色如盲)。孟子说:“民有饥色”把色当饥饿。谚语:“室於怒,市於色、把色当变脸作怪。在物质中金银金色是指其成色(质量),色情(性愁),夜色、景色、行色是情景。姿色是妇女美貌。赌博用作小器具叫“色子。潮州叫骰(音投),这个色是名词,如:色鲜明(色。读音为赛指明是颜色,而不是色彩。

2012年9月2日 星期日

黎振华老师,您在哪儿?....( 云娣)

“中国支援西哈努克王子抗拒美国,王子亦依赖中国的扶持。柬共全靠中国来生存、发展。王子与赤柬都不能摆脱中共,中共一手拉扯双方走在一起。一旦龙奈政权被推翻,西哈努克回金边是当然的。西哈努克王子历来的政治头脑是:既左又右,又右又左,摇摇摆摆!红色高棉一定受中共影响,是需要捧住王子的,华侨的生活将一如既往,做工照常上班,经商照样赚钱,何必远走他方,跑到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呢?”

2012年9月1日 星期六

亡人节....( 王汉)

黎明前,
深邃夜空,
破寂的鼓声回荡。
“达摩达萨.......”
镶上金边的云是观世音坐的莲座,
缓缓起动'好像巡天遥看...........
踏露的脚步,
平平仄仄的颂读,
经诗里晦涩难懂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