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8日 星期二

緬怀柬华文化园丁....( 孙华)

【作者按】本文于1988年9月间撰写,先后在巴黎《华裔之声》和香港《大公报》发表。
赤柬浩劫十三载,华裔儒生最多灾;
有幸闖出阎王殿,未必脱逃獄卒宰,
鱼鳖口中捡残命,流落异乡成难民;
梦回往事哭无泪,遥望神州夜不眠!
谨以此小诗献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柬华文化园丁(主要是教育界、新闡界的从业人士)。它絕不是文采飞揚的美诗,它只不过是苦 难的浓缩,心灵的悲歌。
五十年代的柬埔寨,邻国烽烟四起,战祸连綿,它却和平宁靜,如人间乐土,嬴得了东方瑞士的美誉。

一九五八年七月十九日,中国与柬埔寨正式建交,在周恩来总理和西哈努克亲王的积极推劫下,中柬关系空前良好,迨后的好几年,兩国一直友好合作,关系密切,可说是"中柬友好蜜月″年代。

在美好的天时地利环境下,柬埔寨华人文化事业也篷勃发展,空前昌盛!当年,全柬各地大小城镇都有中文学校,首都金边的几家公立中文学校:端华、民生、广肇惠、崇正、集成(均由金边华侨、华裔捐資开办)不但有中学各班,还有为投考中国大专学校的学子而设,为培养中文师资而设的“专修班”。

报刊方面,每日出版的就有棉华日报、工商日报、生活午报、湄江日报和新报五家,还有《柬埔寨知识》《柬华文艺》等期刊,百花齐放,琳琅满目,其中以棉华日报办得较为出色,成为文化主导力量,是当年左倾华侨的喉舌。

今天,在美加、法欧、澳洲土地上安居乐业的近二十万原柬埔寨华人当中,有的也曾经在柬执教鞭育学子,有的也曾从事新闻报界或业余编写工作,至于他(她)们的学生或读者,当然多的是。

柬埔寨浩劫十三周年之际,想到如同人间地狱的印支,又怎能不思念缅怀为继承、发扬中华文化,为传播爱国主义思想而曾经辛勤工作的柬华文化人呢?思及他(她)们的遭遇,实在太令人感慨万千,悲愤填胸了。在红色高棉统治全柬的日子里,在民众到处流浪的日子里,柬华文化人真是欲哭无泪,欲言无语!心痛比任何痛楚更苦!更折磨!

人们忘不了,正当“柬华文化公园”百花争妍吐艳,华文文化事业兴隆鼎盛时期,中国爆发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覆天盖地的极左思潮很快泛滥到海外各地。柬华文化人士如同其他海外华侨华人一样,根本不可能去认识、理解“文革”的实质,只是出于对祖国执着的爱与忠诚,而跟着“文革片的调子高喊“革命”,以至于陷入“愚忠”地步!当时,爱国报纸日日是大篇幅“造反有理“世界一片红”的文章;左派学校内,毛主席语录满校飞,“大海航行靠舵手”的颂歌似宗教圣经诗天天唱。一九六七年九月十三日,全柬中文报刊被西哈努克下令停刊。这又能过分责怪亲王本人吗?狂热“左风”吹拂下,成批的教师、学生、报社人员抛下子女、父母和工作,离开金边及各大城市,到边陲,到越共或柬共控制区去支援当地的革命事业,参加了越南南方解放阵线、红色高棉的“伟大反帝斗争”。他(她)们满腔热情,自觉认为是为“国际主义理想而锻炼去了!”今日省思,只能诅咒“文革”为害之烈,祸延海外之惨!一九七零年,龙奈亲美政变成功,统治全柬。三月十八日下令封闭全柬华文学校。

从此,中文报纸、中文学校全都在柬埔寨消失,柬华文化事业夭折了,在解放区,在边陲村镇,柬华文化人自甘清水淡饭,于蕉林椰丛下默默地工作着,他们又开学校、办报纸了!也有部分朋友上前线,牺牲在枪林弹雨下。园丁们做了一切他所能做的事,在饥饿、疟疾和死亡中,他们坚守岗位,他们始终憧憬着美好的,柬埔寨解放的那一天!他们还为协调工作而成立了统一机构:“华运”(华侨华人革命运动组织)。

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七日,金边“解放”了,红色高棉波尔布特部队入城了。柬文化界朋友在树林中,茅寮下欢呼!他们又怎会想到这正是恶梦的开始?同一天,史无前例,辛酸悲痛的“金边屠城片开始了。金边市民在枪杆子下被迫离家,茫无目的的往前走……………老弱残病的先死了,青壮的成了“皮包骨”………还得继续走……….。

从此,全柬“华运”被红色高棉勒令解散,有关人员集中听候指示。继而“华运”领导成员失踪了,工作成员被隔离了。接着,华人与当地人一样, 全部要离开原地,到其他地区支援革命生产云云。

这样,消息欠灵,逃脱不及的大部份柬华文化人也只好加入史无前例的柬埔寨大迫徙,大逃亡行列,成为惨无人道,罄竹难书的“高棉浩劫”的历史见证人!

在桔井、川龙、磅针、见隧、贡不、马德望等省市的公路上,人们衣衫槛楼,以半饥半病之躯步履维艰匍匐前行途中,曾看到公路旁,军车上一包一包胀卜卜的米包,印有红彤彤“中国大米”几个中文大字,但中国的海外骨肉同胞都只能睁眼干看,怎么不令人心如刀割呢!

逃难路上,看到穿中山装,戴解放帽的中国专家,真是喜出望外。人们忽来神力似飞奔向前,高喊:同志,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是教师,是记者。请专家同志救助,我们都是爱国同胞,请………。

起先,专家们还是友善地说:大家放心,民主柬埔寨有关当局会好好安排的,目前的困境只是解放初期的一时混乱和欠缺经验造成。专家还给人们送来米粮药品。过了几天,人们高喊专家求助时,有的转身急步远离,仿佛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有的更以“革命”口吻教育这班书生:你们都是知识份子,臭老九嘛,应该接受柬埔寨劳动人民的教育,清除资本主义思想,脱胎换骨,今后更好的为柬埔寨的革命建设事业作出贡献!祖国人民进行文化大革命,打倒走资派,柬埔寨人民也要革命,改造走资思想,全世界都要打倒资本主义的。你们吃点苦,改造成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有什么不好?

这样的话仿若晴天霹雳,碎裂了文化人的心!很明显,文革极左份子炮制的“最高指示”已渗入专家脑袋。此时此际,柬华文化人的心里话能向谁倾吐?只能和着眼泪往肚子里吞!

逆有甚者,逃难流浪日子里,偶一不慎,让赤柬极端份子知悉某人是知识份t,是“华运”成员,他就被“请到“安卡”(柬共组织的高层领导部门)去,从此无影无踪,消失在地球上。棉华日报的一位负责人,曾在端华学校教书,又在中国驻柬使馆教法文的一位文化人就是这样不明不白失踪了。

在浩劫中幸而未死者,有的直奔柬泰边境,设法进泰国境入难民营,等候亲人接应或西方国家收容,成为“政治难民”。有的辗转抵达越南,其中当然也有柬华文化人。他们在亲人、同事的相互照应下逐步安定生活,虽然同祖国失去了联系,听不到祖国的声音,也看不见祖国的亲人代表,但,他们都坚信祖国一定会来救助。正是这股信念,使他们寄望于明天。

平静的日子过不久,中越交恶,云南、广西边境交战了。在越南的柬华文化人又一次遇上魔鬼。不少曾经在柬华文化战线上献出的朋友,如棉华日报的社长、总编辑,端华学校的校委会主任及其他文化工作者先后被越共抓起来,投入牢狱,只因为他们太热爱中国,昔日为中国做了太多的事,越共视他们为“中共第五纵队”。为此,他们身陷囹囵!在“莫须有”罪名下,乎复何言?至今,铁窗生涯近十年,有谁知道监牢中的柬华文化人正谱写怎样的心曲?

一些尚有自由的穷书生,东挪西借筹得一笔黄金买路钱,冒险搭船偷渡,无惧残暴海盗,噬人风浪,任凭命运之神去安排,只为了生存与自由!幸而不葬身鱼腹,就在异国当难民,一切从零开始,胼手胝足到餐馆洗碗, l去工厂当杂工!

今天,经过近十年的奋斗与拼搏,一些朋友又立足站起来了。我们没有忘记仍在炼狱苦海中的柬华文化人,你们的学生、读者更不会忘记你们。今年是龙年,你们是好龙种,真正无愧于“龙的传人”的称号,你们为中华文化鞠躬尽瘁!

寄语海峡两岸当局正视现实,亡羊补牢,救救炼狱苦海中的柬华文化人!

作者注:当年,柬国文化人受苦受难,坐牢入狱,历尽悲惨沧桑岁月,海峡两岸的执政者一直没有伸出援手。“强大的祖国”“发达的宝岛”对海外中国人太冷漠了 ! 本文虽是廿多年前的文章,但其历史意义是永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