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日 星期日

黎振华老师,您在哪儿?....( 云娣)

“中国支援西哈努克王子抗拒美国,王子亦依赖中国的扶持。柬共全靠中国来生存、发展。王子与赤柬都不能摆脱中共,中共一手拉扯双方走在一起。一旦龙奈政权被推翻,西哈努克回金边是当然的。西哈努克王子历来的政治头脑是:既左又右,又右又左,摇摇摆摆!红色高棉一定受中共影响,是需要捧住王子的,华侨的生活将一如既往,做工照常上班,经商照样赚钱,何必远走他方,跑到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呢?”

言犹在耳,但黎振华老师,您在哪儿?

正是上述的一段话误导了黎老师自己,他的家人和友辈、学生,而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命丧黄泉!当年,不少人亦认为黎老师此番话是言之有理,抱着不妨留下看看再说的想法,也就留下不走,结果是惨遭高棉浩劫的苦难。1975年4月赤柬军入金边,强驱民众离家逃亡。黎振华合家大小从此音讯全无。

有谁预料到柬共根本不把西哈努克放在眼里,也不买中共的帐。王子被闲置一旁,无权无势,北京无所作为,干瞪眼珠。在印支问题上,中共只为拉紧柬共这个同志,哪管中国同胞庄柬国饱受苦难,像热锅的蚁呢?冷酷的现实,无情的政治面前,黎振华老师成为祭品!

黎老师曾在金边市端华中学教授法文,是专修班(即高中班级)专科教师,在美、加、西欧各地的端中同学不少是他的学生。黎振华出生于南越堤岸市,在穗城学校小学毕业后转到著名的中法学校攻读法文,后来又进入远东中学学习(远东中学是由精英任教席,法、越、中三语的专科学校),是该校首届毕业生。毕业后在西堤工作不久就到柬埔寨金边市的工商日报任职法文主译及编辑。多年的报刊生涯和侨社、官方活动充实了黎振华的人生,奠定他在华文新闻界的地位。学生时代的他已被越南南部解放联合会(华人地下组织,简称解联)吸收为成员,前往柬埔寨工作,相信亦是有所安排的。看来黎振华应是红色文化人。

1956年7月,在中国大使馆授意柬埔寨一些红色侨领合资,由来自南越的左倾报界人士:潘B、黄TCH、张Q、张YH等创办棉华日报。以黎振华的工作能力、社会关系与报界资历,当然入伙创办该报。棉华日报是以“爱国进步报纸”的左派姿态面世的,黎振华是副总编辑兼负责对外交际、法文主译的工作。他是中柬两国建交,最早受邀到北京等地参观访问的报人。他是中国驻柬大使馆聘请给外交人员上法语课的老师,也协助处理当地官方文书的翻译工作(柬埔寨的官方文书均以法文为正本,各政府部门发出的新闻稿件亦以法文为主)。

生活午报是金边市一份小报,原是傅、刘、戴三位中法文俱佳的印支华人合股经营,后有股东退股从商,棉华日报遂出资承购股份成为大股东。黎振华调动工作,从棉华日报转往生活午报任总编辑与法文主译,直到全柬华文报刊被西哈努克勒令封闭。报社关门,他除了继续在端华中学任专修班法语专业课老师外,又同友人合办“简易”法柬语文专科补习学校,学员众多。

得到中国首脑人物毛泽东全力支持的红色高棉步步进逼,首都金边兵临城下。全柬各地华人人心惶惶,千方百计往国外逃,金边与香港、曼谷、巴黎、悉尼等美欧澳的航空班机日日爆满,一票难求。

黎振华没有“走离”金边,反而在同友人、学生谈论时局形势时说了本文开头引用的一段话。他的错误评估害了他自己和全家人,也误导了一些人,大家认为黎振华是经常接触中共使领馆的,他的看法应是正确。有幸存者来到巴黎,说及黎老师,表示目睹他与家人推着车子在金边通往大金欧市的公路上,跟随被赤柬兵强驱离城的难民群往前涌!想来凶多吉少,不是饿死,就是病死,或者被柬共乌衫兵枪杀!听说曾有人在洪森上台执政的“后柬埔寨”的华文报纸刊登寻人启事;访寻黎振华老师,但杳无音讯,没有下文。总之,令人哀伤:黎老师全家是被“人间蒸发”吗?

今天很多在法国居住,口操流利法语安居乐业的“端中”、“简易”学生都不会忘记法语的启蒙老师黎振华,也禁不住要问:是谁误导了黎老师?怎么一位老资格报人,消息灵通。又接近中共使领馆的人竟逃不脱红色高棉的魔影呢?

黎振华老师,您在哪儿?您的学生、同事惦记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