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3日 星期日

红色高棉兴亡史....( 白云)

十九世纪八十到九十年代,法国陆续侵占了越南、柬埔寨、老挝等印支三国,统称为法属印度支那联邦。从此以后,三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进行抗法斗争并互相配合和支持。
在柬埔寨,十九世纪就曾爆发二次人民抗法起义到。到现代,1942年起,山玉明、杜斯木、卜昆、绍亨、梅波登人就积极从事革命活动,并成立“独立委员会” (伊色拉)。

1946年山玉明、杜斯木等人参加了由越南胡志明于1933年创立的印支共产党,并组成抗法武装部队。

1950年成立包括抗法力量的以山玉明为首的伊色拉联合阵线。该阵浅的主要领导人都参加印支共。

1951年印支共自行解散并由越束老三国各自成立自己的革命党。柬埔寨成立了人民革命党,以山玉明为主席,杜斯木为副主席,还有十三位中央委员和近一千名党员,几百名军队。

1951年前后,越共军队陆续进入柬埔寨,后来总数达三千人。他们和柬埔寨抵抗部队并肩作战,并且担当战场的主力。从此柬埔寨抗战力量迁速发展。

1952年伊色拉联合阵线成立了“全国抗战政府”,由山玉明和姜萨马分任正副主席。

1953年前后有一批约三十余人留学法国,并且参加法共的柬埔寨留学生回国参加了人民革命党。其中有;英沙利、波尔布特、乔森潘、胡荣、符宁、阮森、拉沙蒙、温威等。这批新血,注入增强了人民党的活力,但也带来了新的问题。

到1954年印支停战前,人民革命党已有党员一千八百余人,军队三千余人,控制了五分之二的国土。1954年实现印支停战的日内瓦协议签订,法国退出印支,越共军队也撤回越南北方。在此之前,1953年11月柬埔寨西哈努克国王已从法国人手中争取到主权和独立,故在日内瓦会议上人民党不能争取到自己的地盘。人民党的军队和一部分党员干部则继续从事公开合法或秘密地下的政治斗争。由于政府的逮捕和杀害、党员的叛变和逃跑,党的力量大部分损失。后来生存活下继续活动的党员己不足一百人。

1960年9日30日人民党於金边秘密举行一次重要的党代表大会,有二十一位代表参加,决定将人民党改为柬埔寨共产党。选出杜斯木为总书记,农谢为副总书记,波尔布特为中央常委,英沙利、高密、山玉明(在河内)、索平等人为中央委员。后来党内出现了政治分歧。参加抗法的老党员主张支持西哈努克的中立政策,以利于越共的反美斗争。留学归来的一派则主张坚决反对西哈努克的统治。1962年杜斯木被人暗杀,波尔布特继总书记。1963年波尔布特、英沙利、宋成、等人为逃避政府缉捕,转入森林隐蔽,开始新的革命阶段。1967年。受到马德望省森洛乡农民起义的鼓午,柬共在森林中建立一支只有几支枪的小小的“革命军”,开始了武装斗。1969年底发展到三千人左右,成为一支有影响力的军队了。

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王国政府首相兼国防部长郎诺将军发动政变,推翻执行中立政策的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并自任柬埔寨共和国总统,执行亲美反共路线。当时正在越南南方进行艰苦的对美作战的越共,为了摆脱困境,立即挥军入柬,在三、五个月内迅速占领了柬埔寨百分之七十左右的土地,并扶助柬共起来掌握政:从此柬共获得了广大的地盘充裕的兵源和财源,加上中国越南援助的大量武器,其军队如虎添翼,迅速壮大,并在实战中得到锻炼和提高。

在柬埔寨战争的前期是以越军为主力。1973年初美越在巴黎签订停:协议后,越共军队开始逐步撤出柬埔寨,柬共军队才逐渐担当了战场的主角。而在1971年底朗诺发动的“真腊二号”战役被越共军队反击遭到惨败后,朗诺军队就一蹶不振,再也没有能力发动进攻,只能困守在金边和各省的城市周围。柬共军队便垂手取得了战场的主动权。1975年元旦,柬共军队向金边及各省城市发动总进攻,4月17日朗诺军队全部弃械投降。于是柬共经过八年的武装斗争终于赢得胜利夺取了全国政权。

可是在夺取全国政权后,柬共在内政和外交上犯了一系列严重的不可挽救的错误和罪行,造成人民的灾难和怨恨,党内的离心和叛变,对西哈努克统一阵线的瓦解,对越南关系的恶化。1978年东区一部分高级军政人[如韩桑林、洪森、谢辛等不堪迫害率其下属逃亡到越南,并成立柬埔民族团结阵线和人民革命军。1978年2月25日越南大军和柬埔寨革命军攻入柬埔寨东部边境。1979年1月7日越军占领首都金边,几天后就控制全柬。柬共十万军队兵败如山倒,其政权迅速土崩瓦解。

后来柬共又陆续结合溃散的残军(柬共自称还剩五万人,实际上恐不够此数),在柬西部和北部山区建立根据地进行反越游击战争。1982年6月柬共、西哈努克和宋双(曾任柬埔寨王国政府首相,越占柬后,他率军抵抗,其兵力约三千人)三方又组成团结抗越的联合政府,并得到国际支持。1989年在国际压力下越军撤出柬埔寨。

后来在国际的呼吁下1991年10月上述三方和洪森为代表的金边政府在巴黎举行四方会谈,并达成“巴黎和平协议”,同意联合国派出维持和平部队监督柬埔寨大选以组成新的政府。1993年5月柬埔寨将举行大选。柬共自知失尽民心,参加大选只会一败涂地,且大选后必须交出军队和地盘给新政府。而柬共视军队为命根子,没有军队和地盘就没有安全,要赤手空拳回去金边从事政治活动,他们认为非常危险。

回顾1991年11月27日乔森潘代表柬共前往金边参加会议,立即遭到几名愤怒的民众示威和被人殴打受伤,被迫当天离开金边的事件,始终令他们不寒而栗。柬共已陷于和战两难的困境。尽管开战毫无把握,然而起码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于是柬共不顾国际和国内人民的和平愿望,旱然拒绝参加大选。并且同由大选产生的以奉辛比克党(以西哈努克亲王的儿子拉哪烈亲王为首)和人民党联合执政的柬埔寨王国政府进行军事对抗,到处破坏国家安宁和稳定,甚至不断袭击联合国维和部队。

1992年联合国以红柬抵制和解宣布予以制裁。1994年柬埔寨国会宣布柬共第三号人物英沙利率领二个师(约四千人)脱离柬共回归王国政府,之后又有十余个师陆续回归。柬共兵力仅剩下二成,地盘仅剩下位于柬泰边境的安隆汶森林基地,实已气息奄奄大势已去矣!

1997年6月波尔布特竟杀死有意和解的国防部长、军队司令宋成全家(包括他的妻子和八个子女)。此举激起其他柬共高层人物的恐惧和愤怒。参谋长塔莫遂下令逮捕波尔布特,并付予公审,叛其终身监禁。原已体多病的波尔布特加上精神崩溃,终于在1998年4月一命呜呼,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1998年底柬共副总书记农谢和前民柬国家主席乔森潘以及最后剩下的军队数千入也走出丛林回归政府,最后的强人塔莫则被捕。至此曾经艰苦奋斗了三十八年的柬埔寨共产党由于自己的严重错误和累累罪行终于被人民唾弃、被历史埋葬了。从此柬埔寨进入了一个没有柬共的历史新时期。

综观柬共兴亡演变的经过,我们可以说柬共及其政权是极其强悍又极其脆弱的。说它凶猛是它在短短八年时间内通过武装斗争获得全面胜利,并且它严密控制了整个国家。它消灭异己和镇压人民都随心所欲。它推行任何苛酷悖谬的政策都没人敢反对。它令出必行、所向无阻。它藐视一切,连比它强大的越南都不放在眼内。人民视它为凶神,怕它如虎狼。许多人都觉得柬共的江山坚如磐石固若金汤,谁都动不了它一根毫毛。

其实柬共的凶猛只是虚有其表外强中干而己。1978年底越南军队一打进来,柬共政权就像坚冰在阳光下迅速融化了。朗诺政权在越共和柬共的联合进攻下,还能坚持五年;而柬共对越共的进攻,坚持不到半个月。其崩溃之快实在出人意外。为什么貌似强悍的柬共,竟然如此脆弱呢?这不难找到答案。中国人早己说过:“顺民者昌,逆民者亡”。这一真理,值得全世界的政治家们铭心刻骨。

注:本文作者是当年在柬共控制区内全柬华运组织的领导人之一,前金边棉华日报编辑部负责人,现居美国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