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9日 星期六

柬埔寨“华运”代表回国详情....( 蓝天)

下面我再详谈柬埔寨“华运”代表的回国经过和令“华运”骨干终身难忘的不幸历史遭遇。
1972年,印支三国正处于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战争环境中,“华运”代表这时回国,其行程是万分危险的。华运组织同越共驻柬都队有关部门磋商后,“华运”回国代表一行四人(其中二人分别负责路上勤务和医疗工作)组成“华运”回国代表团,越方称为“国际团”。沿着从柬埔寨经 寮国到达越北的战地交联线,全程一千多公
里长的艰险行程,由越共的交联部门负责护送。
“华运组织”解散后的1972年11月下旬,“华运”回国代表一行四人,开启了既危险又漫长峻涉的回国征途。在艰难坎坷的行军中,他们险渡了被敌机监视封锁的江流和湖泊,穿越了南寮人迹到的原始森林,爬登了野兽经常出没、浓荫蔽日的“长山”,再坐上小型适输车,奔驰于崇山峻岭间,蜿蜒起伏绵延一百多公里长的”胡志明小道”。“华运”回国代表经历了险滩搁浅,深山翻车,敌机轰炸,疟疾折磨的三个多月的艰险行程之后,到达了敌机停止轰炸的北纬19度线北越境内的安全地带。这时,越南政府有关部门派出专车“华运”回国代表送住河内越南国防部招待所安歇。

越南政府有关部门,对”华运”回国代表礼遇有嘉,虽是战争岁月,物质比较匮缺,但“华运”回国代表的每天生活,备受关怀和渥待。越南主人的诚挚热情,“华运” 回国代表难以忘怀。

在河内停留的半个月期间,“华运”回国代表拜会了中国驻越大使王幼平。多年不见,王大使已半头白发”脸上尚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会晤中,王大使对“华运”回国代表说:”你们的事我不想知道,自己回去解决,但请告诉我,你们是怎样闯过胡志明小道的?”“华运”回国代表把三个多月的艰险行程告诉了王大使,并转达了柬埔寨“华运“成员对他老人家的问候。会晤结束后,王大使送大家到门口时说:“真不容易,你们辛苦了!”

除了拜会王大使之外,“华运”回国代表还会晤了越南华联总会会长庄庸和(新越华报)编辑张乔,阔别多年,老朋友見面,真是欢天喜地,庄庸和张乔两位主人,以海南鸡饭招待远道而来的老朋友,席间杯酒言欢,有谈不完的话题。谈笑间,两位主人意有所指地说:“时过境迁,现在巳不宜在别人的国土上搞自己的东西了。”庄、张两位老朋友的观点,和柬共“华运”负责人东海在“西南事件”时所说的话是一样的。

1973年春节前两天“华运”回国代表从河内飞抵中国北京市。中国侨务部门派出两位职员前往接机,春节时的北京市笼罩在一片银色世界中,地面积雪盈尺,天上风沙飞扬。虽是严寒冬季,但“华运”回国代表,投进了祖国的怀抱,是感到无比温暖的。

中共有关部门在听取了两位“华运”代表的汇报和请示有关问题之后,没有任何表示,却另人意外地安排“华运”回国代表一行四人到北京市名胜和延安、西安、广州等各城市旅游观光。

经过在国内休息、旅游、探亲二个多月之后,1973年四月上旬,“华运”回国代表按通知准备返回柬埔秦。就在回程的前一天,集会听取中共有关部门的重要指示。

这一天,北京市虽然已是春暖花开,但景色并不迷人,寒风还是那么凛例,风沙仍然漫天飞扬,天色灰濛濛一片,只見乌云,不见阳光,两位“华运”代表走进会场时,他们怎么也料想不到,他们历史上的悲惨厄运,就在这一天出现。

集会开始时中共有关部门一位田姓领导人,传达了中共高层重要指示:”中共当局已和柬共取得协议和裁决,将柬埔寨“华运组织”的骨干和全部组织成员移交给柬共。”

“华运”两位代表,事前全无思想准备,骤然听到被中共遗弃的通知,既绝望又悲愤。一时不知所措,默然低首沉思,没有任何反应。田姓领导人见状,便询问两位“华运”代表有什么意见?首先一位“华运”代表以“西南事件”和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柬共不可能接收“华运组织”成员,要求中共取消原来决定,把全部“华运组织”成员接回祖国。“华运”另一代表也持同样的意见,据理力争。

此时,田姓领导人非但无动于衷,更摆出一副官僚架子,批评“华运”两位代表的马列理论水平太低,不懂事物的发展规律。他说:“事物的发展不是静止的,柬共如果一时未答应接收你们,那你们就耐心等待嘛,他们今天不接收,明天就会考虑接收,革命的大门永远是打开的,不要把人家看得那么的僵死。”两位“华运”代表听后情绪颇为激动,坚持不认同和不接受这个裁决。其中一位“华运”代表几乎落下泪来!

田姓领导人此时态度严肃,板起脸孔说:“不是我们甩包袱,这是党中央毛主席的伟大部署,你们只有接受,不能违抗。回去后要如实向柬共中央汇报,不能一哄而散。要不然,你们将会受到纪律处理。”

至此,两位“华运”代表虽然已明白事情已成定局,但还不放弃向田姓领导人提出另一要求:“如果柬共最后正式通知不接受“华运组织”成员时,是否可以让全部“华运组织”成员回来?”孰料田姓领导人竞如此绝情地回答:“祖国的大门,从此不会为你们而开,最多开一点点,让个别的人回来。”田姓领导人这句残酷的绝情话成为两位“华运”代表灵魂深处永不磨灭的烙印,刻骨铭心永不忘怀!

翌日傍晚“华运”回国代表一行四人起程返越,过去在“中侨委“任职的穆女士陪送“华运”代表到北京机场。途中穆女士同情地对“华运”代表说:”你们碰上倾盆大雨了”一位“华运”代表欣然回答:”大雨过后还有晴天,但我们今后再也没有晴天了。”

寒风中,班机凌空飞翔,载走了几颗破碎的心灵,划过云海沉沉的夜空。

“华运”回国代表返抵河内一两天,便辞别了王大使和庄、张两位老朋友。临行前一天,越南有关部门一位少将军官,设宴为“华运”代表践行,宴会结束后,这位将军对“华运”代表说:“你们“华运”总负责人是我过去的老战友,请你们转达我对他深切的问候!”事隔多年,这位越南将军,还没有忘记过去的战友情谊,着实令人感动!

是一个晴朗的早晨,旭日东升。热情的越南主人,陪送“华运”回国代表登上了两辆吉普车,在一路平安的祝褔声中,”华运”代表一行四人,又踏上艰辛的路程。

1973年七月,“华运”回国代表安全返回柬埔寨解放区后,“华运组织”便向柬共中央通报了中共将“华运组织”成员移交给柬共的决定。但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柬共中央没有任何的回应。

*本文摘自(还历史真正面目)。一书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文字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仅让读者作为参考,本站不作任何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