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1日 星期三

《末日》....( 白墨)

瑪雅曆上預言之「世界末日」是2012年12月21日,離今天剛好還有50天。「末日」這個題目本來是打算在今年12月22日(星期五)本欄第841篇時才用的,因為到時如果太陽依舊升起,世界沒有末日,這篇文稿就成了劫難之後第一篇隨筆。然而,這幾天一場「科學怪人颶風」Frankenstom「珊蒂」Sandy 在紐約和美東七個州肆虐,風災、水災、火災,還有可能發生的核災,相繼降臨金元帝國,令人相信,「瑪雅預言」已經正在逐漸應驗,所以提前將本欄第834篇稱為:「末日」。

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葉落湄江—連載-7….(姚思)

跟越共過封鎖線 (二)
第二天夜裹,我們在夜色裹前進。這個晚上沒有月也沒有星,是偷越封鎖線的好時機。隊伍靜悄悄地向七號公路封鎖線行進。我們的隊伍被編在隊列的最後,擔任警衛,使我感到安心。

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留名》....( 白墨)

 《新五代史‧王彥章傳》:「豹死留皮,人死留名。」王彥章是五代時期梁朝名將,跟隨梁太祖朱溫南征北戰,屢立勳功,深受朝廷重用。梁末帝朱貞繼位後,唐軍攻梁,王彥章奉命抗敵,但因寡不敵眾而被俘;唐莊宗勸降,王彥章說:「豹死留皮,人死留名。」寧死不降,終於被殺害。
豹皮留在人間,當然應該是珍品才值得保留;人的肉體雖死,名字留下,也必須是好名聲,故有「流芳千古」和「遺臭萬年」之別。否則,就像奸臣秦檜,雖然留名,但臭名昭著,醜史遠揚。

2012年10月23日 星期二

《賣文》....( 白墨)

文不能賣,文一賣就賤。好的文章是無價的,區區稿費買不起好作品,並不能以千字幾元的價格來衡量。打字的工錢比文章稿費高出兩、三倍,正如造原子彈的比不上賣茶葉蛋的,開頭顱的比不上剃頭髮的,是多麼大的諷刺。

2012年10月19日 星期五

“無限的記憶,永遠的懷念”....( 江麗珍)

今天清晨,半睡半醒的我忽然聽到老公在客廳大聲地說:“西哈努克親王死了!”我沒聽清他的話,但“死”字卻聽清了,便趕緊問:“誰死了?”“妳的國王!”

2012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星墜》....( 白墨)

 退位成為太皇的前柬埔寨國王諾羅敦‧西哈努克,10月15日凌晨1點20分於北京醫院病逝,結束了充滿傳奇的一生,離他90歲生日(10月31日)還有兩個星期。他的靈柩在太后、西哈莫尼國王、洪森首相之陪同下今天(10月17日)由北京運抵金邊波成東國際機場;十萬柬埔寨民眾白衣黑褲,胸前佩戴黑色絲帶,手捧白色蓮花,迎接獨立之父遺體回國,成為最莊嚴的亡人節(柬埔寨的清明節)紀念活動。靈柩將停放於大王宮三個月,供民眾瞻仰弔唁,然後按佛教儀式火化。從今天起一星期為柬埔寨哀悼日,全國下半旗,傳媒停止播放娛樂節目,一年一度的送水節慶祝活動也宣佈取消。

2012年10月16日 星期二

《往事》....( 白墨)

讀雪梅君《往事如煙四十年》一文後,感觸良多,昔日的風風雨雨,依稀浮現眼前。雪梅君比我大十歲,四十年前他十九歲,我才九歲,印象模糊;所以我只夠資格《追憶前塵卅五年》。

文革紅潮席捲東南亞華人社會,柬埔寨首都金邊更是首當其衝,中文學校幾乎無可倖免。幼稚無知的學生有樣學樣,大破四舊,把廟裏諸神的鬍鬚都扯掉,極力抗議家裏拜神,拒絕向佛像下跪。動輒和父母頂嘴,高唱「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大罵他們是資產階級,要劃清階級界線;大年初一不肯穿新衣,而去學老紅軍穿滿是補釘的破褲舊衫,令家長顏面無光,十分反感。

2012年10月15日 星期一

被柬共杀害的华侨干部....( 白云)

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王国首相兼国防部长朗诺政变后,有一批城市左倾华侨,进入柬共根据地,连同原来在当地的一批,总数大概有六七百人。他们一心参加和支持柬埔寨革命,可是柬共把他们视为异议分子,不获信任。大部分人被拒在革命的大门外,并受到可怕的迫害,其中大规模的集体逮捕就有两次。

2012年10月13日 星期六

葉落湄江—連載-6….(姚思)

老李談起革命往事
老李跟我很談得來,我特別有興趣的是他的經歷。他跟我一樣,是抗戰勝利後在越南西貢城的華文中學唸完高中的。不過他所在的學校是一所著名的紅色學校。他在學生時期就是一個學生運動的活動份子,據說他所在的學校有好幾位老師是中國共產黨員。

我問他為甚麼會走上革命的道路。

2012年10月12日 星期五

美东75哩自行车运动的体验....(余良)

下了几天的雨,天文台的天气预报明天仍然下雨。打开电脑,美国新泽西州“从城市到海岸自行车运动”(FROM CITY TO SHORE)通过邮件通告:明天的自行车运动如期举行,但要小心雷雨。该邮件还详列在恶劣天气下踏自行车的自我安全保护措施。

2012年10月10日 星期三

《零拾》....( 白墨)

今天是10月10日,辛亥革命101週年紀念日。昨晚午夜十二點許休息,在飯廳一面喝熱湯一面用iPhone上網收電郵,忽然整個地板震撼,飯桌也震得我的湯溢了出來。就好像大貨車經過,或者傾倒一貨車的廢鐵。工友以為是爆炸,紛紛跑出外面,後來才知道,這是地震。我寄短訊給兩女,又寄給老伴,她們回覆時都說,被震醒了。凌晨兩點休息時再上網,CBC新聞網報導,時間是12:19am,震央是滿地可以東Saint-Hyacinthe附近的St-Amable小鎮,震級是里克特制4.5級,連首都渥太華都能感覺到震盪。對於住在加州地震區的朋友來說,五級以下的微震只是小兒科,但連一向極少發生地震的滿地可,如今也加入受震之名單中,令人又議論起「世界末日」這玄之又玄的話題來。

2012年10月9日 星期二

柬埔寨华运领导人....( 虹君)

一位居住美国的老同事来个电话。 ”张KH走了!他因咳嗽不止停,病菌侵肺而入院就医,七天后撤手人寰。 (2012年5月17日)!”我愕了一下子,张老(张海燕)这样静悄悄地从加拿大魂归故土。想到张老曾经有过的经历。唏嘘感触万分!

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

緣牽故土憶情長....( 蔡麗華)

年初,蓮燕來電提及桔井校友們將出版一本《桔井中山學校紀念特刊》,邀請麗珍、開順、我等與桔井有緣的同學寫些有關桔井的文章。她說,離截稿期還很早,我們可以從容地動筆。

現在,年曆已翻到九月份了,我卻遲遲未能呈上「作文」。這幾天,我頻頻回顧在桔井走過的腳印,儘管經歷歲月長河的洗滌,痕跡依然存在。

2012年10月5日 星期五

葉落湄江—連載-5….(姚思)

平原里喜逢難友
大平原的的綠野一望無際,只有遠處的小樹林擋住視野,一大片青黛嫩綠,令人心曠神怡。但你不要往東望,東方不遠處是越南西宁省,那裹的黑婆山巍峨屹立,看到它,便會聯想到那裹的美軍和它的飛機大炮。<婆>字在越南語裹是婦女的尊稱,黑婆據說是古代住在山邊的黑美人,所以芳名與青山同在。

2012年10月3日 星期三

《穿越》....( 白墨)

與女兒看《迴路殺手》Looper,這是一部穿越時空的電影。對於Time travel「時光旅行」這題材,我十分感興趣,也追過不少電視劇,看過不少穿越時光隧道回到未來或時光倒流的影片,在網上搜索許多有關資料。雖然這只是科幻小說才會有的違反自然時間變化定律,但科學日新月異不斷進步,將來也許有可能;就像對靈界之研究,「到底有沒有鬼魂」這話題,相信未來會有答案。

2012年10月2日 星期二

柬埔寨华运历史....( 蓝天)

本文摘自(还历史真正面目)一书,作者蓝天以其亲身经历忆述所知、所见、所闻及感受。
当年蓝天先生是柬共解放区“华运特别委员会(简称”特委”)”九名成员中的一员,他知悉华运的来龙去脉机密!本文应是柬华运的最重要,最具历史意义的一段史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