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5日 星期一

被柬共杀害的华侨干部....( 白云)

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王国首相兼国防部长朗诺政变后,有一批城市左倾华侨,进入柬共根据地,连同原来在当地的一批,总数大概有六七百人。他们一心参加和支持柬埔寨革命,可是柬共把他们视为异议分子,不获信任。大部分人被拒在革命的大门外,并受到可怕的迫害,其中大规模的集体逮捕就有两次。
1971年12月12日贡不省柬共逮捕了四十多人,并污蔑他们是刘少奇派。1974年4月28日505区(即桔井市)柬共逮捕了八十八人,并污蔑他们是林彪派(其实他们最崇拜的是那位”红太阳”毛泽东)。其他各地被零星逮捕的也有几十人。尤其令人心痛的是在这六七百人之中,据不完全统计有六十三人被柬共杀死(还不计其被杀死的家属在内),有十三人在被柬共监禁时受折磨而死,反观被朗诺政权以政治原因杀死的华侨,众所周知的只有三人:两人是参加柬共的地下武装活动,查有实据,经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另外一人并无政治活动”是死得冤枉的。此外有许多左倾和亲中的华侨仍然照常在金边和各城市生活,并未受到迫害。回顾这些事实,不能不令人感慨,柬共这样的朋友还不如敌人。

对于华侨,柬共把他们视为资产阶级,认为他们以前靠剥削柬埔寨人民而在城市里过优裕的生活,现在要把他们赶到农村,让他们吃吃苦才能改造。曾经有一位高级干部说,要把华侨困在农村,让他们永世不能再见到柏油路(公路)。华侨由于比柬人更难适应农村的艰苦生活,因此其死亡率比柬人更高。一般估计在柬埔寨(约五、六十万华侨中,死了大概有一半左右。在暹粒省南力县的华侨几乎全部被柬共杀光。1999年柬埔寨新攻权对波尔布特的控诉书中也说“他们有系统地消灭少数民族,包括反对他们的泰国人和中国人在内”(这里。反对”一词用得不当,因为被杀死泰国人和中国人并未反对柬共,只是柬共敌视他们而已。____笔者注)

对于参加柬共工作的华侨,也被视为非我族类,大部份遭杀害。例如张东海,抗法时期就参加柬革命,是党内地位最高的华人党员,负责柬共的华侨工作,后来又担任商业部副部长,于大整肃时被杀害。他手下的一批华侨干部也被斩草除根。原金边中华医院的院务主任苏灼及其太太洪乙华医生,在六十年代就参加柬共的地下工作,曾培训一批华侨青年到柬共根据地工作或留在金边参加地下工作。金边易帜后,波尔布特选取洪乙华担任他的私人医生,苏灼则被派到香港担任柬共政府的驻港商务代表。后来波尔布特竟诬陷洪乙华为特务,将其秘密杀害,并命令苏灼赶回金边述职,最后苏灼与太太同归于尽。

1975年以后,中国派出大量专家到柬帮助柬共进行建设。柬共就招募大批华侨青年当中国专家的柬语翻译员,但柬共对这些翻译员也不放心,怕他们和中国专家过多接触,竟禁止他们和专家们谈业务之外的事情。并在他们完成工作后加以集体杀害。例如:川龙华侨青年黄锡龙等八位翻译员在橡胶园中被集体杀害。由国防部招募来翻译中援武器的中文使用和保养说明书的四十位翻译员中,有二人被杀死(另外有三个小孩也被杀死),二十多人完成工作后被外调,外调后也无消无息。仅剩下六人因尚未完成工作而留下来,直到1979年1月7越军打入金边后他们才乘乱逃出魔了幸免于难。柬共曾派一批士兵到中国西安学习空军,并招募几十名华侨青年陪同前往担任翻译工作。后来竟把这批翻译员召回金边全部杀掉。担任波尔布特访华时和中国领导人交谈的高级翻译员吴植俊后来也被杀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文字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仅让读者作为参考,本站不作任何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