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星墜》....( 白墨)

 退位成為太皇的前柬埔寨國王諾羅敦‧西哈努克,10月15日凌晨1點20分於北京醫院病逝,結束了充滿傳奇的一生,離他90歲生日(10月31日)還有兩個星期。他的靈柩在太后、西哈莫尼國王、洪森首相之陪同下今天(10月17日)由北京運抵金邊波成東國際機場;十萬柬埔寨民眾白衣黑褲,胸前佩戴黑色絲帶,手捧白色蓮花,迎接獨立之父遺體回國,成為最莊嚴的亡人節(柬埔寨的清明節)紀念活動。靈柩將停放於大王宮三個月,供民眾瞻仰弔唁,然後按佛教儀式火化。從今天起一星期為柬埔寨哀悼日,全國下半旗,傳媒停止播放娛樂節目,一年一度的送水節慶祝活動也宣佈取消。
家裡藏書中,有兩本《西哈努克回憶錄》和新華社記者楊木著的《西哈努克國王》,從他本人的角度和記者眼光描述他的一生,應該是第一手資料。第一本回憶錄是1978年在新加坡買的,當時西哈努克還被赤柬波爾布特軟禁,他的書寫於1973年,所以還未預料到自己的命運是禍是福。第二本回憶錄是1981年在法國巴黎出版,書名譯成《甜蜜與辛酸的回憶》,也沒有記錄他在赤柬暴政下如何被關押,只寫他於1970年3月18日是如何被朗諾──施里馬達集團罷黜。而翻譯這本書的譯者,竟在「譯者的話」中,加油加醋:「他雖因被廢黜而感到“辛酸”,但也領略到同全國人民共同戰鬥並取得勝利的“甜蜜”。為了民族生存,他兩度同柬埔寨左派力量合作:1970-1975年,為了反對美國侵略和美國扶植起來的朗諾賣國政權的反動統治,他出任柬埔寨民族統一陣線主席,為1975年全國解放作出了自己的貢獻,被譽為“偉大的愛國者”。」(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中譯本)然而,西哈努克的五個兒子和十四個孫子都在赤柬統治下被虐殺了,他被赤柬軟禁了33個月,1979年1月7日越南軍攻佔金邊,他才於1月6日乘飛機飛往中國,鄧小平副總理在北京迎接。

楊木於1928年生,童年僑居泰國,1957年到新華社工作,曾多次採訪西哈努克夫婦,並和他們成了至交好友。他的《西哈努克國王》於1996年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對西哈努克傳奇的一生有很生動的記錄,包括這位肖狗的最長壽君王的名字「小獅子」之由來,他的六個老婆,他的音樂天才,他寫的詩,他會見毛澤東時,老毛開半玩笑的說:「你有資格當一個共產黨員!」一向十分反共的他回答道:「我非常之懶,懶得鑽研馬克思、列寧和其他著作。」而我最感興趣的,是西哈努克在1975年10月下旬由北京返回柬埔寨之後的軟禁歲月,可惜,作者因為某種原因,不能多寫,讀不到多少內幕。在第三十章「民主柬埔寨時期」,作者很謹慎用詞:「這一時期,民主柬埔寨在外交、經濟上取得了一定成績,但也犯了一系列嚴重的“極左”路線錯誤,損害了人民的利益、國家的發展及在國際上的形象。」作者隻字不提赤柬大屠殺,而是這樣寫道:「1976年4月17日至1979年1月7日,柬共領導全國人民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最後,作者敷衍道:「發動檢舉“反革命”運動後,被嫌疑者就被逮捕或被槍殺。在這個運動中捕殺了許多黨內高、中層人士,也冤枉了不少老百姓。」楊木說,西哈努克曾不只一次說過,他們兒子及孫輩被「紅色高棉」殺害者達十多人,「但查無實據」。「我曾就此問題詢問過“紅色高棉”第三號人物英薩利及其夫人英蒂麗。英薩利說:“我們絕對不會去殺害西哈努克家屬。”英蒂麗補充說:“西哈努克家族的人在全國解放後都改名易姓。如果從金邊疏散出來,就很難發現他們。如死在路上,誰也不知道。波爾布特同志的哥哥死於荒野,也是許多年之後才有消息哩!”」幾百萬無辜人命就這樣輕輕帶過了。

比起死如一條狗的殺人魔波爾布特,西哈努克還算風光。他死後,網民意見不一,議論紛紜,有讚有彈。有人讚他是偉大的愛國主意者,有人罵他是中共豢養的一條忠實的狗,有人見他生榮死哀,想起自己家人慘被赤柬殺害,死無葬身之地,於是感嘆:「謝天!謝地!如果沒有西哈努克親王英明的導演,我們哪有今日的印支華人難民呢?」「這個不倒翁,終於倒了。他和赤柬聯手製造柬埔寨難民,罪過!罪過!」猶憶1980年初,我們剛到加拿大,就聽說西哈努克會從法國來滿地可,一群柬埔寨難民發起抗議示威活動,率眾到杜華國際機場「迎接」,我本來也參加,後來因為朋友開車來接時沒有找到我的住處,失去了「抗議」的機會。當時發起人激昂的說:我們的家人在波爾布特魔爪下全死光了,他這親王養尊處優,還在法國巴黎酒店租了幾間房間給他的幾隻愛犬住。

既往矣!「獨立之父」西哈努克死得其時,為他大起大落的坎坷人生寫下完美的句號。西哈努克的逝世,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結束,柬埔寨的世紀悲劇,也將隨著西哈努克與世長辭,漸漸被後人所淡化。結束本文前,摘錄他的一段話:「我絕不是中國的俘虜,更不是中國的傀儡,我在中國長期留住的原因,一是中國支持柬埔寨反抗美國侵略;二是毛澤東和周恩來是我們尊重的好朋友。」

(2012.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