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日 星期三

《穿越》....( 白墨)

與女兒看《迴路殺手》Looper,這是一部穿越時空的電影。對於Time travel「時光旅行」這題材,我十分感興趣,也追過不少電視劇,看過不少穿越時光隧道回到未來或時光倒流的影片,在網上搜索許多有關資料。雖然這只是科幻小說才會有的違反自然時間變化定律,但科學日新月異不斷進步,將來也許有可能;就像對靈界之研究,「到底有沒有鬼魂」這話題,相信未來會有答案。
回到未來就太虛幻,但時光倒流會有更多的想像空間。否定時光旅行的人認為,「如果未來的人能夠回到過去,那麼我們應該很早就看到很多從未來回來的人了。」例如,如果你回到過去,在你父親出生之前殺了你的祖父,那你還會存在嗎?不管怎樣,雖然沒有任何實質的科學證據,但目前的物理也還無法排除能回到過去(那怕是短短一分鐘)的時光旅行的可能性。我相信會有這一天!

現在,就讓我先乘搭「無墨樓」號時光機回到四十多年前的1968年。因為這一年我從柬埔寨金邊廣肇惠中畢業後,轉入「端華」唸專修(高中)。我先回到廣校參加畢業典禮,見到了穿白衣黑裙的陸惠茵,我很唐突的對她說:我會看掌紋和面相,會預知妳的將來;她半信半疑,我於是開門見山:兩年後妳會到香港,住了十年後會到加拿大,而且會與妳的同學結婚,會生下兩女。她笑得好開心:我的老公肯定不會是你這醜八怪!然後掉頭就走了。我還見到廖如真老師,也恭敬的對她說:您將來會到加拿大定居,晚年會非常幸福。她半信半疑的問我:你吃錯藥啦!又在發白日夢?

我回到端華母校,課堂上同學們正慶祝19週年國慶,慶祝「全國山河一片紅」。我如果在這個時候說出未來將會發生的事,一定會被轟出學校;但如果不說出來,又渾身不舒服,於是私底下找到班主任陳綠波老師。我很嚴肅的告訴他:未來的中國將出乎大家預料之外,億萬富豪取代貧窮的無產階級,法拉利名車充斥北京、上海街頭,資本家可以入黨,被關押的國務院副總理習仲勳之兒子將成為國家最高領導人。陳老師問我:你是不是瘋啦!胡說八道。我很認真的回答:毛主席不是萬壽無疆,他活多八年就去見馬克思。他的親密戰友林副主席不會「永遠健康」也沒有成為當然繼承人,而將於三年後叛逃蘇聯並於蒙古溫都爾汗墜機身亡。陳老師睜大眼睛看我:你怎麼知道得那麼詳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看得出他開始有些動搖,也開始相信我說的話,於是連珠炮直發出來:兩年後柬埔寨將發生政變,西哈努克流亡北京,朗諾上台,七年後的1975年,赤柬將統治全國,三百萬人將死於暴政中,包括您和其他許多同學在內!陳老師的聲音很激動:沒有可能,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料事如神,連美帝、蘇修都不怕,哪會讓柬埔寨胡作非為。我把嗓門加大: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也將解體而成為歷史,東歐變色,東西德統一,美國將出現第一位黑人總統。未來的世界,將有您意想不到的變化,將會有錄影機、手提電話、傳真機、電腦、互聯網、視像電話,紅色中國將不再人人穿解放裝,上海時裝將領導潮流,將來「歐元」會取代法郎、馬克、里拉,將來香港和澳門會回歸祖國,人民幣會比港幣大。您如果不相信,我可以寫下未來即將發生的大事年月日給您留作憑證。今天是1968年10月1日,11月5日,尼克松將打敗漢弗萊贏得美國總統選舉,12月28日,中國將成功進行氫彈試爆。我還將未來將會失蹤、遇害的同學名單抄給陳老師,並勸說他趕緊到國外去,去新加坡、香港吧!我告訴他,廣肇惠中學校長就一直在香港,所以平安。

離開陳老師臥室,我回到家中,媽媽正忙著做晚飯,她吩咐我:還有幾天就是中秋節,要回來家裡吃飯,不要老是去鄉下搞宣傳。我問媽媽:大兄有回來嗎?我想找他。不一會,哥哥從外面回來,見到我就破口大罵:又去給農民講毛澤東思想?肚子餓了才知道回家吃飯?原來他不知道我是從2012年回去的人,我真不忍心告訴他:將來你很富有,然後就一無所有,最後逃到越南,活到69歲就病逝。我見到大嫂,也只點一下頭,當然不敢說她與大哥同年同月辭世。飯桌上,我對二姐說,妳應該讀法文,將來妳會到法國長居數十年,她笑我癡人說夢:我無端端幹嗎去法國?跟誰去?

飯後我問媽媽,肯不肯跟我去暹羅?她用手摸我的額頭:你是否發高燒?怎麼一會兒說二姐去法國,一會兒叫我去泰國?我忍住淚水,叫媽媽明天和我到照相館拍家庭合照,媽媽不解:又不是過年,拍啥合家歡?我實在無法啟口,無法告訴媽媽,我連一張與她合照的母子相片都沒有保存。

夜深了,我知道時光旅行就快結束,趕緊踏單車去找我的死黨:黃野仁。我和他在天台通宵聊天,我知道他將永遠失蹤,所以非常珍惜這難忘時刻。我將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告知他,我要他保重,早日離開柬埔寨,去台灣升學,或去更遠的地方,因為他家裡有錢,出國留學不成問題。臨走時,我告訴黃野仁:全球端華同學2000年聚集法國巴黎,希望到時他平安無恙,出現在聯歡晚宴上。

(2012.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