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9日 星期二

柬埔寨华运领导人....( 虹君)

一位居住美国的老同事来个电话。 ”张KH走了!他因咳嗽不止停,病菌侵肺而入院就医,七天后撤手人寰。 (2012年5月17日)!”我愕了一下子,张老(张海燕)这样静悄悄地从加拿大魂归故土。想到张老曾经有过的经历。唏嘘感触万分!
原柬埔寨<棉华日报>记者周德高在他笔述的《我与中共和柬共)一书(香港田园出版社)”华运和它的领导成员”一章有以下一段文字:

陈声(张KH的化名),潮州人”越南华侨,五十年代末来柬埔寨教书,是中共与柬共的联系人,与农谢(注)直接联系,在”解放区”期间负责东部大区的华运工作。后来回越南,也被越共囚禁十一年。其弟化名“张弓”,是北京中央侨办的处级干部。

具有“中共与柬共联系人”身份,应该是华运的重量级人物了。那个年代,张KH在华运领导层成员中是一言九鼎之士,他的兄弟亦非等闲之辈”兄长张翼(张德)是中共老党员。奉派到越南西堤著名的红色革命摇篮______南侨中学任政治课教师,在西堤红色中文报刊____(越南报)和(全民日报)当编辑。 i948年初调入越南南部解放区,曾经担任南部华侨解放联合会(简称解联)主任级领导人的高职位。 1952年回中国大陆,出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简称中联部)研究员兼越南处负责人,全国人大代表等职务。

张KH的弟弟张弓是中国侨务事务的主管人之一,任职于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国外司。张KH委派为中共与柬共的联系人要职应同他的兄弟在北京均任要职有关联了。(中联部中国共产党与国外共产党沟通、联络,互助的主管机构。国务院侨办国外司是主理国外华侨华人事务的专职部门。)可以说,张氏三兄弟对国际共产主义事业任劳任怨,鞠躬尽瘁了。

张KH受委派与柬共重要领导人的农谢联系,显示张老与农谢是对等身份,是中柬两共的非比寻常的联系人,张老当年从南越上高棉首都金边,曾在马德望联校主持校务,当训导主任,后来转入金边市的CHH船务公司(此家公司是当一位有地位有背景的红顶商人XIA经誉。在柬埔寨的主要对外港口______磅逊港,亦名西哈努克有办事处。)当年中国援助柬、越两共对抗美国大军的军需物资多由海路运抵磅逊,再驳运各地。张KH任职于船务公司,如今想来,其中自有乾坤,不言而喻了。

1975年初,柬共军队向首都金边和各大省份、地区发动总进攻,其武器、军力相当强劲,看来应有张KH与CHH公司一份默默无闻的地下功劳。

世事变化往往难以预料!1975年4月17日赤柬攻占金边,而全柬成为红色高棉天下。张老难逃一劫,竞然同柬华运领导层人士和众多红色华人一起被排斥、软禁一隅。直到越共、柬共公开闹翻,越共大军入柬,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全面渍败。张KH亦同其他人一样逃亡南越,也同样被越共抓入大牢。

非常不幸的是,张老的际遇比他的红色同伴更糟吏惨,由于他曾经有过的特殊身份(中共与柬共联系人)。越方当然知悉,而中、越共的交恶显然给张老带来苦难了。据闻,十年牢狱之灾后,张KH被释放,但越共对他”另眼相看”,他的身份证件上白纸黑宇清清楚楚地拄明张H的”特殊身份”、害得他在加拿大申领身份证件,被当局拖延逾10年才获批准(一般越南难民抵加国后不用两个月就获批准领取身份证件)。为此,张KH在取得正式身份证件前的10年时间里不得离开加拿大国境!

张KH在加国生活十分低调,少同他人交往。他传奇的一生终于以89岁高龄在资本主义沃土的加拿大辞世。流落世界各地的同事、友人丶学生对被称为”陈声叔”的KH是怀思的,送花圈,登报刊致哀吊唁者众多。

作为中共的联络人。张KH同农谢会晤一事确实令很多认识张老的人感到意外。因为张KH给人的印象是寡言、办事认真,银少参加社交活动,知悉他是左派人士,却没想到他具有”特殊身份”,同农谢对话!

农谢是赤柬大员。又负责华人事务,张KH是中共在海外的特殊人物,长期搞印支工作,是柬华运重要人物,两人代表各自的共产党进行接触、联系是不令人诧异的。想来,如果不是中、越共交恶,张KH不会身入越共囹圈,而越共抓张,是不是明知故犯,特意给中共难堪呢?总之,苦惨的是张KH!以他曾经有过的经历与为”主“效劳,却冷冷清清地在资本主义国家异域弃世,是故”主“失忆忘了他,还是鸟尽弓藏的利用价值观作祟?

(注)农谢原名刘炳光,是马德望市的华人后裔,有柬埔寨血统。他的姨丈肃兴是柬共前身___柬埔寨人民革命党的军事领袖。萧对农谢的一生有很大的影响。农谢曾在泰国曼谷很著名的THAMMASAT大学攻读法律。据说,他在泰国时参加过泰共。
农谢于1951年加入印支共产党,1952年被派往越南学习政治,1954年返柬,全面负责柬埔寨西北区的事务。日内瓦(印支问题)会议后,农谢在金边的公开身份是搞草织藤织业的批发商,实际是从事地下活动,是柬埔寨共青团负责人。最后当上了柬共的第一付总书记,手握红色高棉党务大权,兼职负责华人事务。他是波尔布特的”死党”(忠贞追随者),是赤柬死硬派人物,现被囚禁於金边监牢,等待国际法庭审判。 。

(免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点,与本站无。其文字内容的真性、完整性仅让读者作参考,本站不作任何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