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5日 星期六

葉落湄江—連載-11….(姚思)

戰火燒到川龍市
一九七○年底,柬埔寨的旱季降臨,柬、越雙方都獲得情報,磅針省東部七號公路上的敵人正準備進佔桔井和川龍這一帶的湄公河戰略地帶。它如果佔領這些地方,就能分割柬埔寨﹤解放區﹥,並威脅越共的胡志明小道補給線,戰局將出現重大轉變。據佔計,敵人的進攻可能採取直升機降落和地面進攻相結合的方式,桔井城、川龍市當然是進攻的主要目標。所以他們通知我們:沒有必要留在城市的人應當撤退到農村安全地帶。還有,六號公路的朗諾軍隊,估計也會從西南面配合行動。
在這段時間,美國飛機活動也大為增加,它日夜光臨,經常掃射河裹的船隻和公路上的摩托車,還轟炸了桔城的碼頭,以及停泊在那兒的幾艘內河輪船。湄公河一帶頓時戰雲密佈。

由於進行戰備,湄公河東岸一帶的華僑學校已經停課,我奉派跟在一位姓丁的領導人身邊,幫他做些事務工作。我們許多同志也已撤退到河西一帶。這時,老丁要我帶小吳到靠近六號公路的實碑鎮傳送文件,還得做些口頭傳達。我們兩人一早就登上﹤紅山仔﹥這個著名的紅高坡,騎著自行車在橡膠園的平坦大路上奔馳。這些橡膠園都是法國人經營的,橡膠樹種得一整整齊齊,膠園大路四通八達。現在法國人早已離開,生產停頓,雜草開始蔓生,但道路還是平平整整。橡膠樹枝葉蔽天,人們在裹面活動絲毫不用顧慮敵人飛機的威脅。我們走得很順利,當天傍晚,到了一個叫社廟的鄉鎮。﹤社廟﹥在柬柬埔寨語裹是豐饒的田野之意。它座落在橡膠林環繞的一片寬闊平野上,一條公路從這平野通向西北,據說公路的那一頭經過實碑鎮,然後一路往西,連接六號公路。

實碑離社廟不遠,只是十公里光景,但這是敵機嚴密封鎮的道路,連行人、自行車都是它掃射的對象。敵人為甚麼這樣重視這條路呢?原來柬埔寨東北部和北部大區當時就靠這段公路一互相聯繫,金邊城裹一些戰略物資就從這交通線運進來,所以十分重要。這一夜,我們就在朋友的家投宿,並傳達了上頭的吩咐。

第二天一早,我們們吃過早飯出發,誰知我們起得早,敵機也來得早,我們離開社廟不遠,敵機已在空中出現。沿路又沒有大樹,老遠才有一棵枝葉稀疏的小樹,害得我們躲躲閃閃,一點鐘走不了多遠。走到半路,可好了,那鬼飛機飛走了,小吳向我打個招呼,跳上自行車就往前衝,可那著名的大公路坑坑洼洼很不好走。走不多遠,敵機驀地從後面衝過來,這次我們被它發現了,一梭子機關槍彈掃得路旁沙石亂飛,我們都滾下車,各自往路邊的草叢里鑽,但哪兒草木稀疏,隱蔽不了我們的身體,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我躺在路旁只好聽天由命,我體會到一個人在避無可避,逃無可逃,一切都豁出去情況下的心境,那時害怕也沒有用,反而不怕了。

美國飛機又久衝過來掃射了,這一次子彈離我們更遠,也許那天美國飛行員喝多了幾瓶啤酒,讓我逃過一劫,兩次掃射都沒打中我們。後來,它可能發現別的目標,又掃射到別的地方去,不久,也就飛走了。我們捏了一把汗,終於化險為夷,等到它再飛回來,我們已經平安到達實碑,完成了任務。

幾天後我回湄公河西岸一帶,剛好碰上敵軍展開進攻川龍市的軍事行動。那幾天我剛安頓好幾位從對面轉移過來的領導同志。這一天早晨,我正在進盒村的河邊隨便走走,忽然聽到一陣陣轟隆隆的巨大聲響,像許多艘輪船一起開動,我感到奇怪,哪裹傳來這種轟隆隆的聲音呢?遙望斜對岸東南面的方向,只見大隊直升機正從大森林的上空飛出來,向川龍市飛去。每架直升機下面有的吊著一二個大鐵櫃,有的掛著兩輛大坦克,單那十幾架直升機的巨大聲響就已經驚天動地,真可以把人嚇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美國人直升機戰術的實戰表演,當時距離雖遠,卻也令人有點恐怖的感覺,後來回想起來倒是覺得眼福不淺。

直升機冉冉降落川龍,隆隆的炮聲、槍聲,立刻響了起來。我所處地方離川龍市直線距離大約十幾公里,隔看一條大河,那邊市鎮只留下遠遠的一溜樹影,但日睹敵人立體化進攻的威力,感到確是不可輕視。你看它的直升機飛行迅速,一下子就可以撲到人們頭上,幾乎來不及逃跑。假如敵人在川龍市站穩腳跟,大河兩岸五、六十公里地段將受它的威脅和控制,問題就嚴重了。

我匆匆回到住處,劉絳大哥和老馮正在討論局勢,他們兩位都是我們的領導人物。這時大老黃、老李都留在桔城,馮、劉等才從對岸撤退過來不久。老馮說:﹤越方的聯絡班告訴我們,敵軍從七號公路一帶向北進犯,前鋒已進入丹貝,一方面在川龍市空降,他們企圖兩面邊攻,打開缺口,控制河東地區,並且佔領湄河兩岸。他們建議我們和僑胞應當準備後撤,他們有新情況會再跟我們聯絡。﹥原來老馮剛從越共的聯絡班打聽情況回來。

這天夜裹,川龍方向的槍炮聲突然猛烈起來,它南面大森林裹也炮聲隆隆,最新的消息傳來,越共著名的第九師團正從几個方向進攻敵人。前方激烈的戰斗給我們帶來準備的時間,敵人大概不可能立刻侵犯湄河西岸了。第二、三天,對岸的戰鬥仍繼續進行,桔城方面有人到來聯絡,說大部份同志和僑胞已經撤出市區,敵人正準備空降進攻桔井,這時湄河上下,戰雲密佈,情況十分緊張。

不過,湄河南岸是一大片深山老林,地形複雜,南越軍的機械化部隊很難展開,加上南越軍指揮掉這場戰役的統帥杜高智上將,在第四天一早乘直升機出去視察,直升機一離開軍營飛上天空,就被埋伏在附近的越南﹤解放軍﹥戰士打下來。首腦被殲,敵人軍心大受打擊。另一支敵軍坦克部隊從七號公路沿著森林公路向川龍進發,企圖接應在川龍的空降部隊,在半路受到越共的猛烈阻擊,單單坦克就被擊毀了十幾輛。由於這個戰役關係重大,這時越共又在南越西宁省地區展開猛烈攻勢。敵人趕緊調整部署,讓川龍的空降部隊往南打開一條出路突圍,撤退得十分狼狽。一場熊熊戰火,本來估計會燃燒好一段時問,想不到這麼快就熄滅了。

南越軍在這場戰役中損失慘重,連第七號公路也無力繼續防守,只好從柬埔寨撤兵,返回南越,於是柬埔寨的東方區、束北區和北區半壁江山,連接成一大片,﹤解放區﹥裹來往更加方便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