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与西哈努克相伴的恶魔波尔布特-3....( 牛虻老刺)

我们再来看看此时柬埔寨华侨状况,有资料记载:在波尔布特大屠杀年代中,柬埔寨华侨遭受了比柬埔寨人民更大的苦难……柬埔寨华人在1975年红色高棉上台之初大约有60万,而在1979年暴政结束时只剩下了30万。朗诺政变时,中国大使馆曾通知华侨干部去“解放区”参加柬埔寨革命,组织关系留待中柬两党日后协商解决。一千多侨干和男女青年慷慨激昂奔向“解放区”(犹如当年奔向了革命圣地延安),加入柬抗美斗争。实际上,柬共并不欢迎这些华侨干部,因此中共决定并宣布:中共和柬共已取得协议,决定将柬“华运组织”全体成员移交给柬共。也就是说,在柬华侨华人今后将由柬共掌控。所以红色高棉领导经常对华侨华人说:“中共已经把你们全交给我们了!”而红色高棉掌权后立即宣传“华侨都是资产阶级,有史以来都是吸柬埔寨人血的。”
在1975年4月金边大疏散的200多万人中,有大约40万华侨。那时他们根本不可能向祖国大使馆做任何求救。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柬问题专家爱德华兹说:“波尔布特梦想建立的是以柬埔寨农民为主导的社会主义,华人在种族和意识上都不符合这一模式而成为整肃的对象。”到了1976年,柬埔寨共产党内的华侨干部被屠杀殆尽!

其实在大屠杀中被害的西方人只占极小一部分,不足100人,大部分是新闻工作者,而中国侨民死于这场浩劫的数字则极为惊人!更令人悲哀的是,柬共组织屠杀华侨几乎从不避讳中国大使馆人员,为中国驻柬大使馆工作的华侨翻译和工人,几乎无一幸免都被屠戮。在国际社会中,仅仅“屠侨”本身就是绝对无法为侨民祖国所容忍的!这也是越南1978年底悍然出兵柬埔寨最直接的理由——她的2万侨民被屠杀殆尽。

而我们中国呢,华侨死了30万!与日本鬼子当年在南京大屠杀数字相当。不过这30万,却是“亲密的战友和真正的兄弟”(人民日报语)柬埔寨共产党的刀下鬼。这个惨绝人寰的屠侨事件,至今已经过去30多年,中国百姓,有哪一位听过中国领导人谴责此事吗?作为柬埔寨最大邻国,作为30万侨民祖国,作为对这一极端残暴罪行负有无法推却历史责任的大国,作为对柬共组织拥有最多一手资料和发言权的当事国,我们30年来一言不发,一声不吭,我们究竟是为谁在守着这个巨大的历史秘密?是为了“亲密的战友和真正的兄弟”波尔布特同志吗?是希望他污秽的灵魂在天堂得以安息吗?

多行不义必自毙,潜在的危机终于总爆发。1978年,越南进攻柬埔寨后,波尔布特在这一年内始终自吹有胜利把握,不过此刻他只有10余万正规部队可用于作战,对民众不仅不敢组织武装,还要封锁战事消息以免骚乱。

越军经过长期试探性作战,于1978年12月以11个师展开总攻。因不久前民柬曾有过依靠民众进行五年抗美游击战的经历,此次又是抗御外敌入侵,国际舆论都估计能抵挡得住。殊不知越军一旦大胆深入后,便轻易以每天50公里速度长驱突进如入无人之境,民柬军队几天内便失去掌握,各省区党政机构也一朝瓦解。干部弃职而逃后,茫然的民众先是蜂拥至粮仓抢食,接着便是寻找原来家园和亲人的全国大流动。波尔布特在金边陷落前一天才明白大势已去,乘直升机仓促出逃。政府职员于1979年1月7日正常上班却发现已无领导,只好各自东西。民柬各种档案乃至审问记录都未来得及销毁,成为后来主要“罪证”和国外研究红色高棉史的资料。

民柬逃到山区后,实际上已亡了国。不过因国际上反对一国出兵推翻另一国政权这种行径,联合国通过决议承认民柬为合法政府,许多国家给予支持,泰国又提供边境庇护所,使波尔布特在那里重新站住了脚。从民族大义出发,西哈努克等人也抛弃旧怨,重新与之联合,民柬军队还保持有2万多人。为了改变自己形象,波尔布特于1981年正式宣布解散柬共,退到幕后,从此又亡了党!此后他对属下明确说:“我们生存的基础是农村,而不是共产主义”。这个过去就以神秘著称的组织,再度回到秘密状态,而且还没有明确的政治信仰,成为只讲狭隘民族口号的农村武装集团。

在盛产宝石和木材的山区活动十几年间,波尔布特不得不放宽政策,允许官兵经商并保留个人财产,这使一些下属安心在那里成家扎根,并出力打仗以保卫家园。到了1996年6月,他故态复萌,突然要求全体官兵把私人财产全部上缴,违者严惩。此时波尔布特已经没有了革命理想和口号,下这道“充公”命令恐怕是怕囊中丰满的官兵弃他而逃。然而这一命令马上使下属联想到过去那段可怕的时期,内部积怨如火山般爆发,终于宣告了红色高棉的末日来临。

首先是梅莱山区发生了一连串兵变,接着是民柬二号人物英萨利宣布“人们有权拥有自己挣来的财产”,并带领两个师正式脱离红色高棉,归顺政府。波尔布特一下子丧失80%兵力和大部地盘,只剩下几千人龟缩在安隆汶附近。部下不断叛离,使他更疑神疑鬼,认为跟随自己几十年的总参谋长也是“叛徒”,于1997年6月派卫兵杀死了宋成夫妻和他们9个子女。这一残酷举动使身边领导人和官兵群情沸腾,纷纷把枪口指向“波尔大叔”,而保卫他的仅有200名警卫部队,经短暂战斗后投降。7月25日,红色高棉举行公判大会,以谋杀、虐待和腐败罪宣布对波尔布特实行终生监禁。翌年4月15日,在外界盛传要把波尔布特交付国际审判的时候,这位监禁中的69岁魔头突然死亡,究竟是因病还是被害至今说法不一。他死后,红色高棉残余人员也最终散伙,这一组织在历史上终于打上了句号。

波尔布特死前不久,曾在被监禁的木屋里会见过美国记者,自称一生“良心是清白的”。据说此人长年生活朴素,在艰苦的丛林中能以此感召部下,掌权时也不为家庭谋私利,在乡下劳动的哥哥都照样下田而得不到关照。与世界一些掌权时搜刮亿万民脂民膏,下台后跑到海外住豪华别墅的人相比,其个人品质还不可同日而语。

问题在于,评价一个政治家首先要看其对社会的作用,即实践检验的标准。过去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是“以革命的名义”,虽有其道理,不过真正唯物主义者最看重的不是名义而是实质。不管口号喊得如何“革命”,如果所行的是违反社会发展规律的倒行逆施,结果只会玷污人们心中圣洁的名义,从长远看反而要延误真正意义上的革命进程。

波尔布特一类人视民命如草芥,进行“最革命”的试验时,曾有一个论据,便是出于良好的动机,便可以以集中意志来剥夺所有个人的自由。即使回到共产主义鼻祖那里,也可以看出此种论点的荒谬。真正的共产主义目标是什么呢?马克思早在164年前的《共产党宣言》就说过——“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東共灭亡到今天,柬埔寨人口及经济已大致恢复到红色高棉前的状态,但红色高棉恐怖统治仍是柬埔寨人心中的阴影。柬共后的人口年龄偏低,据统计在2003年,有四分之三柬埔寨人对柬共历史毫不了解,新一代年轻人对柬共认识多从老一辈口述中得知。2009年,柬埔寨教育部要求柬高中开始教授红色高棉历史。

1997年,柬埔寨政府成立“审判柬共委员会”,该小組由300多人组成,以战争罪、群体灭绝罪及反人类罪起诉及审判仍活着的柬共领导人。但洪森政权对此事并不积极。当局总是以优先发展经济、资金短缺为理由解释审判进展缓慢。日本和印度为此事提供了拨款,但截至2006年,审判仍进展不大。

2009年1月,柬埔寨民众在首都庆祝红色高棉垮台30周年,感谢越南拯救柬埔寨人民于屠杀与饥荒。同年2月18日,联合国与柬埔寨共同组建柬埔寨特別法庭开庭,拉开对红色高棉的审判序幕。

在本文结束前,我想转载1977年9月28日《人民日报》的一篇通讯,通过此文,我们得以回看当年波尔布特出访中国时的革命领袖之风采。其时,中国已有30万华侨死在他的手下!只不过那时的理论认为,这30万人——都是“资产阶级分子”,死就死了吧,算不得什么!反正——中国人多。

……在这欢乐的丰收季节,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八周年、庆祝柬埔寨共产党成立十七周年的大喜日子,中国人民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迎来了柬埔寨人民的光荣使者。由波尔布特同志率领的柬埔寨党政代表团对我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于今天到达北京,给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带来了柬埔寨共产党和柬埔寨人民深厚的战斗友情。

首都机场上锣鼓喧天,天安门广场花团锦簇,长安街头彩旗飘扬,迎宾馆前人群沸腾,中柬两国人民团结战斗的热烈气氛洋溢北京全城。翻开各家报纸,《人民日报》发表的欢迎社论和波尔布特同志的半身照片刊登在最显著的位置;介绍柬埔寨人民革命和建设成就的文章,辟了专栏。电影院正在上映大型彩色纪录片《民主柬埔寨》,电视台即将播放反映柬埔寨今日繁荣景象的电视片。

中国人民对英雄的柬埔寨人民非常熟悉,非常了解,非常钦佩。当不畏强暴、敢于斗争的柬埔寨人民在柬埔寨共产党领导下,为民族的解放而同美国侵略者及其走狗浴血奋战的时候,八亿人民的热血同柬埔寨战友一道沸腾;当柬埔寨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取得了最后胜利,成功地建立了柬埔寨历史上第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无产阶级政权,使柬埔寨胜利地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时候,八亿人民的欢呼声又同柬埔寨人民响亮地汇集在一起;当柬埔寨人民迅速医治了战争创伤,建设自己的国家取得了伟大成就的消息传来,八亿人民又是多么欢乐!共同的历史命运,共同的革命原则和共同的斗争,把我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是亲密的战友和真正的兄弟!

灿烂的晴空中出现了波尔布特同志乘坐的专机。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在人们充满友谊目光的注视下,专机徐徐降落在首都机场上。舱门打开了。在舷梯旁,华国锋主席等中国领导人同波尔布特同志等柬埔寨领导人亲切地握手、拥抱。这时,正是下午三时半。这是一个将要记载在中柬两国历史上的难忘时刻,将要记载在两国历史上的友谊场面。

笑容满面的波尔布特同志,由华国锋同志陪同乘坐敞篷汽车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天安门城楼两侧的观礼台上展现出用金色花朵组成的柬文和中文的“欢迎”字样。一簇簇彩色汽球腾空而起。人们欢呼跳跃。雄伟庄严的天安门广场,是中国人民革命的象征,今天它敞开胸怀,向柬埔寨人民的光荣使者表达了自己的敬意。

柬埔寨战友的车队驶过首都漫长的、披着节日装饰的街道,两旁的行人亲切地向车队招手致意。尊敬的柬埔寨战友们,你们的车队是行驶在友谊的海洋里,全首都的人们,都在向经过了斗争烈火考验的柬埔寨人民致敬,并且衷心祝愿你们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取得新的更大的成就!

江河永流,友谊长存。让中柬两国人民在反帝反殖反霸的斗争中,在建设各自国家的事业中,并肩战斗,永远向前。……

“并肩战斗,永远向前”?唉,昨日的柬埔寨共产党在31年前就已灭亡!但不知,我们今天的中国,还能再和哪一位“亲密的战友和真正的兄弟”,继续“并肩战斗,永远向前”?是和东边的那个“无可匹敌的杰出司令官、忠诚的共和国卫士、伟大的继承人、新星将军、青年将军、神枪手、优秀的卡车驾驶员、懂7国语言的卓越演讲家”——小金同志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眼下,除了这位20多岁的“青年才俊”外,环顾全球,我们还能找到哪一位——可以与之共同“并肩战斗,永远向前”吗?呜呼!(全文完)

10 / 18 / 2012  ( 转载天涯社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