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5日 星期三

人生三十二年前....( 余良)


“中了!中了!榜上有名了!有名了!”她不顾一切、发疯似地从营地广场的布告榜上往回跑。

她太虚弱了,他真怕她摔了个踉跄。三十八公斤的体重,三十三岁但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她摔倒了可不是小事。但他不可能跑去阻拦她的狂奔——他手上抱着未满一岁的、患哮喘病的小女儿,四岁多的大女儿又哭衰着脸紧紧依偎在他的身傍。



他其实也预料到有中榜的一天----在这泰柬边境的难民营住了一年两个月里,近几个月来美国政府加速对没有亲人担保的柬埔寨难民的收容,一批又一批的难民陆续上路了。但此时他毕竟也按捺不住兴奋地心加速跳起来——在红色高棉时期可能随时随地死得像蚂蚁般无人知晓,不明不白,如今却被美国政府看中。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转移营地、接受移民局的问话、体检、办理出境手续等等,终于在一九八零年七月二十六日晚上他们一家四口和三百多名柬埔寨难民一起来到曼谷机场登上美国747豪华客机。

此刻,虽然已经远离了柬埔寨那杀戮之地,免于被泰国遣返的厄运、不再受柬泰边境战争的威胁,但他仍然忧心忡忡。因为就像每一个柬埔寨难民都被红高棉统治和连年战争摧残得身心破碎那样,身无分文、语言不通、无亲无故、人地生疏,妻子身体极其虚弱,两个女儿先天不足、营养不良,到了美国,漫长而沉重的日子怎么过?

飞机在深夜十一点多起飞了,他和她的心就像那黑压压的夜空沉重起来。

故事就像快速转换镜头的电影。时间来到三十二年后的二零一二年的感恩节。

“孩子们! 今天是感恩节。在品尝这火鸡盛宴之前,让我问一句:你们知道我们应该向谁感恩吗?”

“向爸爸妈妈感恩! 爸妈辛苦三十二年,今天有四个儿女,六个孙子,让我们住上这好社区、这间全新的、漂亮的大屋子。培养我们姐弟四人上完大学,孙子们全在好学校接受良好教育。”大女儿抢先说。

“我们好像一个医药家族。大姐攻读现代医学,我做网上销售中药,三妹在费城医药大学当教授,四弟是美国药品批发厂的电脑操作员。爸妈经营的药材店十多年来有名气、好口啤。我们有今天,是因为有爸妈•••”

“爸爸六十多岁还打乒乓球、跳绳、游泳。还能骑自行车七十五哩。妈妈呢?人们都说妈年青好看。照起相来吧就像尊贵的皇后。”

“皇后?不要说了,我不敢听。”她笑了,很灿烂。

“好了,孩子们,让我说说吧!”他说,“做父母为养家、为孩子的前途拼搏是天责。过去的苦难成为我们拼搏的动力。多难兴家呀!你们听懂吗?其实啊!我们更应该向美国感恩。没有美国在三十二年前把我们从战争的边缘、苦海的深渊抢救出来,没有美国像慈母那样的胸怀收容我们这些走投无路的孤儿般的难民,就没有我们今天过上有尊严的、自由民主幸福的生活。中国有句名言:受滴水之恩,必以涌泉之报。美国是世界民族大家庭。爱美国的道理你们比我们懂。我们今天把你们培养成在社会上有贡献的人,你们又培养自己的下一代。这就是向美国感恩,回报。”

“ 你们的爸爸总爱回忆三十二年前那件事。”最后轮到她说。

是的,三十二年前那一天那一刻是这样的:

“中了!中了!榜上有名了!有名了!”她不顾一切、发疯似地从营地广场的布告榜上往回跑。

她太虚弱了,他真怕她摔了个踉跄。三十八公斤的体重,三十三岁但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她摔倒了可不是小事。但他不可能跑去阻拦她的狂奔——他手上抱着未满一岁的、患哮喘病的小女儿,四岁多的大女儿又哭衰着脸紧紧依偎在他的身傍。。。

2012年12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