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6日 星期三

《別了!詩壇》....( 白墨)

辭別吟壇無奈!今日限期何待。回首昔年多感慨,壯志滿腔澎湃。解甲怕歸田,莫問此生成敗。
組會十三餘載,催稿萬千詩債。休說玉瓊歌不再,雅集墨香猶在。記取可余亭,更憶鹿鳴郊外。                                                                                   ──離亭燕‧別了!詩壇
「詩壇」今期(第677期)是最後一期,2013年起就沒有在《華僑新報》刊載。自從11月中本欄第836篇隨筆《雜述》中透露「詩壇」將會結束,陸續收到詩友們的詩詞,剛好一百首整,利用在郊區度假時間,將百首詩詞彙編成《別了!詩壇》特輯,貼在《詩壇》博客上,留作永久的紀念。
就這樣,匆匆走過了13年,六百多個星期,四千七百多個日日夜夜,幾乎每天都有詩稿寄來,一收到後就立即回函,指出平仄押韻出錯,似乎不曾破例。「詩壇」連同五期試刊號,682個星期從未中斷過。每期剪報都收藏在大型文件膠套中,足足20幾本。可以這麼說,每天起床後第一件事就是收電郵、傳真,除了出門上班,所有時間都坐在電腦前,一會兒是在《詩壇》博客上,一會兒搞《各家詩詞集》分類,這繁雜的編排工作,花了不少時間和精力。每個星期三,編完「詩壇」後,已經是中午12點,才匆匆上樓,關起房門寫稿,下午兩點許結束《麗璧軒隨筆》,連同「詩壇」一起寄到報社。午飯往往拖到三點才吃,然後急忙上床小睡一個鐘頭;四點就醒來,將隨筆和「詩壇」寄給詩友並貼到博客上,又驅車趕往工廠上班。《各家詩詞集》分類留待星期四或以後有時間再逐一貼上。也就是說,專欄只用兩小時就寫成,但「詩壇」要用整個星期的時間,由多次電郵往返、修改,傳送、到最後定稿。有些詩友,臨截稿前幾分鐘,還會來函要求更正、增刪、補遺、甚至換稿。這額外的冗贅工作,真的有完沒完;一疏忽就容易出錯,除了更正,還會招來「粗心大意」、「粗製濫造」、「敷衍塞責」等的責備,這滋味的確難受。老伴為幾位沒有電腦的詩友打字,每一首都必須認真校對,因為很多詩詞用字不同白話;碰到傳真機油墨用罄,馬上飛車去買,再致電要求重新傳來;外省、外國長途電話則不在話下。

有些住在國內的詩友,除了要求「每週定期」寄報紙去,還想向報社追討稿費,甚至有的還要求註明「版權歸作者所有」,好像詩會利用他們的作品出書發大財似的。其寄來的個人簡介,羅列了一大堆頭銜:某某詩社編輯主任、常務理事、主席、顧問等,還得過數不清的五花八門獎項,並附來大疊詩詞多達數十首,幾乎沒有一首是符合格律的,分不清是律詩、古風,是打油、歌謠,是變體、拗句,看得我老眼昏花,哭笑不得。如果有充裕時間的話,或許還可以找來一兩首仔細修改,然後回覆,語氣十分客氣,只是蜻蜓點水,不敢大刀闊斧,怕傷了對方的自尊心。誰知收到的回函,竟然是破口大罵,很難想像罵娘的字眼也能出自「高雅」的詩人筆下。怕怕!當然,倘若收到教條味太濃的政治詩,我會毫不猶疑的打回頭,即使招來譏諷、謾罵,也不為所動,因為,詩壇這塊神聖的淨土,不能被骯髒的政治所污染,詩人坦率純真的筆桿,不能淪為政治工具、殺人匕首。

所謂「牆內開花牆外香」,保留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不在中原而在海外,這現象頗令人失望。不管怎樣,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的歷史使命已經完成,寫下圓滿的句號。接下來的工作是出版《滿城賡詠全集》(677期合訂本),相信不日可以面世。其他個人專集,也陸續編彙成冊。《詩壇》博客上有《各家詩詞集》,各位詩友可以上網取下自己的作品,計有(電腦按姓氏筆劃排列):「丁樹清,于文,山菊,子漢,王一洲,王大沐,王建華,王家麟,王萬然,北極狐,白墨,伍兆職,冰玉,江麗珍,何宗雄,何啟茂,余廷林,吳永存,吳瑞琪,李少儒,李永洪,李文燦,李自然,李晨青,李廣德,李錦榮,汪溪鹿,赤壁,林明理,林子英,林盛羽,金文昌,信天翁,姚奎,姚洪亮,洪元堯,耶律,胡楠仁,唐偉濱,孫德振,徐西樓,殷美生,海語,高壽孝,高鴻泉,區家相,崔壽偉,崔學皋,張開瑰,張英傑,張鵬,敖詩豪,莊步興,莫愛環,許之遠,許昭華,許懷嬌,陳自邦,陳國暲,陳渥,麥維匡,雪梅,郭燕芝,彭鈞錚,曾廷昌,曾習之,曾錫雄,紫雲,馮雁薇,黃國棟,黃國輝,黃湯民,黃道超,廉威,雷一鳴,雷基磐,聞山,趙索泉,趙瑞蘭,劉家驊,劉源,劉運仁,劉劍,墨浪,蔡麗華,鄭石泉,薛世祺,鍾子美,韓志隆,懷石,懷素,羅汨,譚永偉,譚健民,譚銳祥,關不玉,蘇朝。」《677期統計表》也將貼在《詩壇》上。

寫到這裡,喜接冰玉詩友熱情洋溢的來信:「江山依舊在,此情難長留。感謝壇主的苦心,感謝詩友的盡力,感謝有機緣能筆墨交流、心靈溝通、見諸報端。當詩譠劃上句號的時候,這讓人想起夏日雷雨之後天際的一道彩虹,它五光十色,絢麗無比,然終會逝去。人生如此,詩壇何嚐不如此,人的瀟灑在於看透,過去和將來都不屬於我們,而眼下的那一刻則屬於上帝賜與的祝福,那就盡情享用吧。別了!詩壇。」

別了!《華僑新報》「詩壇」,十三年的腳印,留在報紙上,藏在國家圖書館中,刻在史書裡,每一位曾經在「詩壇」駐足的詩友,哪怕只有一首詩,都可以在《滿城賡詠全集》中找到自己的掠影。別了!《華僑新報》「詩壇」,十三年的美麗回憶,深深埋在每位詩友心坎裡,直到永遠!

(2012.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