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2日 星期六

《雪禍》....( 白墨)


在雪國加拿大度過三十幾個冬天,也與雪作戰三十多年,對雪是又愛又恨。我居住的拉娃市有「車棚之城」的稱號,大街小巷,家家戶戶門前到處都見到車棚,成了這雪城特色。大雪紛飛,汽車停泊在帳篷裡,可以免去掃雪的麻煩,又保暖,擋風玻璃不會結冰。否則,像我過去的舊居,門前沒有停車場,只能在馬路旁泊車,一場風雪過後,要出車大傷腦筋。每逢遇到鏟雪車經過,將街道上的雪推到馬路兩旁,甚至要花一個鐘頭才能鏟去厚及腰部的積雪。回到家如果找不到車位,還要來回周旋,僥倖附近小街找到一個空位,把車安置,再步行一大段路才抵家門。翌日去取車,竟發現車門無端端被撞毀,報警和申報保險,又要費周章折騰。這樣的經歷,是我搬遷的最大原因。
本欄寫過《冬雪》、《詠雪》、《雪緣》、《雪戰》,今期的話題依然離不開雪,而且還是險象環生、精彩絕倫。猶憶六年前寫過《精彩》,是強風肆虐;六年後歷史重演,是暴雪橫行,兩次都是發生在冬天,都是汽車帳篷惹的禍。我搬到新址,舊屋主將她剛買一年的車棚半價賣給我,三年後被時速一百公里的疾風吹倒。保險公司賠償換一套全新的,我只付三百元;每年冬天和春天裝與拆,都是車棚公司派人來服務,每次連小費一百元。今年十一月初安裝,12月27日那場大雪,足足有半公尺厚;由於濕雪結冰很難清除,壓得帳篷沉甸甸的。我這條蛇又整天躲在書房中「冬眠」,寸步不離家門,連門口也懶得出,只有星期二一早將環保車和垃圾桶推到門前,才穿雪褸「出洞」。

女兒朋友出埠,將車子停在棚內多天,週末剛開走;我和小女的車也一直在棚裡避雪,還安慰自己說,幸好有這個車棚,不用停在馬路上被雪覆蓋。星期一下午,結束兩週長假,懶洋洋出車去上班;自上星期五到雜貨店買菜、取報紙、倒滿汽油後就再也沒有開車出過門,驚悉汽油每公升由一塊兩毛五漲到一塊三毛八。抵工廠見到停車場這麼多空位,才發覺我又擺了烏龍,竟忘了要提前一個鐘頭進廠而遲到了。匆匆換上工作服,糊里糊塗的走進車間,工友們見面就問我:「飛機因大雪延誤?」「你辭職不幹,提前退休?」「快樂不知時日過,嫌玩得還不夠,再告假多幾天?」我告訴工頭,記不起要提前開工,還慢條斯理的拐彎繞道,避開被大雪阻擋的小街,他笑著說:「我還以為你被大雪覆蓋,出不來啦!」吃晚飯時,大家的話題都是「雪」,我說2007年12月加東暴雪壓塌汽車帳蓬,一名21歲的魁北克女子幫她母親清除積雪時,車棚突然倒塌,被活生生埋在雪下的這位渥太華大學女學生不治身亡;當時她還能夠對外面的母親喊話,被消防隊員救出時已經氣絕。她曾經代表加拿大隊,在北美運動會上參加滑水比賽。另一位34歲的魁北克男子也死在積雪車棚裡。

午夜十二點休息20分鐘,查看手機,是老伴短訊:「休息時記得打電話回家,有重要事情告訴你!」這麼晚了,她還沒睡?我立即打回家,她一開頭就說:你真的好幸運,比中6/49彩票還要幸運。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她接著說:剛才十一點多,我們家的車棚突然倒塌,幸好你女兒把車停在馬路邊,你的車這幾天一直沒有離開過車棚,今天一出車,帳蓬就坍塌了。她叫小女傳來幾張現場照片,由於門前入口被封,無法通行,小女隨即在草坪雪地上鑿開一條羊腸小徑,可以繞道進屋。想不到2013年第一天上班就有這樣的新聞。我和工友說:吃飯時我談到女學生被汽車帳蓬壓死,剛才我家的車棚突然塌下,並將女兒手機傳來的照片出示,大家頓時都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

星期二,小女留在家用視像電話上班,並負責聯絡保險公司和Tempo車棚公司,得到的回答是:保險公司會支付拆舊棚、清理災後、換新棚、安裝等所有費用。我們立即驅車去Tempo汽車帳蓬公司,先前與小女兒通電話的職員對她說:我們已經派人去妳家鏟雪、拆舊棚,明天就可以立刻安裝新棚。老伴希望這一次務必換一個堅固的,結果自己再掏腰包多付五百多元,保險公司支付約一千八百元,其中拆棚費用四百元加稅,安裝費用四百元加稅,兩千四百多元中,工錢就佔了八百。

我們回到家,Tempo公司的三名職員正在鏟雪、拆棚,足足花了兩個多鐘頭,老伴給他們廿元小費,吩咐明天來搬走大堆鐵管和破帳蓬,然後再安裝新棚。老伴說,這叫做「破財擋災」。我說都是冰雪惹的禍!去年聖誕節後從波士頓回來,在山路遇上冰雨,死裡逃生,避過一劫;今年又再無恙,乃不幸中之大幸也!如果「破財」真的可以「擋災」,就算是萬幸矣!週日晚上喝了點酒,很早上床休息,以便星期一有足夠精神上班。當晚發了場夢,夢見棺木,又夢見我和朋友抬死屍,他鬆了手,我怕屍體滑落,死抓住其冰冷的腳不放,否則已跌落地下。驚醒過來,一看時鐘是凌晨三點半,因恐惡夢再發,在床頭小几取了金佛項鍊戴上,然後繼續入睡。老伴見我戴佛鍊,知道有事發生,這預兆很多時候都頗應驗。迷信這東西,信不信由你!不迷就不信,一迷就會信,善哉!

(2013.01.11)